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都市武俠】未來軍醫 作者:勝己(已完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win761 於 2011-6-27 13:41 編輯

【都市】未來軍醫 作者:勝己(已完結)
【未來軍醫  內容簡介】:

醫官,是什麼官,首席醫官是什麼,那是三百年後聯邦政府唯一可以跟聯邦主席同級別的大人物。三百年後的聯邦首席醫官陳寒,在解剖研究一個強大修真者的時候,因其自爆而死,轉世投胎到一個現代二世祖身上,體質弱的稍微疲勞一些就暈倒,陳寒必須得先改變自己,在現代這個社會,我們的首席醫官依舊是最牛逼的存在……







未來軍醫   第一卷 第一章 詐屍

    凌晨一點二十分,人口過千萬的海濱城市昌海市也基本過了燈紅酒綠的時間,該休息的休息,街道上也終於不堵車了,車流暢通快速。

    一陣急救車的聲音劃過夜空,一輛昌海市長治醫院的急救車,在限速六十的道路上正以時速一百五瘋狂向前狂奔。

    急救車裡,長治醫院急診室副主任方博航臉色陰沉,實習醫生王皓坐在方博航對面,不時的小心用眼睛瞄一眼方博航。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方副主任今天會搶著出診,在對病人搶救的時候那麼激動。

    王皓又看了一眼躺在中間的這個年輕人,不像其他急救對像那樣渾身是血,身體也沒有任何損傷,三百多萬的法拉利都撞得不成形,他竟然渾身沒有一點傷。不過活該這個二世祖倒霉,身體太虛弱心臟還有問題,估計是太刺激心臟沒承受住--掛了。方主任跟自己忙活了二十分鐘,最終宣佈搶救無效,病人在一點十三分的時候宣佈死亡。

    「方…主任,我這有煙……」王皓小心的試探一下,雖然說急救車上不讓吸煙,不過現在車裡除了他們兩人就是一個死人,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拿來」方博航一伸手,王皓急忙遞過去,方博航一盒都直接拿過去,點上煙、重重的吸了幾口煙,情緒顯得放鬆了一些。

    王皓剛來不到半個月,還是第一次見自己的頂頭上司如此,長治醫院是昌海市最大的私家醫院之一,他們隸屬於急診室,方博航專門管急救車隊,一共七輛急救車醫生包括護士近二十多人,平時方博航基本不跟車的。

    今天正好方博航值班,接到這起急救電話後,沒讓護士跟來他直接跟車來的,難道方主任跟死者有什麼關係?

    「方主任,人已經死了,我們還用全速趕回去嗎?」就算坐在急救車裡,車速超過一百五也讓人心驚膽戰,何況剛剛看到車禍死人。其實更主要的原因是,王皓想探探方主任的口風。

    「砰砰……快點」方博航用行動告訴了王皓,直接敲了前面擋板兩拳,大聲吼了一句。

    幾句話的功夫,方博航已經抽完一根煙,扔在腳底下重重的捻了一腳,隨即又抽出一根來點上。

    「呼……」方博航吐了口煙,看了看王皓擔心的樣子,突然苦笑道:「是不是以為我神經了,怎麼突然這麼緊張。」

    「怎麼會呢,方主任是為了挽救病人,是……」

    「屁……」方博航道:「都死透了的人了,還怎麼挽救,你以為真是世界奇跡,心臟停跳二十多分鐘還能活過來啊。」

    王皓小心的問道:「那您這是?」

    「哎!」方博航無奈的歎了口氣:「今天之後,你我恐怕就要重新去找工作了。」

    重新找工作,王皓也一下緊張起來,怎麼還跟自己有關係了,自己可沒做錯事啊。

    「方主任,我不懂你什麼意思,是不是我那做的不好,你跟我說,我會改正的。」王皓可不想換工作,為了進入長治醫療集團旗下的醫院,他費了多少勁。尤其是昌海市的長治醫院,普遍工資待遇比其他醫院好了三成,還不算未來的發展前景跟機遇。

    方博航擺了擺手:「跟你沒關係,你知道他是誰嗎?」

    王皓看向蓋著白布的車上,搖了搖頭。

    「太子爺」方博航重重的說出心聲,終於說出來了,他心裡也舒服了很多,苦笑道:「這可是我們長治集團的太子爺,陳長治董事長唯一的孫子陳寒。」

    「啊……」王皓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現在再想想,好像那個急救的電話不是打到醫院裡,而是打到了方主任的手機上的。

    「不…方主任……」王皓忙道:「就算是太子爺,可這是他自己出車禍,我們去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心跳,跟我們沒關係啊!」

    「你說沒關係就行了……」方博航苦笑,年輕人就是年輕人,這個世界有些事情不是一、二、三那麼簡單的,方博航指著白布下邊的人道:「太子爺被暗中安排到我手下工作,只是他很少來上班,陳董事長最疼的就是他,雖然平時對他要求很嚴格,那不過是恨鐵不成鋼,這次出事是你我經手的,陳董事長就算再明白事理,我們工作也沒了。如果真的是一怒之下,恐怕你我都別想在昌海待下去。」

    「那…那怎麼辦?」王皓也急了。

    怎麼辦,我要是有辦法就不這麼愁了,但王皓又連著問了兩遍。

    方博航一指陳寒的屍體:「除非他活過來」

    「騰……」就在此時,白布下邊的陳寒突然坐了起來。

    「啊……詐屍……」王皓大叫一聲,嚇得直接癱軟在那。

    「咳…咳……咳……」方博航一口煙嗆到嗓子裡,臉被嗆得通紅,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好在比王皓強一些。

    畢竟是學醫的,而且干急救的,什麼樣場面沒見過。

    「別…緊張,從…從科學的角度來說,屍體會因為外來的刺激、如電機或者病毒感染而產生輕微的活動……」方博航緊張的說著,安慰王皓的同時,也是在安慰自己。

    「咳……」屍體突然咳嗽了一聲,白布從陳寒頭上滑落,陳寒也睜著眼睛看著方博航跟王皓,此時方博航跟王皓都傻了,如同被定住一般,一動不敢動。陳寒突然伸手,將方博航手中的煙拿了過來,吸了兩口:「方主任,你說的那是輕微活動,如果真是屍體,是不可能有坐起來這麼大的動作。」

    「你…」方博航吃驚的看著陳寒:「是人…是鬼?」

    陳寒吐了口煙,轉頭看著方博航:「我是鬼,方主任,咱們來一次人鬼情未了吧。」

    如果陳寒說他是人,方博航心中肯定會懷疑,畢竟剛才他親自確認並宣佈陳寒死亡。但現在聽到陳寒這種話語,提到嗓子眼的心反而放了下來,感覺不那麼恐怖了。

    「陳寒…你…你真的沒死?」方博航提起了一些勇氣。

    「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你現在可以再給我檢查一下,如果不是詐屍的話,那就是假死。」陳寒很隨意的說著,手中的煙幾口已經抽完,衝著方博航勾了勾手:「把煙拿來。」

    假死,方博航跟王皓眼前都是一亮,假死又稱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環、呼吸和腦的功能活動高度抑制,生命機能極度微弱,用一般臨床檢查方法已經檢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來好像人已死亡,而實際上還活著的一種狀態,經過積極救治,能暫時地或長期的復甦。

    通俗一些的解釋就是,由於呼吸、心跳等生命指征十分衰微,從表面看幾乎完全和死人一樣,如果不仔細檢查,很容易當作誤認為已經死亡;甚至將「屍體」處理或埋葬,只是其呼吸、心跳、脈搏、血壓十分微弱,用一般方法查不出,這種狀態稱作假死。

    這些方博航跟王皓都懂,陳寒這麼一提,立刻將他們的注意力從詐屍轉移到了假死,給他們一個新的思路跟解釋。

    方博航裝著膽子道:「那…我再給你檢查一下?」

    「檢查吧。」陳寒隨手將身上的白單掀掉,嘴裡嘟囔道:「媽的,難道是那幾個傢伙那幾根古怪煙的原因。」

    方博航壯著膽子又給陳寒簡單檢查了一下,心跳、血壓、脈搏都很正常,這絕對是個大活人。

    「看來真是假死、剛才我一時大意,竟然沒注意到。」方博航擦著頭上的汗,少了幾分恐懼,多了幾分擔心。這件事情要是被董事長知道了,就算被醫院的領導知道了,自己都吃不完兜著走。

    急救車此時已經到了醫院之內,陳寒看了一眼方博航,好像看透了他的心事一般。

    「方主任,這件事情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還請你幫個小忙幫我隱瞞一下。」說著,陳寒又看了看王皓道:「這就算是咱們三人的一個小秘密,如果這事要是讓老爺子知道,那我可就慘了,以後晚上都別想出門了。兩位,你們可得幫我這個忙。」

    方博航心中長出了一口氣,這哪是幫他忙啊,這是在幫自己的忙啊,連忙點頭:「少爺請放心,絕對沒問題,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小王也不會。」

    「嗯,嗯……」王皓連連點頭,今晚的一切都太古怪了。看來應該是這位太子爺抽了什麼煙,加上飆車出車禍才導致的假死。

    「還是叫我陳寒吧,這樣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能隨意一些。」陳寒的身份並沒有太可以隱瞞,醫院之內的主要領導都知道,不過下邊的人卻並不清楚。

    方博航跟王皓都連連點頭,此時車已經停到了院裡,方博航道:「醫院的車隊現在沒有值班的,要不我就讓救護車送你先回去休息?」

    陳寒擺了擺手道:「咱們急救室裡屋不就有床嘛,我到哪裡就行了。」

    說著話,陳寒已經先打開門下去,直接走向急救室的主任值班室。方博航急忙快走幾步,到前面先給陳寒將房門打開。

    「那我就先進裡邊躺一會,有什麼事叫我就行了。」陳寒道:「方主任,今天我也跟著值班,記得給我記上哦!」

    「一定,一定記上」方博航笑著點頭,看著陳寒進入他裡邊的休息室,他才無力的坐在椅子上,而王皓也靠在牆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剛才還開著玩笑,如同二世祖一般的陳寒,進入休息室之後,面色突然沉了下來,眼中的神情再也不是那種玩世不恭、一切無所謂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邃、深沉。

    陳寒緩緩的躺在休息的床上,讓自己的思緒漸漸平復,自己怎麼會來到這裡,又怎麼會成為這個陳寒?

    自己應該在前線、應該在聯邦最前沿,自己是聯邦首席醫官,是聯邦二十一級體制中唯一跟聯邦主席一個級別的人。

    自己從地球混戰時代的軍醫,一直做到聯邦政府的首席醫官,獨創醫官體系。讓聯邦政府在科技落後的情況下,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這次自己就是抓到一個新的試驗體,一個修真者,在戰場中要利用最大能量碰撞完成一個全新試驗,一旦這個實驗成功,自己獨創的九級體質將會被改寫,讓人類的身體產生質的飛躍。

    最後的記憶只有一次巨大的爆炸,瞬間就讓自己失去知覺,醒來已經成為這個二世祖。陳寒,他擁有跟自己一樣的名字,但從他的記憶中能看到的卻只有賭博、飆車、酗酒、打架、包明星……

    作為聯邦的首席醫官,作為開創人類九級體質的人,回到了三百年前這麼一個二世祖身上,這種事情讓他也很迷惑,套用現在這個時代人喜歡用的一句話說,科學無法解釋。

    自己竟然重生到了這麼一個二世祖的身上,唯一有一點讓陳寒心裡感覺到一些舒坦的就是,醫院裡的這種味道。

    這種在三百年後醫院已經不曾有的味道,對他來說是那麼熟悉。三百年後的醫院已經徹底變樣,再也沒有這種味道。以今天的時間計算,自己應該出生在一百年後,經過六十年的奮鬥創立九級體質跟潛能學等一系列改變人類體質,延長人類壽命的事情。

    在地球面臨危機,聯邦政府成立之後,他又創立了醫官體系。

    想著想著,陳寒感覺到身體一陣乏力睏倦,這個身體實在太虛弱了,連在自己那個時代一級體質的三分之一都達不到,自從自己創立潛能醫學跟九級體質,一級體質在自己那個時代就屬於重度殘疾的身體,在三百年前這個時代,一級體質應該就是最正常的普通人。這個身體竟然弱到這種程度,看來自己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不管怎麼說,自己還是一名醫生,等醒來後一定要先改善現在這副虛弱不堪的身體。

    幸或不幸,自己已經回到了三百年前,先重新適應再說吧,作為曾經的軍醫,陳寒最清楚一件事情,任何情況下先活下去,才能談其他事情。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