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都市] 老婆愛上我 作者:傲無常 (已完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sagar 於 2010-8-9 15:59 編輯

第一章 生個兒子叫流氓


 劉青駕駛著一輛紅色的寶來,慢悠悠地駛在寬闊的馬路上。看了下時間,已經八點五十了。按照這種鳥速度,要想在九點到公司,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雖然劉青做事慵懶,但也沒有變態到喜歡以龜速來開車。非故意遲到,只是現在是上班的高峰時期,馬路上來來往往的人流,以及車水馬龍。直讓人認為全中國的人都在這裏集中了。
  「反正,已經遲到了。」劉青呼了口氣,一臉無所謂的自言自語:「也別讓肚子遭罪了。」現在這個時候,即便是趕到了公司,按照制度,公司餐廳也絕對不會賣他早餐的。腦中念頭轉過,車子往右一打,硬生生從一片自行車中擠了進去。
  熄火。開門下車時,周圍已經罵聲一片了。不過,劉青不是本地人,聽不懂他們在罵什麼,也就無所謂了。懶洋洋的走到街邊小吃店內,要了兩份生煎,一大袋子豆漿。
  提著早餐鑽進車內時,冷冷的車載空調讓人感到一陣舒爽。這變態的天氣,都已經九月份了,大清早的還這麼悶熱。
  繼續駕車準備鑽進機動車車道的時候,一輛交警摩托車呼啦一下擋在了紅色寶來前面。
  「您好,請出示駕照。」從摩托車上跳下來一個身材高窕的女警,制服特有的緊身魅力,將她凹凸的身材完全展示了出來。走到寶來車窗前,摘下太陽鏡,敲了敲車門。態度算不得惡劣,但至少可以看出這個妞兒今天心情絕對不會很好。否則的話,一個交警還不至於會忘記她基本的禮儀,雖然像執法敬禮這種東西只是表面上程式而已。要知道,華海市這種地方,居民意識普遍超前,投訴還是小事,要是拿來做做文章,說不定啥事都能給炒成新聞。而且,她的語氣也不應該那麼僵硬,好像全世界欠了她幾百萬似的。
  緩緩將車窗繼續搖下些,斜對面而來的陽光照得劉青一陣刺眼。同時,充沛的陽光也讓他看清楚了這個女交警的容貌。饒是在大公司任職,見慣了各類白領麗人的劉青,也忍不住失神了幾秒鐘。不同於那些OL略帶亞健康的柔白肌膚。這個女警給人的感覺,是那種充滿了陽光般滋味的健康美。呈小麥色,卻又光滑似玉絲毫不粗糙的肌膚,加上那矯健玲瓏的嬌軀,劉青在眼睛掃視過一遍後,就能判斷出她全身上下絕對沒有多餘的贅肉。尤其是頸部以下那一對聳起,在制服的襯托下,飽滿挺立,惹人遐想不已。
  傅君蝶看到了劉青的樣子,先是微微愣了愣,本來就不甚好看的臉色,剎那間陰沉了起來。
  美女的脾氣一般都不好,這點劉青自然深有體會。然而,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美女員警的脾氣會暴躁到難以想像的程度。
  「砰!」劉青很明顯的聽到了一聲巨響,同時感覺到心愛的寶來一陣顫動。如果沒有預料錯的話,車頂肯定沒有能夠承受住此女暴警的憤怒而癟下來一塊。旁邊原本停留下來準備看熱鬧的市民們,也是被嚇了一跳,猶豫著是否要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你的眼睛在往哪裡看?」漂亮女警在劉青視線的騷擾下,終於扯下了好不容易戴上去的面具。
  果然,今天她的心情絕對不會好。否則的話,以她這種資質的女人,又何必對劉青這種路人甲發這麼大的脾氣。即便是生理期來了,也沒那麼誇張吧?莫非,這女警妞兒剛和人上演了一出始亂終棄的老套橋段?
  「生命的延續,是每一種生物深入到基因裏的本能。」劉青輕咳了兩聲,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漂亮女警讓人充分的理解了秀目圓睜這個詞語。看來,她很是不明白,這句話和正大光明看她的咪咪,有什麼關聯?
  「在無法永生的情況下,多數生物的進化方向,都選擇了交配這種方式作為延續生命的手段。而為了延續的生命能夠得到最優秀最安全的傳承,所以,人類在擇偶標準中,會先天本能的反應下,優先注意到女性的三個地方。」劉青很是嚴肅,嚴肅的就像是個老學究在和人討論科學問題:「女性的胸部高而挺拔,說明其基因優秀,發育良好,說明有著很強的哺乳能力。這可以保證所生育的後代,擁有較大的生存幾率。所以說,我剛才的行為,只不過是人類漫漫進化史上所遺留的一種本能而已。與道德無關。」
  漂亮女警一開始的臉色還有些疑惑,越是聽下去,一張臉越是鐵青起來。傅君蝶本來自己是一個堂堂市刑警隊隊長,在半個月前逮到一個系列強姦嫌疑犯時,打斷了他三根肋骨,順便很衝動的踢斷了他那萬惡的命根子。雖然迫於壓力,在放假半個月後,被調到交警隊反省。但是傅君蝶並不後悔,如果再讓她重新來一次的話,同樣會一腳踢爆那個禽獸。
  不後悔,不代表傅君蝶會心情很好。所以,這個色瞇瞇盯著自己胸脯看的男人,很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自己發洩的目標。但是讓傅君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似色瞇瞇的傢伙,竟然是那麼的極品。在整個刑警隊沒有人敢在自己發飆的時候大口喘氣的情況下,這個傢伙竟然還能鎮定自若的侃侃而談。骯髒的話題到他嘴裏突然變成了一套套的科學依據,好像看自己胸脯,是給自己面子一樣。傅君蝶很是衝動的,想問問他是不是應該脫光了給你鑒定一下啊?
  「把手放在腦後,給我滾出來。」傅君蝶越看這個傢伙是越不順眼,原本想發洩出來的怒氣,反而被他撩撥的迅速膨脹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堆滿火藥的倉庫,給他若無其事的丟進了個抽了半截的煙頭。
  「呃……我說,違章停車而已。」劉青看著那個瞄準了自己腦袋的黑幽幽槍洞,臉一下子苦笑了起來,看了一眼自己放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早餐,一臉無奈:「用得著玩這麼大麼?」心中卻在暗罵,奶奶的,這是遇到極品了。屁大點事,就又砸車又掏槍的。最誇張的是,一個交警竟然身上配了槍……華海市的治安啥時候變得這麼離譜了?
  看著他那哭喪的臉,傅君蝶心中就沒來由的感覺到一陣舒爽。要說看他不順眼,也是有些小原因的。那雙色瞇瞇,有些肆無忌憚的眼睛還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這傢伙竟然和那被踢爆的系列強姦嫌疑犯長得有那麼兩三分相似。幸虧劉青不會讀心術,否則的話,肯定要感謝自己的父母,只把自己生的和那個人渣有兩三分相似而已,僅僅是自己的愛車遭了罪。若是像個七八分,天知道這暴力女警會不會立即玩爆頭遊戲……
  周圍原本看熱鬧的市民,一下子散了開來,跑得遠遠的繼續看戲。後面因為交通有些堵塞,而狂按喇叭的車主們,也安靜了下來。
  「我現在懷疑你就是ZB系列色魔,立即抱頭下車。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傅君蝶很是認真的盯著他,漂亮眼睛中閃過的冷芒,絲毫不讓人懷疑如果不按照她說得做,會真的一槍崩了他。當然,傅君蝶心裏很清楚,那個ZB色魔在半個月前剛剛被自己踢爆了卵蛋,此時正在某軍醫院嚴格看護著呢。
  有兩種人,通常都喜歡不講道理。一種是美女,而另外一種就是員警了。而這個女人,卻是佔了兩樣。由此,在形勢逼人下,只好打開車門,抱著頭下了車。那個ZB系列色魔,劉青也有所耳聞過。若是真的給她當作色魔給斃了,那就死的太過冤枉了。
  傅君蝶動作嫺熟而老道的將他的手反剪,掏出寒光閃閃的銬子,將他的手銬在了車門上。然後又飛快的從他身上搜出了錢包和駕駛證。
  翻看了下身份證和駕駛證,傅君蝶滿臉不屑道:「劉青?幹麼不取名字叫流氓?」
  「流氓?可以考慮。」劉青輕笑了起來:「如果你生個兒子我一定取名叫劉芒。」
  ……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