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都市]狡猾的風水相師(十八禁) 作者:焚摩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第一集
第一章 冷艷的師母

    三年前我跟了一位師父學五行術,除了風水之外,也學了一些批命之類的,許多學生在一年內,便學滿師出山了,而我一學便三年,並不是我天資差,是我故意繼續留在師父家裡,原因是為了接近艷麗誘人的師母!

    師母是一名會計師,今年二十八歲,瓜子臉孔留著長長的秀髮,師母穿起上班窄身服裝最迷人,苗條的身栽和胸前一對高挺的乳房,透過晶瑩潔白的皮膚,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

    偶爾我從師母的手袖或衣領,窺見師母身上那對充滿震盪力的雪白乳球!

    我很佩服師父娶到師母這樣性感且高貴的女人,我花了三年的時間,不停的探研,師父用什麼法術去征服師母?畢竟師父整整大師母二十歲,如果說師父單靠相貌取得師母的垂愛,打死我也不會相信。

    經過三年的磨練,我從一名學生的身份,變成師父的左右手,算是入門弟子之類的,可能師父膝下無子女的關係,所以把我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的看待,使我學到很多其它學生學不到的東西,有時候師父帶他一同出門看風水,師父還向外界說我是他的乾兒子。

    「龍生!現在我要出去看風水,等會陳老闆會送錢過來,你幫我收下順便替他對照一下八字,選個吉日給他作新公司開張之用!」師父說。

    「師父!我知道了!等陳老闆來了之後我才回家,您安心去看風水吧!」我說。

    「嗯!師父出去了!」師父如往常一般很放心的讓我代他接客。

    我獨自一人坐在廳裡等著陳老闆,這時候聽到房門開的聲音,我知道師母睡午覺醒了。

    「龍生!怎麼只留下你一人?」師母伸了一個懶腰說。

    「師母!師父出去看風水,他要我等陳老闆來幫他做點事!」我說。

    「噢!」師母說。

    師母懶洋洋的應了一聲,舉高雙手,胸部向前一挺再次伸了一個懶腰,當師母的胸部挺起的時候,發現師母薄絲的睡衣裡,竟然是真空,兩粒若隱若現的乳頭,浮現衣外,我的眼睛立刻盯著師母的胸脯,而我下體的雞巴,不知不覺中也興奮的挺了起來。

    「好大好挺的乳房呀!」我心裡不禁暗中歎了一句!

    師母發覺自已的醜態,雙手馬上遮掩乳頭,臉羞紅急步的走進浴室,我的臉也發燙且燙了起來,馬上用手遮掩自已挺起的雞巴,我第一次被女人盯著雞巴,感覺很難為情,何況對方還是我所喜愛的師母!

    幸好師母進去浴室沖涼,好讓我有一段時間,可以抑壓體內的慾火,可是當我聽見,浴室花灑的水聲,慾火不但無法抑壓,反而引起了偷窺之念。

    淫邪的心往往戰勝一切!

    我帶著緊張的心情,放輕腳步聲,走到浴室隔壁的廁所,輕輕放下馬桶的蓋後,小心的踏上去,然後慢慢把頭移到隔壁的浴室,從高而下的窺視,浴室裡的春光,一望之下,差點興奮的叫了出來!

    我終於看見師母的裸體,一對36C的竹筍型乳房,雖然鋪上一層肥皂沫,卻掩飾不了乳房的美態,兩粒嫩紅的乳頭,在師母柔滑手的掌下揉搓,挺起嬌艷的一面,光滑的小腹,沿下是一片黑叢叢的毛穴,想不到文靜的師母,陰毛卻長得如此濃密!

    師母悄悄的張開腿,翻開兩邊花瓣,用一種液體塗在蜜桃隙縫中,翻來翻去的細心清洗,偶爾會把手指插入嬌嫩的蜜桃洞,最難受是看見師母的手指,插入蜜桃洞清洗的時候,眼睛總是閉上,且擺出一種誘惑的神態,看了這一幕,內心被激起的興奮中,卻帶來一種緊張的懼怕,呼吸也變得急促!

    緊張的我受不了師母香艷刺激的一幕,差點從馬桶上滑了下來!

    眼看師母就快衝好涼了,我飛身坐回沙發上,假裝看著報紙!

    師母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眼睛不停的望著我,可能是我做賊心虛的關係,感覺師母的眼神,在指責我偷窺的惡行!

    師母走進房間後,我馬上轉身走進浴室,從洗衣藍內翻找師母的內褲,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我看見,師母藏在胯間,那條香艷且性感的通花小內褲!

    摸著師母剛從胯間脫下的小內褲,體內的慾火,已經按奈不住,全身發熱的,我馬上拾起內褲,送上鼻子一嗅,體內的慾火更加猛烈,陽具也興奮的高高挺起,此刻我再也抑壓不住慾念,匆匆拉下拉煉把滾燙的陽具釋放出來,七寸大的陽具,一柱朝天的挺著,而粗大的龜頭,更目無一切的昂首顯威。

    我興奮把師母的內褲套在陽具上,感覺上我的龜頭,像碰在師母的陰穴上,內心更加的興奮,忍不住用手捉著陽具,開始急促的套動,腦海裡不停想著師母赤裸裸的身體,朝思著師母手指插入蜜桃清洗的情形,在極度的興奮下,很快便忍不住,而把體內的一股濃精,全部射在師母的內褲上!

    興奮過後才醒覺師母的內褲沾上我的精液,一驚之下馬上用水沖洗,我想萬一師母發現原本乾的內褲變成濕的內褲,我該無樣解釋呢?

    我在浴室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時候,突然聽到腳步聲!

    「龍生!是你在浴室嗎?」師母問。

    「師母!是我呀!有什麼事嗎?」我無奈的響應一聲。

    「龍生!你在浴室做什麼?」師母問。

    我從沒試過在師父家裡衝過涼,這個問題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師母!我進來洗洗臉!」我牽強的找個理由回答。

    「龍生!你好了嗎?師母要拿髮夾。」師母說。

    「師母!我就出來了!」我說。

    無計可施之下,我唯有將師母的內褲藏在洗衣籃底,希望師母不會發現了。

    我開門走出浴室,師母見我出來後很快走進了浴室。

    當師母走出浴室的時候,她一對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從她的眼神是充滿憤怒,一句話也沒說,便走進了房間,我急忙翻找洗衣籃,發現那條內褲已經不翼而飛,我知道已經犯了一個大錯,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

    「我該向師母道歉嗎?還是當沒發生過呢?」我自言自語的說。

    最後我決定還是向師母道歉,免得她向師父投訴,而把事情會變得更嚴重化!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師母的房間。

    「師母,龍生有事想和您說,您可以開開門嗎?」我說。

    「有什麼事快說?」師母開門後,冷淡的語氣說。

    「師母!龍生是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諒我侵犯您的內褲,對不起!我懇求您別把此事告訴師父好嗎?」我小聲的說。

    「澎!」師母聽了我的話,臉色一沉,大力的把門關上!

    我從未見過師母發這麼大的脾氣,以往師母總是掛著溫和有禮和藹的臉孔,現在竟然全部消失,看來師母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不想再讓師母生氣,等她的氣消了再說吧!

    我仔細的想,這樣下去始終不是辨法,何況我又不是師父的兒子,怎麼說都是外人一個,我應該好好為自已前途著想,正在熟思的時候,突然門鐘響了!

    「陳老闆!請進來坐吧!」開門看見是陳老闆來了!

    我和陳老闆在師父的辨公室坐下後,陳老闆馬上遞了一張支栗給我,一看之下竟然是三萬元,怎麼數目會如此之大呢?

    「陳老闆!您沒寫錯吧?」我問。

    「對呀!沒寫錯是三萬啊!」陳老闆客氣的說。

    「這就好!我怕您寫錯了,所以多嘴一問!」我說。

    「龍生!這一張支票是給你的,你收下我不會向你師父說。」陳老闆說。

    陳老闆遞了另一張支票給我,一看之下又是三萬元?

    「陳老闆!這是…?」我不明白的問。

    「龍生!這是我答謝你上次幫我算的事,全給你說中了,要不是你說我有破財之災,恐怕我已經上了老千的當,還有我把手上的股票也全拋了,反而賺了一筆錢,所以這次登門目的,其實也是想答謝你的!」陳老闆說。

    「這…您坐一會…!」我轉身走到洗手間。

    我在洗手間望著支票上的數字,心中興奮的笑了出來,這時候浮現了一個念頭,我即然有本事,為何不出來自已創呢?反正師母在生我的氣,不知道她是否會告訴師父我侵犯她一事?萬一師父趕我出師門,到時候我不是損失很慘重嗎?

    唯今之計,只有好好捉著陳老闆的心,看來他是我的貴人,提了一口氣,決定大膽的邁向人生新的一頁!

    回到房間向陳老闆很有禮貌的笑了一笑!

    「陳老闆!聽師父說,您要他幫你新公司,選個吉日作開張之用是嗎?」我問。

    「龍師父!其實我想您幫我選,我還想請你親自到我的新公司,看一看風水!」

    想不到陳老闆居然改口稱我為龍師父了!這個稱呼我很喜歡!

    「陳老闆!您這樣請我幫您看風水,好像於禮不合呀!」我說。

    「龍師父!我也覺得十分的冒昧,但我相信你的本事,厲害過你師父,我更加相信你的天資和本事,比你師父還要高,所以我才會大膽邀請你幫忙。」陳老闆說。

    「陳老闆!我這樣替你看風水,好像出師無名!」我說。

    「龍師父!你覺得怎樣才會出師有名呢?」陳老闆不解的問。

    我的虛榮心此刻大增!加上口袋裡的支票,已經讓我雄心勃勃,決定大膽的賭上一把,也算是為自已未來的事業,開始走上第一步!

    「陳老闆!我不瞞你!其實我自已想出來創業,可惜我缺乏資金創業,所以才無奈的死守這裡,其實我身上還有另外幾位師父的真傳,只是英雄無用武之地,要是我創業後幫你看風水就方便多了!」我說。

    陳老闆聽了後,低著頭想了一會,臉上露出笑容!

    「龍師父!其實我覺得你的功力比你師父還高,淺水又怎能藏姣龍呢?你想創業我可以大力的支持你,我就當你第一個顧客,先豫支十萬元聘請你,成為我公司的風水顧問,這樣的安排你認為妥當嗎?」陳老闆說。

    我聽了心中大喜,差點又想到洗手間開懷的笑了!

    「陳老闆!謝謝你的美意!問題是店舖和顧客不容易找呀!」我說。

    「龍師父!這個你可以放心!店舖我很多的是,我還可以介紹很多顧客給你!」

    陳老闆說完後,立刻開了一張十萬元的支票給我!

    「陳老闆!這個太急了吧!」我說。

    「龍師父!不急!我對你有信心!我現在帶你去看新店舖!」

    「陳老闆!那好吧!」我高興的說。

    當我走到師娘房門外,想把陳老闆交給師父的錢,交給師娘手中時,師娘竟然不開門見我,最後我把錢放在桌子上便走了。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8-16 22:44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huahua88 於 2014-10-9 16:55 編輯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