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玄幻] 狂徒 作者:張君寶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141439 | 回覆:169 | 感謝:28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玄幻] 狂徒 作者:張君寶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簡介]
  當流氓、當小偷、當竊心賊,好不容易混成大明王朝的武林高手,還沒來得及享受左擁公主右抱名妓的幸福日子就被人召喚到了魔幻世界……
  說起來真可憐,這鬼地方是個高手就得有高深的魔法、炫人的鬥氣,我卻啥也沒有,還好我有一顆市井流氓的心,更有一身高深莫測的中華武術……
  我有點迷糊,卻也信念明確,不管魔法多高深,鬥氣多霸道,我始終堅持自己的路,只願修習中華武術……因為我堅信,武術是最強悍的存在。
  我很弱小,卻也很強大,強大到別人只要聽到「黑暗葵花會」就聞風喪膽。
  我很善良,卻也蠻殘忍,會對一個小孩子拋以大哥哥的微笑,也會微笑著瞬間秒殺數十人,不皺一下眉頭。
  這就是我,當之無愧的主角——沈之默!
  一個為正義而存在的黑幫頭目。
  一個為善良而存在的邪惡之人。
  傳奇只為我書寫,因為我是會武功的流氓。沒錯,流氓會武功,誰也擋不住。

180916.jpg

第1集 武術高手

第1章 鐵匠鋪的高手


  開卷前嘮叨一句:

  瞭解的人都知道,小寶的書不看5萬字,那是看不出感覺的。要是看了5萬字還沒感覺,那就準備刀子閹割小寶吧,讓俺直接太監……

  ****

  平緩的帶著鹹腥味的海風充斥著庫澤斯卡爾港的大街小巷,一隻羽毛鮮亮的灰背隼於上空盤旋,時不時向下俯衝,妄圖在沙灘曬場賺取一頓豐盛美餐。

  午後的太陽十分強烈,鋪灑在每一個屋頂、街道、樹椏或是行人的寬沿遮陽帽上。空氣中充滿焦躁與濕悶的味道。推著裝滿陶瓷的板車,幾個碼頭苦工在路邊抹了一把臭汗,匆匆而過。布拉格集市的水果小販仍在有氣無力地叫賣。「雪夜」酒館裡冰鎮麥酒比往日的銷量高了三成左右。

  「黑石塔山」鐵匠鋪處在細狹潮濕的海鴿巷裡面,幾十級階梯高低起伏不平,走路很是困難。附近的閣樓陽台上飄揚晾曬的衣服,一隻野狗扒拉著角落裡的垃圾桶,翻出魚骨頭嚼在嘴裡,還有個包頭巾的大嬸提著盛滿熟玉米的籃子沿街叫賣。這是一個寧靜的港口城市。

  「哐啷」一聲震響打破雞尾巷午後的寂靜。

  鐵匠鋪傳來雜亂無序的響音和叫嚷、怒罵聲。

  「天可憐見,老哈馬爾賭輸了錢還想賴賬。你應該明白欠債還錢的道理,兄弟們上,把值錢的東西都搬走。」契布曼得意洋洋坐在門口招呼顧客用的平板大椅子上指揮幾名走狗般的手下:「不過我想老哈馬爾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這個四十歲上下滿臉大鬍子的中年男人,鼻子邊有一道醜陋的疤痕,眼中罩著凶狠的光芒。他是庫澤斯卡爾港口布拉格集市一帶有名的流氓地痞頭子,手下有十多個游手好閒的幫兇,專靠詐賭勒索為生。

  而鼻青臉腫的哈馬爾縮在牆角,抱著腦袋兀自抗辯道:「契布曼先生!一副紙牌怎麼可能有五個大王呢,分明就是詐騙!你的行徑太可恥了,會受到聖光懲罰的!」眼光朝鐵砧前傻站著的黑頭髮年輕人溜了一圈,他可不指望這個外鄉人能幫得上什麼忙,還是趁早快逃吧,惡霸契布曼發起怒來可是會讓所有的一起都變得粉碎的!

  鐵匠哈馬爾今年五十歲,一輩子沒討上老婆,依靠苦心經營鐵匠鋪過日子,還要面對來自手藝高超的矮人的競爭,經常好幾個月下來沒能接到一樁生意,唯一的期望便是能夠在有生之年有個女人替他洗衣做飯。半年前,他收留了這個不知來歷的外鄉人。

  契布曼的手下巴德馬上朝哈馬爾逼近,晃了晃手裡的木棍威脅道:「牌局就是那樣,牌面一清二楚,你還想抵賴不成?」

  「我……我……」哈馬爾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只能憤怒地瞪著對方。契布曼總是利用人們喜歡佔便宜的心理設置好看著贏玩著輸的賭局勾引別人上勾,哈馬爾就是這麼上當的,一輪牌下來居然有五張大王,賭金翻漲五倍,他一個月不過幾枚銀幣生活費,哪有錢賠?於是契布曼便帶人上門,理直氣壯地討債。

  巴德丟下棍子,一腳將他蹬倒,罵道:「上個月讓你打把小刀還推三阻四,真是不識抬舉!」另外兩個人已經在搜尋任何值錢的物品,看到不順眼的立即狠狠摔到地上,瓦罐碎了一地。

  「等等……」哈馬爾虛弱地說:「錢我會還你的,不要再砸東西了。」

  「你拿什麼還?帝國法典條律上說,若平民欠債一年不還,將會成為債主的奴隸,我可不想要你這個廢物當奴隸。」契布曼挽起袖子,推翻鐵砧。大鐵錘掉進熊熊的爐火裡面,濺起連串的火星。

  站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外鄉人揉了揉下巴,目光居高臨下地看著契布曼。

  「看什麼看?再看我把你那可惡的眼珠挖出來餵狗!不知禮數的鄉下小子!」契布曼反瞪道。雖然外鄉人身材很高,肌肉也很扎實,但紅鬍子契布曼在布拉格集市從沒怕過誰!另外據說這個外鄉人在集市上被一個賣魚乾的婦人百般辱罵也不敢回嘴,是個十足的懦夫,更沒什麼好怕的。

  哈馬爾叫道:「撒加,你快離開吧,別和契布曼先生衝突,這裡留給我打理就夠了。」他把外鄉人叫做撒加,事實上他並不知道外鄉人的名字。「撒加」這個詞彙的意思是黑色、黑暗,因為外鄉人有一頭罕見的黑色頭髮。他甚至懷疑外鄉人是從南部黑雨叢林食人部族逃荒來的野蠻人,根據春季《帝國時事月報》刊登,南方黑水河氾濫成災,許多部落村莊都被淹沒,剩下的人背井離鄉開始流浪的生涯。

  不過撒加很友善,一點不像傳聞中的野蠻人那麼兇惡。最重要的是,這半年來撒加一直幫忙幹活,髒活累活從無怨言,每天吃飽睡覺就夠了,一個子兒的薪水都不用付給他。

  契布曼大聲笑了起來:「想跑嗎?沒人敢用這種眼光看尊敬的契布曼先生!哈哈哈,黑頭髮的蠢貨,你死定了!」

  笑聲嘎然而止,在哈馬爾驚懼的眼神中,只見撒加抓住契布曼的頭髮壓著他的腦袋在鐵爐邊上一磕一放。

  「喀啦」一聲,鼻樑骨碎裂的聲音清晰響起,隨著撒加的鬆手,契布曼仰後摔開,從左臉延綿至額頭的大裂口比無盡之海的鯊魚龍大海溝還深,鮮血像泉水一樣噴湧而出,灑落進火爐裡頓時騰起一陣蒸汽。

  契布曼不是不能打,他的力氣非常大,一向是雪夜酒館裡的掰手腕冠軍,但對方的手伸過來速度之快,肉眼根本無從分辨,跟著就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湧上頭頸,不由自主衝向鐵爐,腦子裡冒出「好痛」這個念頭就失去了知覺。

  老鐵匠嘴張得比鐵鉗還開,怎麼也想像不到,沉默寡言的撒加會突然出手,而且還一下子把契布曼先生打昏。

  幾個一同前來鬧事打砸的小混混都驚呆了,互相對看一眼,巴德叫道:「契布曼一定是喝醉了,都一起上!打死這個敢於反抗契布曼的混蛋,我要讓他知道誰在布拉格集市說話最大聲!」

  有雞蛋粗的蒲葉桐木棍在空氣中刮出尖嘯聲,掄中撒加的肩膀。

  老鐵匠捂著眼睛不敢去看,猜想外鄉人的肩胛一定會粉碎性骨折了,哦,聖光在上,鐵匠的雙手就是他的生命,這讓撒加怎麼活下去?

  但事情遠遠在意料之外,木渣濺射,堅硬的蒲葉桐木棍竟然從中折斷,另一頭飛開出去,撞上風箱,發出沉悶的響音。撒加赤裸上身的肩膀只留下一道白印子,而臉上平靜如水,彷彿剛才的擊打不過是撓癢按摩而已。

  巴德看著木棍尖利不平的斷口說不出話來,冷汗不知不覺浸濕後衫。天氣炎熱,艷陽高照,鐵匠鋪裡更是熱得如同蒸籠,巴德卻感覺遍體發寒,成串的雞皮疙瘩從脖子上跳起。

  「你確定要收賭債嗎?」撒加用生硬怪異的庫澤斯卡爾地區方言說道:「那麼我可以連利息一起給你。」在巴德驚愕發呆之際,乾淨利落地奪過他手裡的斷棍,反手戳進他的口腔裡面。

  巴德直挺挺倒下,嘴唇邊緣湧出和著唾沫的血花,看起來這輩子再也不能用舌頭清晰地發音了。

  剩下兩名小混混見勢不妙,立即轉身奪門而出,撒加掂起一塊半斤重的鐵錠朝前擲出,正中後腦,那人聲也不吭,直接滾落下台階,雙眼翻白,顯然陷入深度休克當中。還有一人立時挪不動半點腳步,就那麼看著撒加,似乎被嚇傻了。

  「把你的同伴拖走,另外需要賠償鋪子的損失。」撒加拿起黑糊糊的毛巾擦掉額頭熱汗,好像剛剛完成了一項平淡的打鐵工作那樣隨意。

  哈馬爾急忙對那名混混說:「不不不,用不著賠償,伊登先生,對於這件事,我深感抱歉,等契布曼先生醒了以後,請向他轉達我的歉意,我,我想辦法還掉賭債……」

  那小混混左看右看,猶豫不決,突然發現撒加臉色不善地從水桶裡取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嚇得心臟險些停止跳動,趕緊上前幾步,抖抖索索地從契布曼的褲兜裡摸出一個沉甸甸的錢袋遞了上去。

  「好的,給你一分鐘時間爬走。」撒加試了試菜刀的鋼水,將錢袋拋給哈馬爾。

  小混混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把老大拖出鐵匠鋪外,哈馬爾驚魂未定,軟綿綿趴在牆角里低聲說:「謝謝你,撒加。」

  撒加透過破裂的木板呆呆地窗外蔚藍的天空,不再說話。

  他知道他的名字不是撒加,他叫做沈之默,來自另一個時空的人。從前的事情,熟知的人或東西,在現在來說已經縹緲不可捉摸。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6-28 17:31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1-28 22:34 編輯 ]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