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奇幻] 深藍傳說 作者:天唱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57134 | 回覆:227 | 感謝:3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奇幻] 深藍傳說 作者:天唱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序
 
這世上有神嗎?你相信神明的存在嗎?

或許有人會不屑一顧的對待這個問題,誰會相信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

真是這樣嗎?無線電波,我們都知道吧!它不也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嗎?難道你就能否認它的存在嗎?

宇宙,在希臘語裡的意思是「有序的空間」。如今,普遍的認同是我們生活的這個宇宙起源於一次大爆炸,可是這種無序的爆炸又怎麼會產生一個如此有序的空間呢?

無神論者說我們不需要神,因為宇宙自身有其獨立的法則,宇宙就是在這些法則之下存在的。這些法則都有其準確性和合理性,可是這些法則又是怎麼來的呢?難道無思維的能量能從混沌中創造出如此準確而又合理的法則嗎?

不能,絕對不能。

這些法則之嚴緊、之複雜、之合理性,都無不顯示出有一位充滿智慧的規律創造者。無理性的能量不可能產生出有理性的規律。

還有,為什麼宇宙的各種法則能夠持續運行呢?為什麼這些法則都有其合理的規律性呢?

人類早已對自己生活的宇宙進行過研究,發現存在有各種各樣的物理定律和化學定律。這些定律並非起源於人,人只是發現了它們。

在人類發現之前,這些定律早已存在了,只是發現這些定律就需要花費極大的智慧、知識和艱辛勞動。

人類沒有創造這些定律,難道是大自然創造了這些定律嗎?

大自然是無思維,無感知能力的,它不可能創造定律,因為是這個定律來管理這個自然的。

那麼,這些定律是偶然發生的嗎?什麼是偶然?偶然就是盲目的、混亂的、破壞性的,偶然也是無感知能力的。

這樣,你還相信偶然會是創造各種定律的來源嗎?

這一切都是從哪裡來的呢?

有週期性的元素,相同本質而又有不同特性的有序排列的電磁能、電磁波,為了保護冰下面的水不受寒風的侵襲,以至於讓水中的生命得以生存,水的固態比重才會小於液態,固態冰的體積才會大於水,而為什麼單單只有水會這樣呢?是因為它格外的聰明嗎?

先不談智慧、意識這些複雜得至今連我們都無法解釋的問題,單說地球吧!

如果它離太陽再近一點,那將會太熱以至不能生存。如果離得遠一點,那將會太冷,也不能生存。

如果地球自轉慢一點,那白天日照時間長,會變得太熱,晚上散熱時間長,又會變得太冷。

地球上有大氣層使我們能夠生存。為了生存的需要,地球上也有水循環。

地軸傾斜了二十三點五度,使我們能夠擁有豐華果實的季節性。

地球上也有生活必需的氮氣循環,以及氧、二氧化碳循環。

所有這些生存環境,在同一時間內因偶然發生,這從數學的角度上來講幾乎是不可能的。

現在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相信這一切都是偶然發生的。只是這類信念過於盲目了,是與科學相違背的。

地球的存在,讓我們看到必定有一位充滿智慧的創造者。

現在,你相信有神的存在了嗎?
----------------------------------------------------------------------------------------------------------------------------------------------

                                                                                                         
第一章

據說康德出生的時候,天下的名山大川無不佛光乍現,天空中祥雲密佈,他們家院子裡養的雞呀、豬呀什麼的鬧騰了一宿,他媽媽也被折騰了一宿。

那是一九九七年的秋天,那一天是農曆的九月初九。

可就是這個在村子裡所有人眼裡的佛緣深厚的小子,並沒有澤及鄉鄰。

在康德還不滿週歲的時候,一場大水把他們的村子沖了個乾淨,幾百人的村子就他一個人活了下來。

也許那所謂的「佛緣」就對他一個人好使吧!要不怎麼幾百人就他一個人活下來了呢?

說起佛緣,康德還真的與佛有緣。大水過後,一個親人也沒有了的小康德,被一個遊方的和尚收養了。

和尚的法號叫渡緣,專渡有緣人的意思。渡緣和尚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了,為了自己這個渡緣的法號,渡緣和尚可沒少受罪。

佛曰因果輪迴皆由天定,一切都是一個數,天數。能在六十多歲時遇上康德,渡緣和尚覺得這也是天數。

於是,剛滿週歲的康德就成了渡緣和尚的開山大弟子,跟著他雲遊四方去了。

光陰冉冉,轉眼,六年過去了,康德也從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變成了一個孩童。可是這六年中,康德也著實讓渡緣和尚吃盡了苦頭。

照和尚本人的話說,那就是:「這究竟是誰在渡化誰呀?」

老和尚一出生就出家了,別說孩子了,這輩子連女人和男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他都不知道,偏偏康德又是那種最不容易帶的孩子。

康德很聰明,還是非常聰明的那種,只是他的聰明全部放在怎麼「渡化」老和尚身上了。

「咿咿丫丫」的外星球似的語言,讓老和尚臨老還學會了一門外語,剛學會走路,孝順的他就知道如何幫著老和尚鍛鍊身體了。

康德七歲那年,老和尚帶著他結束了流浪生涯,原因是老和尚再也經不起折騰了。否則,恐怕還就真要給康德「渡化」了。

於是,康德便隨著老和尚一路向南,再向西,接著康德就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

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座高山之下,老和尚說這便是他剃度的地方,山的名字叫「太子雪山」。

在山腳的一個叫德欽縣的小縣城裡歇了幾天之後,老和尚便帶著康德向山裡進發了。

直到後來康德從山上下來後,才知道這座山的正式名稱叫做「梅裡雪山」,是當今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座凡人無法登越的神秘的處女峰之一。

「太子雪山」或「神山」是只有當地人才這麼叫的,當地人堅信山上住著神仙,凡人是不能近山的。只是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這種言論還有誰會信的呢?

於是,在一九九一年,一個由中、日兩國聯合組成的登山隊,不顧當地百姓和喇嘛們的反對,試圖登頂。結果十七名隊員全部罹難,造成了近代登山史上最大的一個悲劇。

美國人牛,不服氣,於三年後又來到這裡,只是這一次他們比較幸運。當兩名登山隊員登上一塊冰川上部時,不知從何處飛來一塊石頭,正好打在一名隊員身上。

要知道當時他們所在的那個地方,除冰雪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東西,更不用說有塊這麼大的石頭了。

幸好這兩名登山隊員馬上明白了過來,這塊石頭是神對他們的警告,他們怕冒犯神靈,遭到中、日登山隊的下場,便倉皇下山了。從此,梅裡雪山不可攀登的神話就到處傳揚開了。

這世上真的存在神嗎?這個問題目前對康德來說,還早了點。他現在只顧著滿口抱怨老和尚為什麼要帶他到這種地方來呢?山下的花花世界裡有那麼那麼多好吃、好玩的東西。唉!

天逐漸的黑了,師徒二人才只走了不到五公里的山路。抬頭看著那近在咫尺的主峰,康德的小腦袋裡一個勁的納悶,怎麼還有那麼高呢?

此時,老和尚大發善心似的停了下來,找了一塊空地,又撿了些木柴生了堆火,還從衣帶裡拿了包藥粉灑了上去。

小康德早已經累趴下了,雖然這些年走南闖北的練就了一副硬身板,可畢竟還只是個七歲大的孩子,何況這裡已是高原了。勉強吃了點東西後,沒多會兒便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康德便覺得有個毛絨絨的東西把自己抱了起來。睜眼看時,卻是一對銅鈴般的大眼,再往下是一隻血盆大嘴正裂開著。

饒是他膽大如斗,可在睡夢中突然見到這麼恐怖的事情,任誰也不會毫無反應的。

尖叫自是難免了,可他這一叫,卻把對方嚇了一跳,接下來的後果就是康德被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下。

「哈哈!」老和尚憋悶了六年的一口怨氣總算是出了小半口,笑的滿臉除了褶子再沒有別的了。

摔的滿眼都是星星的康德,立刻把康氏三大絕招之第一招──哭,使了出來。

號啕的哭聲把山上的宿鳥驚飛一大片,那雄厚的聲音讓老和尚感覺這傢伙這次不像是在使詐。

那當然了,這事兒擱別人身上,恐怕連哭都哭不出來啊──嚇都嚇傻了,還哭?

好說歹勸的總算是讓康德明白了,那個嚇他的傢伙是來接他們上山的神獸,叫大黑,並且把同樣嚇的不輕的大黑,從遠處的樹林裡叫了出來。

康德在確定了這個近兩米高的大傢伙對自己沒有惡意之後,才漸漸止住了哭聲。

直到老和尚如釋重負似的一屁股坐下去的時候,康德那個小腦袋瓜子裡早想好了至少不下於十八條的報復性措施了。

可憐的渡緣大法師,唉!


有了大黑,兩個人的行動可就快多了。

手上抱著康德,背上馱著老和尚,可是一點也沒影響大黑的速度。兩個多小時以後,師徒二人已經站在了梅裡雪山的主峰上了。

真冷啊!康德雖然穿的是專業的羽絨服,可是大了點,刺骨的寒風一個勁的從外邊往裡灌。

主峰瓦卡格博的峰頂有一塊三十多平米的平台,斜的,最高處還有一個石墩。肆虐的狂風把峰頂上打掃的非常乾淨,大黑把康德師徒放下來後,強勁的風力險些連他們也一起打掃出去。

趴在地下的康德只見大黑像個沒事人似的,歡天喜地的跑到那石墩處,雙手抱住石墩,吃力的轉動了幾下,奇事便發生了。

就見那個石墩緩緩的升了起來,一個可以讓兩個大黑同時出入的洞口現了出來,跟著一股乳白色的柔和光暈也從洞口飄了出來。

就在康德快要被見到的怪事驚的張大嘴巴大叫出來的時候,大黑已經回來把他和老和尚提了起來,然後把他們往洞口裡一塞,緊接著洞口就又被封死了。

呼嘯的狂風突然就消失了,四周靜悄悄的。渡緣老和尚可不像康德那麼目瞪口呆的發傻,自從懂事開始,這裡便是他的家了。

離家多年的遊子回到家時的樣子,正是老和尚此時的寫照。此時他已經顧不上康德了,三步併作兩步的沿著石階飛奔而下,來到了一間幾百平米的石室之內。

石室之中的擺設極為簡單,幾個不知是什麼材料製成的坐墊,一個矮矮的石床,正面的石壁上有一個很大的神龕,裡面供著三排近百個牌位。

當康德迷迷糊糊的跟進來的時候,就見師父正跪在那些牌位前。或許是激動吧!定下神來的康德發現,師父的肩膀在不停的抽動著。

這六年來,師父對於自己的身世向來是隻字不提,只是不停的逼著康德背誦一本厚的離譜的,叫什麼「宇宙法則」的經書。雖然康德為此用盡了各種法寶,可是師父卻從未對此妥協過。

兩年前,康德總算可以完完整整的背誦下來了,老和尚便開始逼著要他參悟。試想讓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去參悟那些連大人都很難理解的東西,唉!就為這個,老和尚臉上不知道多了多少褶子,愁的。唉!

「阿德,你過來。」老和尚足足在那裡跪了半個鐘頭才想起了身後的徒弟:「跪下,給這些先輩們磕頭。」

儘管康德頑皮成性,可是遇到正經事他是一點都不會含糊的。聞言乖乖的在師父身邊跪了下來,恭恭敬敬的磕了九個頭,這些規矩是從他懂事起就知道的。

老和尚見徒弟磕完了頭,這才又示意他重新坐好,開口說道:「阿德,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為師的來歷嗎?好,為師現在就告訴你。」

老和尚說到這裡停了一會,像是琢磨著從什麼地方開始:「你不是一直問為師這世上有沒有神仙嗎?現在為師就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有。」

六年的流浪生涯,不僅使康德長大了,學到的知識也遠比同齡的孩子多的多。或許有關現代科學的東西康德沒有基礎,可是世態的炎涼、世事的滄桑,在這些成年後才能體會到的東西上,康德一點也不比一個成年人差。

特別是在他參悟了那本記述了宇宙法則的經書後,大腦的邏輯思維能力已經不比一個成年人差了,讓他對周圍世界的認知和判斷力,得到大大的提高。而有關神仙、鬼怪的事情,則成了康德最好奇、問的最多的問題。

老和尚見徒弟的精神提了起來,便繼續說道:「不只是神仙,妖魔、鬼怪這些傳說也都是真的。這個宇宙之所以產生、發展,完全是靠這個宇宙的法則來實現的,而這所有的宇宙法則,便是由神制定的。聽清楚了,是神,不是神仙。神和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神是永恆的,永遠存在的;而仙則差多了,最多也就是能生存一個宇宙輪迴。而鬼怪則又比仙差了一個層次。至於惡魔,則是一個可以比肩神的群體,只是他們一直無法戰勝神,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罷了。早在二十五萬年前,地球原本是一個仙級的樂土。所謂的仙級,顧名思義,就是一塊仙人生活的樂土。」

「可是有一年,一個仙人居然破戒與一個惡魔結合了,這兩個人知道自己從此勢將難以再面對自己的族人,於是便一起逃走了。仙人和惡魔們在得知這個消息後,一場持續了近百年的追殺便開始了。最後,他們終於在東海之濱追上了這二人,怎奈這二人已經各自將對方的修行技能融會貫通了。仙道和魔道本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修行,任誰也沒有想到這兩種修行竟然可以相互為助、融為一體。一場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拚殺打了足有三年,最後,終是因為這二人各自本身的條件所限,再加上寡不敵眾,仙、魔二界終於將二人斬殺於東海。唉!此役,仙、魔二界雖然獲得了勝利,可是也因此損失了大半的精英。」

「就在二界自以為天下太平了的時候,地球上突然又出現了一個混世魔王,他便是撒拿旦。此魔王一出世,便對仙、魔二界展開了無情的殺戮。後來大家才知道,此人便是那二人的後代,撒拿旦因為繼承了仙、魔二界的優良血脈,在修為上比起他父母的和合技擊來,強大了不知多少倍。仙、魔二界因此死傷慘重,偷生者不是投降,便是逃往到別的星球去了,地球從此淪為了惡魔的樂土。不過幸好此事驚動了萬能的神,神聞訊之後大怒,竟親自出手以圖消滅撒拿旦。可是此時的撒拿旦已經修煉到與神一般的不滅之界了,即使是神,也無法徹底消滅他。那場戰爭史書上沒有任何記載,最後的勝負如何誰也不知道。自此以後,神和撒拿旦就一起失蹤了。」

「哦!」老和尚的講述在康德聽來更像個故事,這個故事聽得他血脈賁張的。

渡緣看著自己這個徒弟,知道現在無論怎麼說都無法讓他真正的理解正、邪之爭的意義。如今只能是先把這些事情的經過告訴他,至於怎麼理解,那就只有看他自己的了,隨又繼續說道。

「因為這場戰爭一直是個無人知曉的謎,所以戰爭過後的地球歷史上,就出現了一段空白。至於後來人類的出現,也成了一個未解之謎。現在的地球人類把人類的出現歸功於生物的進化,唉!這純是無稽之談,什麼大猩猩,什麼類人猿的,按現代科學講的,魚從海裡爬到陸地都用了幾千上億年,何況是進化出智慧生命呢?這世間萬物,無不是出自神之創造。而為師所不明白的就是,當初那些仙、魔、鬼、怪、妖,他們都到哪裡去了,為什麼不再回來地球生活?再就是我們究竟是從何而來的?」

「好恐怖啊!」康德聽了師父的敘述後,才知道眼前這個老頭還不是一般的老,居然有一百四十多歲了。

「我們這一門名為不滅門,始於何時,以及最初的名稱都已經沒有記載了。不滅這個名字是從南北朝時期才開始用的,其時因當時政府排斥諸教,獨尊佛教,是以從那時起本門依附於佛教。但本門直系弟子並不以佛門弟子自居,只是本門的入門修行與佛門的禪宗極為相近,所以後世弟子才慢慢的發展為佛教禪宗的一支。本門歷來的直系弟子不多,明朝滅亡後的近三百多年來,直系弟子就更少了,近三代來一直是單傳。本門的修行博大精深,不受任何教條的局限,對神、仙、妖、魔均有涉獵。四千年來,有一十八位祖師飛昇成仙,也有二十一位祖師修為妖、魔。但是據本門最高深的法典『智慧典』所載,本門最高的境界是可以使修煉者飛化為神的,這也是本門歷代祖師的宏願。」

老和尚說到這裡有點激動了,雙眼緊盯著康德說道:「阿德,你是師父這近百年來唯一選中的弟子,而這六年來你也沒讓師父失望。六年來你所習的經文就是智慧典的築基篇──宇宙法則,本來為師還以為你至少需要用二十年才能參悟此篇的,誰知僅僅六年你便窺入門徑了。從今天起,師父已經不能再教你什麼了,以後的修行就全靠你個人了。這也是本門歷來的規矩,以後你成仙、成魔,抑或是成神,就看你的造化了。」

說完,老和尚站起來走到石室的一角,運勁在石壁上一拍,一個洞口又出現了。

「從這裡下去,便是本門傳人的修行之所。其下共分十八層,每一層都有一個出口,只有將本層的典籍融會貫通之後,才有能力打開出口進入下一層。若你在十年之內打不開下一層的出口,則說明你的修為已經無法再繼續下去了。你可沿原路返回,繼續為師的所為,入世尋找有緣之人為徒,將本派延續下去。好了,你從這裡下去吧!記住,萬事不可強求,你好自為之吧!」

「師父,那你呢?」

「唉!為師老矣!天命將至,況為師入世已久,早想在此避世隱居了。你去後,為師就在此修行,等你回來。」

看渡緣和尚的表情,康德還能不明白嗎?此一別,恐怕是相見無期了。可又轉念一想:「嗐,怕什麼,常上來陪陪師父不就行了。」康德心裡的小算盤打過之後,心情又重新好了起來,原本他就因為參悟了智慧典的築基篇後,對生老病死、傷別離這些事情看的很淡了。

之所以這樣,全是因為他與老和尚之間的那股近乎父與子的親情,這種親情可是世間最難放手的感情了。

「師父,當年您修到了第幾層?」

「臭小子,問這個幹嘛!」康德的問題顯然是不怎麼受歡迎,不過老和尚還是回答了:「師父資質平平,只修到了第十四層。據師門記載,周代時的第五十八代祖師修為最高,修到了第八層。唉!近千年來,還沒有出現過修煉到第十層以下的呢!」說到這裡,老和尚怕這個滿腦子鬼主意的徒弟再問些更尷尬的事情,忙催促道:「別廢話了,你還是趕緊下去吧!」

康德笑了笑,回道:「那我下去了,師父保重。」

渡緣和尚很清楚,康德這一去,基本上就是再無相見之日了。饒是他修行了一百多年,也不僅有些許傷感。

正要想再說些什麼呢!卻見下到一半的康德突然又轉身問道:「師父,我們在這裡吃什麼呀?」

被康德問得鼻子險些歪了的老和尚一腳把康德踢了下去後,罵道:「餓死你活該。」接著伸手在石壁上一拍,通道口「光鐺」一聲,關死了。


不滅門,實際上就是一個修仙的門派。它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人類這一次文明的開始之前。

在本代文明開始之後,它便開始引導著本代主流文明的發展。至於後來的魔、道等諸家流派,其實都是它的分支。

佛教傳入中國後,也在它的影響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今佛教的大乘、小乘之別,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只是修仙讓人聽來實在是過於聳人聽聞了,而修仙所學又過於繁雜,天文地理無所不容,試想這些東西任誰只要精通其一,那就已經是個不世之才了,又何況是門門皆通呢?

修仙者追求的是飛昇成仙,世俗對他們來說,可謂是猶如糞土,毫無吸引之處。雖也有入世修行的功課,然而修仙之人大都自視甚高,為人孤傲,所以大多保持低調。因此,反而不像魔教、道教似的名聲響亮了。

在春秋戰國時期,其門人也曾一度遍佈全國,當時的百家爭鳴便是直接由其門人入世造成的。在中華民族的發展史上,其門人的思想對中華文化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

中華文化的包容性就是受益於此,中國人做法事都是和尚、道士一起上,這正說明了中華文化不拘泥於一格的特點。沒有一個可以包容一切的文化底蘊,是不可能讓今天的年輕人,在結婚時既入教堂,又拜天地的。


先不管滿是感慨的渡緣和尚,康德被老和尚一腳送入第十八層石室後,身後的通道一關,他才知道為什麼老和尚說要等十年打不開下層通道,才能沿原路返回的話了,因為那個通道口關上後便消失了。

第十八層石室的面積跟上面的石室差不多大,只是另外還多了三個小石門。打開第一個石門走進去一看,是個臥室,室內只有一張齊腰的石床,和一些用不知名的材料製成的被子什麼的,摸上去柔軟異常。可走入另一間石室時,立時便把康德給驚呆了。

這裡嚴格上說起來已經不能算是石室了。打開那個不大的石門,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芬芳的花香。進門的第一眼,滿室的奇花異草便映滿了康德的眼簾。

這些花草,康德一樣也不認識,便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傻呼呼的東瞧西看的。再往裡,居然聽到了水聲,近了才看清楚在花叢後面有一個很大的池塘,有一個小瀑布從石室上邊的出水口落下,打在池塘裡。

池塘裡魚兒在自由自在的遊蕩著,池畔的石縫中長出了十幾株結了果的植物,果實不大,鮮紅的顏色立刻讓康德想起了已經很久沒吃過東西了。

十幾個果子下肚以後,康德正回味著那種美妙無比的滋味時,突覺腹中一陣攪動,接著一股暖流在丹田處升起,沿著背脊直衝腦際,轟的一聲,人便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康德再次醒來的時候,只覺身上涼颼颼的。抬頭一看,卻見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跑哪去了。光潔溜溜的,怪不得會覺得涼颼颼的呢!

起身之後,康德突然覺得怎麼周圍的花呀、草呀什麼的都變矮了呢?琢磨了好半天,才明白過來並不是它們變矮了,而是自己長高了。

站在池塘邊上大約估量了一下,恐怕沒到一米八,也差不了多少。

這個結果讓康德興奮不已,長大本就是每個孩子最嚮往的事情,就如每個老人都想變回年輕時一樣。以至於從此以後康德吃的最多的便是這種朱果,只是很遺憾,他以後再也沒長高過。

從池水中看著自己健壯的身體,康德心裡那個美呀!可是突然間看見了下面那個粗大的活兒讓他嚇了一跳。

一股莫名其妙的衝動自那話兒處升起,眨眼間又讓那傢伙粗壯了不少,嚇的他一個猛子扎進了水裡。


[ 本帖最後由 ark17303 於 2008-10-22 15:29 編輯 ]
  • 2

    評分
  • + 4

    參與值
avatar ab024881 +2 我只知道每個刑警當久了,再不信再鐵齒的也都信了
avatar chankinman +2 神論 強詞搶理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