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仙俠] 《通天大聖》作者:蛇吞鯨(已完本)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8-6 10:11 編輯

第一章 就這麼穿了

  穿越很正常,現在這個世界上,不穿越的人少,穿越的人多,問題是穿越的地方!

  王博坐在自家的小院兒的小板凳上,穿著開襠褲,抬著頭,眨巴著小眼睛,茫然的看著院子裡頭的那棵老槐樹。

  「唉,誰能告訴我,我到底穿到了什麼年代呢?」

  大晉!

  這是他穿越之後唯一得到的信息,事實上,在這個消息閉塞無比的小山村裡,能夠知道自己是屬於一個叫大晉的國家已經不錯了。

  村有百多人中,能識字的,也不過是村口的那個算命先生而已,還是個瞎子,這位爺乃是傳說中的老童生,考了三十多年愣是沒考上秀才,眼睛是哭瞎的,現在靠算命為生。

  雖然村裡面人都不怎麼信他,可是這老林子裡頭總有些古老的規矩,逢到了婚喪嫁娶總想圖個心安,所以,他也能勉強度日,偶爾算得準了,人家搭謝的禮多了,還能開個葷什麼的,日子也主湊合著過了。

  而這這村裡,也就是他能寫幾個字,從他手裡拿的一根長長的白幡上寫的字,王博算是認出來了,那是繁體字,而周圍人說的話,雖然有些難懂,可是漸漸的,他也能聽懂了,那就是中國話,不過方言的口音重了點而已,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穿到了中國的古代。

  可是,慢慢的,他對自己的這個判斷產生了懷疑,因為從這周圍人的隻言片語中,王博聽到,他們所在的國家叫做大晉,大晉!

  中國古代可從來沒有這個朝代,春秋的時候倒是有一個,但現在明顯不是春秋時代,春秋時代的字可不是他能認得出來的。

  所以,這不是中國古代,他只是穿到了一個和中國古代十分相似的世界而已。

  在這小山村裡,唯一能夠解答他疑問的就是那個老瞎子,不過他現在當然不能找他去了,他太小了,才三歲,還穿著開襠褲呢,怎麼找?

  難道想被人當成怪物嗎?

  這可不是傳說中的YY小說,一生下來就是天才,出口成章別人也不會懷疑,三天前,鄰村的一個傢伙就因為嘴裡瘋言瘋語的被村民當成妖怪活活打死了,這年頭,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王博人如其名,前世是個博士,學的是中文,中文系的博士,沒事兒的時候也客竄著研究一點中國古代史之類的,所以,對於繁體字倒也精通,除此之外,別無所長。

  從某種意義上,他不能說是穿越,而是投胎轉世,只是在地府少喝了一碗孟婆湯而已。

  前世他的身體不好,又是坐辦公室的,。活到三十六歲本命年的時候,愣是被一口涼水給嗆著,一命嗚呼了,等到他再一次清醒的時候,卻是剛剛出生,然後就來到了這個世界。

  或許是因為老天爺看他死的實在是太過窩囊和匪夷所思,心中有愧,所以,才又給了他這麼一次機會。

  經過了好幾年的時間,總算是適應了。

  其實也談不上適應,不過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孩兒而已,沒有什麼適應不適應的,只能任人擺佈而已。

  他投生的這一家姓周,他的名字也不叫博,事實上他現在還沒有名字,他叫狗蛋子。

  山裡人家,哪裡有什麼講究,長到十七八歲沒取名字也是正常。

  還有個姓,就不錯了。

  老周家是地道的山民,他是這個家裡的第四個兒子,上面還有三個,老大已經十八了,去年娶的媳婦兒,是個老實巴交的一個獵戶兼莊稼人,老二十三,是個小混蛋,整天不務正業,讓人頭疼,老三九歲,他是老四,三歲,除了這四個小崽子外,老周家還有一個姑娘,今年十七歲,早在十歲的時候便已經許了人家,差不多也快要出嫁了。

  原本老周家,老大叫大狗子,老二叫二狗子,老三叫三狗子,這王博是老四,應該叫四狗子,至於老周家的姑娘,這個世界和當年萬惡的舊社會一般,女人家沒什麼地位,自動忽略。

  只是家裡的小狗子太多,不好養活,所以,便把王博的小名兒取了個狗蛋子,意思就是下面不會再要小的了。

  老周家在這山村裡只是普通的人家,靠著幾畝薄田和老周頭打獵所得,艱難度日,雖然是打獵,可一來,老周頭打獵的手藝的確是不咋的,進一次山也不會有什麼大的收穫,二來呢,就算是有了收穫也都賣了出去,換成了日用品,所以,他們家裡,一年也別指望能夠吃上什麼肉,這對於常年大魚大肉的他來說,也算得上是一種折磨,不過還好,三歲的他,也只是顯得有些營養不良而已,每天棒子面粥,至少能保證他被不餓死,偶爾運氣好一點,能吃到些野味,那已經是過年般的幸福了。

  山民的生存能力是很強的,他算是遺傳了良好的基因。

  三年來,他也算是習慣了,黑黑的窩頭,屎黃屎黃的棒子面粥已經不能給他帶來任何的惡感,閉著眼睛吃唄。

  最讓他鬱悶的還是寂寞,這倒不是當年他在網絡上混的時候裝B時說的哥玩兒的就是寂寞,這是真實的寂寞。

  你想想,一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的靈魂被悶在一個嬰兒的身體裡,這樣過了三年,那該是一件多麼寂寞的事情?該說的話不能說,該做的事情不能做,別人來捏他的臉,彈他的小雞雞他也無法抵抗,而且竟然還穿著開襠褲,這他媽的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啊!

  幸好現在大了一點,雖然穿著開檔褲,可是來彈他小JJ的人已經基本上沒有了。

  現在是五月,天氣已經暖和了起來,他搬著一個小板凳放在自家的院子裡,坐到上面,愣愣的看著家裡頭的那株老槐樹,腦子裡面想著一些亂七八糟不著調的事情,一動不動。

  「狗蛋子,狗蛋子,快過來,吃飯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一陣陣叫喊起,聲音很粗,聽到耳中卻很舒服,王博知道,這是狗蛋子娘,也就是現在的自己的老娘叫自己吃飯了。

  把被冰涼的屁股從小板凳上面移開,王博一路小跑,奔回了家裡。

  這可不像是前世,一天三頓飯盡著你吃,這裡一天只能吃兩頓,早上大概十來點鐘一頓,還有就是現在,大概傍晚五六點鐘,也就是現在,還有一頓,這是好的,糧食緊張的時候,一天能有一頓也就不錯了。

  晚上仍然是棒子面粥,加上黑黑的窩窩頭,比起往常來,多了一碟子黑黑的鹹菜。

  一大家子人圍在一張桌子上面,這年頭,女人雖然沒有什麼地位,可是山裡人家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講究,一家八口人,六個都圍在一張桌子上面吃,只有王博和他的三哥,年紀太小,在旁邊的小凳子上面吃著。

  總的來說,老周還是挺喜歡王博的,無他,聽話而已。

  這小傢伙從生下來倒現在,還真的沒讓他煩過多少神,要說他有五個子女,雖然說山裡的孩子好養活,可也沒有像狗蛋子這樣的,從生下來到現在,從來沒有尿過一次床,也沒有一次把屎拉到褲子裡,這可不簡單啊,三狗子已經九歲了,昨天還拉了一褲子呢!

  老周似乎有心思,吃飯的時候一直悶著腦袋不說話,他不說話,自然也就沒有人敢說話了,所以,晚飯顯得有些沉悶。

  「呼嚕呼嚕呼嚕……!」

  正埋頭與碗中的半個黑窩頭較勁的狗蛋子耳中聽到這個聲音,便知道,老周家的晚飯要結束了,因為這是老周頭吃最後一口時特有的動作。

  老周頭吃完了,別人沒吃完也得停下來,直到他離開。

  不過今天,和往常不一樣,他沒有離開。

  「小花兒,王天雷回來了,你準備準備吧,選個好日子嫁過去!」

  小花兒,就是狗蛋子的姐姐,周花。

  她在十歲的時候便許了人家,是村東頭的一家,五代單傳,傳到這一代,就是老周頭口裡說的王天雷。

  王天雷今年十九,原本以這村裡的規矩,在他十六歲的時候,就該迎娶十四歲的周花了,沒奈何,在他十六歲的時候,卻服了兵役,當了兵,這一當就是三年,昨天剛剛回來。

  五代單傳啊,他老子娘想孫子都快要想瘋了,這一回來,屁股還沒有坐穩,便急著讓他跟周花完婚了。

  周花不算太漂亮,可長的還算周正,十七歲的小姑娘,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青春的氣息,用狗蛋子上輩子那句話來講是什麼來著?

  青春無敵,對,就是青春無敵。

  而且為人勤快的緊,裡裡外外都是一把手,誰見了誰都要贊上兩句,如果不是早在十歲的時候就訂了親,恐怕這兩年來,說親的早把老周頭家的門檻給踏破了。

  聽到老周頭這麼一說,周花頓時羞紅了臉,頭垂到了胸前,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臉了,不過不用看,狗蛋子也知道,她的臉肯定紅得跟天上的晚霞兒一般了。

  這種事情,狗蛋子自然是說不上話的,他能做的也只是在一旁看熱鬧,等著自己的老姐出嫁以後,跟在後面混點吃喝什麼的。

  他卻不知道,這一樁普通的山裡人的婚姻,將會給他的未來,帶來不可思議的變化。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