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穿越] 異時空之狗頭軍師 作者: 虎牢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6-21 13:45 編輯

內容簡介︰
                       滄海桑田、白雲蒼狗,歲月悠悠。
                       當一個人一夢千年之後,葉風發現這個世界已經完全變了模樣。
                       
                       他會怎樣做?爭霸天下?沒王八之氣,肯定被人敲死。
                       
                       做商人?強盜和官府也不是吃干飯的。默默無聞地度過一生?太對不起觀眾了吧!

                       于是,他選擇了一種完美的職業,那就是狗頭軍師。
                       送死小弟去,黑鍋上級背。而且還可以狐假虎威。
                       就算是欺男霸女、壞事干絕,老天也不會再把雷劈到他頭上。還有什麼比這更爽的呢?


×××××××××××××××××××××××××××××××××××××××××××××××××


第一章 初臨貴地先砍人
   

由于昨天夜里剛剛下過一場暴雨,森林中彌漫著一層淡淡的白霧一直到中午也不曾散去。太陽也躲在了厚厚的雲層後面,整個天空顯得有些陰暗而憂郁。

    一只覓食的烏鴉像是被什麼給驚擾了,撲打著翅膀從地上飛起來,發出憤怒而尖利的叫聲。那聲音在靜謐的森林當中回蕩,久久不絕。

    葉風躲在一棵樹後,輕輕地舉起手中的弩弓。他屏住呼吸,瞄準了那只漂亮的獵物。輕輕一扣扳機,尖利的三稜弩箭輕易地撕破了那只小鹿皮膚,射穿了它的血管,制造出一個恐怖的傷口,但它還是驚慌地逃走了。

    葉楓暗罵一聲,急忙追了出去。做為一個肉食主義者的他已經啃了好幾天的水果,並不希望繼續啃下去。他迫切需要一身耐穿的衣服和鞋子,他現在所穿的由樹葉樹皮制成的衣服實在是太爛了,而且也不保暖。

    在爬過一個山坡之後,他突然愣住了。眼前出現了一條寬敞的大道。在大道之上,大約二十幾個蒙面的黑衣人正在全力圍攻一輛華麗的馬車。在他們對面,十幾個身著古代鎧甲的士兵背靠馬車,圍成一圈奮力抵抗。

    怒罵聲、兵器交擊聲、慘叫聲,哀嚎聲響成一片。尸體橫七豎八地倒了一地。

    看情形對那些士兵相當不利,再有一盞茶的工夫就會被殺個一干二淨。他們好像也已經明白了這個事實,紛紛放棄了防守,瞪著血紅的眼楮,開始以一命換一命的瘋狂方式,展開亡命的搏殺。

    葉風伏低身形,在樹林中和灌木中隱蔽的穿行,當他靠近大路的時候,這場戰斗已經快要接近尾聲了。

    葉風透過灌木的縫隙,驚鄂地看著眼前血肉橫飛的一幕,轉過頭四下張望,試圖找到隱藏的攝影機的位置。但是這場景太真實了,葉風不光看到從動脈中噴出的鮮血,在地上抽搐的傷員,更聞到了濃厚的血腥味,葉風的職業敏感使他可以保證這些人是在真刀真槍的殺人,而不是灑下的紅墨水。

    最後一名抵抗戰士已經在幾個黑衣人的強攻下不斷後退,被逼的貼近了馬車,在黑衣人的圍攻之下手忙腳亂,終于還是露出一個破綻,被黑衣人一劍捅穿,腦袋被也被另一個黑衣人一刀砍下,西瓜大小的人頭飛上了半空,摔向了葉風隱藏的方向,人頭骨碌碌在地上滾了幾圈。看到灑了一路的鮮血,冒著熱氣的肌肉組織,還有那怒目圓睜的眼楮,葉風壓下心中的震驚,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將手中的弩上弦,安好弩箭,又摸了摸別在腰後的匕首。

    黑衣人們舉起手中還沾著鮮血的武器,爆發出歡呼一聲。

    車門‘砰’的一聲從里面打開。一個手握匕首的少女從里面走了出來。

    她身穿一件月白色長袍,腰間繡著金線的束帶刻畫出優美的曲線,讓人感覺到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縴細的腰身,和豐滿高聳的胸部。

    葉風向她的臉上望去,頓時有一種驚艷的感覺,那少女皮膚像晶瑩的雪一樣潔白無瑕。那雙如一泓秋水的眼楮里散發著奇異的光澤,金色的長發在微風中輕輕拂動。

    她的眉宇之間流露出高傲的、凌然不可侵犯神采。縱然是強敵環繞的情況之下,依然毫不畏懼,只是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黑衣人們見她出現,立即圍了上來。

    一名執巨斧,首領模樣的人上前一步,說道︰“妮婭小姐,我們老板請你們姐弟到他那里做客,請合作一點兒。否則,我手下這些粗魯的家伙,可不懂什麼叫做憐香惜玉。”

    葉風一愣,他們說得話雖然有些怪異,但對于曾經學過拉丁語的他來說,還是可以勉強听懂的。

    那被稱為妮婭的少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恨恨地說道︰“大名鼎鼎的黑風巨盜什麼時候也成為奸相阿塔拉斯的走狗?”

    那首領臉色一變,眼中寒光一閃。扯下蒙在臉上的面巾,森然說道︰“請你說話干淨一點兒,對我們來說,阿塔拉斯那條老狗算得了什麼。只要你和你的弟弟跟我們走,就自然會明白。”

    那少女堅定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尤里烏斯家族的人過去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向他的敵人屈服的。”

    “對,我們永遠是不會向敵人屈服的。”一個大約十三四歲、留著一頭栗色短發的少年,手中拿著一把短劍,也從馬車上跳了出來,站在少女的身邊,昂然說道。

    黑衣首領哂然道︰“那我們就試試看了。”右手一揮,幾名黑衣人就向他們走去,想要抓住他們兩個。

    “等一下。”少女將匕首在自己的胸前一橫,凜然說道︰“你們要是再上前一步,我對卓斯神起誓,將和你們拼力一戰,不死無歸。”

    那名少年手中的短劍一揮,下巴高傲地一抬,說道︰“貴族的尊嚴豈容你們這些……”

    一支箭如電光一般的飛來,準確地射進了黑衣人首領的喉嚨。

    黑衣人首領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努力的想要轉身看向箭飛來的方向,用手捂住傷口,喉嚨里發出咯咯的聲音,血液從他是手指之間流出,眼楮瞬間睜的極大,然後像泥團一樣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人都被這個變故驚呆了,大家怔怔的看著黑衣人首領在地上抽搐,直到一動不動。

    葉風再次將弩上弦,冷靜的觀察著黑衣人,等待著黑衣人的首領自己暴露。他已經決定要救這一對姐弟了。

    面對著人數佔絕對優勢的武裝份子,正面硬拼是絕對不行的,葉風一開始就打算和他們玩游擊戰,現在則是要盡可能的狙殺掉對方的首領。

    “老大,老大。”

    “老大,你怎麼了?”

    “有人放冷箭,頭領死了。”幾個黑衣人驚慌地叫道。

    “慌什麼,箭是從那邊射來的,你們幾個,沖過去干掉……”另一個黑衣人大聲叫道,但不等他說完,一只弩箭已經釘在了他的額頭之上,他登時斃命,尸體向後栽倒。

    這次所有的人都看清了弩箭射來的方向,葉風立即抽身後退,再次隱蔽起來,悄悄的向那對姐弟的方向潛去。

    這批人不愧是悍匪,余下十幾個人看到這里,居然沒有逃走,而是怒吼一聲,揮舞手中的長劍,一起向剛才葉風隱藏的地方撲來,反倒是沒人再關心那對姐弟了,黑衣人大概認為只要干掉那個偷襲者,這對姐弟也絕對跑不了。

    少女看到這個時機,拉著小孩立即向身後的森林中退去。

    兩人剛剛跑進森林中十幾步,一個野人突然出現他們面前,全身上下用樹葉遮體、頭發散亂,胡須叢生。但是手里拿著一把奇怪的弓。

    兩個人嚇了一跳。

    正是葉風,他向這對姐弟方向潛進的時候,已經發現少女機靈的逃進了樹林。

    黑衣人這時已經發現偷襲者轉移了位置,而那對姐弟也逃進了樹林,他們又立馬向少女追來。

    “啊……野人。”小男孩被嚇的叫了起來。

    少女也被葉風的原始裝扮嚇得臉上煞白,但還是擋在了男孩身前。

    “噓,別叫。”葉風比了禁聲的手勢︰“我是來救你們的,跟我來,他們追上來了。”

    “剛才的箭是你射的?”少女問道。

    葉風說道︰“是我,快跟我來。“當先領路,向森林深處跑去。

    少女咬了咬嘴唇,遲疑一下,然後一咬牙,拉著小男孩追了上去。

    “藏在這里,別動。“葉風拉著少女蹲在一個樹坑中,拉過一叢騰蔓將他們蓋上,然後自己蹲在樹後。

    兩個黑衣人搜索過來,葉風舉起弩箭,一箭射翻了走在後面的黑衣人,前面的人听到動靜剛轉過頭去看,葉風從樹後跳出,抽出腰後的匕首,甩手射出,正中黑衣人的胸口,他也不甘的倒下了。

    葉風幾步跑到尸體旁邊,從尸體上拔下弩箭和匕首,一抬頭,正好和一個听到動靜趕來黑衣人四目相對。兩人相距只有十步遠近。

    黑衣人大吼一聲︰“他在這里。”然後挺劍向葉風沖來。

    葉風向後著地一滾,順手將剛才尸體上拔下的弩箭裝上,抬手向已經距離自己只有不到五步遠的黑衣人的面門射去,黑衣人將手中的長劍橫在面前,正好擋住了弩箭,但是弩箭強勁的力量將長劍射斷,再插進黑衣人的額頭。

    葉風再次上前將弩箭拔出,裝到弩上,更多的黑衣人向這里跑來,黑衣人四面散開向他包圍過來,森林中影影綽綽。

    葉風向那對姐弟隱藏地相反的方向跑去,發現他的黑衣人大聲呼喊,向他追來。葉風反手一弩將追的最近的一個黑衣人射殺,然後拔出匕首,沖向攔在他前面的敵人,黑衣人揮劍向葉風砍下,葉風舉匕首一架,削斷他的武器,黑衣人被這個變故驚呆了,葉風匕首再向前一送,劃過了他的咽喉。就這樣一下子沖出了黑衣人的包圍。

    葉風停下腳步,圍上來的黑衣人也都放慢腳步,謹慎的向葉風逼近。

    葉風看著他們邪邪的一笑,緩慢的將弩箭上弦。他這樣的動作給黑衣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現在葉風就像盯著地面上獵物的鷹,可以向任意的目標發動致命的一擊,而獵物們只能祈禱自己別被選中。

    葉風將手中的弩平舉,所有的黑衣人都嚇得立即躲在了樹後。

    見敵人不出來,葉風主動後退,又迅速躲進了樹林中,他要將敵人調動起來。

    果不其然,見他後退,黑衣人再次追上。

    葉風故技重施就是為了將敵人的隊形拖散,如果敵人聚在一起,不顧一切的一窩蜂沖上來,葉風只有落荒而逃。

    等到他們再次接近葉風的隱藏地的時候,互相之間的距離又拉的很開。

    “膽小鬼,你給我們出來,像個陰溝里的老鼠。”一個黑衣人大聲咒罵葉風。

    葉風霍的從灌木叢中站起,抬手一箭射向那個大聲叫罵的黑衣人,弩箭透過他的身體,釘在了他身後的樹上,發出“咄”的一聲。

    剩下的幾個黑衣人看到葉風又作出垃弦,再也沒有勇氣,一聲大喊,四散奔逃。

    葉風依然不敢大意,誰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跟他學習,隱藏起來等葉風送上門。

    再次在樹林中兜了一大圈,直到葉風仔細探察,沒有黑衣人還在這一區域以後,葉風才來到他藏那對姐弟的地方,扒開厚厚的騰蔓,將他們兩個拉了上來。

    男孩急切的說︰“那些強盜們?”

    葉風回答道︰“我干掉了八九個,其他的都逃跑了。”

    少女問道︰“閣下沒有受傷吧?”

    葉風笑著說︰“當然沒有,那些笨蛋還沒這種本事。”

    “你一個人就打敗了他們,太厲害了!”男孩用崇拜的語氣說道。

    少年看了看地上倒著的尸體,又看了看他穿著用樹葉粗制爛造成的衣服,冒冒失失地問道︰“你是人還是妖怪?”

    “歐拉。不許胡說。”少女拉了他一下,看到葉風那如星辰般的眼楮掃來,心中一跳,想道︰他的眼楮可真黑啊。

    她優雅地一躬身一禮,說道︰“多謝閣下援手。尤里烏斯家族將銘記你英勇的幫助,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葉風雙腿一並,右手舉到眉間,行了一個軍禮,說道︰“華國海軍陸戰一師少校參謀葉風。”

    啪的一聲,那根被他系在腰間的細藤再也吃不住拉力,斷開了。面對強敵卻毫無懼色的少女發出一聲響亮的尖叫,急忙背過身去。那名少年瞪大了雙眼,拉了拉她的衣服,低聲說道︰“你看清楚沒有,那是什麼東西?好大啊。”

    少女向後退了一步擋在他的身前,低聲怒道︰“不許看。”

    “為什麼?”少年不解地問道。

    “等你長大了就自會明白,現在別亂問了。”少女扳著他亂晃的腦袋,厲聲說道。

    “又是這一套。”少年耷拉下腦袋,踢著腳邊的石子,不滿地嘟囔道。

    這一邊,葉風手忙腳亂地從地上一名黑衣人身上扒下一件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他尷尬地干笑了兩聲,大聲說道︰“好了,現在可以轉身了。”

    兩人轉頭看去,此時的葉風扔掉了那些樹皮樹葉、穿上了衣服,將長長的頭發束在腦後,雖然還是滿臉的胡茬,但看上去已經不那麼嚇人了。

    那少年跑了過來,撿起他扔在地上的弩弓,拿在手中把玩了幾下,遞還給他。說道︰“華國?沒听說過。少校參謀是什麼官?”

    葉風一啞,說道︰“那是東方的一個國家。少校嘛,官不大,也就管個幾百號人吧。”

    那兩人對望了一眼,感到他是在吹牛,管幾百號人的官還不大嗎?就算是他們的父親手下最多時也不過有五百名士兵。

    葉風看著他們的衣服,覺得有些奇怪,問道︰“對了,今天是幾號?”

    “二月二十八號。”

    “二月二十八號?”葉風一愣,立刻追問了一句︰“哪一年?”

    “哪一年?你問哪一年?”少女問道。

    “是的,我問哪一年。”

    “光明歷618年。”那少年搶先說道。

    “光……光明歷618……”葉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我說你住在哪里啊?居然連這都不知道。”那少年圍著他轉了一圈,問道。

    葉風沒說話,垂頭喪氣地指了指身後那高聳入雲的大山。

    “那是禁地,”少女抬頭看了一眼,驚訝地說道,“傳說山中有遠古眾神的洞窟,很多人進去都再也沒有出來。”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