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歷史軍事]

﹝歷史﹞風流三國 作者:浴火重生(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michaelchih 於 2009-11-1 17:50 編輯

第一卷 第一章 流星風暴

張浪今年19歲,因長期曝曬的黝黑皮膚閃著古銅亮光,他算不上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可是近180的高度,熊腰虎背三角腹,沒有半寸多餘的脂肪,結實的肌肉、黑白分明的眼楮,高挺的鼻樑,國字形的臉龐,配合著稜角分明的嘴,給人感覺實在太酷了。

    張浪是黑鷹特種部七營三連長,黑鷹特種部隊乃是由全國軍隊精挑出來接受訓練的精銳士兵,然後訓練對各種武器的運用,格鬥,空手入白刃,體能耐力,各種間諜的技巧,專門應付各種最惡劣的情況,例如反恐怖活動,進行拯救任務,等等。

    張浪18歲才開始當兵,可是短短一年裡,用著他驚人的毅力,頑強的品格,還有天生對戰爭的敏銳,硬是從軍隊裡脫穎而出,進入了黑鷹特種部隊,打破了黑鷹建隊以來最短兵齡的入隊記錄,為以後無數士兵進入黑鷹特種部隊堅定了奮鬥的目標。

    此時張浪執行一件任務後,難得得到三天的假期,正在家裡對著電腦沒日沒夜的玩著三國誌IV。這是張浪唯一的愛好,他是一個準三國迷,沒事空閉著就看有關三國史,心裡特佩服呂布虎牢戰三英,關羽千里走單騎,倒是大耳劉備給張浪罵的一文不值,一龍一鳳,加上五虎還是沒統一三國,假如是自己,早就把曹阿殺的屁滾尿流,直叫爹娘。然後橫掃江東六郡,最後一終三國,嘿嘿。只是當夢醒後,只能無耐玩上一把三國誌過過乾癮,誰叫俺身不逢時,嗚。我的三國夢。

    正當張浪準備兵分三路,上中下對洛陽發總攻的時候。

    「鈴——鈴」電話聲響了,張浪不由破口大罵一聲︰「操,關鍵時刻來個屁電話。」雖然在罵,可是他毫不遲疑的拿起電話︰「喂,那個不長眼的?」

    「浪哥,怎麼火氣這麼大,一開口就罵人。」電話筒那邊傳來一陣甜美的聲音。

    「蓉兒,是你啊,有事嗎?」張浪一下就聽出來人的聲音,不由懶洋洋道。

    蓉兒,本叫楊蓉,可是黑鷹特種部隊七營裡第一大美女,第一母老虎。身邊醫療兵的她,格鬥本領一點也不輸給別人,只是在一次偶爾的機會下,被張浪這個大色狼用計給破了身,剛開始幾天還咬牙切齒,發誓要掛了張浪,可是一而在,再而三的敗在張浪手裡,每次輸的代價就是給張浪捉上床去,一幹就是一個晚上,讓張浪吃的死死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次在床上干的楊蓉爽上天後,她終於低下高傲的頭,對張浪訴說自己的愛意,從此對張浪服服貼貼,乖的不得了,只是如果別人給這個假像所迷的話,一定會慘不忍睹,因為楊蓉的溫柔只給張浪一個。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呀,人家好想你呢。」電話那邊傳來楊蓉嬌滴滴的聲音。

    「嘿嘿,是不是幾天沒抱你上床,你心癢癢了?」張浪一邊賊笑,一邊調戲楊蓉道。

    「討厭啦,這個大色狼,我真後悔看上你。」楊蓉假裝生氣嬌聲道。

    「真的嗎?」張浪故意把語氣托的長長道。

    「氣死我啦,不和你說這個,喂,你知道嗎?今天晚上有一場千年才得一見奇景想不想看呀?」

    楊蓉見情形不妙,急忙轉移話題道。

    「你是說,晚上的流星風暴。」張浪有些無趣道。

    「對呀,晚上我們一起看。7點鐘我在中山公園等你哦。不見不散。」楊蓉興奮道。

    「不看,有什麼意思,我要玩三國誌。」張浪一口回決道。

    「7點鐘,不見不散,如果敢不來,哼,你自己看著辦,反正阿欣也一個人。」楊蓉話完便掛了電話。

    「不行啊,我要玩……喂,喂,……」電話那邊一下傳來嘟嘟的聲音。張浪嘆了嘆口氣,看來打算晚上一統三國的夢想又要泡湯了。

    「拿阿欣來壓我,你還嫩的很呢。」掛了電話後張浪還自言自語。

    說起阿欣,在黑鷹特種部隊裡,除了張浪自己外,就算他最牛B了,人長的也很酷,可偏偏他為楊蓉神魂顛倒,他一聽說楊蓉和張浪好上了,傷心的三天三夜吃不下飯。但他沒有放棄,一有機會就對楊蓉大獻慇勤,可楊蓉對他就是愛理不理,自此阿欣磨牙卻齒天天腰藏殺豬刀一有機會就要讓張浪好看。

    天黑時分,張浪終於依依不捨的從三國鋒煙四起的戰場上脫離出來,嘴裡喃喃道︰「小騷貨,打斷你哥哥統一三國霸業,看我晚上不干死你。」幻想著楊蓉在自己胯下承歡,心中浴火不由大盛,隨即從衣櫃裡拿出一套衣服,穿了起來。此時正值夏未初秋,天氣也漸漸涼爽起來,張浪上身藍色T恤,下身普藍的牛仔,加上他那強壯的體格,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十足,酷到了極點。出門後在街上隨便擋了輛出租直奔中山公園而去。

    張浪到了中山公園,見這裡人山人海,比平時多了幾十倍的人,而且幾乎都是情侶一對一對的,心中不由罵這些人有神經病,都是吃飯撐著沒事做。

    「浪哥,我在這…」楊蓉見張浪在不遠處下了的士,急忙揮手叫道。原來楊蓉已來了多時。

    張浪順著聲音轉過頭去,見楊蓉在前面對自己使勁的揮手,急忙從人群中擠了過去。

    當張浪好不容易擠過來的時候,已經滿頭大汗,嘴裡還忿忿不平道︰「媽的,擠死人了,比打戰還累。」

    「嘻嘻」楊蓉見張浪一副小孩樣子,不由嬌笑起來,從自己的提包裡拿出手帕仔細的幫張浪擦汗。

    這時候張浪才有時間打量楊蓉。一張精緻的瓜子臉,一對水汪汪的大眼楮,櫻桃小嘴塗上淡淡的粉色讓人看了感覺很性感。披肩的烏黑長髮,上身一件雪白的針織衫,彈力貼身,充滿動感,勾勒出楊蓉曼妙的身姿,烘托出嫵媚動人,高貴優雅的氣質,下身配以硬朗的又有些泛白的牛仔,張揚而不張狂,低調而不失個性,兩者搭配起來剛柔相濟,映射出十足女人味。這樣打扮的她一點也感覺不出是聞名軍部的特種兵,倒像個女明星。一時間看慣楊蓉媚態的張浪也有些看的傻呆。

    楊蓉見張浪目不轉楮的盯著自己,眼裡射裡熾熱的光芒,心裡不由暗暗竊喜,今天自己特地請了當地一流的化裝師,要把自己的美麗完全在展現張浪面前,雖然也很明白自己如何的出色,可是一想起張浪那吊二當,又冷酷十足的樣子,自己的自信就不知道哪裡去了,只想討好他,讓他開開心心。

    好一會張浪才回過神來,長出一口氣道︰「我說蓉兒,沒事不要打扮的這麼漂亮,害我腦袋短路三分鐘。」

    楊蓉聽的心花怒放,一隻手捥住張浪的胳膊美滋滋道:「浪哥,我真的漂亮嗎?」

張浪用手指刮了一下楊蓉小巧鼻子然後色迷迷壓低聲道:「你現在美的冒沫,讓我看的恨不現在就抱你上床。」

「討厭,這麼多人在,你不要臉,我可要臉。」楊蓉雖然聽了刺激可是到底是臉皮薄臉紅低聲嗔道。

「嘿嘿,你晚上等著挨棒吧。」張浪相當露骨對楊蓉道。

楊蓉的臉上立時爬滿紅紅雲,整個人羞的差點想打個地洞鉆進去,雖然和張浪歡好多次,可是每次一想起那魚水之歡,整個人就全身酥軟發麻無力,誰叫張浪在這方便太曆害了。

看著楊蓉臉紅的像天邊的晚霞,還有那一對鳳目似要滴水一樣,就知道她動情了,只是此時此刻都不容許只能悄悄道:「走吧,晚上到我家去。」

楊蓉羞的點了頭,輕恩了一聲,無力的靠在張浪的手臂上,慢慢的走動起來。

兩人好不容易爬上中山公園的山頂,然後找一個人少的地方相依而坐。此時天已全黑,皓月當空,星星無數,此情此景確是約會的好時機。

楊蓉舒服的靠在張浪肩上,讓山風軟撫自己美麗的秀髮,整個人為這浪漫的氣氛所陶醉。不自覺間輕咬住張浪的耳根喃喃道:「浪哥,你在想什麼,怎麼不說話?」

「擁著你,我什麼也不想說。」張浪輕輕咬著楊蓉耳根道。心裡卻憤憤不平,原因剛才張浪又在想一統三國大業,可惜給楊蓉打斷了。

楊蓉聽的心神皆醉,整個人依在張浪身上。

忽然:「浪哥快看。」眼尖的楊蓉忽然發現什麼,手指著夜空興奮叫道。

當時針指向19時30分時,一道明亮的直線在繁星閃爍的天際突然從東劃過,所有安心等待大家同時發出一陣驚呼。驚嘆之間,只見東偏北方向的天空中又出現了一道由橘紅變綠的亮光,飛快地朝西移動,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漂亮。」楊蓉讚道。

「嗯。」張浪無聊的應了聲,自己對這個沒有什麼興趣。

流星雨明顯地增多,仰望星空,頃刻之間,只見四五顆流星從同一輻射中心「飛」出,有兩顆似乎還是並排飛在一塊,各自在身後留下一條橙黃的細帶,引人浮想聯翩,接著慢慢成群的流星劃空而過,隨著流星慢慢成「雨」,東南、西北、東北的天空上,時而這邊,時而那邊,時而同時飛起流星雨。大家開始應接不暇。

楊蓉興奮的像小孩子一樣,又跳又叫,張浪卻安心的坐在那裡,微笑著看著楊蓉。

正當兩人為這奇景所感染,暗嘆天地造化之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從雙子星座上,忽然橫出兩顆火流星,由緊紅變成金輝,飛潟而下。正當天文專家在廣播裡嘖嘖稱奇的時候,兩顆火流星朝地球飛速而來。很快就進入大氣層。這時候天文家才發現情形相當不妙,因為這次爆發的金牛座流星暴,觀測中根本沒有雙子星座的流星。只是沒有想到雙子星座不但有流星雨,而且竟落好像是在地球上。眾人完全不知道情形,只知道那兩顆流星光芒越來越盛,而且變的越來越大。

這時候張浪才發覺有些不妙,兩顆火流星以超光速下墜。越來越大。楊蓉也停了下來,望著那兩顆流星在自己眼前越來越大。心裡開始驚異起來緊緊的捉住張浪的手。

「娘啊,」張浪痛苦的叫了聲,那兩顆流星好像目標就在自己這個地方,急忙想拉起楊蓉跑路,可惜為時又晚。當火流星衝破大氣層後,不到三分鐘就落在地球上,而且是張浪所在的中山公園。

「轟」中山公園響起一隊強烈的爆炸聲。所有在山下的人都慌成一團,哭爹喊娘的。

就在兩顆流星在半空中的時候,張浪和楊蓉就感覺自己熱的要蒸發一樣,當兩人以為自己就要從些生死離別之時,忽然有兩股強烈的氣流包圍自己,讓自己一下陰涼下來,接著就聽到一聲轟的巨響,兩人便不省人事。因為強烈的離子能量,時空忽然扭曲,同時那兩股強烈的氣流把張浪和楊蓉捲入了時空之門。當然張浪和楊蓉自己一點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全世界的新聞媒體都爭先報求流星風暴事件,只是傷亡人數暫不清楚。而張浪和楊蓉因為這一次奇遇,開始了他們的時空之旅。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