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歷史] 極品家丁 作者:禹岩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7013292 | 回覆:689 | 感謝:654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歷史軍事]

[歷史] 極品家丁 作者:禹岩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禹巖出品,必屬精品】
  友情提醒:蔑視一切禮法,挑戰道德與倫理的極限。這將是一本極為無恥的書,並且會越來越無恥。
  一個年輕的銷售經理,因為一次意外經歷,來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成為蕭家大宅裡一名光榮的——家丁。
  興辦實業,經營社團,小小家丁,如何玩轉商場、官場、戰場和情場?
  冷若冰霜的公主,深宅豪門的怨婦,名震天下的才女,陰狠毒辣的魔女,無人褻瀆的仙子,誰將成為他征服的獵物?
  這個家丁不是人,鯉魚也要躍龍門。
  輕鬆、yd、無恥將是本書的主調,衛道士勿入!

   20070716102902.jpg

正文 第一章 公子,公子(1)


  春風和藹,楊柳依依,寬廣的玄武湖有如一面碩大而光滑的鏡子,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閃爍著金色的光輝。

  寬敞的湖面上波光鱗鱗,遊船如梭,船上不斷的有嘻笑聲傳來,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姐們出遊,情景甚是熱鬧。

  無數的學子仕人凜立船頭,眼望著千金小姐們乘坐的花船,露出狼一般的渴望神情。待到接近花船,他們頓時來了個大變臉,裝出一副正直清高模樣,目不斜視,折扇輕搖,吟詩作賦,盡顯風流。

  幾家官船掩了簾子泛舟湖上,躲在簾子後的千金小姐們,偷偷打量著來來往往的風流才子,挑選著中意的人兒。

  站在玄武湖邊,如果一定要找一個詞來形容林晚榮此時的心情的話,那就是——倒霉,真他娘倒霉。

  到這裡都一個月了,霉運就一直沒有離開過他,也許,從決定參加公司的旅遊團到泰山旅遊的那一刻起,霉運就伴隨著他了。特別是在旅行的名單中看到那個小妞的名字的時候,他就有種不安寧的感覺。

  而事實,也證明了他的猜測。

  林晚榮對著湖水,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一種暢快的感覺油然而生。這口吐沫吐的真爽啊,好久沒這麼痛快了,媽的,這個年代應該不會有帶著紅袖章的老太太屁顛屁顛的來罰我五十塊錢吧。

  林晚榮打量著清澈水面中自己的倒影,劍眉星目,鼻如懸膽,笑容可親,如果換上一身仕服,恐怕比喜歡在湖中瞎吟幾首破詩的那些傻X才子們還要風騷幾分。

  只可惜一身青布長衫,腳上一雙漏了頂的破布鞋,與那些風流才子們的行頭比起來,實在是有些寒酸。再加上與路上行人完全不同的齊額短髮,頭上連個綸巾都挽不起來,更是與這種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路邊走過的小妞們,只要打量一眼林晚榮的這身裝扮,根本不用看臉,就直接將他PASS了,目光直接投向了在寒風中凜立船頭凍得瑟瑟發抖的那些所謂才子們。

  忽然,路邊的美女們像發了瘋般向湖邊擠來,不斷向湖面上遠眺著,鶯鶯燕燕的驚叫聲甚是悅耳。

  「哇,快看,快看,是金陵第一才子候躍白候公子唉——」

  「哇,好帥啊——」

  「哇,好癡情哦——」

  「唉,這是哪家的小姐有如此福分——」

  林晚榮順著小妞們的眼光所指,向前看去。

  只見湖面上順水漂來三艘畫舫,每艘都有兩層,大概六七米高。燈籠高掛,飛簷樓閣,稱得上是氣宇軒昂。

  三艘畫舫上都是旌旗飄揚,左邊一艘與右邊一艘各有一副巨大的條幅從船頂直落下來。

  右邊為「春風撫我意」,左邊為「只為君傾心」。

  中間一艘船上,一個年輕公子哥站立船頭,面如冠玉,撫扇輕立,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瀟灑味道。

  三艘畫舫對面卻是一艘更大的精美的畫舫,比候公子的三艘畫舫更大,飛簷樓閣,說不出的氣派。只可惜圍簾深深,看不清裡面人兒的模樣,船頭迎風飛舞的一個巨大燈籠上,寫著一個燙金大字——「洛」。

  「是洛小姐啊,金陵第一美女兼才女洛小姐——」站在林晚榮旁邊的一個女子高聲叫道,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顯然是這位洛小姐的粉絲。

  金陵第一才子是個什麼玩意兒,林晚榮是完全不在乎的。而這個金陵第一美女兼金陵第一才女,更是讓他有些不屑。這年頭,稍微會玩兩句文字的女人,都說自己是美女。在他那個時代,靠身體寫作的美女作家們,比牛頭上的虱子還多,早就見怪不怪了。

  「聽說候公子追求洛小姐已經兩年了,他身為金陵府尹的公子,又是名揚江浙的才子,以他的家世,他的文采,唉,我要是洛小姐我早就幸福死了。」一個花癡女道。

  「切,洛小姐號稱金陵第一才女第一美女,論文采,不比候公子差,又是江蘇總督的千金,論家世,比這候公子還要高上一籌。所以,洛小姐不一定會看的上候公子哦。」另一個顯然是洛小姐鐵桿粉絲的女子分析道。

  「依我看,金陵第一才子和金陵第一才女,他們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不說這金陵城中,就說江浙幾省,再想找出似他們這麼般配的一對,也很困難哦。」花癡女接道。

  林晚榮無奈的搖搖頭,女人天生好八卦,在哪個時代都一樣啊。

  湖中的風流候公子已經將自己畫舫停在洛小姐船邊,正抱拳躬腰,顯然是在對洛小姐畫舫裡說著什麼。

  過了良久,那洛小姐畫舫裡才走出一個俏麗的丫鬟,站在船頭上對候公子說了幾句什麼,那候公子臉色一陣失望,接著又是一陣喜悅之色。

  林晚榮離他們距離太遠,根本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不過看那候公子的臉色甚是奇怪,這姓洛的小妞到底是接受還是拒絕了他呢?這猴公子怎麼一會失望一會高興的。

  旁邊的花癡和粉絲顯然是一樣的疑惑,見洛小姐的畫舫慢慢向湖中心游去,洛小姐的粉絲愉快的道:「怎麼樣,我沒有說錯吧,候公子不一定能打動洛小姐的芳心。」

  花癡切了一聲道:「我看未必吧,看候公子此時的樣子可高興的很,說不定是月上柳梢,佳人有約也說不定呢。」

  這倒也是,以這個世界的風俗來看,畢竟男女有別,談情說愛自然是要找個沒人的地方,月黑風高才好辦事。

  候公子見洛小姐的船已經漸漸行遠,卻依然羽扇輕搖,面帶微笑,注目凝視,那所謂的風流多情的樣子讓林晚榮一陣不爽。

  小子,得意什麼,論起泡妞,你爺爺我的手段比你高了千倍萬倍,瞧你那副花癡樣。林晚榮忿忿不平的想到。

  已是晚秋時節,馬上就要入冬了,湖面上寒風習習,候公子似乎是難耐寒意,肩頭抖了一抖。

  林晚榮眼尖,將那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忍不住嘿嘿冷笑,日,凍死你丫的這些只要風度不要溫度的傢伙,我還道春天怎麼來得這麼早,原來是你這廝和小妞們一起發春了。

  林晚榮的冷笑引起了旁邊幾名女子的注意,她們目光落在林晚榮的身上,見到他那寒酸的打扮和短短的頭髮,俱都捂嘴輕笑起來,等到看見他的樣子,便都臉上一紅,不敢看他了。

  林晚榮一米七七的個頭,由於常年堅持不懈的體育鍛煉,身形板直,充滿了力量,容貌也很是不賴,皮膚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與這個時代清一色的白面才子們比起來,更有一種動人心魄的魅力。

  也難怪那幾個女子看他一眼便不敢再看,這個男人,對她們心靈的衝擊力是相當大的。

  當年在北京大學讀書的時候,林晚榮也是小有名氣的黑馬王子,暗戀他的女生不在少數。

  「哪裡來的鄉巴佬。。。。。。」

  「看他那寒酸樣。。。。。。」

  「黃兄,與這廝站在一起,恁地辱沒了你的身份,咱們離他遠點。。。。。。」

  旁邊的幾名才子模樣的傢伙,在看完候公子的好戲後,自信心本已深受打擊,旁邊的美女們卻又完全無視他們,反而把目光聚集在了林晚榮身上,才子們怎不惱怒?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1-4 04:43 編輯 ]
  • 9

    評分
  • + 6

    卡幣
  • + 20

    參與值
avatar diesmail +1 為什麼我有一種在看鹿鼎記的感覺呢
avatar drunktar +1 媽媽的媽媽~的...我都忘了已經看第幾遍了...好文
avatar try919 +1 妖受讚
avatar xox-oxo +2 低調推
avatar vivian0514 +2 輕鬆小品 愛不愛見仁見智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