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架空歷史]步步生蓮 作者:月關(已完成) 打印 [ 查看:3016704 | 回覆:595 | 感謝:193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步步生蓮 作者:月關(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6-8 09:05 編輯

1409408.jpg      江山如畫,美人如詩,娑婆世界,步步生蓮       1409408.jpg




第001章 純屬意外


  “當當當”,楊得成爬上七樓,氣喘吁吁地敲門。
  里邊傳出“嘩啦”一聲,不知道什么東西掉到地上了,然后再沒有半點聲息。楊得成側耳趴在門上仔細聽了聽,繼續敲門。

  過了許久,里邊傳出一個怯怯的女孩聲音:“家里沒人。”

  楊得成仔細看看手中的單子,核對了一下門牌號碼,提高嗓門道:“金豆豆同志,不要怕,出來吧,我不是壞人,我是社區派來的,為你家發‘低保’辦理一些必要的手續。”

  屋里沒有動靜,楊得成只得卯足了力氣繼續敲門,最后幾近于砸門。

  真是沒辦法,今年財政撥下的低保戶救濟款早已經到位,但是領取低保款需要向低保人員收繳低保證、身份證、和上面只有寥寥幾分錢余額的存折,以便為他們去辦理審批手續和款項撥付。大部分符合低保條件的家庭都已發放完了,剩下那些不肯配合的,都是有這樣那樣的一些毛病的,比如這家住的女孩,就是一個很嚴重的自閉癥患者。

  也不知敲了多久,里邊終于又傳出一個聲音:“你是誰?”

  楊得成咽口唾沫,提起嗓門道:“我是社區派來的,請你把身份證、低保證和低保存折交上來,我好給你辦理手續發錢啊,要不然,這錢可發不到你的手上啊。”

  “錢……為啥不發給我?”

  “你想啊,沒有你的證件,我們到了財政部門說誰該領低保就給誰領?紅口白牙的誰信啊,對不對?所以啊,做什么事都得有個章程,你放心,我拿了證件就走,下回來就給你把錢送來。噯,你要不放心,你把證件找出來,從門縫里遞給我成不?”

  “我……我都沒見過你,不知道你是誰,不能給你東西。”

  楊得成忍著火,無耐地道:“還是的呀,那你就開下門,看看我不就成了?讓你開門你又不肯,你說我還能騙你嗎,騙人只有騙你錢,有主動給你上門送上錢的嗎?我真的是社區工作人員,咱們社區……”

  楊得成滔滔不絕地講了一陣,里邊又靜默了片刻,然后金豆豆怯怯地又問:“你真社區的?”

  “我真社區的。”

  “你找我,有啥事?”

  “我……”楊得成有片刻的失神,然后才想起自己的來意:“喔,我來拿你的身份證、低保證、還有低保存折,好為你辦理低保款發放啊。請你配合一下吧,大部分人都已經發完了,就剩下你們幾戶證件老也收不齊,這手續沒法辦,錢怎么發呀?”

  “大部分人都發完了?,那為啥不發給我?”

  “因為……”楊得成隱約記得自己好象已經說過了,可他現在頭暈腦脹,一時又想不起來,于是又重復了一遍。

  許久許久,屋里女孩斬釘截鐵地說:“我……我都沒見過你,不知道你是誰,不能給你東西。”

  “……”

  折騰了半天,楊得成無功而返,怏怏地繼續攀登下一座大樓。

  這一戶人家姓吳,住著倆光棍,哥叫吳憂,弟叫吳慮。哥哥是蹬三輪拉腳的,需要發低保的是弟弟,聽說他精神上有些……

  楊得成好不容易敲開了門,哥哥叼著劣質香煙光著膀子開了門,一聽是發放低保,連忙翻箱倒柜的把低保證和存折翻了出來,然后滿臉陪笑地道:“同志,身份證被我弟弟給剪了,實在是沒有,你看光這兩樣成不成?”

  “那哪兒成啊,身份證是轉款時的唯一有效法律證件啊,證件沒了再去補辦一張嘛,要不先辦個臨時的也成啊。”

  “可是……你看我弟弟這情況,他不肯去,沒辦法呀。”

  “他人呢,我跟他說。”

  “喏,在這屋呢。”

  一直緊閉的那扇門被吳憂打開了,吳憂搓著手道:“哎呀,今天虧得來的是你呀楊同志,上回來的是社區的一個小姑娘,我說不開門吧,她非要我開門,結果嚇得尖叫著跑了,還崴了腳……”

  門開了,只見一個男人坐在窗臺上,微風徐來,他的長發與窗簾齊飛,十分的飄逸。他長著長長的胡子,濃眉下一雙深邃的眼睛凝視著窗外,始終不曾回過頭來。那雙腿屈著,臂肘支在腿上,手托著下巴,很有羅丹雕塑《思想者》的神韻。

  他是一絲不掛的……

  “吳慮啊,社區同志要你去照個相,辦個臨時身份證。”

  “思想者”緩緩扭過頭來,淡淡地看了一眼楊得成,淡淡地說:“不去!”

  楊得成開始了又一輪說服教育工作,可是已陷入沉思的那具“雕塑”望著窗外的一棵白楊樹,時而蹙額、時而微笑,如佛陀般安詳,卻始終沒有再回頭看他一眼。

  “楊同志,你看……”哥哥擔心地問道。

  “這樣吧……”無計可施的楊得成從黑皮包里掏出一部傻瓜相機:“你想辦法把他引下來,要不然現在逆光,我怕照不清楚,把他引下來,我給他照張相,然后社區開證明給他辦個臨時身份證去。”

  “噯噯,多謝楊同志,多謝楊同志。”

  “喀嚓!”閃光燈一亮,“思想者”赤身裸體,張牙舞爪的形象被攝入相機,然后楊得成撒腿便跑,一只拖鞋在大門關上的剎那從里邊飛了出來,從他的頭頂“嗖”地一聲飛了過去。

  楊得成抹一把汗,慶幸地自語:“我的媽呀,可算把這戶的證件收齊了。咦?低保證和存折呢?我靠,忘了拿……”

  “嗵嗵嗵”,氣急敗壞的楊得成重新敲起了門……

  對這份工作,他也無奈的很,可是不這樣又能如何呢?從三流大學畢業以后,他就只找到了這么一份工作。夜深人靜的時候,喜歡裸睡的他時常坐在床上,凝視著自己的小JJ,靜思它所蘊含之精神:能長能短,能粗能細,能伸能曲,能軟能硬,學學它,眼前的挫折算個鳥?于是便也心底坦然了。再說他是孤兒院長大的,如今做這份工,就當是回報社會了吧。

  這樣安慰著自己,一只眼睛烏青的楊得成又出現在了徐老頭的家門口。老徐叫徐海生,據說當年很是風騷過一陣子,曾經是文物古董一條街上的風云人物,后來被人用贗品騙去了一大筆錢,就此精神崩潰,成了一個間歇性發作的精神病患者。

  一敲門,很容易地便打開了,一個瘦瘦的老頭子出現在門口,用一種很偏執的眼神警惕地打量著楊得成。門外站著的是一個中等個頭,白白凈凈的青年人,還挾著個黑皮包,戴黑框眼鏡。

  徐老頭冷冷地道:“我家電費剛剛交過,不欠!”

  “等等,等等,”楊得成滿臉堆笑地推住門,干笑道:“呵呵,我不是收電費的,我是……社區的同志,是來為你辦理低保發放救濟款的。”

  “發救濟款?”老徐頭眼睛一亮:“進來吧”。

  老徐頭的家幾乎無處下腳,到處都的都是自上古先秦直至清末民國的五花八門的古董文物,只是看老徐頭那寒酸樣兒,估計現在留下來的都是贗品。要發救濟款,老徐頭是很歡迎的,可是楊得成一向他索要身份證、低保證,和那折上只剩一分錢余額的存折時,老吳頭立刻像是看到了一個罪大惡極的江湖騙子,很惱火的要把他轟出去。

  “我說,我說老徐頭,你不給我證件,我怎么給你辦理手續啊,噯,你還推我,我是社區的,難道你不認得?”

  老徐頭冷笑:“社區的了不起么?當初騙我錢的那人還說是國務院的哩。”

  “你……”楊得成凜然喝道:“我告訴你,老徐頭,今天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交了我就把低保款發給你,不交證件,你一分錢也拿不到,聽懂了沒有,一分錢也不給你!”

  “什么?”老徐頭刷地一下紅了眼:“你訛我的錢,你騙我的錢,你這殺千刀的騙子!我該得的,憑什么不給我?”

  “不好,老徐頭要抓狂。”楊得成清醒過來,返身就跑,可是一聽要昧他錢的老孫頭已經抓起一只不知什么朝代的凈瓶,像瘋虎一般撲上來,狠狠向楊得成的后腦勺砸去……

  “啪!”瓶子粉碎,楊得成一頭栽到地上。

  當社區主任聞訊領著人趕來,控制住老徐頭,抱起頭破血流的楊得成時,氣息奄奄的楊得成囁動著慘白的嘴唇,喃喃地說了一句話,牛主任趕緊傾下耳朵,仔細聽著,楊得成戰栗了一下身子,打起精神,努力地把話說清楚了:“牛……牛主任……”

  “你說,你說,得成同志,我聽著吶。”

  “牛……牛主任……,他……他這樣打我,要……要追究他的責任啊……”

  “這……”牛主任面有難色地道:“得成同志,他……他是瘋的啊,打死人都不償命,這事比較難辦……”

  “我……我還沒處講理去了,真憋屈啊……”

  楊得成悠悠地嘆息了一聲,一縷冤魂,就此芳蹤裊裊。

  在隆重召開的追悼大會上,牛主任熱淚盈眶地對辦事處員工、社區群眾、市報記者哽咽著說:“楊得成同志是個孤兒,是黨和人民把他撫養長大的,參加工作以后,得成同志待人和氣,工作認真,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兢兢業業,從無怨言,是我辦事處公認的優秀員工。他……臨終時念念不忘地囑咐我一定要把‘低保’發放工作從容有序地進行下去,做到群眾滿意、政府滿意、社會滿意。這是一個嚴于律己寬以待人的好同志,他的偉大品格值得我們每一個人認真學習。楊得成同志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奮斗的一生……”

  
  • 2

    評分
  • + 4

    卡幣
  • + 7

    參與值
avatar amiadns +3 +2 超後期草草結束的糧草文~
avatar ohmefen +1 +5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