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湛藍徽章 作者:Deathstate(已完成) 打印 [ 查看:2932465 | 回覆:1033 | 感謝:157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湛藍徽章 作者:Deathstate(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4-27 21:27 編輯

相關書籍的封面 205159zs0zlh9zcaztjrhk.jpg

【作者簡介】:Deathstate

【內容簡介】:

    魔法師的存在,是為了洞悉這個世界的真實。
    薩林·梅塔特林,一個普通的魔法師,最初,他只是想改變自己的一點命運。

【作者其他作品】:

[ 東方玄幻 ] 青帝
[ 時空穿梭 ] 狂暴連擊


第一卷︰錫蘭城的黃昏 第一章:最後一個梅塔特林(上)

  斯科琴亞帝國的北方港口,錫蘭城。

  暴雨驟然而來,從砲臺的縫隙中灌入。天空黑得如同染上了龍血墨水,漁船在港口內瑟縮著,巨浪衝刷著堤壩,猛烈地撞上來,濺起十幾米高的水霧,轟然有聲。

  雨水積起,迅速在貧民區漫延,街道上的水越來越深。至少五年沒有修繕過的排水系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頃刻間,貧民區已經是一片汪洋。

  玉蘭灣的錫蘭城早已經不是從前,凋零的捕魚業收入有限,城主大人有心無力。想修繕排水系統,至少需要一個懂得煉金術的魔法師,還有大量的魔法學徒。單是繪製圖紙,就要花費數以千計的金幣。錫蘭城至少有兩百年沒出現過魔法師了,市政部廳幾乎成了擺設。

  閃電撕扯著天幕,雷聲遲遲才傳來,電蛇飛舞,照亮暴風雨下的城市。空曠的街道上,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艱難的趟著水,瑟縮前行。

  這個少年非常瘦弱,一頭棕色的短髮被剪得參差不齊。雨水沖過他的睫毛,讓他的眼睛都無法睜開。少年的口鼻中呵出淡淡的白氣,兩條腿一直發抖。他緊緊的抱著一個油紙包,那是他今天討來的飯。

  轟隆!

  一聲巨雷,少年終於堅持不住,摔倒在地上,他的臉埋在水裡,很快就被嗆得咳嗽起來。他拚命的掙紮著,想要重新站起來。可他瘦弱的身體根本無法再堅持下去,只是翻了個身,就昏迷了過去。直到失去知覺,少年的手還是在緊緊的抓著油紙包。

  暴雨肆虐了將近兩個小時,天空放晴。積水緩緩退去,街上冒出了行人的身影。昏迷的少年被衝到一個屋簷下,身子抵在一塊拴馬石上。

  大門被推開,一個僕人打扮的傢伙看到昏迷的少年,跑上去用力就是一腳,怒道:「要飯的,快滾,別死在這裡。」

  他的聲音尖銳,淒厲,像極了唐古拉斯帝國宮廷中被閹割過的優伶。少年被這一腳踢得呻吟著醒來,劇烈的咳嗽著。他感覺渾身滾燙,知道發燒了。手中的油紙包還被下意識地緊緊抓著,少年鬆了口氣,翻身向遠處爬了兩步,掙紮著打開油紙包。

  油紙包內是已經發霉的陳米,他本來打算回家後弄熟再吃,這時候已經等不得了,再不吃東西,他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

  陳米在少年的嘴裡像沙子一樣,咯崩崩的被嚼碎,咽進肚子。

  「晦氣!」兇殘的僕人見少年的確是站不起來,用力啐了一口,這才轉身進了大門。

  少年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勉強嚥下半包生米,這才搖晃著爬起來,頭也不回地向城東走去。他的家在城外,如果天黑了還不回去,再有一場雨,就能把他凍死在街上。

  身後朱紅色的大門內走出一個肥胖的商人,他穿著劣質的絲綢,頭髮上抹了油,倒像是被雨淋過。

  「咦?那個不是梅塔特林家的小子麼?他叫什麼來著?」肥胖的商人眼尖,看著少年的背影問身後的兩個僕人。

  「薩林,老爺,他叫薩林。」僕人諂媚的笑著,聲音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雞。這主僕三人形容猥瑣,看著少年的眼神極其不善。

  「他怎麼還沒死?」

  「誰知道了,也不知道那個混蛋還肯給他吃的。」另外一個僕人憤憤地回答。

  「哼,你們留意著點,他要是死了,趕緊把那房子買下來。免得讓別人佔了便宜。」肥胖的商人隨口說著,扭動著他累贅的肉,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是的,老爺。」僕人在身後小心的跟著,兩個人幾乎都能躲在肥胖商人的影子裡。

  夜涼如水,名叫薩林的少年拖著疲憊的身子出了錫蘭城。他抱著油紙包,離開大路,三步一歇地熬著挪回了祖屋。

  這座巨大的石頭房子是梅塔特林家最後的財產了,薩林推開門,搖晃著進了房子。

  石牆上生滿了青苔,散發著寒意,兩層屋子外的所有窗子都沒有玻璃,讓這孤零零的石頭房子顯得陰森,淒冷。

  薩林喘了口氣,總算回家了。他幾乎是爬著上了樓梯,回到臥室,一頭栽倒在床板上。床板和牆壁一樣,濕冷,堅硬。

  衣服被雨水澆透了,一路吹風回來,半乾不干的,粘在身上。這是薩林唯一的一件衣服。薩林掙紮著爬起來,把衣服脫下,鋪在床板上。油紙包放在頭邊,腰間很痛,低頭去看,已經烏青一片。

  這是那個僕人踢的。薩林咬牙躺下,只要睡著,這些痛苦就不在了。

  月光和冷風從窗子裡灌進來,毫無詩意。薩林感覺渾身滾燙,頭痛欲裂。這樣燒下去,小命不保。他掙紮著爬起來,從床下拉出一個箱子。

  箱子上的鎖早被拆掉了,鎏銀的鎖扣換了一個星期的糧食。防蟲的樟木箱子沒人買,薩林打算哪天拿來燒火。

  打開箱子,裡面是一堆凌亂的票據。大多數是債務文件,薩林從裡面找出一個金屬徽章,貼在自己的額頭。清涼的感覺從額頭傳入,頭痛彷彿好了許多。薩林坐在地上,看著箱子裡的票據流淚。

  梅塔特林家曾經是貴族,這個姓氏在帝國北方一度是財富的象徵。可是到了薩林這一代,梅塔特林家已經一無所有。這些債務證明,也成了廢紙。當年欠錢的人早就死乾淨了。權利更迭,戰亂,這一切讓梅特特林家逐漸沒落。

  如果欠債的人還活著,薩林憑著這些借據,就足夠買下十個錫蘭城。

  按在額頭的徽章是梅特特林家族的標誌,這個巴掌大的徽章薩林沒有拿去賣。和這些票據一樣,徽章是父親留給他的遺物。

  薩林六歲的時候,父母雙亡,只給他留下了這個箱子和祖屋。六歲的薩林沒有任何的謀生技能,只好靠變賣祖屋裡的東西度日。黑心的商人自然不會放過發財的機會,六歲的孩子懂得什麼?不到半年,薩林就賣乾淨了屋子裡的東西。

  現在薩林已經十二歲了,因為營養不良,看上去像是只有十歲,瘦小孱弱。

  這間祖屋他沒有賣掉,不是不想賣,而是房產買賣要在市政廳辦理手續,不能作假。覬覦他房子的幾個商人索性不買,只等薩林餓死。薩林一死,這個房子就成了無主之物,只需要買地皮,幾乎不算作價。

  偏偏薩林命硬,靠著乞討,一直活到了十二歲。

  薩林倒在床上,家族徽章帶來的清涼感覺傳遍全身,腰間的痛苦也減輕了許多,薩林沉沉睡去。他不知道,這次睡著之後,是否還會醒來。

  嘭嘭嘭!

  薩林猛的睜眼,坐起,窗外的陽光灑進屋子,一地的塵埃。

  大清早就有人敲門,是個很詭異的事情。薩林的祖屋並不靠近大路,而是在山腳下,甚至要穿過一片不大的樹林。薩林自從沒有東西可賣之後,再也沒有人來找過他。

  嘭嘭嘭!

  敲門的聲音繼續,薩林跳下床,他感覺身體輕健許多,也不發燒了。把家族徽章放回箱子,將箱子塞進床底,薩林走下樓梯去開門。

  昨天昏昏沉沉的回來,竟然忘記閂門。薩林有些後怕,這地方會有野獸,摸進來的話,自己在睡夢中就被吃掉了。

  吱呀一聲,陽光迎面照來,有些暖意。樹影蕭疏,錯落的光影中站著一個中年人,黑色的長發,灰色的長袍,手中拄著一根木杖。

  這人不到四十的年紀,劍眉,長目,沒有蓄鬚。他握著木杖的手上戴著一個巨大的戒指,銀黑色的戒指上刻滿了複雜的符號。薩林略微失神,這個中年人的打扮挺怪異的,難道是教廷的神官?

  中年人的表情看上去很溫和,但這種溫和就像是貴族的風度,那只是他的習慣,和你無關。

  乞討生涯讓薩林變得敏感,他知道什麼人可以去說話,什麼人要離得遠些。可這個敲門的中年人和錫蘭城的人完全不同,他明明站在眼前,薩林卻感覺不到這個人的存在。

  中年人微笑著對薩林道:「你家大人呢?」

  這人是外地來的,錫蘭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倒霉鬼。薩林的心安靜下來,用手揉著額角,道:「這裡沒別人,先生,您有什麼事情?」

  薩林彬彬有禮的問著,盡力讓自己顯得從容些。想活下去,就別讓人感覺你討厭,這就是薩林十二年來的生活經驗。

  「哦。」中年人有些詫異的看著薩林。薩林匆忙出來,只穿著短褲,光著上身。他的額頭上還有一個巴掌大的印跡,那是家族徽章留下來的。

  「這房子是你的?」中年人溫和的問。

  「是。」薩林的目光望向地面,棕色的瞳孔收縮著。這人不會是強盜吧?

  「是這樣,我想買下這座房子,可以進去談嗎?」

  買房子的?薩林被這個消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早就想賣了這所房子,然後去城裡打工。哪怕幫人處理鮮魚,也能混口飯吃。可學徒都是管住不管吃的,他要是去幹活,第一個月就要餓死。薩林茫然側身:「進來吧。」

  中年步入石屋,他腳下的灰塵不著痕跡的消失了,清風吹過,客廳裡頓時沒有了潮濕的氣味。薩林忍住內心的激動,關好門,仔細盤算著要多少錢合適。

  中年人的目光輕輕掃過,房間內的一切落在了眼裡。薩林可以說是家徒四壁,沒有什麼可欣賞的。中年人卻很滿意,他回身問薩林:「你說這房子是你的,可有房契?」

  「我有。」薩林點頭,卻沒去臥室找房契。如今他年紀大了一些,自然明白小時候那些商人騙他的事情,做事情就謹慎了許多。

  中年人笑了,伸手摸了摸薩林的頭,道:「你不用擔心,我是個魔法師,不會騙你錢的。你說,這房子打算賣多少金幣?」

  金幣!薩林眼睛亮了起來,他變賣家裡的東西,從來沒有得到過金幣。一副四尺的油畫,人家拿走的時候只留給他一個銀幣。鎏金的燭台,換了兩個銀幣。這還是有良心的,六歲那年,有個商人搬走了整套的櫃子,只給薩林留下了兩個面包。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