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江山如此多嬌 作者:泥人 (連載中) 打印 [ 查看:347847 | 回覆:292 | 感謝:37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江山如此多嬌 作者:泥人 (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江山如此多嬌
人物介紹
  王動:二十五歲。出身貧寒的他被一代奇人李逍遙收為弟子後,人生目標發生了逆轉。在鄉試贏得頭名之後,為完成師父征服隱湖小築的遺命而踏入江湖。或許他藐視一切道德倫理的心在廣闊江湖得到了用武之地,在一片淫賊的罵聲中成為了江湖的救世主。
  秦樓:揚州沈園及蘇州竹園
  殷寶亭:十九歲,大珠寶行寶大祥的少東家。雖然只是殷家的二小姐,卻因為父親臥病、姐姐與姐夫懦弱,而不得不以弱冠之年統領寶大祥,有著非同一般的組織才能。在寶大祥遭遇經濟危機之際,王動乘虛而入,她在「反正要嫁人,王動看起來也不錯」的想法下,開始接納王動,因為擁有大家氣度,而被王動委以管理其後宮的重任。
  蕭瀟:二十二歲,王動的女奴。和王動恰恰相反,她出身武林世家,其父蕭別離乃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因為父親與李逍遙一場莫名其妙的賭局,而成為王動的女奴,終生侍奉王動。身懷七大名器之一的「朝露花雨」,六識神通甚至在王動之上,被王動稱為上天賜予的禮物。
  玉夫人:三十五歲,春水劍派掌門,江湖名人錄第十三位。原本與世無爭的春水劍派慘遭十二連環塢滅門,她也遭強暴,被王動救下後更名為玉無瑕,因為信心受損而武功大降,且在以玉無瑕出現的那段時間裡發生人格分裂,與王動共譜不倫之戀,在王動拋開道德規範將她納為妾室後,武功得以更上一層樓,成為王動的得力助手。
  玉玲?玉瓏:十九歲,玉夫人之女,雙胞胎姐妹,新江湖名人錄第四十八位。一次意外的邂逅讓姐妹倆成為王動踏入江湖的領路人,也成了他的情俘。姐妹倆共同懷有七大名器中的「比目魚吻」。
  解雨:十九歲,即唐門大小姐唐棠,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六位,流光,憐花公主。自幼深受爺爺的寵愛,養成了自由叛逆的性格,因不滿其父唐天文利用她拉攏江湖俠少,遂易容行走江湖,雖然看不慣王動的所作所為,卻因為他是救命恩人和誓言約束的緣故而暫留王動身邊,後為其心折,嫁入王門。
  武舞:二十一歲,杭州衛指揮使武承恩的第五女,新江湖名人錄第九十九位。天性放浪,後被王動收服,成為秦樓的重要成員。
  墨夫人:四十六歲,王動的大師母,退隱江湖的墨門傳人。一身奇技淫巧,甚至連她的丈夫李逍遙都不完全知曉。
  李六娘:年齡不詳,太湖秦樓老闆,自稱魔門上代日宗宗主、王動師尊李逍遙的秘密妾室。有著撲朔迷離的來歷,對王動異乎尋常的關心和愛護,後受王動之邀,參與組建其情報組織「秦樓」,成為王動的情報頭子。
  孫妙:二十一歲,江東名妓,「琴歌雙絕」之琴絕。原本天馬行空的她被王動軟硬兼施拉入其情報組織「秦樓」,成為其重要成員。
  蘇瑾:二十二歲,江東名妓,「琴歌雙絕」之歌絕。
  莊紫煙:十七歲,王動的女奴。原為李六娘之徒,六娘將其送與王動為奴,精房中之術,後為殷寶亭之侍女,與隋寶兒並稱王門雙艷。
  隋寶兒:十三歲,隋禮之女,後為王動的女奴。天生媚骨,與莊紫煙並稱王門雙艷。
  許詡:二十歲,燕子門弟子,後為解雨的侍女。對算學頗有天賦。
  源籐壺:十八歲,日本源氏後裔。人稱三法師,在兵器、茶道和珠寶上有著非凡的天賦。
  白秀:三十七歲,江湖著名女殺手,江湖名人錄第七十二位。隱居太湖時被李六娘收服,後為秦樓總管。
  高七:二十一歲。本是王動想培育的線人,後為秦樓總管,是王動的得力手下。
  鐵平生:四十五歲,鐵肩先生,新江湖名人錄第六十七位。白道著名人士,人稱「鐵肩擔道義,快意一平生」,因單戀玉夫人而對王動心懷不滿,也因為玉夫人的緣故而加入秦樓。
  馬鳴:三十九歲,神仙手,新江湖名人錄第九十二位。擁有名震江湖的一流賭術,後被解雨折服而加入秦樓。
  莊青煙:二十二歲,秦樓名妓,莊紫煙的姐姐,是李六娘手下的得力干將之一。
  冀小仙:二十歲,秦樓名妓。原為聽月閣的名妓,後被慕容千秋贈予王動,成為秦樓的台柱之一。
  宋素卿:三十七歲,日本貢使團團長。被宗設突然襲擊而全軍覆沒,為了尋求王動的幫助而進入竹園,可心態卻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變化。
  親王動勢力
  王守仁:五十四歲,字伯安,特進光祿大夫、柱國、新建伯。明代著名哲學家、軍事家,《明史》評價其「終明之世,文臣用兵制勝,未有如守仁者也。」。乃王動座師,對王動一生影響甚大。
  桂萼:四十三歲,字子實,南京刑部主事。廷議大禮的主角之一,因上疏提議繼統不繼嗣而受到嘉靖重用,後官至吏部尚書。為人剛愎自用,卻與王動甚是相契,成為王動在朝中的重要後援。
  方獻夫:三十八歲,字叔賢,南京吏部員外郎。王動座師王守仁的大弟子,廷議大禮的主角之一。因與桂萼一同上疏提議繼統不繼嗣而受到嘉靖重用,官至禮部尚書。是王動在朝中的重要奧援之一。
  沉希儀:三十四歲,字唐佐,南京中軍都督府斷事官。身為大明正德、嘉靖年間的一代名將,被貶途中得到王動的資助,與王動結為好友。本是軍中世家弟子,背景深厚,對王動多有助宜。
  魯衛:四十九歲,少林寺俗家弟子,蘇州府通判,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八位。
  白同甫:五十八歲,蘇州府知府。屬於官場上的騎牆派,後投入桂萼、方獻夫陣營。
  李之揚:三十七歲,字兆清,杭州府通判。雖自視清高,卻頗有些權欲錢欲,認定王動在官場上大有前途而用心結交,是王動踏入官場的引路人。
  南元子:三十九歲,蘇州老三味的老闆。是南浩街上的市井奇人,與王動一見如故。武功深淺莫測,王動認為他有名人錄前三十位的實力。
  沉熠:三十歲,字伯南,松江巨富沉百萬之子。在花花大少的面目下隱藏著少見的精明,對女色有著別出心裁的理解,直接影響了王動。
  崔小芸:十七歲,秦樓四小之一。被沉熠贖出為妾。
  沉希玨:二十五歲,沉希儀之妹,新寡。在沉希儀被貶途中,與王動一見鍾情。
  慧妍:十八歲,秦樓七女之一。被王動送與沉希儀,嫁予沉希儀為妾。
  隱湖
  魏柔:二十歲,隱湖小築主人鹿靈犀的弟子,新江湖名人錄第九位。甫出江湖便被稱為「謫仙」,有著傲視群芳的資本,是王動的主要目標之一,雖然目前和齊小天有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可王動依然笑到了最後。
  辛垂楊:四十三歲,隱湖小築主人鹿靈犀的師姐,織女劍,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三位。是隱湖與外界的主要聯繫人,在江湖擁有廣泛的人脈。
  少林寺
  空聞:五十二歲,少林寺方丈,木蟬之師,新江湖名人錄第三位。是少有的天才之士,精通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三種。
  木蟬:三十一歲,「一歲一枯榮」,少林寺戒律堂長老,少林寺第二高手,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二位。
  武當
  清風:四十七歲,武當掌教,新江湖名人錄第四位。為人機智,擅權變。
  清雨:四十歲,傲梅,武當四清之一,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一位。
  宮難:三十一歲,瀟湘劍雨,武當掌門清風的俗家弟子,江湖三公子之一,新江湖名人錄第十六位。娶妻齊蘿,成為齊放的女婿。
  大江會及大江同盟會
  齊放:五十一歲,大江盟盟主,大江同盟會盟主,七長老之首,新江湖名人錄第五位。因為老友況天被狙殺在賀壽路上,引發他平定江湖的雄心,是江湖罕見的有勇有謀之雄主。不費吹灰之力蕩平十二連環塢,一統江南武林,不過江北還在慕容世家的控制之下,而魔門魔影重重,江湖爭霸之路異常險惡。
  齊小天:二十九歲,齊放之子,大江同盟會七長老之一,江湖新人榜狀元,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五位。高大英俊、武功高強,與宮難、唐三藏並稱江湖三公子,是江湖少女心中的偶像,卻把身心全放在了魏柔身上,可惜他遇到了最強勁的敵手——王動。
  齊蘿:二十一歲,大江盟齊放之女,恆山派掌門練清霓之徒。嫁與宮難
  齊功:四十九歲,齊放的三弟,大江盟飛鷹堂堂主,大江同盟會鷹擊堂堂主,萬里無雲。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位,輕功可以排進天下前十名。
  高君侯:五十歲,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一位。原排幫幫主,在排幫併入大江盟以後任大江盟副盟主、大江同盟會七長老之一的入雲龍。是江湖著名的另類,畢生追求一青襟而不得。
  公孫且:三十七歲,大江盟副盟主,大江同盟會總管,新江湖名人錄第十八位。
  柳元禮:四十一歲,大江盟總管,大江同盟會魚龍堂堂主,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五名。水上功夫排名天下第三。
  公岐山:四十二歲,大江盟刑堂副堂主,大江同盟會刑堂執事,新江湖名人錄第九十五位。
  李思:出身年齡不詳,新江湖名人錄第二十三位。目前客居大江盟,位大江同盟會副總管,頗受大江盟禮遇。
  司馬長空:三十七歲,鷹刀,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三位。在況天死後出任鷹爪門門主,因與大江盟積極配合而登上大江同盟會七長老之一。
  宋維長:五十二歲,鷹爪門總管,新江湖名人錄第八十一位。是頗有名氣的鏢師,在鷹爪門重建後被聘為總管。
  徐圖:三十五歲。新近被鷹爪門吸納。
  華青山:四十三歲,袖裡乾坤,大江同盟會七長老之一,新江湖名人錄第五十六位。是白道著名人士,與鐵平生交厚。
  易湄兒:三十七歲,百花幫幫主,大江同盟會七長老之一。疑為武當掌門清風之寵妾。
  李岐山:四十歲,陰司秀才,江湖出名的智者。曾為寶藏而臥底十二連環塢,現臥底大江同盟會為總管協理,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與王動結盟。
  風大蝦:十七歲,高君侯的關門弟子。與高君侯一樣,在說書上有著過人的天賦。
  慕容世家及江北集團
  慕容千秋:四十一歲,慕容世家家主,揚州聽月閣老闆,新江湖名人錄第八位。靠販賣私鹽起家,擁有出色的頭腦,控制著江北富饒地區大多數的武林門派,是大江盟統一江湖的最大敵手。
  慕容萬代:四十一歲,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千秋之弟,新江湖名人錄第十四位。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為人非常冷酷。
  慕容仲達:四十五歲,慕容世家總管,新江湖名人錄第二十六位。
  隋禮:四十歲。身份來歷不明,先為十二連環塢中人,次投身慕容世家為其參謀,後為王動所用。為人機警善斷,是一流的謀士。
  蕭別離:五十二歲,離別山莊莊主,魔門日宗守護使,新江湖名人錄第八位,離別為。才情非凡,自創「離別為法」,心懷復興魔門大志,卻被翁婿關係所羈絆而成為王動的後盾。
  韓元濟:四十八歲,馬王神,離別山莊總管,新江湖名人錄第二十七位。
  李展:四十二歲,漕幫幫主。在江南江北兩大集團開戰前夕,率漕幫投入江北集團。
  譚玉碎:四十二歲,譚家第一高手,飛火流星,新江湖名人錄第五十五名。
  岳幽影:三十五歲,白蓮教弟子,醉芙蓉,新江湖名人錄第八十六位。
  唐門及西南諸派
  唐天文:五十四歲,唐門家主,新江湖名人錄第六位,神仙索。以三子身份接掌唐門,在受到諸多牽制的情況下依然維持住了唐門在江湖上的地位。
  唐三藏:二十九歲,唐門家主唐天文長子,唐門刑堂堂主,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七位。是江湖後起之秀的代表人物之一,武功智能俱是一時之選,江湖人讚其「動若脫兔,靜若處子」。
  唐五經:二十六歲,唐門長老唐天威獨子,唐門三少。雖在江湖上籍籍無名,卻是唐門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被其父派往松江監督家族生意。
  唐天行:五十一歲,唐門鷹堂堂主。
  何素素:三十八歲,五毒教教主,新江湖名人錄第八十八位。王動頗有愛慕之心。
  胡大海:三十九歲,樂山派弟子。與王動不打不相識。
  官府
  武承恩:五十三歲,杭州衛指揮使。善射,乃軍中有名之神射手。
  文公達:四十五歲,杭州知府。
  白瀾:三十九歲,字曉生,蜀王讓栩的妹婿,吏部考功司員外郎,江湖名人錄、江湖絕色榜的作者,武林茶話會的主持人。江湖人稱百曉生。
  楊慎:三十八歲,字用修,號升庵,少師楊廷和之子,正德首輔大學士李東陽之徒。正德六年狀元,翰林院修撰,因大禮一案被謫戍雲南。其記誦之博、著作之富,明代推為第一。
  陸眉公:五十三歲,新江湖名人錄第六十一位。原為江洋大盜,後被正德首輔大學士李東陽所感化,棄暗投明,因屢破大案,陞遷至刑部河南清吏司主事,是目前在朝江湖人職位最高的一個。
  蘇耀:五十七歲,南直隸布政使司裡問所裡問,從六品,江南刑名系統的專家,新江湖名人錄第八十七位。
  呂守恭:四十五歲,南京刑部十三清吏司浙江司主事。協助文公達審理寶大祥案。
  樂茂盛:三十二歲,小李廣,杭州前衛百戶。是武承恩的兩位徒弟之一,對武舞因愛成仇。
  黃憲:三十六歲,刑部司獄司司獄。
  曾亮:四十一歲,金山衛百戶,水戰高手。立下戰功,升至金山衛副千戶。
  張祿:三十六歲,觀海衛百戶。精鳥銃。
  歸有財:三十七歲,觀海衛百戶。善騎術。
  陸三川:三十二歲,鎮海衛百戶總旗。在剿倭營中負責協助王動統領輜兵,為人忠厚老實。
  商賈
  王老實:五十二歲,王老實米行東主,王動之父。
  殷乘黃:五十六歲,寶大祥東主。早年具有非凡的商業才能,後因疾病纏身,將寶大祥交與女兒殷寶亭管理。隨著歲月流逝,原本精明的商業頭腦也漸漸衰老了。
  柳澹之:三十歲,舉人,王動的連襟。
  祖紅雨:三十七歲,魔門星宗傳人。為報殷乘黃救命之恩而嫁其為妾,與寶亭相善。
  梁思成:五十二歲,寶大祥首席大檔手。
  宋廷之:五十三歲,霽月齋東主。行事神秘,被王動懷疑與大江盟有不尋常關係。
  宋三娘:三十三歲,霽月齋蘇州分號櫃檯。胸有珠璣,霽月齋蘇州分號的開業大典便是出自她的巧思,讓王動頗為讚賞。
  李寬人:四十九歲,霽月齋蘇州分號掌櫃。
  周哲:三十七歲,原寶大祥首席大檔手周老師父之子,現為霽月齋首席大檔手。
  孫二:五十五歲,老馬車行大當家,太湖裡的一條龍。是市井上的奇人,與大江盟盟主齊放乃總角之交,可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兩人來往的並不密切。
  沉煌:二十七歲,字仲北,松江沈百萬次子,乃是王動同科舉人,取代其兄沈熠管理家族海上貿易。
  劉定遠:五十一歲,大通錢莊蘇州分號掌櫃。
  何定謙:四十一歲,蘇州太監弄謙字房老闆。鍛冶技術一流,斬龍刃就是他所打造。
  倭寇
  宗設:四十一歲。原為日本大內家貢使,後整合東海沿岸的倭寇及海盜,成為倭寇集團的首腦。
  立花勘助:三十五歲,宗設集團的第二號人物。
  近籐又兵衛:三十六歲,宗設集團的第三號人物。
  赫伯權:五十二歲,快馬堂堂主,馬王,新江湖名人錄第八十九位。在大江同盟會中為司馬長空的副手,於應天一戰脫離大江同盟會,投身宗設集團。
  其它
  練青霓:四十二歲,恆山派掌門,新江湖名人錄第十九位。是武當掌教清風真人的親妹妹。
  靜閒:二十二歲,恆山派弟子,練青霓之徒。與李思有親密關係,在沉家一役中為王動所俘。
  林筠:二十歲,百花幫弟子。在沉家一役中為王動所俘。
  萬里流:四十歲,鐵劍門門主,奔雷劍,新江湖名人錄第三十四位。
  胡一飛:身份年齡不詳,新江湖名人錄第四十五位。現棲身於鐵劍門,在第十二屆武林茶話會上一舉成名。
  齊默:身份年齡不詳,新江湖名人錄第七十五位。現棲身於鐵劍門,在第十二屆武林茶話會上,與胡一飛同時成名。
  新出場人物
  唐天威:五十六歲,唐天文之兄,唐門長老。是唐門少有的藥學天才,用毒之術天下第一,為人風流,精通琴棋書畫,由於體質的限制,武功極差。
  薄田隼人:三十五歲,宗設集團的第五號人物。精通拔刀術。
  阪本初芽:三十二歲,宗設集團的第四號人物,宗設的情婦。
  來護兒:身份年齡不詳,新江湖名人錄第七十二位。現棲身於鐵劍門。
第一卷

  我是個淫賊。
  當然,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淫賊並不是一個可以長久從事的職業,我的大多數同行在出道的三至五年內便光榮殉職了,以至於淫賊成了武林惡人榜中變動最激烈的一個職業;餘下中的絕大多數也因公致殘,他們喪失了作為淫賊的最起碼條件;只有極少數人能夠頤養天年,這是因為他們和我一樣退隱江湖了。
  我童年時代的理想並不是當一個淫賊,而是當一名舉人,因為老爹曾經告訴過我,只要考中了舉人,我就可以像城裡的胡大官人那樣出門坐著四匹白馬拉的華麗馬車,吃飯去山水閣的二樓,旁邊還有人伺候著。
  目標出現了偏差是因為碰上了我師父。那天我正放牛,二狗眉飛色舞的講城裡的事兒,他昨天和他爹進城賣菜去了,這時我看到了我師父。
  確切的說是師父先看到了我,他一個指頭就把二狗點躺下了。那時我並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點穴這門功夫,以為二狗叫這個乾巴老頭弄死了,嚇得哇哇大哭。那老頭把我的渾身上下掐了個遍,還掏出我的小雞雞左看右看看了好半天,然後突然手舞足蹈起來,他上竄下跳還翻觔斗,終於把我逗笑了,也騙我把他領回了家。
  他和老爹在屋子裡嘀咕了很久。之後,我便成了師父的徒弟。師父把我帶回了城裡,開始把我培養成為一個淫賊。
  那年我七歲,我並不知道做一個合格的淫賊其實需要很多條件。他要有玉樹臨風的模樣、瀟灑儒雅的氣質、高強的武功、機靈的頭腦,當然還要有一副好本錢。我以為師父是要幫我實現我的夢想,因為他教我四書五經、琴棋書畫,每天都把課程安排的滿滿的,還怕我身體吃不消,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逼我鍛煉,很快我也能把個活人點成死人了。
  等我明白師父的企圖,十年已經過去了。我並不想做淫賊,淫賊不是好人,也沒有好下場,書上都這麼說。再說我已經是個秀才了,離我童年的目標僅一步之遙,我還有更遠大的理想,我要中進士,要光宗耀祖,我豈能去做一個下三濫的淫賊!
  師父沒理我,只是把我和一個美女關在了一起。過了七天,或者是五天,師父說其實只過了五天,我就投降了,還是做淫賊吧,因為我實在是個很適合做淫賊的人。
  目標一旦確定,工作、學習都有了動力,師父也更加變態的訓練我:「刀快點,再快點,你太慢了,前輩田伯光一呼一吸間能砍出十八刀,都叫不戒大師給閹了,你才砍了十一刀;腿快點,再快點,怎麼像貫了鉛似的?前輩無花和尚練就了××神功,也被楚留香殺了,你不想那麼早就死吧?啊,我忘了,你腿上是綁著鉛塊子;腰快點,再快點,前輩韓柏有道胎魔種,也差點被白芳華吸成了人渣,你得忍口氣…」
  慘無人道的訓練又持續了七年,七年裡我唯一的樂趣就是在床上調教那個被師父扔進我屋裡的美女,她叫蕭瀟,師父說她是離別山莊蕭別離的孫女,蕭別離是誰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蕭瀟是我寵愛的女奴就夠了。
  終於,我可以出師了,師父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臨死前他才告訴我他叫李逍遙,可惜他只逍遙了前半生,因為他碰上了慈航靜齋自秦夢遙以下最出色的弟子鹿靈犀,「要破慈航靜齋的劍心通明,唯有另闢蹊徑,為師只不過把你領進門而已,剩下的就看徒兒你的造化了…」這是師父的最後遺言。
第一章
  杭州西子湖畔樓外樓。
  「淫賊看劍!」隨著一聲清脆的呵斥,兩道劍光匹練似的刺向我,雖然我看出目標其實並不是我,我還是連忙向旁邊一閃,劍光便越過我的頭頂,直奔我後面一桌坐著的一個猥瑣的漢子。
  「他也算淫賊?!」等我看清楚那個淫賊的臉,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就這種歪瓜劣棗的也配稱淫賊?!人長得猥瑣不說,功夫也像是得了陽痿一般,沒有一點陽剛氣。雖然對手是兩個人,可那只是兩個未成年少女,老兄我拜託你拿出點淫賊的樣子,別辱沒了咱淫賊的名頭…
  兩個少女的劍法有如春水般纏綿,那淫賊的扇子也如毒蛇般的陰柔。叮叮噹噹的打了半天也沒分出個勝負,倒是把周圍的桌椅打碎了一地,客人都打跑了,只剩下我和蕭瀟。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腰間的碎月刀勃然而發,眨眼間春水變成了千萬個碎影,毒蛇也被掐住了七寸。
  「誰?!」雙方異口同聲的驚叫道:「你們打打殺殺的到外面去,我還有道『宋嫂魚羹』沒上呢,你們別耽誤我吃飯。」
  兩個少女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美麗,雖然在我的棒下臣服過不少姐妹,但這樣美麗的孿生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其中的一個閃動著星眸道:「公子,這人是武林惡人榜排名第七的淫賊『蛇郎君』楊威,請公子替天行道!」
  「他是淫賊?!」這人連名字都起得那麼淫濺,就算是個淫賊也是最低檔的那種,旁邊蕭瀟臉上也露出了困惑,她沒辦法把自己的主人和楊威放在一個天平上,主人才叫淫賊,他才是真正的又淫又賊,她眼中射出萬道柔絲,我知道她的花蕊中肯定又佈滿了露珠。
  「是啊,他一個月前姦殺了敝派的三師姑和二師姐,還傷了我四師姑。」另一個少女咬牙切齒的道。
  「奸就奸了,為什麼還要殺?雖然作為一個淫賊,你可以先奸她的身,最好再奸她的心,但並沒有要你殺人,這麼卑鄙的事也做的出來,怪不得江湖對我們淫賊的評價越來越低,都是你這種人敗壞了我們的名聲!」我怒從心起,厭惡的看了揚威一眼,左手閃電般的擊出,只一招,他已經像條死蛇癱在了地上。
  兩個少女「啊」的一聲驚叫,小手捂在小嘴上,驚訝的望著我,樣子十分迷人。半晌,左邊一個道了個萬福:「謝謝公子。」另一個提劍朝揚威刺去:「淫賊,拿命來!」
  我左手再度出擊,那個少女的劍已經不知不覺的被插入了劍鞘。「姑娘,這人再該死,也得官府來處理,人你殺不得。」好歹我也是個舉人,法律我還是懂的,江湖怎麼了,人在江湖你也得遵紀守法,你以為是以德治國啊?錯!我們大明朝可是個法制國家。
  「公子所言甚是,春水劍派玉玲、玉瓏謝過公子援手之德,敢問公子高姓大名?」姐妹倆臉上流露出敬仰的目光,倒和蕭瀟有些相似。
  春水劍派?很有名嗎?可我沒聽說過,整個武林我只知道慈航靜齋,那是我的目標。師父供我吃、供我穿、還送了蕭瀟這個大美女給我,就算死了也沒忘了把他龐大的遺產過繼到我名下供我揮霍,我若是搞不定慈航靜齋,怎麼對得起九泉之下的他老人家!
  當然我也不知道眼前的這對雙生姐妹就是近半年闖出「玲瓏雙玉」的春水劍派的年輕高手,在江湖絕色譜上姐妹倆共同佔據著第四的位置。她們是淫賊的天敵,因為我的同行看到她們的時候更多的是在想怎麼把這姐妹倆剝成個兩隻白羊然後好好的享用一番,卻忘了自己並不夠春水劍法的稱量,所以半年來,死在姐妹倆手裡的淫賊沒有十個,也有八個。正因為如此,在我說出我叫淫賊的時候,姐妹倆第一個反應是手搭在了劍把上,然後又都抿嘴笑了起來。
  「公子真是幽默,您若是淫賊,那他豈不成了正人君子!」玉瓏一指楊威,而他正陰毒的看著我。
  「他只不過是個下三濫的蟊賊。」我心道。
  蕭瀟也奇怪,主人本來就是個淫賊,為什麼她們不相信呢?
  「開個玩笑,在下揚州王動,久仰玲瓏姑娘大名,今日一見,三生有幸!」
  「不是宮難,也不是唐三藏?」姐妹倆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她們以為能一舉擒拿楊威的怎麼也得是江湖上有斤兩的人物,在江湖名人錄上至少也應該排在前二十名以內,而符合這個條件的年輕俊彥只有少林寺年輕的戒律院長老「一歲一枯榮」木蟬、武當派的後起之秀「瀟湘劍雨」宮難和唐門的大公子「無情公子」唐三藏,這人不是和尚,而宮、唐兩人聽說都是少年英俊的俠客,姐妹倆正懷著莫名的憧憬,而憧憬卻叫王動這個陌生名字給攪亂了。
  玉瓏應該比姐姐心思更靈活些,公子既然不願以真名示人,自然有公子的道理,此番來杭,也是給齊盟主拜壽的吧。
  蕭瀟肚子裡一個勁的笑,主人說他叫淫賊,玲瓏姐妹說主人幽默;主人說叫王動,她們又說是假名字。主人沒有名嗎?他可是今年南京鄉試的第一名,新鮮熱辣的一榜解元呀,多少大家閨秀在深宅內院傳頌著他的名字。難道非要主人說假話她們才相信嗎?那個齊盟主又是誰呢,為什麼要給他拜壽呢?這江湖還真有點意思哩!
  「在下正是要去給齊盟主拜壽。」我想找慈航靜齋,可師父只告訴我他碰上鹿靈犀的時候,鹿雖然只有十六歲,可劍心通明神功已經看不出破綻了,至於慈航靜齋在哪兒,門下還有那些弟子,師父一概不知。我總不能站在大街上喊:「誰知道慈航靜齋在哪裡?」別人非把我當神經病不可。這齊盟主做壽,拜壽的人肯定不少,去碰碰運氣也是一個選擇吧!
  玉瓏雀躍道還真讓我猜著了,我和姐姐也是去給齊盟主賀壽的。
  「只是在下初出茅廬,齊盟主一方之雄,想必不識得在下這個無名小卒,而在下又想長長見識,兩位姑娘看在下加入春水劍派如何?」
  玲瓏姐妹頓時張大了嘴,滿臉都是匪夷所思的模樣。
  「你、你要加入春水劍派?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可我們春水劍派向來不收男弟子的呀!」
  「啊,是這樣呀。這倒有些難度…不過,你三師姑不是叫這個淫賊給殺了嗎?我就是她新收的秘密弟子。」反正死無對證,我豈不是說什麼就是什麼!
  「可公子您也不會我們春水劍派的春水劍法呀?」
  「你們不會教我嗎?」
  現在玲瓏姐妹終於相信我既不是宮難也不是唐三藏,一個武林一流高手要改投別派,還要學習人家的鎮派武功,這人不是瘋子就是剛出道的雌兒。
  「公子是揚州王動?」
  「如假包換。」
  玲瓏姐妹跑到窗邊小聲爭論起來,她們以為我聽不到,其實我早練成了「六識神通」,誇張點說,就算是一隻蚊子從我身邊飛過,我都聽出它是公還是母。姐姐說我們不能壞了春水劍派的規矩,妹妹說規矩也是人定的,再說三師姑和二師姐死了,派中的好手一下子去了兩個,年底的武林茶話會春水劍派怕是從十大門派中除名了,這個王動武功那麼好,可以幫我們很多忙,娘那裡有我頂著。
  最後還是妹妹佔了上風,「王師弟…」玉瓏含著笑剛想說什麼,我忙打斷她:「是師兄,怎麼說我也大你們好幾歲。」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玉玲瓏姐妹,雖說粗布衣衫遮不住明艷的容顏,可也說明春水劍派手頭拮据得很,想來賀禮也不會很重。
  「蕭瀟,等會兒你上街替我買份賀禮,附上春水劍派的拜貼,順便帶我師妹上街逛逛。」
  玉瓏的話到底沒說出來,因為我提著楊威已經快步下樓了。在把他送到官府之前,我先給他過了過堂。在我的大擒拿手下,他什麼都招了。
  春水劍派是個不大不小的門派。說它不大,是因為它門下的弟子不多,好像只有十幾二十個;說它不小,是因為它每代都有出色的弟子,像現任掌門「玉女神劍」玉夫人就是江湖名人錄中排名十三的一流高手,門下弟子的武功也頗為不俗,在江湖上佔有重要的位置。此番楊威和另一個著名淫賊「花蝴蝶」花想容對付的目標本是玲瓏姐妹,可是線人搞錯了情報,花不溜丟的大姑娘變成了半老徐娘,一氣之下便先姦後殺,之後兩個人分了手,不成想自己被玲瓏姐妹盯上,又碰到了我這個煞星。而齊盟主則是大江盟的盟主「天王老子」齊放,大江盟最近幾年一統江南武林,齊放也風光得很,過幾日是他的五十大壽,各門派都派出重要幹部前來杭州大江盟的總舵替他賀壽。
  我廢了他的武功,把他送到了杭州府衙。聽說這個人犯竟就是「蛇郎君」楊威,一干捕快頓時圍了過來。杭州府通判李之揚正為這樁命案犯愁,一聽人犯到案了,忙迎出來。
  「揚州王動?可是今年南京鄉試的解元公?」李之揚好奇的望著我。
  不行嗎?我知道師父讓我參加鄉試的目的,他知道我打小時候就想成為一個舉人,參加鄉試,一來完成我的心願,二來證明無論是文是武,他對我實施的那套獨特的教育方法都是成功的,可惜他老人家沒能看到。不過解元就有用嗎?它餓了不能當飯吃,渴了不能當茶喝,又不能讓師父活過來;還是做淫賊比較有前途,至少能弄個三宮六院的風流快活。
  賢弟允文允武,他日必成大器。自古江浙出才子,應天府解元會試未能高中的大明以來只有一個唐寅,他似乎還是被人陷害的,李之揚有心結納,言語十分客氣。
  我和李之揚在府衙附近的一個小酒館把酒言歡。我說:「楊威乃江湖中人,說不準有沒有同黨,為免夜長夢多,取了口供,早早處決為妙。」
  李之揚不知道我是怕別人從楊威嘴裡知道我武功的深淺,點頭道:「我正有此意。」聽我說要去大江盟給齊放賀壽,一皺眉頭:「兄弟,那些人更是一夥亡命之徒,你的功名不在那裡。」
  「我知道,大哥,只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要增長些見識。」
  「說得也是,大哥給你辦個捕頭的腰牌,行事也方便。」
  「多謝大哥!」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個當上捕頭的淫賊,但我想,我連解元淫賊都不是第一個──遠的不說,前些年就有一個叫唐寅的淫賊中瞭解元,我想當第一個捕頭淫賊的希望恐怕也很渺茫。不過小小的腰牌卻讓我有了「一朝權在手」的良好感覺,在完成師父的心願後,我是不是該去參加會試,博取更大的功名呢?
  蕭瀟不愧是我調教出來的貼身女奴,等我回到悅來客棧那套上房,玲瓏姐妹已經換了一身鵝黃的綢緞衣裳,果然人要衣裝,姐妹倆看起來亮麗了許多,站在蕭瀟身旁也不會有烏鴉與鳳凰的感覺了。
  在悅來客棧的後花園,玲瓏姐妹開始給我講春水劍法。春水劍法其實是套好劍法,也是適合女人用的劍法,只是以玲瓏姐妹的功力根本無法發揮它的真正實力,或許她們的母親玉夫人才能夠達到「春山為骨水為肌」的境界吧!
  在玲師妹,瓏師妹使出「小樓一夜聽春雨」這招的時候,你應該配合她使出「昨夜西風碉碧樹」,但要慢一步,因為對方為了閃躲「小樓一夜聽春雨」,必然要向左移動,有了時間差,他就正好碰上你的「昨夜西風碉碧樹」;如果他還能避開的話,瓏師妹接著一招「雲破月來花弄影」,他不死也殘了。當然,如果對方要硬扛「小樓一夜聽春雨」,玲師妹的「昨夜西風碉碧樹」也會讓他顧此失彼,瓏師妹再使「迢迢不斷如春水」就有七分把握傷了對手。不過,如果人家一招就破了「小樓一夜聽春雨」,我看你們姐妹乾脆投降算了,因為實力相差實在太懸殊了。
  我做完示範,蕭瀟搬了把椅子讓我坐下,我好整以暇的指點著玲瓏姐妹練春水劍法,蕭瀟站在我身後替我輕搖羅扇。可能是體會出劍法中一些精要,玲瓏姐妹欣喜之中又滿臉的迷惑:「是呀,春水劍法這樣使出來,威力大了許多,劍式連綿不絕,頗有春水纏綿之意,娘以前怎麼不這麼教我們呢?」
  「師兄,你以前見過春水劍法嗎?」
  「沒有,我只看見過春雨。」
  「師兄,你師父是哪位高人?」
  「他不高,才五尺三寸。」
  「師兄,你使刀吧,齊盟主就使刀——關王刀,他是當今武林用刀的第一高手,你是不是想去見識一下?」
  「不是,我才不會惹那麻煩,再說我最擅長的並不是刀,而是槍。」
  「槍,我怎麼沒看到你帶著槍?」
  「我帶著呢,就在我身上,只是你看不著。」
  「討厭啦,死師兄,這麼下流的話你也講?!」
  女人是種奇怪的動物,她若是喜歡一個人,就是講一萬句下流話,她也只會嘴上說說而已,沒準心裡早就樂開了花;反之,你說錯了一句話,可能就要了你的命。
  別人想讓我講我還不講呢,我只說了一句話,玲瓏姐妹的臉上的那層薄怒就頓時煙消雲散了。

[ 本帖最後由 rockyy 於 2008-5-18 13:11 編輯 ]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