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異術超能] 邪氣凜然 作者:跳舞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陳陽說:和我做朋友的人,都生活得很好。而和我為敵的人,都已經付出了代價!!】
  主角陳陽,原本只是一個普通人,某日,忽然得到了一個機會:他將擁有可以控制自己運氣的特殊本領!!
  隨即桃花運,事業運,財運,紛湧而來……
  當一個人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的運氣的時候,那麼,他的生活會變成如何?
  是不是出門就能撞美女?買股票就立刻漲停?
  靠……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正文 序章
  
  很多人相信,世界上是有「運氣」這種東西存在的。

  雖然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可是卻的的確確的在影響我們的生活。比如說,一個賭徒,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在上半夜大殺四方,贏得一夜暴富,而運氣不好了,也可能在下半夜就輸得傾家蕩產,賠得去賣內褲。

  有句話說的很具有代表性: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可如果運氣走了,留也是留不住的。

  假如,一個人,忽然擁有了控制運氣的特殊能力。

  是不是他可以出門就揀到錢,走路就撞見美女,買股票就漲停……

  那將會有多爽?

  只是,這種好事,可能麼?

第一章 【混在夜總會的日子】
  如果有一天,忽然有一個奇遇擺在你面前,只要你伸伸手,就能得到很多夢寐以求的東西……你會不會動心?

  當然,我們必須清楚的認識到,這世界上,任何東西,都是有代價的!

  •

  鬧鐘的聲音把我吵醒,我翻了個身,從休息室的小床上坐了起來。

  看了看時間,下午五點整。

  我扭開燈,掏出一枝香煙給自己點上,然後深深吸了一口,讓香煙的辛辣的氣味在肺裡轉了個來回,這才真的完全清醒了過來。

  隨後我跳下地,在地上做了幾十個俯臥撐,聽見自己全身的骨骼在運動中卡卡做響,然後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掛在門前的黑色西裝穿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臉,讓臉部肌肉鬆弛了一些,我走出了休息室。

  我的名字,叫陳陽,年紀是二十三歲,生活在這個南方的中等城市裡。

  我現在工作的地方,是本市著名的「金壁輝煌」娛樂中心裡面的夜總會,夜總會是什麼地方,相信很多人都有瞭解。在本市的同類娛樂場所中,這家娛樂中心也是高檔次的,而且以裡面的小姐年輕漂亮服務熱情而聞名。

  我的頭銜,是主管。

  這名字聽著挺氣派,其實工作內容並沒有那麼高雅。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在客戶來夜總會消費的時候,和他們拉拉關係,喝喝酒,管理管理場子,相當於一個經理一樣。

  我走出休息室的時候,走廊裡還沒有什麼人,不過一些服務員已經開始上班了,正在打掃走廊。因為我是主管,所以我才擁有一個小房間當休息室,而我的休息室隔壁就是小姐們的休息室。不過因為現在才下午五點,小姐沒都沒上班,所以現在這個時候,隔壁都是空著的。

  我走出門,就看見隔壁房間裡走出一個艷麗的女人,我抬眼掃了她一眼,是瑪麗。

  瑪麗是英文名MARRY的諧音,她是夜總會裡的一個資深人士。原本在幾年前曾經是本市幾個娛樂場所都很紅的小姐,現在年紀大了一點,開始整理手裡的資源,拉攏了一批小妹,自己當起了媽咪。

  瑪麗在我們場子裡算混得不錯,手下有二三十個小姐跟著她混飯吃。而且她入行多年,路子相當野,如果遇到人手不夠的時候,她一個電話就能調來十幾個小妹。不過可惜的是,一直以來,她手下都沒有能帶出一個真正的紅牌。

  所謂的紅牌,不是說只長相漂亮就可以。這年頭,當小姐也不是那麼容易混的。說句玩笑話,當名妓也不是一件簡單的活兒。身為一個紅牌,不但要漂亮,而且還要聰明,會來事兒,會看客人臉色。該風騷的時候風騷,該端架子的時候端著。

  一般能當紅牌的,都是那種能把男人勾引得神魂顛倒如癡如醉的女妖精。

  那種上來就脫了衣服往客人身上撲的小姐,一般只有沒見過女人的小花癡才喜歡。

  現在的男人,出來玩都玩成精了!

  憑心而論,瑪麗算是一個很風騷誘人的女人。她的五官很艷麗,身材圓潤,該翹的地方翹,該細的地方細,身上穿著的那件黑色小西裝,偏偏胸前前襟放得很開,故意露出了半截白色的蕾絲內衣,外加一條乳白色的乳溝,很誘人的一個熟女型艷女。

  「小五哥~~」瑪麗看見我,立刻眼睛一亮,嬌笑著喊了我一聲,故意扭動著水蛇腰,款款向我走來,身子有意無意的貼著我,上半身乾脆就掛在我的胳膊上,用甜得發膩得聲音在我耳邊笑:「今晚你可要多照顧我啊,昨天死強那個傢伙,硬是把我這組人排在最後,害的我手下小妹一晚上都沒活幹呢。」

  說完,彷彿是故意一樣,把她一對爆乳在我手臂上摩擦了幾下。

  我臉上露出嘻笑的表情,故意在她翹臀上用力拍了一下,順手捏了一把,笑道:「瑪麗姐,別耍我了?阿強敢駁你面子?昨晚我可看見了,就數你手下的小妹接的活兒最多。馬老闆昨天不是還帶著麗麗出場了麼?」

  瑪麗對我飛了個媚眼,膩聲笑著:「我不管了,今晚你可得給我排個好鍾!」說完又把柔軟香噴噴的身子往我胳膊上貼。

  很多人以為這種娛樂場所裡,小姐都是夜總會裡的。其實這種概念是錯誤的。

  夜總會自身是不養小姐的,小姐和媽咪都不拿夜總會一分錢薪水的。一般夜總會做生意,都會召來幾個媽咪,由媽咪帶來一幫小姐,每天在場子裡給客人服務,小姐都是靠客人的小費養活。而媽咪的收入,則是靠拿小姐的提成,一般來說,客人給小姐多少小費,小姐都要上交媽咪一成。

  當然,也有混的比較好的小姐或者媽咪,認識了幾個熟客,客人通過她們在夜總會裡預定的包間,那麼那天晚上客人的消費,小姐或者媽咪也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比如瑪麗,她手下雖然沒有什麼紅牌小姐,但是因為人緣廣,手裡攥著幾個大客戶,每個月這幾個大客戶都在夜總會裡消費十來萬,那麼她拿到的提成就相當可觀了。

  不過坦率說,我現在幹的這個活兒,她的確要好好巴結我。

  因為夜總會裡的制度,一般客人來了,都是我們這種客戶主管負責接待,然後進了包間,我就會找和自己關係好的媽咪或者小姐進去給客人服務,權力基本上都在我手裡。

  所以,混這裡的媽咪和小姐,都很巴結我。就是希望我能多給他們介紹生意。

  還有很多小姐,為了能多賺錢,能在經理手下排個好位置,甚至願意主動送上門來讓經理佔便宜。

  根據我知道的,我們這個場子裡,另外的那個主管阿強,至少這裡的一小半小姐都被他上過了。

  不過我人比較和氣,很少打罵這些小姐,也從來不仗著自己的權利欺負人和佔小姐便宜,倒是人緣還不錯。

  瑪麗在嬌笑,我順勢把手攬在她柔軟的水蛇腰上,輕輕捏了一下,心中不禁讚歎,靠,手感一流!

  這女人身材爆好,皮膚也白皙滑膩,尤其是腰上,更是沒有一絲墜肉。再加上夜總會裡的規矩,當媽咪的都是穿著這種黑色的緊身小西裝,手裡拿著一個小小的手袋(裝小費用的),這麼猛的一看,還真有點OL誘惑的味道。

  我不禁歎息,瑪麗手下沒有紅牌小姐,那是因為她現在不肯下水了。如果她肯重操舊業,一定紅的。雖然她本身不算絕色,但是眉眼通挑,又會揣摩客人心理,又會哄人,難怪當年曾經紅過了。

  「小五哥,現在時間還早,要不要我幫你鬆鬆骨呀?」說完,送了我一個媚眼,一雙眼睛裡都彷彿要滴出水來了。我知道她是在耍我。一會兒就要開工了,就算想幹什麼,現在也來不及了。用力在她臀部上扭了一下,笑道:「好了,別逗我了,晚上我正好有幾個客人預定了包間,回頭我帶你進去吧,不過叫你手下小妹好好打扮一下,我這幾個客人眼睛可毒得很。」

  瑪麗立刻眉開眼笑,湊過來在我臉上波了一下,這才扭著水蛇腰進去補妝去了。

  金壁輝煌夜總會裡,一共有四個主管。我是四個人中年紀最小的,可卻是在這裡混的最長的。我十八歲就來這裡混了,從端盤子的小弟開始干,然後從服務員干到接待,最後才混上了主管的位置。

  今晚和我一起當班的還有另外一個主管阿強。這小子比我大好幾歲,已經三十開外了。卻長著一張小白臉。一雙眼睛裡總是冒淫光,好像總是慾求不滿的樣子。我走到後場餐廳的時候,這小子正和另外一個媽咪鳳姐打情罵俏。

  鳳姐是這裡的頭號媽咪,她手下的小妹沒有瑪麗多,但是卻有兩個超級紅牌,都是我們這裡的鎮場台柱子。絕對的美女。

  我坐了下來,和阿強鳳姐打了個招呼,鳳姐立刻笑瞇瞇的貼了過來,故意挨著我一屁股坐在我身邊。鳳姐的模樣和瑪麗完全兩個極端,瑪麗是那種風騷的熟女,身材火爆。而鳳姐則是小巧形的,不過一雙眼睛很媚,身上的風塵味沒有瑪麗那麼足,但是為人卻極精明,很有手段,不然也鎮不住手下那兩個超級紅牌小姐。

  「小五,怎麼來這麼晚啊。」阿強笑著遞給我一枝香煙,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這傢伙據說當年是在本市某個著名的鴨店裡幹過,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風靡本市鴨界,不過現在年紀大了,拼不過那些小年輕了,才到我們這行混飯吃的。

  我一向不太喜歡這個傢伙,因為原本憑他的本事是很難當主管的,據說也是靠女人上位的,傳說我們這家夜總會背後除了現在的老闆還有一個股東是富婆,這傢伙就是靠了那個富婆的關係才進來的。

  我一向總覺得凡是這種吃軟飯的男人都很欠扁,對他一向沒什麼好感。背地裡我也知道,公司的很多人暗中都叫他「軟飯王」。

  我臉上保持淡淡的微笑,和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鳳姐則乾脆伸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小五哥,我聽說今晚馬老闆還要過來,他可是你的老客人了,今晚一定要多關照我呀。」

  我察覺到鳳姐摟我的時候,阿強眼睛好像閃過一絲不快的目光,立刻不動聲色假裝抽煙的動作,擺脫了鳳姐胳膊的糾纏。

  我不是怕阿強,只是覺得在這種地方,為了一個夜總會裡當媽咪的女人莫名其妙得罪一個同事,沒有必要。

  「鳳姐,你手下兩個台柱子放在那裡,每天就等著數錢吧。」我笑瞇瞇的噴了口煙,然後叫了一份套餐。我察覺鳳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強笑著道:「再怎麼樣也要你小五哥關照才行啊。」

  我聞言心中一動,難道是她手下那兩個紅牌出問題了?

  不過這都不關我的事情,我狼吞虎嚥吃完了東西,把筷子一扔,和兩人打了個招呼,上樓沖澡去了。

  留下阿強和鳳姐兩人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商量什麼東西。

  這裡人人都知道阿強和鳳姐兩人有關係……不是有一腿,而是有很多腿!基本上媽咪很少出面給主管獻身的,不過也有真的勾搭在一起。比如阿強和鳳姐,不過我心中猜測,這小子勾搭鳳姐,恐怕真正的目的是她手下的那兩個紅牌吧。

  紅牌小姐和普通小姐是完全不同的。比方說,普通小姐需要巴結我們,巴結媽咪。巴結了我們,因為我們一般會照顧關係好的小妹,帶他們進一些大客戶的包間。而巴結媽咪,則是為了給客人挑人的時候,站的位置考前一點。

  在這種場所玩過的朋友都知道,一般客人挑小姐的時候,都是讓小姐在包間裡站成一排讓客人看。而和媽咪關係最好的小姐,都是站在最前面,最靠近客人的地方。至於那些不受寵的小姐,就只能站在靠近門邊上,甚至還會被別人擋住。

  這種情況下,就算你是天仙美女,客人都看不到你,你也絕對沒生意做的。

  而紅牌小姐,根本不用巴結人,她們自己就有不少熟悉的大客戶,每天晚上甚至不用和別人排隊去等客人挑,自己就有固定的老客戶來點名捧她場。反而是媽咪,都要對手下的這種紅牌小姐很客氣,因為紅牌小姐就是媽咪手下的生金蛋的母雞!一般來手,主管或許可以利用手裡的權利占占普通小姐的便宜,但是紅牌小姐,是不用看主管臉色的。

  在我看來,我們這個場子裡一共有四個紅牌小姐,其中有兩個更是超級紅牌,真真正正的絕色美女!其中一個還是著名藝術學學院畢業的!還在幾部影視劇裡演過配角,只不過娛樂圈裡競爭實在太激烈,而做這行來錢也快,就過來撈錢了。

  我上了樓去桑拿部洗了個澡,在熱水下衝了二十分鐘,才感覺全身的精力都恢復了。出來的時候,桑拿部的小弟過來恭恭敬敬的先喊了聲五哥,然後問我要不要找兩個小妹給我鬆鬆骨,按摩一下。

  我從來都不碰桑拿房裡的小姐,原因是感覺她們很髒。

  我列個數字,大家就明白了。

  我們的這個娛樂中心,桑拿部裡掛名的有三十個小姐,每天晚上這裡接待的客人一般有一百多人,平均每個小姐每天晚上要接客三次以上!一個月下來就是九十次!半年就是五百四十次!一年下來……嘿嘿,您自己計算吧。

  當然,我也很少碰夜總會裡的小姐。

  夜總會裡的小姐,雖然一樣是出來撈錢的,不過大多很少出場陪客人上床。因為基本上她們不用出場,每個月也能掙到上萬的收入。

  我並不是說夜總會裡的小姐就乾淨。出來做這行的,沒有乾淨的!這也是我在這裡混時間舊了之後,就基本不碰場子裡的小姐的原因。

  不過現在想想,這年頭,所謂的良家婦女就真的乾淨麼?

  那些毛都沒長齊全的女中學生,大學生,成天到晚泡在網絡上,今天見一個網友,明天見一個網友,隔三叉五就和不同的網友去酒店開房間圈圈叉叉……單純從這種頻率上,和出來做的小姐相比,也乾淨不了多少!

  這個小弟知道我的習慣,他說的找小妹給我鬆鬆骨頭,找的是那種真正的按摩技工小妹,不是小姐。這裡畢竟是高檔場所,並不是每個客人來這裡都是嫖的。也有專業的按摩技工。

  如果在往日,我是不拒絕洗完澡之後享受一下按摩,這裡消費很高,光是洗個澡就要一百塊,而按摩技工的技術也真的很不錯,還有幾個是從南方沿海城市聘回來的,而且我在這裡洗澡享受也不用我掏錢。不過看看時間來不及了,搖搖頭,讓他給我拿了瓶礦泉水,一口氣喝完,這才穿了衣服下樓。

  晚上七點鐘,準時開工。

  門口站了一排穿著高開叉旗袍的迎賓小姐,有客人走進就一起鞠躬,鶯鶯燕燕的一片嬌聲細語:「老闆好!」「大哥好!」「老闆好……」

  站在門口的這幫迎賓都是包間裡的服務員,也就是俗稱的公主。這種包間公主,只有在高檔的夜總會裡才有,那種三流低檔次的場子裡是沒有的。包間公主負責端茶倒酒,偶爾也會陪客人喝兩杯,玩兩把骰子,不過這種公主是不讓客人碰的,不能碰不能摸,但是服務絕對周到。往往客人消費完了,一般都會塞幾百塊小費給她們。可以說,她們是這裡最乾淨的人了。甚至很多小姐都常常開玩笑說,想回去當包間公主。

  她們累死累活陪客人喝酒,還要讓客人抱,讓客人摸,每天晚上坐一個台也就幾百塊。

  當然,也有長得漂亮的公主,幹了一段時間,受不了金錢的誘惑,就乾脆改行當小姐的。

  阿強和我都穿了工作用的西裝,耳朵上還帶了耳機,西裝下面皮帶上掛了對講機,在場子裡來回走動,不時的和熟悉的客人打招呼,偶爾也會進包間和客人喝兩杯。

  我們這個場子生意極好,不到九點的時候,包間就全滿了。我在一個大包間裡陪了我的一個熟客馬老闆喝了兩杯,抽空溜了出來,跑到休息室裡透透氣。今晚兩個包間的客人喝酒太猛,我也多喝了兩杯,感覺腦子有些暈。

  剛坐下,身後一個軟綿綿的身子就貼了上來,我聞著那香水味道,就知道是瑪麗。她臉蛋通紅,大概是酒氣蒸的。順手遞給我一張小小的濕毛巾,用甜膩的聲音笑道:「小五哥,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

  我歎了口氣,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找我,擦了擦臉,抬頭看了她一眼:「瑪麗姐,出什麼事情了?」

  「哎喲……」她很風騷的一笑,貼著我坐了下來,我的休息室裡只有一張沙發床,兩人就這麼並肩坐在床上,她伏在我肩膀上,膩聲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說說話麼?」

  老實說,我今晚有些喝多了,順手就摟住她的腰,然後手就往下滑,她也不躲閃,水蛇腰在我懷裡一扭一扭,卻彷彿是故意挑逗我一樣。

  我不是什麼好人,在這種場合混飯吃,也不是沒有和夜總會裡的小姐發生過關係,現在已經感覺到了瑪麗是在故意勾引我了。我一面不輕不重的在她腿上摸了幾把,這種女士小西裝下面是短裙,瑪麗今晚穿了一雙薄薄的絲襪,她腿上的肌膚很滑膩,肌肉也很有彈性,據說她有洗冷水澡的習慣,這樣可以保持身材。這女人今年少說也有二十五六歲了,卻比很多剛二十歲出頭的女孩身材還好。

  瑪麗格格笑了幾聲,一雙手彷彿是在上下抵擋我的魔手,卻又好像是在故意引誘我往深處,這種似拒還迎的舉動,我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乾脆一手從她的衣襟上探了進去,隔著內衣捉住了她胸前的一隻豪乳,口中心不在焉的說:「瑪麗姐,你不會是故意跑來勾引我的吧?」

  瑪麗吃吃笑了兩聲,卻一把打開了我的手:「小五哥,今晚謝你啦。」她指的是剛才我發了兩撥客人給她,當時鳳姐就在我身邊,看著這種情況,也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眼皮。不過我都不管,鳳姐是阿強的女人,我憑什麼要關照她?

  「晚上我請你消夜。翠香閣,下班我們就過去,今晚我手下的一幫小妹都要好好謝謝你。」她的眼波迷離,帶著誘人的味道。我故意壞笑:「你手下一幫小妹都要謝我?那我一個晚上可應付不過來啊。不說別人,就你瑪麗姐一個,我恐怕就不是對手了。」

  瑪麗身手在我胸前劃了兩下,嘻嘻笑道:「小五哥,別耍我了,誰不知道你是練過的。你身體這麼好,以後你老婆可有福氣了。」

  我撇撇嘴巴:「老婆?我哪裡來的老婆哦……」

  瑪麗的一雙眼睛都彷彿要滴出水來了,乾脆整個人往我懷裡一倒:「好了,小五哥,大不了今晚……我去陪你?」

  我心裡一動,反而生出幾分警覺來。

  這個瑪麗雖然風騷,平時大半卻都只是裝出來的。做這行的,可以被人卡卡油,摸摸抱抱的,都是打情罵俏的手段,可是卻很少讓人真的佔什麼便宜。

  今晚她這麼送上門來,難道是想巴結我?

  不過如果要巴結我,隨便派她手下一個小妹就是了,不用她親自出馬吧?

  果然,瑪麗趁著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冷不丁說了一句:「小五哥,有件事情和你說一下,你幫我看看,小鳳手下的兩個小妹,想過檔到我這裡來。你知道小鳳那個人的,她不能不賣你面子的,你能不能幫我去說說……」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她幾乎是貼著我的耳朵,牙齒有意無意的在我耳朵上輕輕咬了兩下,一隻手掌忽然就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後輕輕捏了幾下。她的動作力道非常巧妙,不輕不重,柔軟的胸部更是在我身上來回摩擦,擦得我心中不禁起火。

  等我忍不住去抓她的時候,瑪麗卻吃吃一笑躲開了,媚眼如絲看著我,膩聲道:「小五哥,現在可不行,人家還要上班呢……別弄亂人家的衣服啦……」

  我輕輕笑了一聲:「妖精,你把我火逗上來了,就想不管了麼?」

  她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目光,回身把房門鎖了,然後扭著腰部走到我面前,輕輕蹲了下去,一雙細長的手靈巧的解開了我的拉鏈,然後抬頭媚笑,張開嘴巴……

第二章 【出來混,要講規矩】
  我感覺到自己的下體被一個溫軟濕潤的地方緊緊包裹住了,神魂顛倒之餘,我看見瑪麗的一雙媚眼風情萬種的瞥我……

  老實說,我並不介意和這個風騷的女人打一場「友誼賽」,不過偏偏就在這時候,我的對講機裡傳來了急促的呼叫。

  「五哥五哥!外面出了點事情,到六號包間來了一下!」

  靠!

  我立刻推開瑪麗,飛快的站起來拉好褲子:「出事情了,我出去看看。」

  瑪麗滿臉不爽的樣子,拿出一張紙巾輕輕擦拭嘴角。眼神裡有種哀怨的味道,可我已經顧不得這些了,丟下她衝了出去。

  一般來說場子裡很少出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出面解決的。小姐們一個比一個精明,都會哄得客人開心。而所謂的出事情,一般有幾種情況。

  第一種麼,警方突擊檢查掃蕩。不過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在我們這裡。因為老闆後台足夠硬,就算有什麼檢查,我們一般也會提前得到消息。

  至於其他的,則多半是有的客人喝多了鬧事。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佔據了絕大多數。

  比如上次我遇到一件事情,兩個東北客人喝多了,非要在包間裡讓小姐脫光衣服,還想直接就上馬,這當然是絕對不行的。

  越是高檔的夜總會,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就很少,一切都是有「規矩」的!小姐坐台,可以讓客人抱,可以讓客人摸,但是絕對不能脫衣服。否則萬一遇到檢查,跑都跑不掉!至於在包間裡就直接上馬,更是絕對不可能!我們開的是夜總會,您想打炮,上樓去桑拿部吧!

  別說我們了,小姐自己也絕對不幹的。

  有出來玩兒的朋友應該有這種經驗,越是低檔的夜總會,小姐越容易上,而高檔的地方,就比較難一些。

  不要小看這裡的小姐,一般來說,夜總會裡的小姐和桑拿裡的小姐有很多不同。最主要的一個,夜總會裡的小姐,一般不會輕易和客人上床。

  為什麼?

  很簡單!

  男人都是賤骨頭,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一般來說,客人來場子裡玩,看上了哪個小姐,想帶她出去,頭幾次小姐都會拒絕!為什麼?靠,一旦被客人得手了,他恐怕很快就會對這個小姐失去興趣了。這樣的話,小姐以後還怎麼繼續賺他的錢?

  正常來說,一定要釣足了你胃口,讓你來了好幾次之後,在你身上賺了不少錢之後,才有可能答應。而且我們這個場子的檔次頗高,小姐的出場費都不低。

  當然,如果客人很有錢,第一次就願意開高價用錢砸,小姐也是樂意的。反正是出來做的,有錢賺,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

  也有那種本身就長得很帥,讓小姐很喜歡的客人,甚至可能不要你出錢,她也肯和你出去玩一晚。我就曾經遇到過一個客人。那是一個很帥的男人,風度翩翩的模樣,非常會哄女孩。當晚就帶著一個很漂亮的小妹出場了。後來據說那個男人帶她去吃消夜,然後開房間圈圈叉叉,事後小妹卻一分錢都沒有收他的,連回家的出租車費都是自己付的。之後還常常會想他,希望能再見到他。

  其實後來想想也就想明白:

  當小姐的也是人,都是年輕女孩,都會有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有的一些幻象。包裹對美好的感情,或者是艷遇。

  遇到這樣的客人,可以滿足一些小姐心中對感情的幻象,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也願意當作一次艷遇,就算是滿足一下自己的夢想罷了。

  不過那種超級紅牌小姐,則是輕易絕對不和客人上床的。而且就算是出場,也絕對不會和第一次見面的客人出去,而且,就算出場,也是開得很高的價格!

  我快步跑到六號包間,就聽見裡面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門口還有兩個男服務員,一看我來了,立刻湊過來:「五哥,裡面客人喝多了,非逼著要摟小迪,還要脫她衣服。小迪跑了,他們就鬧事,說不買單了,還把小姐都趕出來了,說一定要見經理。」

  我一看,果然旁邊還站著幾個小妹,看見我來,都低眉順眼的,一臉尷尬。

  我皺了皺眉。他們說的那個小迪,根本不是小姐,而是包間公主,也就是服務員。這種服務員可不是出來賣的!客人也是不讓碰的,更何況是在包間裡要脫人衣服。

  那個叫小迪的女孩我隱約有點印象,好像剛來不久,挺水靈的一個小妞。

  「裡面客人什麼來路?」我皺眉。

  「不知道!一個都不認識,應該是第一次來的,這裡的規矩都不懂。」

  我點點頭,心裡有了數。

  我當然要先問清楚。這裡畢竟是本市最高檔的地方之一,來這裡玩兒的客人,不少都是有點身份背景,更有幾個是絕對不能得罪的。我們甚至手裡都有一份客人名單的,上面著名了哪些客人是非常重要的,哪些客人是要加倍小心款待的,還有那些客人是很麻煩很難伺候的。

  「行了,我來處理。」我點點頭,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豪華小包間,裝修的很講究,地上是厚實的地毯,桌子是大理石的,真皮沙發,就連音響都是BOSS一流貨。桌上放幾瓶軒尼詩,三個醉醺醺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其中一個滿臉酒氣,醉醺醺的模樣,罵罵咧咧。

  一看我進來,中間那個罵罵咧咧的傢伙好像是三個人的頭兒,陰陽怪氣喝道:「你就是這裡的經理?媽的,老子等你半天了!今晚的事情你說怎麼辦吧!」

  我臉上堆著笑坐了下來,掏出香煙遞了過去,笑瞇瞇道:「幾位大哥,第一次來這裡玩吧?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小弟請幾位多包涵了。」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我們是開門做生意賺錢的,當然是不會輕易得罪客人。

  旁邊兩個人都接了我遞的香煙,偏偏中間的那個醉鬼一把推開我的手,叫道:「少他媽廢話!老子今晚花錢來爽的,但是現在卻不爽了!這怎麼算?」

  我和顏悅色:「這位大哥,出來玩就是圖個開心,這樣,我敬您一杯酒,然後再幫您找一個美女來,保您滿意,行不行?」

  說完,我回頭對門口服務員喝道:「上兩個大果盤,再拿一瓶酒來,記我帳上。」忽然心中一動,想起一件事來。

  日!這包間今晚不是我負責的啊!是阿強那小子!

  出了事情,那小子不知道死哪裡去了,卻要我來擺平!

  不過想歸想,事情還是要做的。不然鬧大了也不好看。

  三個客人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不過中間那個醉鬼依然不依不饒:「小子,我看你面子就算了,你讓剛才那個小妹過來陪我!這件事情我就當沒發生!」

  旁邊兩人也跟著幫腔:「對!喊那個小妞過來!惹我們大哥不高興,怎麼躲起來了!喊她過來!」

  我明白,真的把那個服務員喊來陪酒,人家肯定不幹。人家是出來當服務員的,不是當小姐賣身的。現在畢竟是法制社會,那種逼良為娼的事情也沒有人會去幹。我皺眉,故意苦笑道:「幾位大哥是給小弟出難題啦。那個丫頭是服務員,不是陪酒的小妹,要不我再另外叫兩個漂亮小妹來陪這位大哥,您看怎麼樣?」

  那醉鬼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叫道:「不行不行!老子就看上那個小妞了!今晚不要別人就要她陪!你少他媽廢話!」

  我依然壓著火,陪著笑,拿了個杯子倒了一滿杯,和顏悅色道:「這位大哥,出來玩,您花錢圖開心,我們開門做生意,但怎麼也要將個規矩是吧?那個小妹妹真的不是做這行的。您就算給我個面子行吧?我先謝謝幾位了,先乾為敬!」

  說完,我端起杯子,平視幾人,然後一口把酒吞了下去,繼續笑瞇瞇的看著幾人。

  旁邊兩人有些軟了,不過中間那個傢伙大概是真喝多了,還叫囂道:「操!你他媽算什麼東西!你喝杯酒,老子就要賣你面子!他媽的什麼公主不公主,既然進我包間了,不是小姐是什麼!老子不能碰不能摸,憑什麼要老子掏錢!」

  我忽然心中一動,這王八蛋不會是沒喝醉裝醉吧?又或者他們只在低檔的夜總會玩過,這種高檔地方沒來過,不知道包間公主是不能碰的?(低檔次的夜總會裡,包間裡是不設包間公主的)

  不過我十八歲出來混,在這種地方幹了幾年下來,什麼事情沒遇到過?當下就站了起來,臉上的笑也一分分的褪去,眼神也一分分的冷了下來:「三位老闆,那個小妹是真的不能來陪您,她幹的是服務員的活兒,我也沒權利命令她幹什麼。要不我再給您找兩個美女過來吧!您要覺得行,就給小弟一個面子,大家交個朋友,以後常來玩!您要覺得不行,那小弟我也沒辦法了。」

  「操!什麼鳥地方,扯淡廢話!老子不玩了!走,換地方!!去金色年代去!」中間那個傢伙一下就蹦起來,抓了外套就往外面走。

  他們說的「金色年代」,我知道,是本市的另外一家場子,不過檔次很低,裡面的小姐素質不高,價格也便宜。

  我心裡有了譜,眼看三人要往外走,一步攔住去路,笑瞇瞇道:「幾位老闆,走前先買單吧。」

  「買單!買他媽的什麼單!」中間那人罵道:「老子在你這裡壞了心情,沒他媽找你們要錢就不錯!滾開!」

  我不讓路,冷冷對服務員道:「幾位老闆今晚消費多少?」

  旁邊一個機靈的立刻就報了出來:「三瓶軒尼詩,加上兩個果盤和四份小吃,一共三千三百六。」

  我點點頭,笑道:「這樣吧,幾位老闆,我做主打折,就算三千了。不過外面還有三個小妹,麻煩您也把小費一起給了吧。」

  「老子就他媽不給!」中間那個傢伙一聽反而來火了,罵道:「三瓶酒老子才喝了一瓶!憑什麼給你三千!」

  我不動聲色:「那也行,另外兩瓶我給您退了,小吃和果盤算我送您的,您喝的一瓶酒是八百八十,不過您這個包間的最低消費是一千一百八,您給一千就行了。」

  「一千?我看你長得像一千!」說完,中間那個就朝我身子撞了過來。

  我微微皺眉,閃開了半個身子躲開這一擊,順勢一推他,將他往旁邊的一個人身上推了過去。

  我是手下留情了,可這傢伙今晚看來真的想找事,居然一把拽起桌上的一個酒瓶,罵道:「操!幹他!」

  說完一瓶就砸了過來,旁邊兩人也有樣學樣,抓起瓶子一起超我招呼過來。

  我閃過一個人,把另外一個推開,反手抓住第三個人的手腕,稍微用了點力氣一扭,他哎喲一聲,吃痛身子軟了下去。

  我還是壓著火。畢竟我們這裡開門做生意,不能輕易動手得罪客人。事情能不鬧大,盡量不鬧大,否則旁邊還有包間其他客人。總是影響不好。

  我鬆開了面前那個傢伙的手,順手把他推坐回沙發上去了,然後冷冷看著他們:「幾位老闆,出來玩,也要講規矩吧?到哪裡玩,不買單就想走,怎麼也說不過去,您看呢?」

  「買!買!買!我買你媽的單!」那個醉鬼鬼叫了一聲,提著酒瓶又衝了過來,這次我沒再讓了,退後一步,飛起一腳正踢在他手腕上,他痛叫一聲,抱著手腕跌坐在地上,酒瓶砰的一聲飛了出去,砸在地上。幸好地攤足夠厚實,沒碎。旁邊一人已經撲到我身後抱住了我,我雙臂一用力,反手捏住他手腕,順勢一抬,就是一個過肩摔,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我雖然晚上喝了點酒,但還是克制著自己沒敢出狠手,只是把他扔到沙發上了,如果我狠一點,把他摔在桌子角上,他至少也要斷兩根骨頭!

  不過隨後我就聽見砰的一聲,頭上一陣劇痛!

  身後一個傢伙一連猙獰,手裡提著半截破酒瓶。

  操!我大罵一句,在頭上抹了一把,酒水和鮮血順著就流下來了。我今晚也是喝多了,剛才居然一個不留神,被這傢伙給偷襲了,一腦袋碎玻璃。

  我上去一把抓住他手腕,然後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這傢伙慘叫一聲,身子像灘爛泥一樣軟了下去,嘴巴裡噴出一道嘔吐出來的污穢,噴了我一身,我現在真的翻臉了,瞪著門口兩個服務員,罵道:「你們是死人啊!還不過來!」

  兩個小子這才反應過來,順手把門關上了。跑上去對著三個傢伙一陣拳打腳踢。足足打了有五分鐘。

  我腦袋上吃了一酒瓶,一陣陣火辣的疼。扶著牆在沙發上坐了一下,才緩了過來,心裡惱火,罵道:「叫人把他們從後門帶出去,扔到外面!走之前讓他們把單買了!靠!」

  又喊來幾個服務員,我才一個人走出包間。

  這裡隔音效果極好,包間門一關,外面根本聽不清楚裡面的動靜,更何況裡面都故意把音樂開得很大。

  我一路走來,服務員看見我頭上有血,都趕緊上來扶我,我想推開,可今晚畢竟喝了不少酒,那王八蛋打的那下還真不輕,現在腦袋一陣陣的暈,咬牙道:「讓軟飯……嗯,讓阿強盯著場子,我去醫院一下。媽的……」

  情急之下,我差點叫出「軟飯王」這三個字來,瞪了正在拚命忍笑的兩個小弟,我知道他們不會說出去,這裡沒什麼人喜歡那個傢伙,而且我在這裡極得人心,他們也不會說出去的。

  吸了口涼氣,忍著疼,我立刻去了醫院。

  靠,被兩個醉鬼給我腦袋上開了光,要是被我那幾個兄弟知道了,還不笑得連假牙都掉出來了!

第三章 【好人,我配麼?】

第三章
  找了輛車,兩個小伙子扶著我上車去了醫院,在醫院處理了傷口,檢查了一下,沒有碎玻璃在頭上,又打了一針破傷風。我心裡著實有些惱火。

  頭上包紮了一塊紗布,看著跟他媽戴孝的帽子一樣,我心裡就湧出一通邪火來。

  走出急診室,卻看見外面除了手下的兩個服務員,還有一個女孩子。

  那女孩身段修長,一頭中長髮,臉蛋清麗可人,簡簡單單的一件長袖緊身毛衣和一條牛仔褲,可看上去卻說不出的水靈,身段比例極協調。怎麼看怎麼清爽漂亮。尤其是一雙長腿,緊緊裹在牛仔褲下面,曲線畢露,更是充滿了青春活力。

  我認出來了,這女孩正是那個惹出今晚事情的小服務員,那個叫小迪的女孩。雖然我心裡覺得今晚為她打了一架很惱火,但是仔細想來這事情不能怪她,也就沒有對她擺什麼臉色。

  「陳經理……」小女孩臉上有些惶恐和羞澀,戰戰兢兢走到我面前,低聲道:「對不起,今晚都是我……」

  我擺擺手:「你來幹什麼?」

  「我……我來謝謝你。今晚要不是你給我出頭……」女孩垂下頭,長髮垂了下來,籠住半邊臉龐,一雙細長的眼睛在睫毛下忽閃忽閃,果然是個美人坯子,難怪那個醉鬼指名道姓非要她陪不可。

  「行了,沒你什麼事!你在公司上班,公司就一定罩你!也別喊我什麼經理了,以後和他們一樣喊我五哥就行了。」我看著她臉蛋上漸漸染上一層緋紅,還有那低頭的一襲嬌羞,不由得心中一蕩。冒出一個很邪惡的念頭:這女孩要是肯下場子上班,絕對能是一個紅牌!

  不過隨即我意識到這種邪惡的想法對這個清純的女孩實在是一種褻瀆,強迫自己抹去了腦子裡的邪念。

  兩個小弟上來:「五哥,你感覺怎麼樣?」

  我搖搖頭:「沒事,你們回去吧。我今晚不去公司了,回家好好睡一覺。你們回去找阿強,和他說一聲。讓他一個人看好了。」

  一個小子有些討好道:「五哥,要不我們先送你回去吧?晚上治安不好。」

  我做勢踢了他一下,笑罵道:「送什麼送,我又不是女孩,有什麼值得送的?你們趕緊回去吧。」

  迪忽然低聲開口道:「我……我送五哥回去吧。」

  我看了她一眼,她立刻臉上一紅,不敢正眼看我,彷彿有些驚嚇一樣,趕緊飛快道:「我……五哥,今晚您都是為我出頭的。我送你回去吧,不然我心理也過意不去。」說完,雙手輕輕絞著衣角,眼神裡有些慌張的模樣。

  旁邊那個小子還想說什麼,卻被同伴輕輕踢了一腳,立刻醒悟過來,兩人臉上都露出曖昧的表情來。

  我用腳趾都能猜出這兩個傢伙心裡想的什麼齷鹺念頭!只是懶得和他們廢話罷了。

  揮手讓他們滾蛋,旁邊女孩小心翼翼走到我身邊,伸手扶住我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聞到她身上有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而好像是衣服上的淡淡的香皂的味道。

  有多久沒有見到這種清純的女孩了?

  我自嘲一笑,我工作的那個地方,早八百年就和清純絕緣了。

  這幾年我也見過不少原本很單純的女孩入行,不到幾個月的功夫,就變成一個個小妖精了。開始說話都臉紅,後來一個個用眼睛都會勾男人。

  走了兩步,我忽然生出幾分想逗逗她的心思:「你是不是很怕我?」

  「不是!不是的!」她趕緊搖頭:「大家都說你的好人,平時很照顧我們的。出了事情也願意出面罩我們。我聽他們說,公司裡四個主管,就數你最好了。」

  好人?

  我搖搖頭。好人麼?哼……做我這行的,還能和好人這兩個字沾上關係麼?

  只不過我自己是在公司裡從小工開始做起來的,知道下面人的辛苦,所以平日對他們都很和善,也會為他們著想吧。

  剛走到醫院門口,迎面就來了一輛麵包車,下面呼啦跳下來幾個人往醫院裡跑。我感覺到這些傢伙都不是什麼好人,有剃光頭的也有染金毛的,還有兩個家脖子上帶著紋身,一看就是小混混。

  我原本沒在意,可是這幾個傢伙跑進醫院大廳了,從一個病房裡扶出了幾個人,我一看,居然正是剛才在場子裡被我打的那三個人!

  日!居然還有這麼巧的事情!這三個傢伙也到這家醫院來治傷了!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這是距離夜總會最近的一家醫院了。人受傷了,當然會選擇最近的一家醫院治療了。

  可是這種巧合對我就不是什麼好事情。果然,其中一個眼睛尖,老遠一下就瞄到了我!

  我心中一沉,暗叫不好。

  我知道自己的情況,要在平常,這幾個人我也不放在眼裡,可是現在我腦袋上纏著紗布,頭昏腦漲,戰鬥力顯然下降了幾個檔次。何況現在我身邊就只有一個小丫頭,剛才要是沒讓那兩個小子走就好了。

  「操!攔住那一男一女!!」看見我的那個傢伙高喊了一嗓子。

  我立刻著急了,抓住小迪的胳膊喝道:「快跑!」

  這妮子也看見那個人了,自然是認得的,嚇得臉色煞白,我拽住她,撒腿就往外面跑。

  後面幾個傢伙還沒明白過來,那個看見我的人又喊了一嗓子:「那個男的就是打我的傢伙!」

  這下好了,五六個人猛的醒悟過來,紛紛朝著我撲來。還有的順手就從懷裡掏出了匕首之類的東西。

  我沒時間顧及頭暈了,拉著女孩一路狂奔。可畢竟受傷加上酒後,腳下有些發軟。女孩跑起來的速度原本就不快。眼看後面人距離我們越發近了,我忽然抓起身旁的路邊的一輛自行車,往後推了過去,藉著自行車的勢頭稍微阻了他們兩步。抬頭就看見前面路邊停著一輛出租車,我立刻生出一股力氣,幾步衝了過去,拉開車門先把女孩塞了進去,然後一頭鑽進去,就叫道:「開車開車!快開車!!」

  出租車司機嚇了一跳,眼看我頭纏紗布,後面還有幾個凶神惡煞的傢伙追趕,怔了怔,我又喝道:「還不開車!追上來把你車砸了!」

  這句話起了作用,司機一踩油門,汽車立刻竄了出去。聽著後面的叫罵聲遠了,我這才鬆了口氣。對著司機說了句「謝謝」,猛然發現自己根本就是躺在女孩的大腿上的。

  剛才兩人都是匆忙鑽進車裡,現在我則是趴在後座,壓在女孩身上。她身子臉朝上半躺著,我的腿壓在她腿上,腦袋幾乎就湊到她飽滿的胸部了。此刻她一張俏臉憋得緋紅,似乎強忍著不敢說話,滿臉羞澀,一雙眼睛裡水汪汪的,卻好像不敢看我。

  空氣一時間彷彿凝固住了,我鼻子裡滿是女孩身上的清香,美色當前,忍不住有些頭昏腦張。她的眼神裡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羞澀,終於輕輕咬了咬嘴唇,聲音低微得幾乎聽不見:「五哥……你,你能,能起來麼?」

  我咳嗽了一聲,趕緊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不敢讓自己再碰到她。

  我承認我不是個好人。在夜總會裡工作,對女色方面,我也絕對不是個君子。但是我內心卻很尊重這種清純的女孩。

  大概是見了太多的骯髒的東西,所以對於這種現代社會難得的清純,就格外的尊重和珍惜吧。

  我能看出這女孩的眼神很乾淨,那不是故意裝出來的清純,而是一種真正的清澈。

  「你叫小迪是吧?」我坐直了身子,故意掩飾心裡的尷尬,微笑道:「你來公司上班多久了?」

  「五哥,我姓顏,叫顏迪。今天是我第三天上班。」顏迪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羞澀還是什麼,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邊,似乎猶豫了一下,還湊了過來,伸手幫我把頭上的紗布扶正。剛才跑路的時候,有些弄歪了。

  扯動紗布的時候,我頭上傷口一陣火辣的疼痛,她嚇得縮手,怯生生看著我:「我弄疼你了?」

  我搖搖頭:「沒事」

  這才想起沒和司機說去什麼地方,猶豫了一下,問道:「顏迪,你住哪裡?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先送你吧。」女孩搖搖頭,雖然聲音不大,卻很堅決。

  我住的地方在城南,那是老城區的一條小街道。以環境複雜而聞名。

  所謂的環境複雜,就是治安比較混亂。這裡聚集了附近所有的低檔洗頭房,小迪廳,還有各種大排擋,晚上就算是深夜兩三點,都能看見這裡路上有各種地痞流氓晃來晃去。常常三更半夜街頭還有一些小混混因為一言不合而開打。

  我住這裡的最大原因是,這裡周圍的房租很便宜。

  我住的地方是一棟老式樓房的三樓,上樓之前,顏迪忽然拉住我走進了旁邊的一家小便利店,買了兩片消炎的藥片。

  我才想起剛才在醫院裡忘記拿藥了。

  隨後她扶著我上樓。黑?n?n的樓道裡,我感覺到女孩努力的扶著我,她似乎有些疲憊,嬌喘連連,卻努力壓抑著自己不讓我聽見,手掌心上還有點潮濕的汗水。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彷彿某個很柔軟的地方,似乎被輕輕撞了一下,忽然有些感動。

  我已經記不清楚我多久沒有被人這樣細心體貼的照顧了。好像還是當初在跟著師父過的時候,才體會過這種溫情吧。

  想著想著,我忽然心中生出幾分異樣來,彷彿是留戀一樣,身子不知不覺的朝著她靠了上去。

  女孩沒有察覺,只以為我是傷後無力,依然努力的扶著我,一步一步的在台階上攀登。

  「五哥,為什麼今晚你肯為我出頭?」黑暗中,彷彿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在注視我。

  我深深吸了口氣,轉過頭去,不敢看那束目光,猶豫了一下,盡量用一種平和的語氣道:「你和那些小姐不同,她們是在場子裡掛單的。而你在公司上班,拿公司的工資,我就要罩你。」

  沉默了一會兒,我聽見一個溫柔的聲音。

  「小五哥,謝謝你……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我聽她們說,如果是其他主管遇到這種事情,早就把我推出去了,絕不肯為了我麼個服務員得罪客人。」

  我沉默,似乎本能的,不敢卻接受那一絲純潔的感激。

  「你錯了,我不是個好人。」我悶悶的回答。

  哼,好人,我配麼……

[ 本帖最後由 雨聖 於 2007-12-5 14:31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2 02:50 編輯

  • 2

    評分
  • + 54

    參與值
avatar kmitickey +1 幹 好看
avatar kelvin12354 +53 經典都市必讀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