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都市] 重生追美記 作者:魚人二代 ( 已完成 )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重生追美記 高中尋美 第 一 章【趙顏妍的婚禮】


    「劉總,來,咱倆再喝一杯!」

  我端起了酒杯,一仰頭又灌了進去。我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杯了,也不清楚我剛才喝進去的到底是啤酒還是白酒,更不清楚是誰勸的酒。

  我目光呆滯的坐在席上,回憶著這些年來我與趙顏妍的點點滴滴,如今我只能默默地注視她,成為別人的新娘。

  我和趙顏妍從高中就是同學,而且是同桌。那時候趙顏妍就是學校裡的焦點,學習出眾,能歌善舞,又是學校裡連續三屆的校花榜首。雖然我和她是同桌,但實際上說過的話並不多,寥寥幾句,而且是無關痛癢的話。我高中的時候非常內向,性格懦弱,總被班裡的壞孩子欺負,由於學習不好,也不是老師所寵愛的那類學生,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有很強的自卑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深深地喜歡上了趙顏妍,默默的關注著她,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但是我卻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在她的身邊不乏追求者,而且每個人的條件似乎都比我強上許多。

  高二的分班的時候我們分道揚鑣,她選擇了文科,而我依然選擇了理科,那時候的我理科並不是強項,但是我總是有一種對陌生環境的恐懼,所以留在了在原來的班級混日子。與趙顏妍分開以後,我以為我能忘掉這個夜夜出現在我夢中的女孩,但是我錯了。我對趙顏妍的思念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卻與日劇增,她完全成了我人生奮鬥的目標。人們常說,男孩在學習上有後勁,我想我可能就是其中一個。高中最後一年的時間我全身心的撲身在書本上,重新撿起了很多高一高二時落下的知識。終於在高考的時候不負眾望,考上了全國著名的青華大學。在家裡大人喜悅的氣氛中,我知道,這一份功勞其實應該屬於趙顏妍,如果不是因為對她的思念,不是事先知道她會報考青華大學,我不可能如此的刻苦。

  新生報到的時候,我竟然意外的看見了那熟悉的身影。一年不見,趙顏妍更漂亮了,雖然如今的我不再像以前那麼自卑,但是和趙顏妍比起來,我知道我還配不上她。青華大學裡的學生哪一個不是高中時候的佼佼者?我和他們比起來一點驕傲的資本都沒有。

  讓我意外的是作為青華校花的趙顏妍大學四年竟然沒有交過一個男朋友,也沒傳出過一點緋聞。

  高中的時候就看的出來,趙顏妍肯定生活在一個非常優越的家庭中,上學放學都有專車接送。這和父母都是工人的我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大學四年,我不斷的想拉近和她的距離,學習金融,學習政治,學習多國外語,參加各種社團來提升自身的能力,藍球足球游泳散打射擊無一例外的都成了社團的主力,多次代表青華參加全國大學生競賽。可以說大學時代的我已經從中學時懦弱的那個劉磊完全拓變,成為了青華里一顆耀眼的明星。同樣追求我的女孩子也很多,但是我卻始終忘不了趙顏妍。也許是我的性格使然,始終沒有對趙顏妍表白,我害怕失敗,害怕被拒絕,害怕失去這份被我保存了多年的感情。在我看來,雖然沒和趙顏妍表白,但是卻代表我還有機會。我不想輕易的浪費掉這個機會,所以我仍然在拚命的提高自我,超越自我。

  畢業以後,我再次很幸運的和趙顏妍就職於同一家公司——危軟公司。而我依然是單身,趙顏妍也是。

  在我三十一歲那年的年底,我終於攀躍到了我人生事業的巔峰,我坐上了危軟Z國區總裁的位置。我知道,我一直等待的機會到了,我準備在今年的聖誕節向趙顏妍表白,傾訴我一直以來對她的感情。

  俗話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聖誕節,我一早就到花店訂了一束鮮花,又在馬克西姆西餐廳訂了一間包房。我準備在今晚約趙顏妍出來吃飯,然後找一個適當的時候對她表白。

  我興高采烈的走進辦公室,秘書小張拿給我一大堆賀卡,我一笑,當總裁就是好,你不給別人送賀卡別人也得給你送。

  賀卡的最上面是一份請柬,這種東西幾乎天天都能看到。坐在危軟Z國區總裁這個位置上,應酬幾乎是天天都有。我懶洋洋的把它拿起來拆開,當我打開以後,一瞬間我感覺天旋地轉,有一種掉入冰窖中的感覺。霎時間我的頭腦中一片空白,這張請柬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靂一樣,深深地打在了我的胸口。

  趙顏妍要結婚了?!我忽然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但卻哭不出來。更讓我哭笑不得的是,新郎的名字竟然是我的副手徐慶偉。他和趙顏妍竟然要結婚了?事先我怎麼連一點消息都不知道,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一年多以來,我一心撲在事業上,對其他的事情很少過問,更為可笑的是,這個徐慶偉還是我當總裁的時候把他從公關部經理的位置上給提拔上來的,原來是公關部副經理的趙顏妍現在當上了公關部經理。

  許久,我才平靜了自己的情緒,既然沒開始過,就讓它結束吧。

  ****我是分隔線***

  我端起酒杯,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趙顏妍和徐慶偉面前,口齒不清稀的道:「小徐,顏妍。我——我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徐慶和趙顏妍也端起了酒杯,趙顏妍嫣然一笑,說道:「謝謝劉總!」

  我一口氣乾了杯中的酒,正要回酒桌,心房忽然一陣絞痛,我倒在了地上。

  徐慶偉見我倒下,急忙大叫道:「快叫救護車,劉總暈倒了,頭摔在桌角上出了好多血!」

  趙顏妍也急忙蹲下來,不停的為我掐著人中。

  救護車呼嘯的把我拉到了醫院,很快我就被推到了手術台上。我不知道我的意識為何還如此清晰,但是我的身體卻一動也不能動。

  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看著手術台邊上的儀表,急促的對另一個人說:「這是過量的飲酒導致的心臟功能衰竭,趕緊上高壓起搏器!」

  另一個護士模樣的人快速用高壓板按在了我的胸膛。

  「提高電壓!」白大褂醫生喊道。

  護士再次把高壓板按在了我身上。

  白大褂的醫生搖了搖頭,對護士說道:「不行了,給他打一針強心劑,問問病人是否有什麼遺言。」

  ****我是分隔線***

  手術室外,所有的公司員工都在焦急地等候,那個護士跑了出來,對人群叫道:「你們誰叫趙顏妍?」

  穿著婚紗的趙顏妍一愣,但是馬上跑了過去。

  護士對她說道:「病人馬上就不行了,他有話要對你說。」

  ****我是分隔線***

  我艱難的睜開了眼睛,趙顏妍已守候在我的身前。

  「顏妍,我——我有一句話,一直——一直想對你說,顏妍,我——我愛——你!」說完最後一個字,我不帶有任何遺憾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霎那間,趙顏妍淚流滿面,用手輕輕摩挲著手術台上那個人,不對,應該是屍體的臉龐,喃喃自語道:「劉磊,如果你早一刻對我說這句話,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嫁給你——」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