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出版言情 鐵心郎君 作者: 鄭媛 (限) 打印 [ 查看:50553 | 回覆:11 | 感謝:7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待整理]

鐵心郎君 作者: 鄭媛 (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楔子

    “真兒﹐騎快些﹐咱們就要跟不上隊伍了。”

    定孝王府的福敏王爺一臉不悅地催促著一路上拖拖拉拉的女兒﹐不斷著急地頻望前言逐漸拉遠的大隊人馬﹐恨不得
自個兒的女兒能爭氣點﹐好快些趕上前頭的馬隊。

    “阿瑪﹐真兒已經盡量快了......”臨真格格嬌軟的嗓音微微發著抖﹐她實在怕馬。

    “你就不能再騎快點嗎﹖”福敏重重嘆了口氣。

    他不是不知道女兒自小怕馬的毛病﹐實在是秋狩的機會難得。往年臨真年紀還太小﹐再加上她怕馬的毛病始終難以克
服﹐因此福敏也忍著沒去勉強她參加。

    可今年真兒已經及笄了﹐她如花一般的美貌是福敏的驕傲﹐今年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和碩豫親王府的德聿貝勒瞧瞧
臨真﹐只要德聿能親眼瞧見臨真的美﹐他肯定不會再對當年太後允婚豫、都二府結親一事再三推托。

    “阿瑪﹐不如......您讓真兒慢慢騎﹐您要是急的話﹐可以先快馬趕上去。”

    “不行﹗”福敏皺起眉頭。“咱們來的時候我同你說了什麼來著﹗今兒個一定得讓豫王府的德聿貝勒見著你。”

    福敏恨不得能立即讓德聿見到女兒的美貌﹐好盡快讓臨真嫁進權勢如天的豫王府﹐他豈會答應臨真的要求﹗

    “是﹐阿瑪。”臨真咬住下唇﹐柔順地勒緊韁繩。

    福敏快速地騎在前頭﹐還不住催促臨真再騎快些。

    “快點﹐真兒﹐要是沒趕上前頭的隊伍﹐阿瑪的苦心就白費了。”

    臨真在福敏的催促下只好越騎越快﹐心悸也跟著越跳越快﹐幾乎要迸出胸口。

    突然﹐臨真一個不留神﹐沒能馭馬跳過地面上一塊高起的凸石﹐馬腿兒一拐﹐吃痛之下馬猛地仰後一拉﹐一雙前蹄
高高揚起﹐轉眼間﹐臨真已被胯下的坐騎拋甩到半空中----

    被馬拋摔到半空的恐怖經歷又重現了﹗這對臨真來說﹐簡直是揮之不去的噩夢未醒......

    “你已經沒事了。”

    低沉磁性的聲音就在臨真臉上方響起﹐她愣了一愣﹐徐徐睜開眼......凝入一雙冷肅的男性雙瞳。

    臨真的震撼無可比擬﹐即使是阿瑪亦不曾如此親暱地擁抱她......她不禁羞紅了小臉﹐卻無論如何不能自那雙冷凝的男性
眼瞳移開視線。

    男人似乎看透了她心中某種秘密的感情﹐冷酷的唇角﹐稍縱逝地掠過一抹淡笑。

    臨真看傻﹐也看癡了﹐她懷疑方才的景象是出於想象.......

    男人終於放下懷中的臨真﹐又瞥了眼呆立在一旁的福敏﹐抿緊的唇、冷肅的面孔看不出任何表情。

    男人一彈指﹐後頭跟上來數人﹐其中一人騎著快馬﹐手中另牽了匹通體墨黑、額間雪白的馬到他面前﹐他甩開外
褂﹐縱身上馬﹐一扯韁繩疾馬而去﹐後頭侍從亦隨後策馬大規奔去。

    “真......真兒﹐你沒事吧﹖”福敏當真嚇呆了。

    剛才他一回頭﹐就看見臨真被發怒的馬拋甩到半空﹐那一刻他的心跳差點停止﹐要不是......

    “阿瑪。”臨真的臉色還是慘白的。她望著前方救了她一命的男人愈馬愈遠﹐覺得整顆心好似被馬兒拋甩到空中的那
一刻就跟著失落了。“阿瑪﹐你知道......方才救了我的人是誰嗎﹖”

    “啊﹗”福敏順著臨真的視線﹐望那已快消逝的背影。“阿瑪當然知道﹗他就是多羅理五府的胤禪貝勒。”

    竟然是胤禪貝勒救了自個兒的女兒﹗

    福敏皺皺眉頭﹐可能的話﹐他這生絕不想和這號人物扯上半點關系。

    京城里無人不知﹐胤禪貝勒是多羅理親王的庶子﹐卻獨被多羅理理王爺所賞識﹐對胤禪貝勒的器重遠超過其他嫡子
﹐其中緣由與胤禪行事殘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不無關系。

    畢竟以一名庶子的身分﹐要在親王府內眾多嫡子中生存並非易事﹐更何況胤禪是一名極具野心的男人﹐他絕不願成為
困魚池的蛟龍。因此為達成多羅理王爺的每項要求﹐以登上親王府權勢的頂峰﹐造就出胤禪乖戾的性情與無情的行事手段


    想到此福敏不禁打了個哆嗦﹐他曾親耳聽聞胤禪對付政敵的殘酷手段﹐會議胤禪和德聿長久不合......

    “阿瑪﹐咱們別再追趕前頭的馬隊了好嗎﹖反正這會兒怕也趕不上了。”臨真凝視馬隊遠去的左方﹐那是胤禪離去的
方向。

    福敏注意到女兒的目光﹐不禁皺起眉頭。

    “好嗎﹐就瞧在今日受了驚嚇的分上﹐咱們就先回避暑山莊好了﹐今兒個晚上你好好歇息﹐明日咱們再來狩場﹐非得
讓德聿貝勒瞧見你才成﹗”這可是他計划了一整年的目的﹐特地趕到這秋狩場來主要為的便是這樁。

     

    “是﹐阿瑪。”

    臨真無奈在心底嘆息﹐她明白阿瑪的心願﹐自小她便在阿瑪的耳擔面命下以當和碩豫王府的少福晉為期許。

    一直以來﹐她都希望能夠達成阿瑪的心願﹐因為這似乎是能讓阿瑪真正快樂的事。

    臨真在敏王爺和敏福晉的疼愛下長大﹐一向是無憂無慮的﹐因此地從未問過自己﹐達成敏王爺的心願之於她而言究竟
是不是一件能“快樂”的事。

    她順理成章地接受敏王爺所灌輸的觀念﹐心里對於成為和碩豫王府少福晉一事並沒太多期許。

    可現下﹐她凝視著胤禪背影消逝的遠方﹐心口竟莫名地湧現出十六年來不曾嘗過的憂悒。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