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玄幻】傲風 作者:風行烈(連載中) 打印 [ 查看:1869853 | 回覆:773 | 感謝:144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玄幻】傲風 作者:風行烈(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本世界職業的設定


等級設定︰

    幻師,順序從弱到強

    1-9劍級幻師(徽章單針星),大幻師(三角星),靈幻師(四靈星),天空幻師[飛行](五天星),幻宗(六宗星),???

    每層又分1-9劍級,大幻師,靈幻師統稱地階,天空幻師以上稱為天階,神階暫不透露~

    幻師以召喚幻獸時,腳下紋路包含的銀色小劍分級,銀劍是幻師的代表性標志。

    武者(劍士)︰

    1-9星劍士,大劍士,聖劍士,劍聖,劍尊,???(每層分九星級)

    煉器師︰

    煉器師,煉器大師,宗師,天火煉器師(每層分初中高三個等級)

    馴獸師︰

    馴獸師,馴獸大師,宗師,帝王馴獸者(每層分初中高三個等級)

    幻獸等級︰

    普通1-9級幻獸,靈幻獸,聖幻獸,神幻獸,超神獸,???(除超魂獸,均分九星級)

    幻器︰

    普通幻器,靈幻器,聖幻器,神幻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隔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楔子 光輝

    黑夜中的紐約,炫目迷人,深夜降臨,依舊明亮的燈火光輝將城市裝點得燦爛炫目,深夜的小巷中,卻又有著一片令人作嘔的糜爛氣息。

    有錢人的天堂,窮人的地獄。

    此時,位於紐約市心金融大廈的地下基地內,正發生著一起驚險的逃殺。

    “天風,你們逃不掉了!死在這裏吧!”冰冷的通道中回響著一聲聲的回音,與濃密的槍林彈雨交織起來,成了一曲驚心動魄異常驚悚的調子。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們?開的是什麼國際玩笑!”黑暗中,傳出一陣飄忽不定的喝聲,一道黑色的影子劃破空氣。

    “該死的!開槍!殺了她!”追捕而來的保鏢們在一片黑暗的情況下神經異常敏感,急忙紛紛對著那竄出的東西拼命開火,直到聽見金屬墜地的聲音,這才心中一顫,暗叫不好。

    兩道猶如黑色獵豹的身影,一左一右,從那片黑暗的角落裏竄了出來,靈活的身軀在這些人子彈再次上膛之前已然竄到了眼前!

    快!極度的快!

    那兩雙黑暗之中散發著淩厲氣勢的瞳孔,就像是獵食的雄鷹,對著獵物的死穴,準確地啄下!

    矯健的身軀,可怕的搏擊身手,宛如舞蹈,身體幾乎彎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骨節交錯和消音槍扳機扣動的聲響裏,這一批跟隨而來的追殺人手立刻步了上一隊的後塵,短短三四個呼吸之間,便被這兩個如狼似虎的人送入了地獄!

    暴風雨後,短暫寧靜,在下一批追兵到來以前,終於可以稍作休息。

    粗喘一聲,秦傲風拭去臉頰旁染上的鮮血,露出一張清秀的臉,用冷冰冰的聲音不耐地說道。

    “有完沒完,Landys這幫找死的,我們和他們根本沒有什麼過節,卻偏偏處心積慮地設下這樣一個陷阱要置我們於死地,別讓我逮著機會,否則我踹了他們的這個老巢!”

    身邊不遠,另一個同樣俊美的人正擦拭著自己手旁的消音槍,也皺著好看的眉頭︰“我們近年來的任務成功率實在太高,業內有人看不順眼,想要除掉我們也屬正常,等我們回到了夏威夷,好好規劃一下,將這個地方鏟平了吧!”

    語聲一般的清越,一般的清脆,雖然有些壓抑的感覺,卻可以立刻聽出,這兩個人都是女人。

    恐怕誰也沒有料到,馳騁盤踞世界黑道頂尖的雙人組,竟然是由兩個年輕女子組成的。

    “弒天,你還是老樣子,一如既往的不把人放在眼裏啊。”傲風看著身邊生死不驚的戰友,心中就是一暖,這世上恐怕只有她能聽出弒天語聲中那層安慰的意思,也只有她,最瞭解自己。

    “你不也總是那麼囂張?以為你就是什麼好東西?”眼角一抬,弒天瞥她一眼,唇角揚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不過,我不會拋下你的。”

    “那當然,我們是戰友,所以絕不會拋棄對方的!”傲風愣了愣,沉著嗓子緩緩說道。

    “對,是戰友!”弒天的語氣淡然而肯定。

    相視一笑,清澈的眸光中,傳遞了最直接的想法。

    一直以來她們總是這樣的,從相遇到現在,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知道對方究竟在想著些什麼,所以她們才能成為地下傭兵界最完美的搭檔,也成了最親密的彼此最信任的摯友。

    世上永遠不乏為了金錢奔波在黑暗中的人,殺人,保鏢,盜物,竊取機密樣樣都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形同超級特工,唯一不一樣的地方便是特工受雇于國家,等於是國家的死士,而他們則受雇於自己,自己組成一個個的小團體。

    人們將他們稱為,地下黑暗傭兵。

    傭兵可以做殺手做的事情,但是卻又一個最大的不同點,那便是,傭兵是可以將身後的空門交給自己的夥伴,自己的戰友的,即使墮落為黑暗傭兵,也不會斷絕了對朋友的信任。

    秦傲風和雲弒天,正是近年來國際上最為著名的一個傭兵小隊,天風雙人組。

    “已經是第四批追兵了,想要逃脫追殺,我們兩人一起只會成為目標,前方正好有兩條岔路,我們分頭行動吧,憑我們的本事只是逃出去應該不難,出去了之後我們在上面的香雪HOTEL會面,如果實在分散了,就到夏威夷再見。”黑暗中忖度了一下,傲風冷靜地分析道,晶瑩的雙目流露出淡淡的智慧光澤,好似一切都是那麼輕松輕易。

    “OK,香雪HOTEL,夏威夷,我等你。”將手中的槍支插回腰間,弒天回頭深深看了傲風一眼,好像已經將她深深記在了腦海中,她掩飾得很好,目光中的一縷古怪之色,連傲風也沒有瞧出來。

    傲風低低一笑,還真是弒天的作風,雷厲風行。

    “可別輕易死了,保重。”

    “你也是,活著出去。”

    溫暖的拳頭輕輕一擊對方的肩膀,兩道影子宛如黑豹般地竄出,消失在黑暗之中,仿佛一刻工夫也不想耽誤。

    沒走出多遠,前方又是一個岔道。

    這座地下基地的通道四通八達,在潛入的時候,她們已經摸清楚了大概的狀況,傲風在兩條岔道前方一頓,唇角露出一縷苦笑,驀地一轉身,向著旁邊通往基地內部的岔道閃了進去!

    眼中的淡淡的愧疚一閃而過,對不起了弒天,對不起。

    我們恐怕無法再見面了,你恐怕永遠也無法等到我了……

    在這裏已經耽誤了一天多的時間,其實誰都明白,向外的路,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我們終究是女人,在體力上有著天生的弱點,不出意外,誰的逃生率都只有一半,說的那麼信誓旦旦,不過是怕對方擔心罷了。

    我在這個世上已是了無牽掛,而你,卻還有著你重要的妹妹需要保護,我也希望你能活著,我很喜歡很喜歡你這個朋友,所以……

    縱然是我死了,也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

    一面冷靜地躲過那些瑣碎機關,一面往地下基地的內部深入,由於突然轉了方向,一時還沒人料到,追兵也沒有跟上來。傲風心中暗暗地祈禱著,弒天,你一定要躲過那些人的追擊,再過一會兒,再過一會兒就好了,我會給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很快的,前方燈光明亮的地方就是主電腦的控制中心,裏面還有一個正指手畫腳罵著那些追捕者辦事不利的男人。

    “廢物!統統是廢物!那兩個人怎麼都會不見了!她們又不是神仙,還能跑到天上去嗎?這下子老大那邊要怎麼交代?”

    傲風聞言,不由輕輕舒了一口氣,放下了心,聽男人的口吻,弒天好像安全逃脫了啊!

    從小腿內側抽出一根純銀色的金屬長條,這特殊製作的烈性炸藥,採取的是最先進的技術所制,一旦啟動,一分鐘內就會爆炸,不可停止,而且威力龐大。她和弒天身上各有一件,引爆之後,這台中央電腦連渣子也不會剩下,裏面的珍貴數據全部玩完,Landys的系統也會就此崩潰了。

    傲風的目光陡然變得堅定起來,死就死吧,敢坑我秦傲風,就要有被炸死的覺悟!

    飛快地掰開銀色長條的一段,按下其中的紅色按鈕,那倒數六十秒的數據,立刻顯示在了小型螢幕上,讀秒器滴答走動起來。

    目露凶光,傲風驀地一腳踹開自己這邊的偏門,手中槍支平端,以一個極為漂亮的姿勢連發數槍!

    然而,幾乎是同一時間,傲風聽到了另外的一陣槍聲!自己對面的偏門中在同一時間也驀地竄出一人,也對著那十餘名男子連射數槍!

    那些人所發出的慘叫聲已經不重要了,突入視線中的那個熟悉的影子,卻是讓傲風腦子裏轟然一響,思考的能力完全被剝奪!

    “傲風?”

    “弒天?”

    四目相對,震驚如驚濤駭浪般的席捲而來。

    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裏!

    爆炸裝置的度數聲都在這一瞬變得低落了起來,兩個人之間,天地仿佛變成了一片空白,唯餘一個念頭那樣的清晰。

    一樣的想法,一樣的做法,她竟然選擇了和我一樣的路!

    明明是身在地下,眼前卻仿佛有一輪旭日升起,霎那間,金芒萬丈!濃濃的火熱的友情,閃耀著死神也不能掩蓋的光輝!

    “傲風!你是個傻瓜!”弒天再也無法做出冷靜之態,紅著眼圈狠狠尖叫了一聲,身上的定時裝置已經快要接近了末尾,這一刻,卻是熱淚盈眶。

    她回來了,她也回來了!

    “你又何嘗不是?”瞪著眼楮不敢相信的傲風終於回過了神,咬著唇強自笑了兩聲,心中被某一種感情充的滿滿的,再也無法塞下任何其他的東西。

    腦中像是要爆炸了,傳來一陣陣舒暢到了極點,快活到了極點的感覺!

    已經那麼的接近死亡,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為什麼還會如此高興,如此開心?

    這激動歡快的心情,怎會不是欣喜?

    “笨蛋!會死的!會死的啊!”弒天不顧一切撲上來,狠狠掐住傲風的脖子,那滿面的,已經說不出是焦急,憤恨,還是高興。

    或許都有一點吧,很想笑,卻又想哭,傲風此時的心情,便是這樣的。

    懊惱她的不肯離開,憤恨她的不領情,但是,卻又為了她能夠回來,能夠做出和自己一樣的選擇,一樣的傻事,與自己一齊站在這裏等待死亡,而感動,而激動,而開心……

    “會死,那又怎麼樣呢?弒天,記得那個誓言的,堅守著自己的戰友原則的,並不是你一個人啊。”帶著淚的笑臉,傲風反手握住弒天的手,熱熱的,牢牢的。

    不是你一個人!

    你也從不是一個人!

    手臂一顫,瞳孔放大,雲弒天也破天荒地,眼角溢出了熱淚。

    三年前的那個夏天,她們在海邊的沙灘上,她伸出手,極少露出的燦爛笑容,明媚得令人眼前發燙。

    “戰友!我將我的背後交給你,可不要拋棄我哦!”

    “放心吧,永遠不會!”反手一握,那一雙交在一起的白皙雙手被夕陽的光輝映得火紅,無名清風呼嘯,鐫刻下永恆的誓言。

    原來,她們誰也不曾忘記那個瞬間……

    背靠著背,緊緊相貼,脊柱上仿佛升起了一股灼熱的溫度,每一寸每一分都那麼灼熱,溫暖得讓人連心都會被焚燒殆盡。

    讀秒器已經到了最後三秒,遍佈全身的烈性炸藥眼看著就要全面爆破,必會將人炸得灰飛煙滅屍骨無存。

    這寧靜的三秒,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後悔不後悔回來?”弒天突然發出一聲淡淡的嘆息,語聲梗咽得,傲風卻聽得出,她在高興,異常的高興。

    “你說呢?”傲風閉上眼,單手舉到自己的胸口,抓緊,直面死亡︰“我為我能夠回到這裏,感到由衷的快樂。”

    是的,我很快樂,因為……

    沒有背叛,我們的誓言!

    生命誠可貴,友情價更高!這個信念,終究絲毫不曾改變!

    永不拋棄能夠將背後交給自己的戰友,永不!

    那兩只縴細卻又似有著無窮之力的手,牢牢地握在一處,緊緊地牽在一起。

    那麼那麼的堅定。

    耳邊仿佛傳來了轟鳴的響聲,眼前一片金色的光輝閃耀,秦傲風好似感覺到了神祗的呼喚,可是她真的還是捨不得,放不下,沒有痛苦,唯有一個真摯到極點的信念。

    親愛的摯友啊,我們來生一定還能再做戰友!

    一定!
  • 3

    評分
  • + 7

    卡幣
  • + 22

    參與值
avatar s000027007 +2 +10 開頭就好熱血阿
avatar 赫蒂 +5 +10 低調推
avatar okdveuwx +2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