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事故現場]

二戰最瘋狂的士兵:9小時射殺2000人 [附圖]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本帖最後由 aia 於 2009-11-17 22:33 編輯

hjtyjtuy.JPG


1944年6月6日,盟軍諾曼底登陸那一天,法國奧馬哈海灘德軍戰壕中的20歲德軍士兵海恩·塞弗羅 (Hein Severloh/如圖) 創造了一項驚人紀錄:在他藏身的WN62碉堡前,共有4184名美國士兵中彈倒下,而其中至少一半死亡人數都應該由塞弗羅一人的機關槍來負責。二戰後,他被人稱做“奧馬哈海灘之獸”。然而如今遲暮之年的他悔恨地表示,他從不想卷入那場戰爭。



槍管發燙引燃幹草

塞弗羅是一個普通德國農民的兒子,1944年,僅有20歲的他是一名德軍士兵,奉命在奧馬哈海灘阻擊盟軍登陸,是WN62碉堡的機槍手。6月6日天剛蒙蒙亮的時候,不計其數的盟軍登陸艇逼近奧馬哈海灘,盟軍士兵蜂擁而出,企圖涉水登上海灘。當海水剛剛漫過盟軍士兵膝蓋的時候,塞弗羅的上司下令開火。

塞弗羅用機關槍不停地向大批挺進的美國士兵發射子彈,在長達9個小時中幾乎沒有一刻停止過。他的機關槍槍管最後變得通紅燙手,不得不另換機槍,當換下的火紅槍管扔到一旁時,碉堡旁邊的幹草立即被巨熱引燃。在那場戰鬥中,塞弗羅殺紅了眼,美國士兵像潮水一樣湧向塞弗羅所在的碉堡,又像潮水一樣倒在地上,鮮血染紅了整片海水和沙灘。

用光12000發子彈

塞弗羅稱,9個小時裏他用光了12000發子彈,海水被屍體的鮮血染紅了。機槍子彈用完了以後,他又用自己的步槍繼續射擊打400發子彈。他說:“我幾乎消滅了一個團的登陸部隊,周圍的海水都染紅了,我能聽見美軍指揮官在喇叭裏面歇斯底裏的喊叫。我看見當機槍子彈打在海灘上水花四濺,當這些小噴泉接近那些美國兵的時候,他們開始倒下,很快,第一具屍體開始漂浮在漲潮的海浪上,不久,所有的美國兵趴下開始射擊。”

塞弗羅回憶稱,一名年輕的美國大兵在海上逃過了火線的射擊,並沖上了奧馬哈海灘。塞弗羅看到後,立即舉槍朝他瞄準,子彈擊中了這名美兵的前額,將他的頭盔都打得飛轉起來,這名美兵的腦袋立即開花,倒在了被血染紅的沙灘上。塞弗羅至今仍然記得那名美兵死亡前扭曲痛苦的表情,他回憶說:“直到那時,我才意識到我正在殺人。直到如今,我仍經常夢到那名美國士兵,每當我想起他時,我就感到如此心痛和愧疚。”

獲封“奧馬哈海灘之獸”

二戰歷史學家赫爾穆特·康拉德相信,塞弗羅可能在當天造成了美軍約3000-4200人的傷亡。不過,塞弗羅認為數字沒那麽大,但他承認,“很明顯,至少1000人,很可能超過2000人,但我並不知道我打死了多少人,這很可怕,想象一下都會讓我作嘔。”

盟軍登陸成功後,塞弗羅藏身的碉堡被一枚盟軍手榴彈擊中,他的指揮官被炸死。塞弗羅成了美軍的俘虜,並於5天後被押往美國,他在美國人的監獄中當了3年戰俘。

1959年,塞弗羅的故事開始被美國人所知,美國人送了他一個“奧馬哈海灘之獸”的綽號。塞弗羅對自己的那段經歷太過羞愧,多少年來,他甚至從來不敢對自己的4個孩子講述當年諾曼底戰場上發生的故事。

終身受到良心譴責

獲得自由後的塞弗羅曾多次試圖與在諾曼底戰場上幸存的二戰老兵取得聯系,請求他們的寬恕。最後,他找到了戴維·西爾瓦 (David Silva)——一個在奧馬哈海灘上受了三次傷的美國幸存老兵。當上世紀60年代這兩個曾經是生死對頭的男人在德國會面時,他們互相擁抱了足足5分鐘。



2000年,塞弗羅撰寫了一本名為《62號哨所——回憶1944年6月6日的奧馬哈海灘》的回憶錄,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行懺悔。2007年,83歲高齡的塞弗羅在最後一次接受采訪時稱,他並不熱衷於戰爭,他時時刻刻都在受到良心譴責,“我確實不是因為有殺人的欲望而殺人的,而只是想活下去。我知道,只要他們有一個人活下來,那麽他就會向我射擊。我從不想卷入戰爭,也從不想呆在法國,更不想呆在碉堡裏用機槍射擊”。

來自偶的郵件所以出處不詳

aia - 17.11.2009 補充:


Hein Severloh 重回奧馬哈海灘,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行懺悔



Hein Severloh 和 David Silva 在奧馬哈海灘互相擁抱了足足5分鐘



二戰60周年,已經垂垂老矣的 Hein Severloh 重回諾曼底


圖片來源: http://www.spiegel.de/fotostrecke/fotostrecke-635.html
  • 2

    評分
  • + 5

    卡幣
  • + 22

    參與值
avatar wcpphil +2 戰爭是人類最大的創傷與最難忘掉的回憶.
avatar a0955120333 +5 +20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