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奇幻] 淫術煉金士 作者:帥呆 十八禁 (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第一部 妖精族征戰篇 第一章 垂死老頭


    序

     朗月高掛,在這個深夜裡我們坐在一輛馬車中,於僻靜的荒山趕路回家。偶爾的鞭策及行車聲音傳進車廂,就像一種微妙的節拍般帶了一點不真實的感覺。

     接近十月,天氣持續悶熱,尤其當你坐在馬車之中,獨對一位性感美麗的女子。

     「三少爺,那批魔法石雖然超值,可是來路不明,恐怕出手並不容易。」

     在寬敞到可以打橫?的馬車車廂中就只有我和她。她是我的助手兼秘書,亦是我家族自小收養和培育的孤兒,她的名字叫艾蜜絲。

     一頭短促的金色頭髮,和藹但醒目的漂亮面孔,加上身穿一套湛藍色,露肩及短身的性感晚裝,露出使人唾液的豐滿胸肉和柔美長腿,即使是跟她朝夕相處了五年的我亦要多行注目禮。

     「很抱歉,艾蜜絲,沒想到這些例會搞到這麼夜。」

     「三少爺言重了,這是我的份內事。」

     倚在她對面的柔軟沙發的我小心從那誘人裙底下收回目光,把玩著手上中指的一隻介子,徐徐望向馬車之外欣賞夜色。

     艾蜜絲微微一笑,沒有因為我避開她的問題而露出不悅,從她被家族委派到我身邊後,她從來都沒法可以捕捉到我的想法。或者可以說,是我故意讓她猜不透我。

     我出身於帝國掌有兵權的望族-拉德爾家族,從少已被送往帝國最高學府的奇亞里拉軍事學校就讀,可是我卻放棄了最熱門的科目,修讀被人看成殘廢科的召喚術和煉金術。因為這個決定,我還跟家中的老不死-人稱帝國大將軍,即是不小心生我出來的那個混男人吵了一場。

     我在校內的成績一向包尾,原因是我本人不喜歡那些無聊透頂的家課和考試,以至今時今日我仍是掛著超齡留級生的名頭未能畢業,更打破了建校一千一百餘年的最長時間未能畢業的紀錄。

     可是就在被人嘲笑我為家族之恥時,我的人生卻出現了一次轉捩點。我被家族敵對的政治權貴擺了上台,派駐北方邊境一個蕭條的都城¯費本立城,被迫以五千雜卒抵抗侵犯邊境的獸人族十五萬大軍。

     那班權貴本來是打算借刀殺人,但在今日我仍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馬車看美女,不用廢話也知道當年戰事的結果。亦是因為該場戰役,我被皇室委任為北方費本立郡的領主,而且還賜封了男爵的爵位。當時推我送死的那個禿頭宰相,那副一臉「中招」的樣子更讓我的老爸和哥哥笑倒。

     「艾蜜絲,豐收祭的準備工作順利嗎?」

     「請三少爺放心,一切都很順利。全國約八成的大商賈已經向我們作出回覆,粗略估計他們的出席率不少於七成半。另外在都城北邊的節慶擂台亦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大概在一星期內完成。至於儀仗,煙花及各項儀式亦開始了摸擬排練。」

     「嗯,辛苦奶。希望到時不要再這麼熱就好了。」

     在帝國境內,豐收祭是全年最重大的節日,這節慶每年都會舉行一次,可是地點卻年年不同。自從五年前開始,在我的領導之下,這個蕭條多年的郡府就不斷發放異彩。當年的費本立城又被謔稱「廢」本立城,可是在五年之間卻奇積地跳升為全國第三大城市,左右全國一點七五成的經濟收益。

     就是今年的豐收祭,我亦憑著財雄勢大的便利,擊敗了全國其餘五十六個郡咱uo主辦權。至於我可以創出這個奇積的理由,就是因為我那被人小看的煉金術。

     其實是一個偶然,我本來只打算提煉一種終極壯陽藥,雖然實驗失敗了數次,但卻發明了一些副產品出來。這些副產品中有起死回生藥……不是死人用的……我叫它做威而剛。除了威而剛外,還有提升耐力用的神油,女性用的豐胸丸和收脂水。

     當時我找上了一個被誣蔑叛國的商賈之女,利用家族的力量洛uo平反,繼而出資助她重建家族生意,與及獨家代理我的煉金副產品。

     當商品推出市場後,需求量大到連我亦嚇一跳,實在沒想到原來帝國境內有這麼多人在性方面出現問題。

     「艾蜜絲,伊美露商族團何時會到達?」

     「應該是明天黃昏,我已經委派了專員迎接她們,到時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三少爺。」

     望著眼前的美女,除了她那不可否定的美貌外,其辦事能力亦屬一流,至少到現時我仍找不到另一名可以代替她的人才。

     不知是車廂溫度越來越熱,還是因為我想起伊美露商族的那個人,我竟然全身發滾起來,終於忍不住作出舉動。

     「以亞梵堤的名字召喚,雪之球!」

     一團細小的純白毛頭突然在我的掌心中出現,原是燥熱的車廂亦隨之慢慢冷卻一點。坐在我對面的艾蜜絲面上閃過一個很特別的表情,似是驚喜又似是悲傷,對我而言更帶點驚艷。

    這次是五年來我首次在她面前使用召喚魔法。

     「沒想到三少爺你終於肯在我面前使用這種法術。」

     「有這種事嗎?很抱歉,除了女人和金錢外,其他事我都很善忘的。」

     艾蜜絲愕然半響,最後以怪責的目光望了我一眼。可能是她的目光所影響,我突然感到一種古怪的感覺,總覺得今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輕輕放手,這團小毛頭就在半空之中慢慢飄浮,而艾蜜絲則好奇地凝望著這小傢伙,看來是很喜歡這個樣貌可愛的東東。

     這毛頭其實亦是一個失敗的實驗品,因為它的能力非常有限,只有個樣子仍見得人。當然,主張物盡其用的我仍會充發揮它的優點。

     正當艾蜜絲的注意力被這團雪球引開時,我也用神偷偷盯著她的裙子底下。

     驀地,艾蜜絲的表現劇變,我不禁大吃一驚。

     不會是被發現吧……

     當我忙著把視線移開之際,我終於發現艾蜜絲的反應因何而來。

     在馬車之外正有一股強大得異常的魔法力不斷波動。

     我搶出車廂,推開了一名騎士借用了他的馬匹。與此同時,前方發出一陣刺眼強光,我毫不猶豫就往發光的地方奔馳而去。

    第一章垂死老頭

     「呵!!」

     劍術或許不行,但我對自己的騎術還有一點信心,至少以前我就練「騎馬」多過練劍。一股疾風般衝出了我的守護團,在一剎那間瞥見一團人影及血花從夾道的樹林中飛出來,最後倒臥在地上垂死掙扎。

     大家不要被標題所惑,我看得很清楚,倒在地上半死不死的是一隻妖精。雖然她身上血肉蒙糊,可是從身型觀察,經驗豐富的我敢寫包單她是名女性,絕對不是老頭。

     正當我快要趕到那妖精處,一道強大刺眼的電光從她飛來的方向激射而來,朝躺在地上的妖精轟過去。

     雷系魔法?!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能發出這碌「老練粗」的雷電,來人的魔法力量絕不簡單,至少比我要高出幾皮。

     初級地系魔法¯土牆術!

     我不敢大意,立即使用最拿手的防禦魔法。一堵高過二十尺的巨大牆壁從那名女妖精身邊的土地上轟立起來,剛好把那道雷電截個正著,還引導了它的電流進入大地。

     五道人影從樹林中悠然地行出來,可是我卻心頭劇震。

     那五人全是妖精,看樣子是暗妖精一族。一般的妖精髮色都是不固定的純色,可是黑暗妖精卻全都擁有黑色頭髮,皮膚亦較為黝黑,所以很容易就分辨出來。

     他們帶頭的是一對男女。我剛才已看清楚他們實力之強,故此能使我心頭震動的,其實是那名女性妖精。美女我見過很多,妖精我以前亦見過不少,跟這名女性暗妖精擁有相等姿色的超級美女我亦遇過,然而像她那種異乎尋常的獨特氣質我卻是平生首見。

     她除了美貌驚人之外,身上更散發著一種不協調的感覺。不論是那一類妖精,但一般來說都是撲素自然的,偏偏在我眼前的這名女妖精卻有別於普通妖精,擁有著高傲又帶點自負的貴族味道,彷彿她的存在就是世上的一個奇積。

     加上她的膚色明顯比其餘幾位同伴較淺,更突顯了她在同族中的出眾。我有一種直覺,她與人類有很深淵源。

     「你瞧什麼?!!」

     那名女妖精似乎發現了我只盯著她的面龐,嬌叱一聲忽然向我劈出一劍,一道夾雜電光的劍氣更直刺我的雙眼。

     一時發呆的我沒想到這名高瘦的美女竟然是位妖精劍士,只有狼狽地滾下馬背避開劍氣。劍氣劃過,在我還未跌到地面時,我原本所乘坐的馬匹已經被劈去了頭顱,鮮血在空氣中噴濺而出。

     長劍出鞘的聲音四起,隨我同行的三十多名騎士亦來到我身後列陣組成了扇形,與面前五名妖精互相對峙。

     「人類,這是我們妖精的事情,不想枉送性命就請立即離開。」

     那女妖精的男同伴柔聲地說話,他的言詞雖然禮貌,然而他說話時卻看也不看我們,語氣當中更流露出毫不掩護的輕視,就似是告訴我們他完全沒有把我們放在眼內。

     妖精的魔法力及魔法技術本就比人類高超,加上那對男女所給予我們的壓力,更曉得他們是魔武雙修的強手,面對我身後三十多名精銳騎士仍然毫無懼色並非不無道理。

     我突然仰首大笑,從容地爬起身來,若無其事就拍了一拍身上的灰塵,然後才悠然地向他們豎起了一根中指。

     見到我的不文手勢,那五名暗妖精同皆面色一變。

     其實他們變色的原因並非我的手勢,而是套在我中指上那只散發黑色光芒,價值連城的魔光介子。

     黑暗元素和光明元素乃大地上最稀有和奇異的元素,包含這兩大元素的神器,全大野uX計亦不超過五十件,但每一件都有其獨特的威力。

     他們是妖精族中的高手,自然曉得這介子有多可怕,如果我引爆介子之內的高壓暗元素,將會發生什麼事恐怕沒有人會知道。

     「切!我理你們是妖精還是流精,但你們在我的地頭私鬥殺人,還公然向本人攻擊,你們實在太過目中無人。」

     那名美麗非常的女妖精面容一寒,驚人的殺氣濃罩全場,可是那名男妖精卻終於正視我一眼,然後才沉思起來。

     「夜蘭,不要衝動。」

     夜蘭,這位美麗的女妖精叫夜蘭。

     「這個廢物我們有必要怕他嗎?我才不信這種廢物有膽發動那隻鬼介子。」

     「哈,講得好!我本來是沒有膽量的,但難得有奶這種美女陪葬,我現在又不怕了。眾騎士,你們都認得清楚這些黑暗妖精了嗎?」

     在我身後的一眾騎士同聲回應。

     「擅闖人類領地,行刺該地領主,這就是你們黑暗妖精對我國宣戰的證據了。」

     那五名妖精同時動容,但我沒有給予他們思考的時間,開始把魔法力逐少地注入魔光介子之內,水晶的介子立即爆出吞噬我身形的黑色光華。同一時間,我向手下打出手勢,他們全體也向後移動,作出逃走的預備。

     憑我們的人馬,確實奈何不了他們幾人。可是若我方人馬要逃走,他們亦沒法可以制止得到。如果我的手下回到費本立城作證,說我是死在暗妖精的刺殺之下,那麼黑暗妖精族將要面對我國問罪興師,至少我老爸和哥哥的十萬黑龍軍團就肯定會跟暗妖精拚命。

     被我強雄的一面壓制,那男妖精眼中閃過驚異和敬佩的神色,開口道:

     「閣下就是費本立郡領主,亞梵堤。拉德爾?」

     「正是本人。」

     「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閣下大名聞之久已。剛才我們多有冒犯,請領主大人見諒見諒…」

     那名男妖精的語氣突然變得非常有禮,說話亦婉轉累贅起來。可是我卻捕捉到他身旁那名女妖精眼中閃過嘲弄的神色。我心感不妥,眼角掃過躺在地上掩掩一息的那名女妖精,心中不由得大罵此子狡猾。他想用廢話來拖延時間,使那女妖精失救而死。

     「我數三聲,不走就後果自負!一……二……」

     那名男妖精聳一聳膀,一抖他身上的黑色斗篷緩緩轉身,帶著一個冷笑與其他幾名族人一起離開。

     「不愧是亞梵堤,本人乃黑暗妖精族三軍總帥,我的名字叫天樹,相信我們將來一定會再見面的。」

     對這傢伙我也懶得理他,來到躺在地上那女妖精處,其他的騎士亦圍了上來,自動自覺形成一個大圓型守衛著我。

     正如我剛才所見,果然是一名女性。雖然她面上染滿了鮮血,但仍可依稀看出其原來的上佳姿色。

     這一手總算押中了注碼,如果是條恐龍那就真的大條了。

     「三少爺,讓她舒服地去吧。」

     從騎士的包圍圈外,艾蜜絲亦走了進來。她小心察看那名女妖精的傷勢,左臂被劈斷,右眼球亦被刺破,而且她的兩耳更不斷溢出鮮血,可能是耳膜被震破。加上她所受的嚴重內傷,莫說要救她一命並不容易,即使可以替她執回小命,在她悠長的歲月裡亦會是廢人一名,故此艾蜜絲才會說讓她舒服地死去。

     一剎那間,我又想起一件不願想起的事情。

     「冰棺。」

     我沒有回答艾蜜絲,只是淡淡地吐了這兩個字。兩名隨行的中位魔法師也立時走出來,不用我再多說話就向女妖精施以水系的冰棺魔法,把她受重創的身體和斷肢冰封起來。

     「艾蜜絲,給我聯絡裡安道騎士長,駐境的傭兵團和黑龍騎兵團。」

     當領主實在很辛苦。

     昨夜擾攘了一個晚上,現在我還未有時間好好睡上一覺,就要在烈日當空底下爬出來找人。

     為了掩人目耳,我沒有帶同待衛隨行,只我一個人著上便服和斗蓬,來到費本立城東南角的一座公廁旁邊。

     在這個公廁旁建著一幢不起眼的古老房子,房子上掛著了「正太vs蘿莉小屋」的招牌。這房子雖然殘舊,可是住在內裡的人卻不簡單,這房子的主人有個很特別的雅號,叫「垂死老頭」。

     據我秘密調查的人口譜籍所知,從這個武羅斯特帝國立國之初,他已經在這裡開設商店。可是這個國家建國已經超過一千六百多年,換句話說這傢伙亦至少有一千六百多歲。至於洛u韞L可以這麼長命,就連出名聰明機智的我亦想不通其所以然。我曾經懷疑過他是否妖精一類的人形生物,可是他的身形長相又確實是普通得無法再普通的普通老鬼沒錯。

     「垂死老頭」這外號跟他實在貼切。

     來到了門口附近,我再小心觀察了四周,確定沒有人跟蹤才推門進內。這傢伙是個很小心謹慎的人,他選擇在公廁旁邊起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使自己更為低調。

     至於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旁邊那個是女廁。

     意外地,在房子內的工作櫃檯後竟然空無一人,只有一點微微的異響在隔壁房間傳出來。

     「喂,老頭,有客人呀!!」

     毫不留情地,就在他的台前狠狠踢上一腳,發出了一聲巨響。

     「嘩!!別…別亂踢呀…出來了…出來了…」

     一名貌似老態龍鍾的傢伙突然從房間內跑出來,他的手還不斷拉著自己的褲頭,其狀甚為狼狽,然而他的步伐卻輕快無聲。除了這些外,他今日的樣子亦好像有一點奇怪。

     「喂喂,老頭,你的右眼上怎麼有個印的?」

     「印?怎…沒……沒有……我絕對沒有偷看賣魚妹小便…絕對沒有!」

     「………………………………」

     「………………………………」

     不用多介紹,這位大大就是我們所熟悉,伴著你成長的垂死老頭大爺。

     可是各位不要被他的表面欺騙,我敢擔保他是帝國之內最出色的暗商人及情報販子。可能是因為他的年齡關係,一些失傳已欠的遠古文物,神器或咒文,在這裡也有可能找得到。

     我就曾經試過在他的櫃檯之下,瞥見一本失傳已久,屬於神級的絕版秘籍¯「加籐鷹寫真集」。據他本人所說,憑他僅有的智慧,竟然在蹲馬桶時滲透了暗藏其中的終極體術奧義¯

     怒。潮吹之鷹爪功!!

     問你死未?

     他當時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我到今時今日還記憶猶新,那個扮曬冷俊的眼神,還加上舔手指的表情,嘩,簡直殺死人無命賠。

     幸好他只是練成手指,還未修練腳趾,否則………

     再問你死未?

     「領主大人…今日什麼風吹了你來?」

[ 本帖最後由 雲愁 於 2008-3-19 18:51 編輯 ]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