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天劫醫生 作者:勝己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第一飛  第一章 「又」飛昇了


  清晨,十萬大山中一苗族清癯小寨,大清早的所有人都湧了出來,寨子邊空中盤旋著三架直升飛機。孩子們第一次見到,在地上來回跑著仰著頭叫喊著,而大人們則跑到寨子外那條公路上。

  這是一條通過山寨的國道,這些年山裡人也見慣了來來往往的人,而且靠著這些路過的人也都福裕起來。現在山寨裡邊多數人家都是半旅館半客棧,來往的客人們可以在此休息吃飯,有一些旅遊的人特意在此休息,說他們做的家常飯叫特色飯。

  在進入山寨跟國道的路上,是他們自己修建的停車地,平時經常到晚上停著幾十輛大貨車或者客車,名貴的小轎車也有過。可是今天,山寨裡的人卻都開了眼界。

  弄得山寨裡邊的人都在議論紛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那麼多人跪著,還有那麼多黑衣人,那些在電視裡見過卻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長長的牛X車。

  「大清早的,搞什麼搞,不會是防火演戲吧。」黃天化打著哈欠,他就住在寨子口最近的一家竹樓裡,此時從二樓往下看出去最是清楚。黃天化是商界精英人士,年近三十二歲就已經是四川一家金融證券公司的副總了,年輕有為。這次是自己開車跟幾個朋友自駕遊,早上被天空轟隆的飛機聲給震醒,再望外一看呆住了。

  六輛加長的勞斯萊斯,二十四輛奔馳車,近上百名一身黑衣人打扮的彪熊大漢,往那一立讓趕來的山寨人跟在這吃飯的遊客包括過路的都不敢高聲說話。

  在那六輛加長勞斯萊斯旁,六位年紀在四十歲到六十歲的人,一個個的都跪在那裡。

  從他這個角度,正好看到那六個人的樣子,他差點沒從竹樓窗口栽出去。

  天啊!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新加坡首富王鑫鵬,號稱西南第一富豪,國內排名前十的皓軒集團董事長張皓軒,剩下的四個人他雖然不認識。不過能跟王鑫鵬,張皓軒一樣身份的人,也絕非一般人物。天呢,自己是不是做夢啊,這些大人物怎麼會跪在這裡。

  「老闆,結賬……」文濤早上洗漱完畢從苗族竹樓走下,卻發現老闆在靠窗戶處探頭向外張望,根本沒有聽到他說話。

  「老闆,結賬了,看什麼這麼入神呢。」文濤上前拍了一下這個四十多歲的苗族老闆。

  那苗族老闆這才反應過來,忙露出跟文濤很相近淳樸的笑容,回到台前打開賬本,用不是很標準的普通話道:「今天也不知道是甚麼日子,外邊飛機在飛,聽說寨口那全是黑衣人,還有電視裡才能看到的好扯(車)。」

  寨子口距離這裡有一段距離,從這裡望出去只能看到三個像玩具大小的黑點在空中,文濤看了搖了搖頭,看來自己的假期要結束了。

  老闆給文濤結完賬,看文濤要離開,還是忍不住提醒道:「小伙子,你這樣沒有準備進山可不行,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嚮導吧,你放心,咱們山裡人不會多要你錢的。」

  文濤,今年只有二十三歲,斯斯文文的,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個學生。事實上文濤卻並沒有上過幾天學,只是多年前有段奇緣,這些年來又讀了不少的書。他進來是說了句要進山,不過老闆看他除了身上穿的就什麼也沒帶,一直勸說他不能如此,不過老闆並沒有注意,他今天穿的衣服跟鞋子已經不是昨天住進來時候所穿的。

  對於善意的人,文濤報以親切的笑容:「謝謝了,放心吧,我現在不需要一個人上山了。」

  說著,笑著揮手跟還沒明白什麼意思的老闆告別。

  所有的人都圍在遠處看著這奇怪的一幕,只有黃天化在竹樓上發現到文濤不急不慢的從山寨裡邊走了出來,他的目光立刻被這個年輕人所吸引。

  因為那六個人跪的方向正對著寨子的那條大路,周圍雖然圍觀了許多人,卻沒有人敢站在他們面前。

  笑話,誰敢站在那承受這種人的跪拜啊,萬一惹怒了他們,都躲在兩旁或者遠遠的看著。而文濤確是從遠處正前方,不急不慢的走了過來,當他走到近處的時候,所有人都發現了他。

  都驚奇的瞪大的眼睛,這個年輕人難道想佔他們便宜,真是不知道死活。

  不過,當他到了近處,卻發現那六個本來跪在那裡的人都叩拜了下去。

  「如有我等可以做到之事,但憑差遣。」六人當中最厲害的東方世家的上代家主,如今的大長老東方智代表眾人恭敬的如實說,有他這一句話,完全可以吩咐眼前這六個人任何事情。

  搞沒搞錯,叫他們低調低調,結果還是搞出了這麼大動靜。不過還好,自己臨時決定跑到比自己家小鎮更偏遠的地方見這位,這要是讓他們在自己家鄉的小鎮上堵住自己,那麻煩可就沒完沒了了。文濤也沒想到,這次的這個排場這麼大,好在,這裡沒人認識自己是那根蔥的。

  「好了,這裡沒你們什麼事了,你們該忙你們忙你們的事去吧,我座直升飛機直接過去就好了。」說著,文濤看都不看揮手讓這些人離開,東方智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到此接此人,說這麼一句話,隨後不論他說什麼都要照做。

  聽文濤如此一說,一分一毫也不敢耽誤上車立刻都離開,不到一分鐘偌大個場面撤得精光。

  直升飛機下來,文濤邁步上去。

  直升飛機漸漸遠去,但留在所有人心中的震撼,卻久久不能消散。

  神界地氣異變,神樹爆長萬丈,根系如垂天之雲,深入盤古之心,盤古之心輻聚周邊土石,逐漸擴大,形成懸空之山,是為『蜀山』。

  蜀山為連接人、妖、仙、神四界的樞紐,同樣也是地脈的中樞,十二正經皆彙集於蜀山。十二正經互為陰陽表裡,平衡人間陰陽之氣,維繫蜀山懸於天地之間而不墮。地脈與五靈對應,會因天地間五靈的多寡聚散而變動,陰陽交泰,生生不息。

  蜀山劍仙本是一個統稱,蜀山之上更有眾多門派,其中以崑崙,峨眉,青城,崆峒山四派為尊。這幾大門派有上古傳承,都是數以萬年傳承,而在近兩千多年卻又新多出一派,以蜀山之名命名——蜀山劍派。

  蜀山劍派本是一些蜀山游散劍仙組成之門派,修煉方式注重內功和劍術,修仙求積德而不求升仙,積極入世斬妖。以攻擊力強悍著稱,在蜀山大小上百門派中脫穎而出,成為蜀山五大勢力之一。

  在蜀山誰都知道,同等級力量中崑崙弟子的法寶最多,蜀山劍派的攻擊力最強,峨眉的人最不能惹。

  此時,在十萬大山清癯小寨幾百里外的一座山頭上空,蜀山劍派的當代掌門人烈火劍古寒腳踏成名幾百載的烈火劍站立空中,管理蜀山劍派兩百餘年。再也不是當初駕馭烈火劍爭強好勝的古寒,望著遠方如同蝸牛一般漸漸飛近的直升飛機,古寒的心裡七上八下。

  剛才已經接到門下弟子匯報,那些蜀山劍派在世俗界控制的勢力,那個人並沒有要求他們任何事情,這讓他的心裡更加不安。當初古寒的師傅在飛昇之前給他的最後一道靈訊裡邊告訴他,此人乃蜀山劍派恩人,也是蜀山劍派崛起之希望,只是…價錢貴了一些。

  想蜀山劍派成立時間短,沒有根基,更沒有上古寶貝。就算是在靈氣比這世俗界濃重幾十倍的蜀山裡,兩千多年來也只有不到十位先輩成功飛昇,其他至少有上百位先輩在飛昇之時死在天劫之下,十不存億,天劫之威,威震人心。

  這還是蜀山的攻擊力強悍,其他一些門派,如沒有特別機遇連十分之一的機會都不到。也只有崑崙跟峨眉這些擁有上古仙人留下的法寶的門派,渡天劫的機會才大一些。

  對於最後一句,古寒至今沒太想明白,所以十年之後他即將要渡天劫才把蜀山劍派在世俗界的力量都動用了,看那位需要什麼。畢竟,他不時修真之人。

  直升飛機將文濤放到了一座深山中的山頂,又立刻離開。

  「古寒見過文先生」古寒也是第一次見到文濤,雖然說他已經將掌門位置傳於弟子,不過以他的身份跟地位,在世俗界就是神仙之流。就是在修真界裡,也是最頂尖的人物,不過面對眼前這個年紀只有二十多歲斯斯文文非常淳樸的年輕人,卻異常的恭敬尊其先生。

  先別說這位十多歲的時候就救過自己師傅的命,還幫助他順利飛昇,就是自己現在沒有他幫助近千年的苦修也多半會一朝毀掉,自然恭敬無比。

  「讓你辦的證件跟找的幾本醫書跟外家功夫秘籍呢?」古寒這已經是第四個了,文濤該瞭解的都瞭解了,此時也不跟他多廢話。不過,如果沒有後邊的幾句,還真容易讓人誤會這是辦假證的在交易,只是這交易場面太誇張。

  古寒恭恭敬敬從儲物戒指裡取出幾本古書:「這是從一佛門朋友那抄錄來的少林外家功法,還有蜀山中其他幾家對於肉體修煉的功法。以及幾本古老的醫書,證件也全部辦好。」

  文濤看也不看毫不客氣的全部收入戒指裡,然後上下打量了一番古寒,笑道:「好了,咱們別耽誤時間了,開始渡劫吧。不過你馬上就要飛昇仙界的人了,除了你自己專用的飛劍之外,像儲物戒指啊,丹藥啊,飛劍啊,月光寶盒之類,我就先幫你收著了。對了,把裡邊的陣法什麼的都解除,順便再按照我的精神力波段弄幾個陣法,從新滴血認下主。」

  「啊……」

  看著他吃驚的樣子,文濤很厚道的跟他解釋道:「我雖然不能修真,不過現在對於你弄來的那些富豪啊金錢之類的也並不感興趣,你的明白?」說著,對他做了個勾手指的動作。

  古寒此時才算明白,師傅最後那句價錢貴了一些是什麼意思,聽文濤這話除了自己的烈火劍,其他的他都要啊!!!怪不得他看不上自己派出去的那些富豪,自己儲物戒指裡任何一樣東西,都不是錢能買得到的。

  價錢貴了一些,難道當年師傅他老人家…………罪過,怎麼能亂猜師傅的事情。

  「你看,都要當仙人了,怎麼還這麼在乎這點身外之物呢」文濤指了指天空道:「上邊有的是好東西,什麼仙女,蟠桃啊,有的是。」

  古寒自然懂得,跟飛昇比這些都不算什麼,忙將自己的兩枚儲物戒指都摘了下來,除一些私人物品另外取出放在一個小的儲物戒指裡,其他的千年積累全部給了古寒。

  「文先生,這月光寶盒古某卻並沒有此物。」古寒很認真。

  古寒將他的戒指也直接扔到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邊,笑著擺手道:「我就是那麼一說,好了,你準備飛昇吧。」

  古寒到現在都沒弄明白,不過之前已經有三次例子,讓他不得不信。立刻引動天劫,天劫烏雲密佈,在世俗界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古寒對於成仙的九道天雷,最多有信心接下三道。現在,一切都寄托在這位文先生身上,只是不知道他怎樣能幫自己渡過天劫,這個問題最近這十年來古寒一直沒想明白。

  不再壓制力量,天劫立刻來臨,當第一道天雷劈下,緊張的古寒才算真正明白過來。

  只見那威力驚天劈向自己的天雷,在到了自己上空幾十米處突然一個斜轉,劈向了文濤。

  「文先生小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古寒剛才看一眼就知道文濤只是一個普通人,有點外家功夫但連修真的門檻都沒入,這一下威力比自己全力一擊也不差多少。就是一座小山頭被擊中,也要化為灰燼了。

  威力巨大的第一道天雷,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的在劈中文濤同時消失,文濤則依然笑瞇瞇的站在那。

  「別著急,站在那等一會就成仙了。」文濤笑著讓衝過來的古寒回去站好,驚呆的古寒詫異的看著文濤,活了上千年的他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文濤,就是真正的仙人也不可能如此啊,這個傢伙還是人嗎?天雷那去了?

  在他驚訝的目光中,第二道威力比之前更強的天雷劈下,結果一樣。此時他才算明白,為什麼師傅跟門中大長老他們能順利飛昇,有他在身邊,想不飛昇都難啊。天那,要是讓蜀山的人知道有這麼個人在,恐怕都要瘋了,這比什麼法寶強啊,就連崑崙跟峨眉渡劫也都只有百分之三十多的機會,有了他,豈不是說自己門中再不用怕苦修千年渡劫就是死這可怕的關口了。

  就在他思緒萬千之時,已經八道天雷結束了,第九道天雷隨即下來。 gXECkZbbTZmjgp5J4

  「好了……」文濤活動了一下手臂,拍拍手道:「渡劫結束,祝你在仙界混的愉快,記得幫我給你師傅他們帶好,對了,記得跟他老人家說,要是誰先研究明白了那個秘密記得想辦法告訴我。」

  此時,一道仙氣降臨,將古寒籠罩在其中,古寒的身體漸漸的向空中升起。仙氣在不斷的改造著他的身體,古寒已經能感覺到另外一個世界的力量。

  「謝文先生,蜀山劍派還請文先生多多照看。」古寒在空中,深深一拜,同時也最後給自己門人傳回一道訊息,就跟他師傅一樣的死命令,最高的指示。蜀山劍派不論任何人,見了文濤都要尊稱先生,文濤先生但有什麼吩咐,一定要全力去辦。同時不得打擾文先生正常生活,想起那些早就夠飛昇,壓制力量卻不敢面對天劫的蜀山同道,有的甚至花幾百年時間準備最後都難逃一死,古寒心裡真是感慨萬千啊,飛昇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文濤也跟古寒揮了揮手告別,這是他送走的第四位仙人了,馭劍飛行天地間,從小就喜武入迷的文濤又豈能不嚮往。可惜,自己的身體……連天雷都能隨便吞吃,自己往身體裡邊鑽,卻不能修真,連內家真氣都不能練。

  否則,憑借他對蜀山劍派的恩惠,還有他搜刮來的仙丹飛劍,想修真還不容易。只可惜,當初古寒的師傅有意想收文濤進入蜀山,卻發現他身體沒辦法修真,為此在文濤身邊待了三年研究了三年都沒辦法。正因為這件事情,才會在世俗界渡劫,才發現了文濤只要在身旁天雷自動會被他吸引進身體。

  這才有了文濤跟蜀山劍派的這段緣,說慢實快古寒已經在仙氣中最後消失在空中,文濤抬頭,「又」飛昇了。

[ 本帖最後由 chuang7718 於 2009-1-12 12:13 編輯 ]
  • 1

    評分
  • + 1

    參與值
avatar 晨羲 +1 連天雷都能隨便吞吃XDDDDDD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