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後宮——甄嬛傳 作者:流瀲紫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10-5-30 17:11 編輯

簡介:
碧玉挽金絲,香深路參差。一瓣撚魂魄,天成國色姿。清杯汲酒淚,睡酣俯煙鸝。會得華清醉,三界天人癡。玉階羞顏色,簷宇浴洪熹。嬉戲雪花女,云共鴛鴦期。突如天裂皸,饕餮跑亂塵。世事堪預料,生死帝武門。蜀山橫勢峻,名聲破地甄。波滾天地動,雨悲落云津。花落歸坡冷,魂銷盡藐瞑。雨住林幽寂,風聲猶泣鈴。垂卻海棠楚,卑薄妾婢身。多情遺古恨,長使淚拭巾。女人之間的斗爭,永遠是最殘酷的斗爭……而後宮,是殘酷的密集地……我想寫的,不過是寂寂深宮中一個關于愛情和斗爭的故事……我初進宮的那一天,是個非常晴朗的日子。乾元十二年農曆八月二十,黃道吉日。站在紫奧城空曠的院落里可以看見無比晴好的天空,藍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沒有一絲云彩,偶爾有大雁成群結隊地飛過。鴻雁高飛,據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預兆。可是……我眼中怔怔垂下淚來,只怕這一世,相思比夢還長只怕,是望穿了萬千秋水,還是永生永世不能相見了


正文 第一章 風波
    我初進宮的那一天,是個非常晴朗的日子。乾元十二年農曆八月二十,黃道吉日。站在紫禁城空曠的院落里可以看見無比晴好的天空,藍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沒有一絲云彩,偶爾有大雁成群結隊地飛過。

    鴻雁高飛,據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預兆。

    毓祥門外整整齊齊地排列著無數專送秀女的馬車,所有的人都鴉雀無聲,保持異常的沉默。我和來自各地的秀女站在一起,黑壓壓一群人,端的是綠肥紅瘦,嫩臉修蛾,脂粉香撲鼻。很少有人說話,只專心照看自己的脂粉衣裳是否周全,或是好奇地偷眼觀察近旁的秀女。

    選秀是每個官家少女的命運,每三年一選,經過層層選拔,將才貌雙全的未婚女子選入皇宮,充實後庭。

    這場選秀對我的意義並不大,我只不過來轉一圈充個數便回去。爹爹說,我們的女兒嬌縱慣了,怎受得了宮廷約束。罷了罷了,平平安安嫁個好郎君也就是了。

    娘總說像我女兒這般容貌家世,更不肖說人品才學一定要給我挑最好的郎君。我也一直是這樣想的,我甄嬛一定要嫁這世間上最好的男兒,和他結成連理平平安安白首到老,便是幸福了。我不能輕易辜負了自己。

    而皇帝坐擁天下,卻未必是我心中認可的最好的男兒。至少,他不能專心待我。

    因而,我並不細心打扮。臉上薄施粉黛,一身淺綠色裙裝。頭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芙蓉,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七寶玲瓏簪,以彰顯我是吏部侍郎的女兒,並非一般的小家碧玉,可以輕易小瞧了我去。

    如此輕描淡寫,我只需等著皇上“撂牌子”,讓我落選。

    選看秀女的地點在紫禁城內長春宮的正殿云意殿。秀女分成六人一組,由太監引著進去被選看,其余的則在長春宮的東西暖閣等候。選看很簡單,朝皇上皇後叩頭,然後站著聽候吩咐,皇上或者問哪個人幾句話,或者問也不問,謝了恩便可。然後由皇上決定是“撂牌子”還是“留用”。“撂牌子”就是淘汰了,”留用”則是被選中,暫居本家,選吉日即可入宮為妃嬪。

    皇上早已大婚,也多內寵。這次的選秀,不過是廣選妃嬪充實掖庭,為皇上綿延子嗣。

    滿滿一屋子秀女,與我相熟的只有濟州都督沈自山的女兒沈眉莊。我府與她京中外婆府上比鄰而居,我和她更是自小一起長大,情誼非尋常可比。她遠遠看見我,走過來的執我的手,面含喜色關切道:“嬛兒,你在這里我就放心了。上次聽外婆說妹妹受了風寒,可大好了?”

    我急忙起身說:“不過是咳嗽了兩聲,早就好了。勞姐姐費心。路上顛簸,姐姐可受了風塵之苦。”

    她點點頭,細細看我兩眼,微笑說:“在京里休息了兩日,已經好得多。妹妹今日打扮得好素淨,益發顯得姿容出眾,卓而不群。”

    我臉上飛紅,害羞道:“姐姐不是美人麼?這樣說豈不是要羞煞我。”

    她含笑不語,用手指輕刮我臉頰。我這才仔細看她,一身桃紅裙裝,梳一個反綰髻,髻邊插一只累絲金鳳,額上貼一朵鑲金花鈿,耳上的紅寶耳墜搖曳生光,氣度十分的雍容沉靜。

    我不禁贊歎:“幾日不見,姐姐出落得越發標致了。皇上看見必定過目不忘。”

    眉莊手指按唇上示意我噤聲,小聲說:“謹言慎行!今屆秀女佼佼者甚多,姐姐姿色不過而而,未必就能中選。”

    我自知失言,便不再說話,只和她絮絮一些家常。

    只聽見遠處“哐啷”一聲,有茶杯翻地的聲響。我和眉莊停了說話,抬頭去看。只見一個穿墨綠緞服滿頭珠翠的女子一手拎著裙擺,一手猛力扯住另一名秀女,口中喝道:“你沒長眼麼?這樣滾燙的茶水澆到我身上!想作死麼?你是哪家的秀女?”

    被她扯住的秀女衣飾並不出眾,長相卻眉清目秀,楚楚動人。此時已瑟縮成一團,不知如何自處。只得垂下眉目,低聲答道:“我叫安陵容。家父……家父……是……是……”

    那秀女見她衣飾普通,早已不把她放在眼里,益發凶狠:“難道連父親的官職也說不出口麼?”

    安陵容被她逼得無法,臉皮紫漲,聲細如蚊:“家父……松陽縣縣丞……安比槐。”

    那秀女臉上露出輕蔑的神色,哼道:“果然是小門小戶的出身!這樣不知禮數。”

    旁邊有人插嘴提醒安陵容:“你可知你得罪的這位是新涪司士參軍的千金林玉菁。”

    安陵容心中惶恐,只好躬身施禮,向林氏謝罪:“陵容剛才只是想到待會要面見聖駕,心中不安,所以一時失手將茶水灑在林姐姐身上,陵容在這里向姐姐請罪,望姐姐原諒。”

    林氏臉上露出厭惡的神色,皺眉道:“憑你也想你見聖駕?真是異想天開!今日之事要作罷也可,你只需跪下向我叩頭請罪。”

    安陵容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眼淚在眼眶中滾來滾去。周遭的秀女無人肯為她勸一句林氏。誰都想到,皇上怎麼會選一個縣丞的女兒做妃嬪,而這個林氏,卻有幾分可能入選。沒有人願意為一個小小縣丞的女兒得罪司士參軍的千金。眼見得安氏是一定要受這場羞辱了。

    我心中不忿,眉莊握住我的手小聲叮嚀:“千萬不要徒惹是非。”我掙開她的手,排眾上前,抬手攙起安氏,柔聲對林氏說:“不過是一件衣服,林姐姐莫要生氣。妹妹自備了衣服,姐姐到後廂換過即可。今日大選,姐姐這樣吵鬧怕是會驚動了聖駕,若是龍顏因此而震怒,又豈是你我姐妹可以承擔的。況且,即便今日聖駕未驚,若是他日傳到他人耳中,也會壞了姐姐賢德的名聲。為一件衣服因小失大豈非得不償失,望姐姐三思。”

    林氏略微一想,神色不豫,但終究沒有發作,“哼”一聲便走。圍觀的秀女散開,我又對安氏一笑:“今日甄嬛在這里多嘴,安姐姐切莫見笑。嬛兒見姐姐孤身一人,可否過來與我和眉莊姐姐做伴,也好大家多多照應,不致心中惶恐。”

    安陵容滿面感激之色,垂首謝道:“多謝姐姐出言相助。陵容雖然出身寒微,但今日之恩,沒齒難忘。”

    我笑道:“舉手之勞而已,大家都是待選的姐妹,何苦這樣計較。”她微微遲疑:“只是姐姐這樣為我得罪他人,豈非自添煩惱。”

    眉莊走上前來對我說:“這是皇宮禁內,你這樣無法無天!叫我擔心。”又對安氏笑言:“你看她這個胡鬧的樣子。哪里是一心想入選的呢?也不怕得罪人。”

    我看一眼安氏的穿戴,雖然衣裳全是新制,但衣料普通。頭面除了發上插兩只沒有鑲寶的銀簪子,手上一只成色普通的金鐲子,再無其他配飾,在打扮得花團錦簇的秀女群中未免顯得有點寒酸。我微微蹙眉,隨手從案上取一把剪子,看見牆角放著一盆開得正豔的秋海棠,“唰唰”剪下三枝簪在陵容鬢邊,頓時增了她幾分嬌豔。又摘下耳上一對翠玉環替她戴上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姐姐衣飾普通,難怪那些人輕視姐姐。這對耳環,就當今日相見之禮。希望能助姐姐成功入選。”

    安氏感動,垂淚道:“勞姐姐破費,妹妹出身寒微,自然是要被‘撂牌子’的,反而辜負姐姐美意。”

    眉莊安慰道:“從來英雄不問出身。妹妹美色,何必妄自菲薄。”

    正說著,有太監過來傳安陵容和另幾位秀女進殿。我朝她微笑鼓勵,這才和眉莊牽著手歸位繼續等待。

    方坐下便有小宮女上來奉茶。我和眉莊各自從荷包里取一錠碎銀子賞她,那宮女喜笑顏開地謝了下去。眉莊見宮女退下,方才憂心道:“剛才好一張利嘴。也不怕得罪新晉的宮嬪。”

    我端過茶碗,徐徐地吹散杯中熱氣,見四周無人注意我們,才意態閑閑的說:“你關心我我豈有不知道的。只是姐姐細想想,皇上選秀,家世固然重要,但德容言工也是不可或缺的。林玉菁雖說出身世家,但以這樣的德行舉止是斷斷入不了皇上的眼的。即便她入宮,恐怕也不得善終。所以又何來得罪呢?”

    眉莊點點頭,贊道:“你說的果然有幾分道理,無怪你爹爹自小便對你另眼相看,贊你‘女中諸葛’。當然,安氏也的確可憐。”

    我微笑說:“這是一層。以姐姐的家世姿色入選是意料中事。安氏雖然出身不好,但進退有禮,相貌楚楚別有一番風韻,入選可能比林氏大些。妹妹無心入宮,萬一安氏得選,姐姐在宮中也好多個照應。當然今朝佳麗甚多,安氏能否得選另當別論,也是嬛兒一番愚見罷了。”

    眉莊動容,伸手握住我的手感歎:“嬛兒,多謝你這樣為我費心。只是你如此美貌卻無心進宮,若是落入尋常人家真是明珠暗投了。”

    我壓低聲音說:“人各有志。況且嬛兒愚鈍,不慣宮中生活,只望姐姐能青云直上。”

http://goo.gl/kzZaLY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