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武俠科幻] 異俠 作者:自在(WADE) (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內容簡介]
  吃掉一隻龍會怎麼樣?沒有人知道。代表惡的荒獸被善良的心所束縛,善惡都不再純粹,只有稚子之心永存。未來會怎樣?還有哪些驚喜?平凡人最真實的夢魅,在都市中上演……

2065-1s.jpg

絕之章 第一節 被吃掉的龍
  
  武俠小說裡,主角常常是吃到什麼天才地寶後變成一個絕世高手。

  但如果在現實社會中發生這種事,會變成什麼?怪物嗎?不知道。

  ※※※

  王大明,很常見的名字。家住k縣臨海的一個小村子,今年十七歲,就讀k市的K高工一年級,成績中等。

  相貌普通,只是體型有點龐大,一百二十多公斤,確實有點「大」說。

  好再身高近一米八,把體型拉長了,不然看起來就像顆球一樣。饒是如此,大家還是一樣不願接近他。

  因為如此,大明的朋友很少,幾乎沒有。很多人都勸大明減肥,但大明都不以為意。

  像大明這種人,理所當然的成為班上被譏笑的對象。

  起先,大明也會生氣。但經歷小學六年,國中三年的磨練後,不論是誰都會習慣的。

  習慣成自然,大名忘了他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會生氣的。

  事實上,他已經很久不曾發脾氣了。像現在,同班的同學在被後叫他[冷凍電宰豬]。就像所有學生生涯一樣,每班總有幾人專以嘲笑他人為樂。

  大明也不以為意,反正這種人嚴重缺乏自信心,需要以自己的長處來比較別人的短處,從中獲取優越感。

  大明今年才十六歲,但他自己覺得他像是六十歲的人一樣。不僅自己,連師長、朋友都是這樣認為。

  大明的國中老師給他的畢業評語是,[少年老成,德高望重]

  他自己也覺得好笑,自己只是達觀了些,對於事情都看的很開。

  看閒書、睡覺、發呆是大明最喜歡的事情,像今天,大明找了一處非常偏僻的地方釣魚。

  大明只會做不浪費體力的休閒活動,況且,釣魚時還可以發呆。網咖也是個好選擇,但假日人太多了。

  像大明這種成績不好,又懶散的人。在別人的眼中只有兩個字,[廢物]。

  浮標在水面上晃啊晃的,大明也不去管它,逕自沉思了起來。

  昨天的夢裡,他夢見了國中時,班上的班花,一名氣質優雅的美女,還是學校的校花,當時有多少人追啊。

  大明承認他對校花心動過,但大明也很清楚自己是什麼角色,大明一向很有自知之明,什麼時候該伴什麼角色,他清楚的很。

  所以對於校花,大明止於欣賞,並不迷戀。國中畢業後兩個月,大明就將校花全忘了,別說名字,連長像也想不起來。

  那為何會在昨天的夢中夢見她,大明歸類於潛意識作祟。

  浮標動了一下,然後沉了下去,大明從沉思中醒來,用力的拉著魚竿。

  好重,該不會是釣到大魚吧。

  就在大明這樣想的同時,一艘小艇開進這偏僻的小海灣來,好死不死的撞上大明的魚線。

  崩的一聲,大魚溜了。大明剛想破口大罵,一根冷冰冰的東西抵住大明後腦。

  「想不到這還有人,大哥,直接解決了吧」低沉的男子口音從大明身後傳來。

  「不行,這樣會留下痕跡,給警方找到的話會很麻煩,帶到海上在解決」被稱為大哥的人冷漠的回答。

  「也對,小鬼,起來,只能怪你命不好,哪不好去偏偏妨礙的我們的買賣」說完,大明的東西全被踢進水裡,毀屍滅跡。

  大明被趕上了小艇,跟大明想的一樣。兩個一看就知道是黑社會的人,手上還拿著黑漆漆的手槍。

  槍ㄟ,大明第一次看到真槍,有點給它感動的說,不過現在是指著自己,大明也高興不起來。

  一同上船的還有一個布袋,大小形狀剛好是個人。

  綁票,這個名詞立刻出現在大明腦海裡,看來自己還不是普通的倒楣。

  想到自己的生命就到今天為止了,大明倒也感不到悲傷。

  大明把生死看的很開,自己爺爺去世的時候,大明還哭不出來。

  反正有生就有死,自己一個廢物活著也沒用,死了倒也乾脆,何況後事還有人處理,只是過程不會很愉快說。

  小艇開到一艘大遊艇旁停下來,大明和那布袋都被帶上去。

  遊艇上還有一個人。

  「這胖子是怎樣」那個人發問了。

  「目擊者,沒事,出海解決就好了,那一邊錢拿到了嗎?」大哥冷漠的回答。

  「拿到了,數目正確」

  「很好,我們就這樣跑到大陸,看那些條子能怎樣」大哥露出絲絲的笑容。

  「那人質呢?」那人指著布袋發問。

  「當然是要做了,不過那麼漂亮,也別浪費」說完解開布袋,放出一個女孩子出來。

  那女孩子身穿學生制服,還是K女中的,k市的明星學校。身材皎好,皮膚也很白,不過臉被長髮擋到了看不清楚。不過肩膀隱約是在抽動,看來是在哭吧。

  「誰先來」大哥冷酷的說。

  「我先我先,這種千金大小姊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早就想嘗嘗味道了」和大哥一起上船的人心急的說,一邊還粗魯的抬起那女孩子的頭來。

  大明嚇了一跳,那不是和他同班的校花嗎?,叫林什麼來著,怎麼被綁了。

  那女孩子雙眼紅腫,看來是哭了很久。聽到綁匪要非禮她,正不安的掙扎著。

  「小美人,別掙扎了,大哥哥會讓你欲仙欲死的」

  大明管船上的人叫大哥,綁匪甲和綁匪乙。

  現在綁匪甲抱著校花要走進船艙享受,卻沒看到大哥在他身後露出冷笑。

  碰一聲,綁匪甲的頭開了花,校花尖叫著。

  原本看管著大明的綁匪乙叫道。

  「你幹什麼」

  「沒什麼,只是嫌你們礙事罷了」大哥說完後,在綁匪乙身上開了幾槍。

  「組織不會放過你的」綁匪乙不瞑目的說。

  「組織不會知道的,我在船上放了炸彈,快爆炸了,組織裡的人只會認為我們死光了」大哥蹲在綁匪乙身旁冷冷的說。

  「碰」

  一聲槍響,大哥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心臟。心臟被開了個洞,鮮血直流。

  回頭一看,大明正握著手槍,槍上還冒著煙。

  「好小子,這次老子陰溝裡翻船認了,不過你們要給老子陪葬」說完後極不瞑目的死去。

  大明看著大哥手裡按著某種東西,也沒多想,抱著校花就跳出船去。

  轟然巨響,火浪從大明身後襲來,大明只是用龐大的身體緊緊的護住校花嬌小的身軀。

  爆炸過後,船隻的殘骸漸漸沉沒,海面恢復平靜,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

  痛,錐心的刺痛從大明身後傳來,痛楚也讓大明從昏迷中醒來。

  海浪拍打在大明的身上,大明發現自己身處在沙灘上,一隻螃蟹還從大明的眼前橫行而過。

  大明拖著刺痛的身體爬了起來,發現校花也躺在不遠處。

  「喂,妳還活著嗎?活著的話回答我一下」大明有氣無力的叫著。

  還有呼吸,胸部也有起伏,看來是活著沒錯,不過不知何時會醒來。

  大明將校花拖到一顆椰子樹下,他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抱人家了。

  等到將這些事做好之後,大明開始打量四周。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明亮刺眼的太陽高掛於天,海灘上的椰子樹隨風飄逸。

  海灘後是一座被樹林覆蓋的小山丘,風景宜人,還真是個渡假的好地方。

  不過現在大明只想叫救命,左右兩邊都看不到海岸線,大有可能是個小島嶼。

  天啊,大明無人島系列的遊戲玩很多,但從未想到自己也會面臨到這種處境。

  大明休息了一下,將身上有的東西全拿了出來。

  一團釣線、魚勾、一條巧克力、一瓶水,一把小刀。啊,有打火機,不過不知點不點的著。

  看來自己身上的釣魚背心裝了不少東西,不過一件好好的背心只剩下前面的部分,上衣也一樣,大明不敢去想他的背後。

  更誇張的是,那把手槍居然還在。大明看到那把手槍,想到自己生平第一次殺人,感覺就有點怪怪的。

  夕陽西下,校花終於醒來了。

  「這裡是…」校花幽幽的問。

  「莫窄羊」大明很乾脆的回答。

  「是你救了我嗎?」

  「也有啦,不過我也是為了自救」

  「我們見過面嗎?」

  好問題,妳向一個同班三年的同學問有沒有見過面,且畢業還不到一年,足讓大明暗自反省自己做人是不是真的很失敗。

  「如果我沒記錯,我們應該是國中同學」大明淡淡的說。

  「啊,你就是那個王大明」校花驚訝的說。

  「想起來啦,同學」說完爬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校花口氣突然變冷。

  大明被她的口氣嚇了一跳,幹什麼,找東西吃啊。

  校花的眼裡,大明不穿上衣,任由肥肉在那斗動。說有多噁心就多噁心,多猥褻就有多猥褻。

  大明靠近一步,校花忙叫道。

  「不要,別過來,在過來我就死給你看」

  大明也傻了,發生了什麼事。但看校花快哭出來了,大明知道自己還是離她遠一點好,反正自己向來很惹人厭。

  「我去找吃的」大明靜靜的說完,轉身走入樹林裡。

  校花看到大明身後血肉糢糊的樣子,吐了出來。這時才想起大明身後的傷是因為自己,想到這一個人捂著嘴哭了起來。

  夕陽的餘光照耀著樹林內,大明也覺得四周慢慢便暗了。

  反正那麼黑也找不到什麼東西,還是明早在來好了。

  大明打定主意後,撿拾些木材就要往回走。

  忽然間,大明心生警兆。

  大明雖然一事無成,但第六感特別強。可還是晚了一步,正當大明想抽出手槍時,全身一緊,被一條超大號怪蛇給纏住了。

  大明感到全身的骨頭都快被勒斷了,而且怪蛇的血盆大口逐漸逼近。大明心想,我命盡於此了嗎?

  偶然間,大明看見眼前的蛇腹上有塊白點,想著。

  武俠小說裡不是都說這是蛇的要害嗎?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大明張嘴狂咬。

  也許是巧合吧,還果真命中要害。怪蛇瘋狂的扭動,大明立覺得身上束縛一鬆,更返手抱住蛇身用力的咬,猛力的咬。

  大明也不知喝了多少蛇血,良久後,怪蛇不會動了。

  大明抱著蛇屍在地上大口喘息,鼻子聞道一股很芳香的味道,從大明咬破的血洞裡傳來的。

  大明伸手一探,挖出一團東西,軟軟的很有彈性,大明把它丟到嘴裡吃了,味道還不錯,當他要在挖的時候已經沒有了。

  校花看到大明時嚇了一跳,大明全身染滿了淡藍色的液體,還拖著一條很大很長的東西。

  「發生了什麼事」校花著急的問道。

  「一條怪蛇」

  「蛇」校花叫了起來,並且跑了遠遠的。

  大明也沒去理她,逕自拿了把小刀將蛇屍剖開,烤起蛇肉來了。

  「要吃嗎?」大明問道。

  因為實在是很餓了,加上烤肉的香味四溢,校花也吃了起來。

  「哪」大明用葉子做成的杯子裝了杯蛇血給校花。

  校花嘗了一下,味道甜甜的,很好喝。

  「這是什麼東西」校花好奇的問。

  「蛇血吧」

  「騙人,哪有這種顏色的血」

  「我騙妳干麻,你沒看到那蛇屍身上還在滴啊」

  在月光的照射下,淡藍色的蛇血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就像液態的水晶一樣。

  「這是蛇嗎」校花又問到。

  大明開始打量這條怪蛇。

  這怪蛇全身除蛇腹外佈滿了鱗片,頭生雙角,兩顆眼睛就像藍寶石一樣。

  「我認為不是」大明開始發表他的高見。

  「可以吃嗎?」

  「都吃飽了才想到這問題」

  「我們未來會怎樣」校花不安的問。

  「啊知」

  ※※※

  三天,這條怪蛇整整讓兩人吃了三天才吃完。但這段期間裡,兩人沒看到任何船隻經過。

  也許這真的是什麼靈物吧,大明感到自己的傷全好了,而且全身充滿力氣。

  這樣一直呆下去也不是辦法,大明向校花提議到要去樹林內找找看有沒有離開的辦法。

  一想到樹林內可能有蛇,校花就猛搖頭。

  大明只好要她小心一點,自己一人去探險了。

  這座島很小,大明只花了半小時就到了位於島中央的山頂。

  四面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大明有點灰心了。在山頂,大明看到一把劍插在石頭裡,只剩劍柄外露,從外觀來看,已經是很有年代的東西了。

  劍旁立了塊石碑,不過大明看不懂,還有一個小鐵盒,大明把它放在褲子裡。

  後來大明將校花給拉來後才明白碑上寫什麼。

  「妳看的懂」大明驚奇的問。

  「不過是些古文罷了」校花白了他一眼。

  石碑的大意是說,這座島具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他們用這種力量來封印住一隻惡龍,如果把山頂的劍拔起來的話,這股力量就會消失。

  「那只惡龍長的怎麼樣」大明好奇的問。

  校花開始轉述惡龍的特徵,每說一句,校花的臉就白了一分,到最後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因為這跟他們吃的那條怪蛇完全一模一樣。

  「哇,我們吃了條龍ㄟ」

  不理校花蒼白的臉色,大明拔起了古劍。

  「你幹什麼」

  「回家啊」

  「上面寫說拔劍的人會受到天罰的」

  「你不早說」大明話還沒說完,一道落雷擊中了大明手上的古劍。

  整座島開始崩潰,島上的仙靈之氣被古劍吸了進去。

  兩人腳下一空,跌入了無底的深淵中。

[ 本帖最後由 chuang7718 於 2009-1-12 14:04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4 04:08 編輯

  • 9

    評分
  • + 1

    卡幣
  • + 25

    參與值
avatar coolcatcat +1 現在再重看一次就會覺得當年我看了什麼啊
avatar vincenttsui +4 想當年很喜歡的小說呀
avatar zxc70941 +1 精華好文
avatar nero5068 +1 前面很好看很搞笑 後面就很普通.
avatar koko0781 +5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http://goo.gl/kzZaLY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