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都市言情] 曖昧 作者:鵝考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867816 | 回覆:407 | 感謝:48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都市言情] 曖昧 作者:鵝考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正文 第一章 美麗的新聞女主播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一陣電子鬧鐘的鬧鈴聲,把我從美夢中叫醒。我十分不爽的伸出一只手,一邊摸索著關掉了鬧鈴的開關,一邊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此刻我的腦中,還在回味著剛才的那個美夢。雖然頭昏沉沉的,但想到夢中的場景,我仍是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同時,我又有一些遺憾。因為,這鬧鐘晚個幾秒鐘才響的話,我就可以吻到白雲了呀!

  唉!這該死的鬧鐘!

  我一邊詛咒著這遲不響早不響,偏偏在最緊要關頭把我從夢中叫醒的電子鬧鐘。一邊一骨碌,從床上坐起。

  時間剛剛好,早晨七點了。晃了晃腦袋,我稍微有些清醒了一點。說也奇怪,就這麼幾秒鐘的時間,剛才做的夢已經有一大半記不住了。現在只能只麟片爪的想起,夢中我似乎回到了高中時代,並且還成為了一個少年英雄。那個我暗戀了三年隔壁班女孩白雲,羞答答的向我吐露了愛意。我狂喜之下,抱住了她,就準備與她來個深吻。結果,就在這最激動人心的時刻,鬧鐘響了。

  我苦笑著看著這該死的電子鬧鐘,真有一把將它拿起摔到地上的沖動。可是……我抬起頭來看著天花板,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悵然。

  時間過得真快啊!一晃,我都二十六歲了。現在的白雲,也許早就嫁人了罷?回想起當年默默喜歡她的無數個日夜,真的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

  自從高中一畢業,我就再也沒有見過白雲了。時光匆匆,如今都已過去了七年。我自知形貌普通,配不上純潔美麗的白雲仙子。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也不敢去找她。這段感情,我一直深埋在心底。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漸漸淡忘了。

  說實話,我已經很久沒有在夢中夢到白雲了。此番的夢境,又勾起了我對她淡淡的思念。坐在床邊,我並不急著起來,只是默默的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著那個一襲白裙,飄飄若仙子的女孩。

  “小閃,鬧鐘響過都半天了,你怎麼還沒有起來啊?快出來罷,洗把臉趕緊吃早飯,要不然當心上班遲到!”

  正在我思緒回到過去之時,門外傳來了我老媽特有的大嗓門。我一下子驚醒過來,只好回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馬上就出來!”

  下床穿上拖鞋,我打開門走了出去。和往常一樣,客廳裡老爸一邊喝著一杯牛奶,一邊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那台老掉牙的二十五寸彩電,收看早上七點準時播放的城市早新聞。

  我打著哈欠,腳步沉重的從沙發後走過,順便打了聲招呼:“早上好,爸!”

  老爸眼睛盯著電視屏幕,聞言只是嗯了一聲,根本沒有轉回頭來看我。在這個時間,對此我早就習以為常。所以也沒在意,徑自走進了衛生間,開始洗臉刷牙,還有刮胡子。等一切搞定後,我整個人已經神清氣爽,精神百倍了。

  小餐廳裡老媽已經準備好了早餐,並且在我的位置上放上了一小碗稀飯。我走過去一邊坐下,一邊笑道:“謝了,老媽!”

  老媽仍是和往常一樣白了我一眼,嗔道:“什麼老媽?媽很老了嗎?”

  我忙笑著恭維道:“沒有沒有,您年輕著呢!上次五樓的李叔叔不是說了,咱們母子站在一起,看上去只象姐弟的嘛!”

  老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卻沖著我一瞪眼,道:“少和媽沒大沒小,趕緊吃你的稀飯罷!”

  我立馬一低頭,飛快的拿起桌上的筷子,嘩嘩的吃起稀飯來。

  老媽也在桌邊坐下,一只手拿起一個白饅頭,又道:“小閃,晚上下了班,你去一趟茜茜那裡。”

  我一愣,當即停止了扒稀飯,道:“幹嘛呀?”

  老媽輕輕掰下一小塊饅頭,一邊往嘴裡送,一邊道:“茜茜剛從鄉下回來,她媽叫她捎了很多東西給我。剛才茜茜打來了電話,說東西太多,她一個人拿不了。你去幫她一下,拿了東西,晚上順便叫她過來一起吃個飯。”

  我哦了一聲,繼續低頭吃稀飯。可是耳中又聽老媽道:“吃過了晚飯,你帶著茜茜出去玩玩,看看電影什麼的,別一天到晚的待在家裡玩你的電腦。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交個女朋友,談談戀愛了。我看茜茜那孩子不錯,人長得秀氣,又挺懂事的。這樣的女孩娶回家來,是你的福氣。小閃,你也就……”

  我一聽老媽又提起了這件事,立馬頭都大了起來。急忙打斷了她的話,叫道:“拜托!把茜茜娶回家?老媽,近親結婚,那是違法的好不好?”

  老媽一撇嘴,笑道:“茜茜雖說是你的表妹,可你們之間又沒有血緣關系,怎麼就違法了?你倆從小一塊兒長大,怎麼說都是青梅竹馬。她媽媽和我是親姐妹,你倆要結了婚,那就是親上加親,多好?況且我看茜茜那孩子對你還真有那麼點意思,我也挺喜歡她的。你呀,就別猶豫了,趕緊抓住機會,把這樣的好女孩牢牢抓在手心裡才是正經!”

  我真是哭笑不得,每隔一、兩個月,老媽總是要瞅機會拼命教唆我發展和表妹的關系。可我對她就是不來電,你叫我有什麼辦法?眼看著老媽吞下一口饅頭後,一張嘴,又要對我進行沒完沒了的勸說。情急之下,我趕緊轉頭對客廳裡的老爸叫道:“爸,快過來吃早飯了!”

  守在電視機面前的老爸仍然死盯著電視屏幕,聽到我的叫喚,他只是嗯嗯兩聲,說了句:“來了來了,就來了!”可是屁股坐在沙發上,愣是沒移動半下。

  果然,我老媽臉上立刻顯露出了強烈的不滿。一邊氣憤憤的撕下一大塊饅頭往嘴巴裡送,一邊含糊不清,醋味十足的小聲道:“哼!別管你爸,餓死了活該!五十多歲的老頭了,居然這麼著迷一個小丫頭。不就長得漂亮點嗎?至於這麼沉迷嗎?”

  我見矛頭成功轉移,心裡一陣偷笑。抓緊時間,趕緊低頭吃完了稀飯,然後抓起一個饅頭道:“媽,時間快來不及了,我上班去了。”說著,我急急離桌,馬上走到了客廳。

  此時,城市早新聞已到了尾聲。我邊吃著饅頭邊走過沙發背後時,看到了電視中那位令我老爸著迷的著名新聞女主播,美麗得令人心跳停止的鄭可然正在微笑著用無比好聽、標準的普通話,播報著某件城市新聞。我不知不覺停下了腳步,和老爸一起觀賞了起來。

  你還真別說,當一個女孩子美麗到了鄭可然的那種級別。別說我老爸會著迷,就算是我,其實也是蠻欣賞的。美好的事物或人物,總是能讓人向往和讚嘆。我不得不承認,要說這世上還有誰能夠比我心目中的仙子白雲更美麗,更能讓男人心動,那就是這位新聞女主播了。

  大約在半年多以前,本市電視台新聞節目上,第一次出現了鄭可然的笑容。一時間,整個城市無不被她那美麗的容顏,甜美的微笑,動聽的聲音所征服。本來收視率普通的新聞節目,一下子成為電視台的金牌節目。其收視率之高,遠遠超過了原來的王牌娛樂節目“快樂星期天”。所有的人,特別是男人,只要看過了鄭可然主播的城市新聞,立馬就變成了最忠實的觀眾。比如說我老爸,原本他只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對本市的新聞節目,他只是偶爾看看。可是自從鄭可然成為本市電視台的新聞女主播後,老爸立馬拋棄了中央電視台,成為了本市新聞節目的鐵桿觀眾。早七點,晚八點的城市新聞,他期期不落。只要是鄭可然主播的,老爸就看得特別的認真,特別的聚精會神。如果是換了別的主播人主播,他馬上就失望透頂,無心再看。

  其實,新聞都是一樣的啦。每天無非是某某市領導出席了某某會儀,發表了某某言論。又或者本市今天某某地方發生了幾起車禍,死傷了多少多少人等等等等。可是不同的主播來播報,這效果就是不同!鄭可然的主播,讓人看著就是舒坦。至於觀眾們圍在電視機前究竟是為了看新聞呢,還是看主播人。哈哈!似乎不用認真探討了罷?反正,鄭可然主播的新聞節目那就是火。她這個人,一夜之間紅透了城市的半邊天,成為了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形象,無數老中少男性本市公民的夢中情人。

  沒多久,城市早新聞節目在鄭可然的再見聲中結束了。老爸這才站了起來,回頭對我心滿意足的一笑,然後就屁顛屁顛的跑到了小餐廳裡,對我老媽道:“老婆,我的稀飯呢?”

  “要吃自個兒去盛!我沒空搭理你!”

  “哎呀!你這是怎麼啦?怎麼象是生氣了?”

  “哼!哼!你也知道我會生氣?”

  我聽著老爸老媽幾乎每天都會發生的吃味對話,偷笑一聲,兩口吃完了手中的饅頭。回到房間換上我的工作服,系上了領帶,稍稍整理了一下頭發,然後就走到大門口穿上了我的皮鞋。

  打開門,我回頭叫道:“爸,媽,我上班去了!”

  餐廳裡傳來了老媽的回聲:“哦,路上小心點。對了,晚上下班後別忘了去一趟茜茜那裡,順便叫她一起過來吃飯!”

  “知道了知道了,忘不了!”我一揮手,已是出門而去。下得樓來,看見小區裡已是落葉一片。雖然陽光普照,但天氣,開始有點涼了。

  這一天,是二零零五年的十月二十日,星期四。這一天,是個值得記住的日子!

[ 本帖最後由 美式冰咖啡 於 2008-7-13 06:10 編輯 ]
  • 1

    評分
  • + 1

    參與值
avatar familymart47 +1 他把曖昧不明的感覺寫出來了~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