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異界之劍師全職者 作者:能寂寞是一種境界(全書完)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1-7-12 21:29 編輯

異界之劍師全職者 作者:能寂寞是一種境界
簡介:
    天生白髮、詛咒之脈,一個被預言只有二十六歲的青年,他該如何踏上傳說中的巔峰之路?
    世家子弟穿越異世,他沒有選擇人人爭搶的魔法師,反而選擇了不被人注意的劍師職業,魔法師是大陸上的寵兒,走到哪都得人尊重,劍師卻被譽為粗魯的平民武技,除非達到劍帝級別,否則根本不入大陸主流!
    可是,這受人歧視、瞧不起的劍師,真的,就不如一名魔法師麼?
    擁有一枚半神器級別戒指的他,在止戈大陸之上,以一柄古老的劍,教會了人們,劍招練到最後境界,將遠遠超出魔法師威力十倍……甚至,百倍!
    NNN多年後,劍師招新處人滿為患。一名趕潮流而染著一頭白髮的嬌俏少女一臉愕然回答人們的提問︰「魔法師,不,我是雪落劍聖的崇拜者……」
    四周愕然。隨即點頭者眾。

引子 他朝兩忘煙水中

(總是得為穿越找一個不得不穿的理由~-~)

    (一)

    等待雨,是傘一生的宿命。

    這句話,是她說的,她曾固執的要把它寫成書籤,夾在他陽台書桌上經常翻看的那本《大光明經》裡,讓他看書的時候,總是第一個翻到這一頁。

    那個時候,她嘴角含笑,一身曳地的淡黃色連衣裙包裹住玲瓏浮凸的軀體,站在陽光下的窗台,自己面前,就猶如一朵悄然綻放的海棠。

    他才發現,她已經不是五年前的那個小女孩了,含苞待放,鮮活年輕。

    幼年時,他曾好奇的想知道書上說的那種明肌細縷,皓齒霜眸,素衣雪膚的絕代佳人是長什麼樣子?竟然能讓那麼多無論不可一世的英雄,還是冰骨鐵腕的梟首,都不得不為之醉倒,英雄拋下了江山,梟雄用生命拼得江山,只為博紅顏一笑……

    看著眼前的這個已經可以稱之為花季少女的妹妹,他忽然心中猛的一驚,一個荒唐的念頭浮出,讓他頓時感覺到躁動與不安,他藉著去打籃球換衣服的機會跑到洗手間,將頭淋在冰涼的冷水中,半天,才感到自己漸漸平靜下來,抬起頭,凝視著眼前鏡子中那個英俊的臉寵,溫漉漉的頭髮上還掛著晶瑩的水珠,顯得是那樣的狼狽……

    若有人看到,一定不敢相信,這就是那個從來都是謙和有禮、侍人溫文的蔣家四公子,師從五台山大德禪師,那個人皆稱之其有出塵之氣的青年——蔣執。

    (二)

    他知道,她其實並不是自己的親妹妹,她是十九年前,善良的母親在門口發現的一名棄嬰,後來帶到家中,收為自己的義女。

    她是整個蔣氏一家中的寶貝,所得的寵愛遠遠超過其他叔叔伯伯們的子女總和,甚至,要比他這個長門的繼承人還要來得更多,可是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嫉妒,因為她、是他的妹妹,他侍她,甚至比自己還要好。而她,也格外的粘這個自己名義上的哥哥,只要他在哪,她就一定在哪,這曾讓府中的老管家戲稱之為,真是般配的一對!

    當時她紅著臉不依,他站在一旁,微微而笑。

    (三)

    他和她曾經相約一起去尋找八色海棠,那種傳說中可以讓看見過它的人都將與自己心中最愛的人永遠在一起,她說︰哥哥,你帶我去找吧,找到它,等我們長大了,我們以後遇見自己喜歡的人,就可以請求花神保佑我們各自與自己的所愛的人永遠在一起!

    那一年,他九歲,她八歲。

    儘管知道這只是一個傳言,但看著她那明淨的臉寵,沐浴在陽光中,他就只有點了點頭。看著她那省躍的神色,不知為何,他心底深處,忽然微微一痛。

    隨著年紀的漸漸長大,她已經有些忘了,而他,卻還一直記得。並且,就是那一年,他一個人來到五台山,跪在大德禪師門前,五天五夜,五天後,昏死過去的他,被大德禪師抱到了自己的禪房中。

    傳說,大師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神的人了,雖然從來沒有人看到過,可是他卻願意為了一個願望,而付出自己所有的努力。

    (四)

    小學裡,老師問下面的每一個同學,幸福是什麼?

    同學們有說是抱抱熊,有說是零食,有說是將來擁有一座大房子……老師最後告訴他們,回去,問問你們的家長,幸福是什麼,明天再到這裡來告訴我!

    於是,回家後,她便一一纏著家裡所有人問同一個問題︰幸福是什麼?

    久經風霜,縱橫商場,睿智的爺爺只是向著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擤了一下她的鼻子,沒有回答。

    爸爸媽媽相擁在一起,對視了一眼,笑著搖了搖頭。

    她跑到站在院中花樹下的他身邊,搖著他的手︰「哥哥,為什麼,他們都不告訴我,幸福到底是什麼?」

    他看著她因為跑步而微紅的臉,竟然有些發怔。

    直到她再一次驚醒了他,他看著頭頂的花樹,略有些迷茫的道︰「幸福,或許就是自己還不知道什麼是幸福的時候吧,就和這樹上的花!」

    小女孩疑惑的問道︰「這些花就是幸福?那,我踮起腳尖,是不是幸福就離我們更近了一點?」

    他微微搖頭,道︰「只要你需要,站在我的肩膀上,幸福就觸手可及。」

    她微微懵懂的點了點頭,那一次,蔣家後花園中所有的花樹都遭了殃,直到院子中鋪滿整整一地的燦爛花瓣,她站在花瓣中央,猛的抱住他,一臉喜悅的叫道︰「看啊,哥哥,我站在所有的幸福之上……」

    幾個聞迅感來的大人們哭笑不得的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對兄妹,搖頭無語。

    (五)

    十八歲那年,他奉爺爺的命令遠赴美國留學,三年之後,他以最優秀的成績,提前從學校畢業,興沖沖的坐上飛往國內的飛機,回到自己生存了十幾年的家門前,懷中,珍藏著一個白玉盒,馬上,就可以再見到自己的親人們,還有,自己那可愛的妹妹,如今,也應該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吧……

    迎面,一地殘磚碎瓦,斷壁殘垣中,清晰可見推土機挖掘的痕跡。

    天空下起瓢潑大雨,電閃雷鳴,轟隆隆的,一道道紫白閃電,如同靈蛇,瞬間撕裂天空,露出一個個血紅色的大口!

    他站在雨中,手裡的行禮箱砰然墮地!

    黑黢黢的院落中,似乎有一隻怪獸,正靜靜的張開它的血盆大口,等著著獵物走近。

    幾聲槍械上膛的聲音,雖然細微,卻清晰的傳入他的耳中。目光寒芒頓顯,這院中,竟然有十幾位黑衣殺手潛伏在其中,冰涼的殺氣,直侵入人的骨髓。

    「砰……」的一聲,血光崩濺,跟隨了他三年的老管家擋在他的面前,緩緩倒地,睜大眼楮,只來得留下最後幾個字︰「少爺……院中……有埋伏……千萬……不要……不要……進去……」說聲落,頭一歪,就此氣絕。

    (六)

    他緩緩抬步,朝著門內走去,隱約間,似乎有一個似曾相識的女聲驚呼道︰「不要……」

    他沒有理會,一步一步,走進院子中間。

    「豁啦……」一聲巨響,藍色的電光一瞬間將整個蔣宅照耀得如同白晝,一柄深漆的劍,仿如毒蛇,自黑暗中向他的後背刺來。

    在這一刻,他竟異常的平靜,也許,一切就此結束,是個最完美的結局吧。

    電閃驟閃而滅,一個人影,卻在這個時候,自牆壁後衝了出來,接著,靈蛇一般的劍輕輕穿過來人的左胸,一個溫潤的身子,帶著一絲痛苦,還有一絲欣尉,倒在他背上……

    那種香氣,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雅詩蘭黛,這是他專門從美國寄回來,送給自己妹妹的那一瓶,那也是他這三年來,所花的,最大的一筆錢。

    「小姐……」幾聲掩飾不住的驚呼響起,幾個黑影衝出黑暗,便向這邊急奔而來。

    一道紫華,就在這時,毫無徵兆的亮起,只一瞬,便消失不見。

    可是那幾個衝出來的黑衣人,卻都摀住了自己的脖子,不敢相信的瞪大著自己的眼楮,「撲撲……」數聲,一具具已然氣絕的屍體栽倒在地,直到此時,一絲細細的紅痕才緩緩的從他們脖子上浮現。

    他一轉身,背後的那個身子便落入他懷中,略帶嘶啞的聲音,看向自己懷中的少女︰「勤勤,你這……又是何必?……」

    那少女勉強一笑,牽動傷口,頓時劇裂的咳嗽起來,她看著他,恍惚間,又回到十年之前,她抱住他,站在滿院的花瓣之上,自以為已經擁有了天下所有的幸福。

    「咳咳……哥哥,你知道麼……曾經有人說,平行線最可怕,因為它們永無交集,可我認為最可怕的卻是相交線——明明他們有過交集,卻總會在以後某個時刻相互遠離,而且越走越遠……」

    那一刻,他淚眼朦朧,哽咽無聲,緊緊的摟住懷中的少女,似乎要將她漸漸變得冰涼的身體捂熱。

    (七)

    他其實早就知道,她並不是自己的親妹妹,她的真實身份,是蔣家最大的仇敵——舒家當代家主舒長青的女兒。

    ——舒若盈。

    舒家在商場之上,輸給了蔣家,一敗徒地,當舒長青的女兒出生之際,看著自己女兒那晶瑩如玉的臉,一個慘絕人寰的計劃驀然在舒長青腦海中形成。

    一個月後,蔣母回家時,就發現了那個被棄於門前的女嬰。

    十八年間,原本的棄嬰,長成了廣為人知的公主,而她,也漸漸的接觸到了蔣家的商業核心。

    ……誰能想到,一個自小便是生長在蔣家被眾星拱月一般當珍寶捧著的公主,竟然是會是蔣家的最大仇敵——舒家的後人?

    (八)

    「我知道,你早就發現了我的真實身份,只是……你為什麼,不揭發我?」

    「我……」他滿嘴苦澀,看著懷中的少女,「我本以為,縱使你真的是舒家的人,也不會……」

    他嘆息了一聲,終沒再說。

    少女心中一痛︰「你離開家說要出國求學,是要躲我……對不對?」

    「你從來都不喜歡外國的東西,可是卻突然要去美國……」

    他微微搖了搖頭,伸手入懷,摸出一個白玉圓盒,伸開手,打開,一朵晶瑩剔透的奇花出現在盒中,八種彩光不斷變幻,整株花如神玉雕琢而成一般,盒子一打開,一種從來都沒有聞過的特殊香氣整時盈繞在整個院子中,少女重傷不治的身體在這一剎那,痛楚竟然減低了三分,她看著盒子中那朵赤橙黃綠青藍紫白八種顏色不住流轉,璀璨如八色琉璃一般的奇花,忽然想到了什麼,驚呼道︰「八色海棠?……」

    她忍不住伸出手,摸向那奇花的花瓣,他看到這一幕,似乎想阻止,但最後不知為何,又忍住了。

    在她的手觸摸到那花瓣的一瞬間,花朵瞬間枯萎,剛才那晶瑩玉骨一般的樣子消失不見,八道彩光漸漸的黯淡下來,終於,徹底淪為一片漆黑。

    「怎麼,怎麼會這樣?……」

    「三年中,這是我找到的第五朵八色海棠,前面四朵,都因為接觸到了人氣,所以,枯蔞了,有些東西就是這樣,一旦沾到別的東西,它就再不是那般純淨,剔透。」

    她默然,久久不語。

    (九)

    人常說︰愛情就是上輩子欠下的情債這輩子來還,她抬頭看著他,嘴角邊固執而頑強的牽出一絲微笑︰「哥哥,我們上輩子必定是欠債太重太重,所以這一輩子,上天才要如此懲罰我們,可是,縱使上輩子我們欠下的債重到無邊,這一輩子的痛苦也足以償還了,只是不知道,下輩子的時候,上帝會不會因此開恩,讓我們再能遇在一起!」她的氣息已經變得停頓而短促,身子也越來越冰冷。

    他伸手按住她的嘴,她知道他的意思,但還是輕輕伸手移開他,微微喘息,過了一會,又道︰「這輩子造的孽,也只有留到下輩子一一償還,哥哥……我欠你這麼多,你說,下輩子……我拿什麼來償還?」

    他痛苦的搖頭︰「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也是身不由已,何況……」

    「即使你有再大的錯,在你擋住刺向我的那一劍時,一切,也都抵過了,勤兒,你一定要好好活著,我再帶你去找八色海棠,去凡爾賽宮,去巴黎聖母院,去威尼斯,去梵帝崗,去世界極地冰島……勤兒!」

    她伸出手,想要去摸到他的臉,他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臉頰上,她頓時露出一個微笑的樣子︰「傻哥哥,我知道你會武功,你明明可以躲開那一劍的,為什麼不躲?」

    他閉上眼楮,這一生,從未流淚的他,這一刻,瞬間淚流滿面。

    那是悔恨的淚水。是啊,如果我躲過去了,她又怎麼會替自己擋那一劍……

    她的眼楮緩緩閉上,嘴角緩緩呢喃︰「哥哥……如果真的有來世,我不要再做你的戀人,那太苦,太累,我承受不起,我只願做你身邊的妹妹,即使我們無法步入婚姻的殿堂,我也可以做到你永遠都無法割捨的親人!前二十年,我要站在離你很近很近的地方,陪著你一起,看著你慢慢成長……把這一輩子,我所有欠你的東西,都償還給你……後二十年,你再陪我,去看那些……所有夢想中,我們曾經希望去看的東西……」

    說完這一句話,她便含笑睡去,睡得很沉很沉。

    他抱她漸漸冰冷下來的身軀,呆在那裡,大雨傾盤而下,紫色的電蛇狂肆的在天空中亂竄,撕裂空氣,他抱起她的屍體,轉身走向院外。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一道合抱粗的紫色雷電劈下,炸開在他身旁……

    而後,靈魂與意識都漸漸飄移開去,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他腦海中,忽然想起一句話︰「地球之所以是圓的,是因為上帝想讓那些走失或者迷路的人能夠在背向而行走完一圈之後於地球的另一邊再一次重逢……」

    他喃喃的道︰「勤兒,下一世,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再一次重逢,你可還能記得我?……」

    隨後,他便陷入了永遠的黑暗之中,靈魂與意識一同抽離開身體……什麼都不知道了。

    有人低喧了一聲佛號,然後,一切便歸於寂滅。

    (十)

    漆黑陰森的環境中,慢慢的一絲柔和的白光透出,形成一個橢圓形的光影。

    「這裡是哪裡?」空間中,似乎有一個迷茫的聲音說道。

    看不見人影,只有那橢圓形光影中間,擺放著一座純金打造精美縴巧的天平,唯一與眾不同的,是這個天平上,共有六個托盤各居一方,每一個上面,都似乎擺放著一張卡片。

    慢慢的,終於看見,那些卡片上,似乎寫的依次是︰「天」、「人」、「阿修羅」、「餓鬼」、「畜生」、「地獄」十一個字,合起來,似乎與佛家傳說中的六道相似?

    「這是哪裡?」那個迷茫的聲音繼續說道,一縷乳白色的魂狀物,飄飄渺渺的飛過,在飛臨那天平上空的時候,忽然一股吸力吸來,那道乳白色的魂狀物「啊」的發出一聲尖叫,在那一瞬間,似乎「人」字閃了一下,那張紙片瞬間裂開一個微縫,那煙霧狀的靈魂隨即消失在空間中,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 1

    評分
  • + 2

    參與值
avatar chankinman +2 深坑~~~~~~~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