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紅塵仙劫 作者:狗狗執政官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109406 | 回覆:207 | 感謝:12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紅塵仙劫 作者:狗狗執政官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如果發文格式有問題..麻煩提醒小弟...因為收到短消息..有人請我發紅塵仙劫這部小說..所以就上傳..有搜索發文..發現只有一位大大發表過..不過那位大大只有發表第9集..所以我乾脆把這部小說重頭發完..目前這部小說已經完結篇(共21卷)..我會依序上傳到完結篇為止..有興趣的可以看看...如果發文太慢..可以提醒小弟..紅塵仙劫這是第一部..也算是獨立的小說.....應該不會有大大看不懂吧.........這個版本是重新抓的..我看過都刪掉沒有存檔..所以如果發表的有缺漏..可以pm告訴小弟..我一定會補齊的

紅塵仙劫  作者:狗狗執政官
≡≡≡≡≡≡≡≡≡≡≡≡≡≡≡≡≡≡≡≡≡≡≡≡≡≡≡≡≡≡≡≡≡≡≡≡≡≡≡≡≡≡≡≡≡≡≡≡≡≡≡≡≡≡≡≡≡≡≡≡≡≡≡≡
本書簡介
                   本文為都市修真小說。經歷八千年修真的楚白無法看破最後一關飛升,無奈之下只得進入人世,希望可以在濁世中領悟那飛升之鑰。
 老死不相往來的東西方修真者,神秘聯合起來的地府引路者以及西方死神,莫名其妙異變的妖怪,攪的人世間一片混亂。
 面對隱藏在黑暗中的無名勢力,楚白該如何面對?是隨心所欲縱橫人間,還是修身養性尋求天道?
≡≡≡≡≡≡≡≡≡≡≡≡≡≡≡≡≡≡≡≡≡≡≡≡≡≡≡≡≡≡≡≡≡≡≡≡≡≡≡≡≡≡≡≡≡≡≡≡≡≡≡≡≡≡≡≡≡≡≡≡≡≡≡≡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紅塵仙劫第一卷  
  

第一集 初入紅塵
第一章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這句話本是世人形容傳說中的天庭。傳說,天庭一日就等於人世間一年。傳說是否屬實,常人並不知曉,只是這么傳來傳去,漸漸的也還真像那么一回事。

先不說天庭如何,世間經過數千年演變,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富足強盛的世界。

按照人類的說法,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

數千年的演變,科技的發展,人們醉心於舒適的生活,至於祖輩們流傳的各種神話早已被歸為迷信,慢慢的也就沒什么人提起了。在這種情況下,一旦人們遇見奇怪的事情,總是習慣性的將其歸結為某種自然現象。

在中國名山峨眉山上,就有那么一處地方,那是一個終年籠罩在白霧中的小山谷,當地老人稱這個山谷為“鬼打墻”。之所以起這個名字,是因為不管是誰,只要進入山谷,不出一分鐘,又會從進去的地方轉出來,而當事人卻還以為自己是在一直向前走。

這個奇怪的山谷據說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存在了,住在附近的山民早已習慣了有這么一個奇怪地方的存在,反正這個山谷又不會損害他們的利益,因此他們也沒把鬼打墻當一回事。

不過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這種離奇的事情總會有人感興趣的。來自世界各地的探險者,一波接著一波的來到這裏,想要揭開這個迷團,但是不管借助什么樣的先進設備,GPS定位係統也好,原始的指南針也好,這些探險者只要踏進山谷,不出一分鐘都會從進去的地方出來,無一例外。

探索這個小谷的活動轟轟烈烈的持續了近十年,才慢慢沉寂了下來,人們在探不出個所以然之後,就漸漸的對這個小谷失去興趣。小谷又恢復往日的寧靜,唯一的收獲就是它在世界上的名氣大了不少,到現在還被列為十大不可思議事件之一。

不過近日這個小谷顯得有些異常,終年籠罩在小谷上的白霧波動的十分厲害,雲海一般的白霧在谷中不住翻騰,甚至於以往一些被白霧籠罩到根本看不到四周的地方,現在也漸漸顯露出面目來。好在小谷位於人煙罕至的地方,因此倒還沒有人注意到這種異狀,否則一定會再度掀起探險的熱潮來。

漸漸的,谷中的白霧開始慢慢收縮,數百年沒有人能夠親眼一睹的山谷,逐漸暴露在月光下。如果此時有人在場的話,一定不會相信自己所見到的:那翠綠色的山谷內植滿奇異的果樹,無數說不上名字的奇花異草布滿每一寸地面。

隨著白霧的退去,一股奇異的香氣緩緩擴散開來,撲鼻的香氣彷彿帶有魔力,讓人聞之不禁心中一清。

不過一會的工夫,白霧已經縮成兩棟樓的大小,盤踞在山谷中心的一片平地上,不住收縮吞吐,好似是在等待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無形的壓力以那團白霧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原野上的各種生物直覺的感應到危機的存在,乖乖的躲了起來,一時間方圓數裏之內寂靜無比。

“破……”一個清亮的聲音突然喝道,在寂靜的原野中如同雷鳴一般響亮,一聲聲的回音逐漸遠去。

白霧構成的霧團一陣劇烈收縮,突然發出一陣簌啦啦的聲響,像是中心被安放了炸彈似的猛然爆開。轉眼之間,原本濃厚的有若實質的霧團已經煙消雲散,露出原本置身於霧團當中的一個身影。

月光雖然並不明亮,但是足以讓人看清那個身影的面貌了。那是一個年約二十左右的年輕男子,他面白如玉,劍眉如墨,倒稱得上是一個美男子。不過引人注意的不是他的相貌,而是他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氣勢,溫和而又威嚴,讓人不由得想要接近他,卻又害怕因此冒犯他。

那名男子穿著一件不倫不類的衣裳,看起來像是數百年前中國古代的服飾。

但是這身嚴重落伍的服飾穿在他的身上,可出奇的沒有讓人有好笑的感覺,反而令人感覺是那么的和諧與自然。

那男子緩緩的轉頭環顧四周,一雙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讓人不敢正視。

“八千年了,不知道外邊世界變成什么樣了。”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周圍環境後,他低聲嘆道。

三個小時前──“徒兒……”楚白剛剛從入定中清醒過來,就聽到須彌居內師父呼喚自己的聲音。

“師父,有何吩咐?”楚白不敢怠慢,急忙走進屋內,翻身下拜,口中恭聲問道。

“你起來吧,師父有些話要交代。”

楚白話音剛落,就聽到師父上彌道人的聲音顫顫的傳來。

楚白恭敬應了聲,爬了起來,抬頭向前望去。不看還不打緊,這一看,他就像是被天雷擊中一般,張大了嘴怔在那裏。

上彌道人正慈祥的看著他,臉上滿是疼愛之色,不過這並不是讓楚白吃驚的原因。讓他吃驚的是上彌道人的模樣,上彌道人的臉色異常紅潤,鼻間隱隱有道玉筋不住收縮,正是飛升前的徵兆。

“師父……”楚白悲嘶一聲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上彌道人的腿大哭起來。

雖然他也知道飛升就意味著踏入仙界,從此與天地同壽,是應該慶賀的事,但是想到將自己撫養長大,帶著他修行近八千年的師父就要與自己分別,他心中還是酸楚無比。

“唉,癡兒癡兒,為師是飛升仙界,又不是魂飛魄散,你哭的那么傷心做什么?

真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上彌道人舉掌撫摩著楚白的頭頂微笑道,聲音卻也有些梗塞。”你也看到了,為師就要飛升了,臨走前有些事要向你交代清楚。“他拍了拍楚白的頭,示意他坐到自己身邊來。

楚白緩和了一下情緒,站起來坐到一旁凝神傾聽。

“八百年前,人世間大亂,宋王朝搖搖欲墜,百姓苦不堪言,為師遊歷之時,無意間與你相遇,這也是一種緣分。為師見你聰明伶俐又有一身好根骨,不忍你在濁世之間浮沉,這才暫緩飛升,將你帶到這裏修真。”

上彌道人拍了拍楚白的肩膀,微笑著又道:“因為怕飛升後沒人為你指路而使你墜入魔道,為師拚去五百年修為,布下這鬥轉星移陣,這才能有充足時間指引你修行。”

“師父恩情徒兒永生難報!”楚白哽咽的答道。他知道這鬥轉星移陣的厲害,那是師父拼去五百年修為才特意為他練就的一件法寶,在鬥轉星移陣內十年,外界才過一年。

原本師父是應該飛升了,雖然拼去五百年修為,但是只需要再修行五百年,就不得不飛升。

為了不至於讓愛徒墜入魔道,上彌道人和楚白一起躲進鬥轉星移陣中修行,這才拖延了飛升時間。

“癡兒,又說這些沒用的話,你我都是修真之人,時間對我們來說是沒有什么意義的。”上彌道人微笑著又在楚白頭上敲了一記,然後繼續說:“為師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就是收了你這個好徒兒。你天資聰慧、過目不忘,為師這點家底早就被你掏了個精光,相信就算為師步入仙界,見到昔日修真的同道也有得炫耀了。”

上彌道人昂首一嘆:“可惜為師陪你修行近八千年,你還是沒有悟透那最後的一關,看來為師想要和你同時飛升的願望是沒辦法實現了。”

“師父……”楚白羞愧的低聲叫道,頭也不敢抬。

“你不必自責,現在單以修行功力而言,你早已超過為師了,之所以還不能飛升,只是因為你沒有悟透那最後一關,只要你能掌握那最後一關的鑰匙,飛升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上彌道人垂下頭來,看著楚白正色道:“凡事隨緣,你無法飛升自然有你不能飛升的道理,不過為師相信以你的資質,異日為師定能在仙界見到你的蹤影。”

“是,師父教訓的是,徒兒定銘記在心。”楚白到底也是個修行八千年的修真者,上彌道人話音剛落,他已經拋去羞愧之意,心中回復平靜。

“為師的時辰已到,看來是再也拖不下去了,今日就是為師的飛升之日。”

上彌道人輕輕撫摩著楚白的頭頂說:“為師別無牽挂,就是擔心你這個唯一的徒弟,所以才在飛升前叫你來,想要叮囑你幾句。”

“請師父賜教。”

“你自小同我修行,在這鬥轉星移陣中也度過了近八千年,為師近日思索,你無法飛升可能與塵世有關。因此為師命你,待為師飛升後,你就收起這鬥轉星移陣,去塵世中走一走吧,興許對你會有些幫助的。”

“師父……師父……”楚白遲疑的叫道。自從八百年前他被上彌道人從屍堆中揀了出來,就再也沒有離開過上彌道人身邊,一直在這鬥轉星移陣中修真,根本沒有在外界生活的經驗,現在突然聽到上彌道人要他入世的命令,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惶恐。

“癡兒,你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呢?”上彌道人看透了他的心思,笑言:“與為師同一代的修真者早已飛升仙界,現在人世間留下的也多為一些小輩。更何況雖然人世間只過去了八百年,但是在鬥轉星移陣中修行的你,卻等於修行了近八千年,以你八千年的功力而言,縱使是為師,也不敢說敵得過你,更何況外界那些最多修煉了幾百年的小輩們,你又有什么可擔心的呢?”

見楚白還是有些猶豫不決,上彌道人故意將臉一沉斥道:“男子漢大丈夫,怎么如此扭捏作態,竟然連入世都不敢,又有何資格踏入仙界?”

被上彌道人這么一激,楚白也想通了。其實他並不是怕出去打不過別人,而是因為全無在人世間生活的經驗,想到要一個人在陌生的世界生活,心裏頭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

“師父放心,徒兒必定不會給師父丟臉的!”昂著頭,楚白激昂的叫道,一掃剛才的猶豫之色。

“好孩子,這才是我上彌的好徒弟。”上彌道人眼角含笑,微笑著稱讚。待楚白冷靜下來後,又叮囑:“為師飛升之後,這具皮囊你幫為師化了吧。”頓了頓,他又從腰間掏出個小袋子遞給楚白:“這是為師的乾坤袋,內藏大無限空間,也是唯一留下的一個法寶,現在就送給你吧,以後可以用來裝裝你的東西。”

上彌道人收楚白為徒之際正是將要飛升之時,因此早將一生練就的無數法寶統統送給了至交好友。楚白與上彌道人修行之時,上彌道人也曾多次嘆息不該那么早把寶貝都送出去,弄得現在連自己徒弟都沒一件了。

雖然上彌道人也有心再練就幾件,但是由於練就法寶所需的各種材料可遇不可求,加上他還要指導楚白修行,因此只能無奈的放棄了這個念頭。

現在自己要飛升仙界了,拿來送給徒弟的竟然只是一個平時不放在眼裏的,用來裝雜物的乾坤袋。饒是他修行數千年,老臉也不禁有些挂不住。

楚白倒不在意這個,畢恭畢敬的雙手接過上彌道人遞過來的乾坤袋,仔細將它係在腰間。

乾咳兩聲,上彌道人繼續說:“那乾坤袋裏還有些小玩意,是為師閒來無事隨便練的,雖然對你來說不過是些尋常東西,但是在普通修真者眼裏還是些不錯的寶貝,如果你在人世間能見到為師昔日同道的後人的話,不妨照應一二。”

“是,徒兒謹遵師命!”

上彌道人再不說話,微笑看著楚白,寂然不動。

“師父……”

楚白抬頭一看,這才發現上彌道人面色紅潤,鼻間垂下兩道玉筋,竟已飛升而去,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具軀殼而已。

他心中大悲,撲上去抱住上彌道人依然溫暖的身體號啕大哭。

良久,楚白才收起悲痛,緩緩站起,想起上彌道人飛升前吩咐的事,再次跪倒,向師父軀體磕了三個響頭。

然後,他起身右手一招,一團白色火焰咻的一下落到上彌道人身上,火焰暴揚,頃刻之間就將上彌道人的肉身化為一團灰燼。

楚白在須彌居尋了一個陶罐,將灰燼裝了進去,畢恭畢敬的放在上彌道人生前最喜歡的白玉書桌上,再次跪下,磕了三個響頭,這才起身走出須彌居。

由於上彌道人已經飛升,因此憑藉他的力量存在的鬥轉星移陣也失去作用,只留下門外一個桌面大的八卦型金盤,那就是法寶鬥轉星移陣的原形。

楚白揮了揮袍袖,將它收進腰間的乾坤袋中,打算等以後有空時,再將這件寶物重新修煉一番,這樣自己才可以使它發揮功效。

環顧一下四周,楚白皺了皺眉,周圍這些果樹都是上彌道人辛苦培育出來的:一是為了用那些果實煉藥,二就是讓楚白吃這些奇果改造體質。

這些果樹原本是不可能存在人世間的,完全是靠上彌道人的力量支撐,加上身在鬥轉星移陣中這才能存活,現在鬥轉星移陣失去效力,過不了多久,這些果樹也會開始枯萎。

尋思了片刻,楚白大袖一揮,頓時掀起一陣狂風,果樹上的果實像雨點一般落了下來,然後像是被無形吸力所吸引一般,飛入他腰間的乾坤袋中。當然,地上那些各種藥草他也一根都沒放過。

雖然楚白從小吃這些長大,已經不需要再吃這些東西來增長功力,改造體質了,但是既然上彌道人交代他還要順道照顧他的老友們在人世間留下的後代,這些果實藥草還是多少有些用處的,畢竟對楚白無效的東西,在那些凡人看來,可就和仙丹一般珍貴。

轉過身去,含淚向須彌居再次拜上一拜,楚白毅然騰空而起,盤旋數圈後向東邊飛去,他感應到那邊有大量人類的生氣,似乎是個城鎮。

至於留下的須彌居根本不必他操心,那本就是上彌道人以無上道力強行開辟出來的一個空間。

既然上彌道人的力量已經從這個世界消失,那么失去力量支撐的須彌居不久就會開始收縮,從此消失不見。而須彌居內的一切,包括上彌道人的骨灰,也就等於埋葬於某個不知名的空間內。

西元二○○四年,位於中國峨眉山內,被稱為世界十大不可思議事件之一的“鬼打墻谷”,就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從而又掀起一陣奇異事件討論熱潮。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1-12 01:35 編輯 ]
hcxj.jpg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