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蘿莉吸血鬼】赤月下的雙子 作者:黑暗之光 (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第一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7132145.jpg

↓第二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雙子2封面2.jpg

↓第三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US029s2.jpg

↓第四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SU4.jpg

↓第五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赤月5封面A2.jpg

↓第六集小說封面預覽圖↓
赤月6封面顏色2.6.jpg

↓代表性的紀念圖↓

赤月下的雙子

赤月下的雙子


----------------------------
赤月雙子.JPG
惡搞過頭的簽名檔......囧
----------------------------

因為出實體書的關係,這本小說的主線將會只更新至27夜結束。
但仍會繼續更新相關番外篇。

此小說非同人,和某東方遊戲裡的人物完全無關

赤月下的雙子-卡提討論區(其實是吐槽用?)

其他小說-天使剩下的時間

徵求會畫畫的插畫高手XD
因為我是畫圖白痴,所以希望能找些熱心人士,幫這篇小說畫些插圖或人物插畫唷>///<



=====================正文開始======================






*初始之夜:赤月的開端-Prologue-01*






睜開眼睛,只感覺到一片漆黑……


稍微看了看四周,確認了自己是在一個頗大的房間裡。再往窗外看了看,外頭雖然有月亮的微光,但是卻被雲給遮住了。


最先察覺到的異常,是喉嚨帶來的飢渴,就像是在燃燒一樣乾涸。我很想喝些什麼東西來止渴,但卻累的動彈不得。


身體……非常沉重,眼睛疲倦到無法睜開。雖然想從趴在地面上的狀態下爬起來,但手腳就像是綁了鉛塊一樣,無法順利地移動。


意識感到很混亂,不但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些什麼事,連自己都不曉得自己是誰。不過即使腦中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全身的劇痛卻清楚地傳遞了過來。


這並非是我無法忍耐的痛楚,但總覺得讓人覺得很不愉快。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全身都是傷……?我該不會是從樓梯上跌下來了吧?


我無法記起自己為何會在倒在這裡,不過至少能確定自己會在地板上睡著,本身就已經是一種異常現象。


總之,必須要搞清楚現在身在何處,發生了什麼事才行。我開始撐起雙手按著地面,用以支撐住自己那傷痕累累的身體。


但在這過程之中,我雙手卻碰到了些別的東西。那東西似乎有些許溫度,而且還有許多微溫的黏性液體在周圍。


「……這是什麼?」我不自覺的將手繼續向前摸索下去。


現在比起讓自己站起來,我心裡更在意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這個是!哇呀?!」


不摸還好,一摸卻嚇了我一跳,因為那東西竟然是一個『人』。


驚訝之餘,我反射性的想往後退,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好像有什麼東西掛在胸口,阻礙著身體的動作。


「嗚!?嘔咳咳咳咳咳!」


只不過稍微牽動了一下,胸口的部份立刻傳來劇烈痛楚,同時感覺到喉嚨有什麼東西往外溢了出來。我馬上用雙手按住嘴巴,但仍不由自主的用力咳了一大口溫熱的液體。


「這……這是……什麼?血?」


我茫然的看著雙手,驚覺到自己咳出來的東西竟然全是血。這到底是……怎麼搞的?難道說我受的不是只有皮肉傷嗎?


我伸手撫摸胸口感受到痛楚的位置,一摸才發現,似乎有東西貫穿了身體。也是因為這東西的關係,讓我沒辦法爬起來。


……完了,我該不會是受了足以致死的重傷吧?這東西是什麼時後刺在我身上的?等等……我記得……


當我注意到自己胸口被某樣東西貫穿的同時,似乎也讓我想起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了,剛才只是打擊過大而不想去承認這件事而已……但現在,我無法繼續去逃避了。


因為就在這時,天空的雲朵散了開來。


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那溫柔的白光穿過窗戶,照亮了房間內的狀況……我的視線在那白光之中,看清了週遭的景物。


「咿!?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不記得當時受到了多大的打擊,只記得我不斷放聲慘叫。那叫聲之悽慘,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房間裡面,全是死狀悽慘的屍體。斷手、殘腿、面目全非的屍塊、四散的腦漿就連內臟也撒的到處都是,整個地板全部都是血。血跡甚至被濺灑到了牆壁上和天花板,乍看之下,彷彿就像是地獄的一景。


在清楚看見一切的同時,我也看到自己胸口的東西是什麼了。那是一根用木棍所做成的長槍,但是因為全沾滿了我的鮮血,因此被染成了紅色。


「我……想起來了……」稍微冷靜下來之後,我完全想起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這裡是村裡的禮拜堂,我們被那些強盜帶進這裡面之後,他們就開始對我們展開一場毫無人性的屠殺。


不過這裡並沒有發生過戰鬥,因為這只是單純的處刑。那些大人的屍體手腳都被綁了起來,連想反抗都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的坐以待斃。


而小孩子並沒有被綁起來,而是放任我們在這房間裡四處逃竄,為的就是享受狩獵獵物的樂趣。


強盜不直接處死我們,而是拿著各種近距離武器,像是劍、短刀或長矛之類的東西追趕……直到實在跑不動,再慢慢的把我們給活活折磨致死。所以基本上濺在牆壁和天花板的血跡,大多都是來自於我們小孩子。


雖然小孩人數有二十人之多,可以說是屋內強盜的兩倍數量。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就像是幾隻凶惡的狼被丟進雞舍似的,無論我們再怎麼逃竄,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我和妹妹魯娜幸運的存活到了最後,那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先躲在講桌後方,而不是跟著其他小孩一起亂跑。


可惜……最後還是被強盜給發現了。就像是發現到了倖存的獵物,他們立刻一擁而上,興奮的朝著無路可逃的我們狂刺猛砍。


強盜們邊砍邊開心的大笑,就像是在欣賞這齣慘劇到底會怎麼樣結束。雖然我實在想不透到底哪裡好笑,但看他們笑的如此開心,連我也不禁有點好奇自己的死狀,是不是真有那麼的滑稽?


我在瀕死之際,仍試著將身體壓在魯娜身上,並用雙手支撐著地面,將自己的身體當成肉盾。


「姊……姊姊……!」


在臉貼著臉的近距離中,我看到魯娜的眼神充滿著恐懼。我想自己的表情大概也好不到哪去吧……但為了不讓她害怕,即使全身痛的要死,我還是硬擠出一絲微笑。


「我沒事的……不要害怕,姊姊會保護妳的……」我笑著說出連我自己也無法去相信的謊言。


四五名強盜不斷舉劍往我身上猛刺,我已經算不出來身上到底被砍了幾劍,只知道自己絕對活不成了。但若是犧牲自己能夠讓魯娜多活一秒,我也很願意就這樣繼續支撐著,直到自己的生命結束為止。


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保護不了她……他們把長槍和劍一口氣朝我的背後刺下去,貫穿我的身體,並直接刺死在我身下的魯娜。


長槍準確的貫穿我倆的胸口,長劍也刺穿我們的腹部。傷口所噴濺出的血液,頓時從她身後的地板上擴散開來。


魯娜她口中溢出了大量的鮮血,隨著她的眼淚一同,不斷從臉上滑落……


說也奇怪,她知道自己再過幾秒就會死去,但表情卻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害怕。到了這時候,她已經無法再發出聲,但仍從嘴巴硬擠出了『謝謝』兩字。


當時我不太明白,現在想想,大概……是希望我別太自責吧。


她用著最後的力氣,輕輕的舉手抱起我。然後滿足的笑了一下,便失去了呼吸。


當然,我也早就撐不下去了,是因為姊姊的自尊在驅使著我到最後。所以看到魯娜先一步離開之後,我除了自責之外,還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接著我便緩緩的閉上眼睛,並在那些強盜的歡呼聲中沉沉睡去。


我大概在那之後就跟著死去了吧?畢竟那之後的事情就完全想不起來了。


現在想想,我們能夠就那樣死掉真的是太好了,我還是頭一次那麼害怕到希望想早點死掉呢。要是沒有就那樣斷氣,真不曉得他們還會再想出什麼方法來折磨我們。


如果那些事不是我所做的惡夢,那現在發生的事情就實在太不合理了。


我不禁自己問起自己:


「為什麼我……現在還活著?」
本帖最後由 s851165 於 2013-2-9 19:21 編輯

  • 4

    評分
  • + 50

    卡幣
  • + 112

    參與值
avatar yan1998512 +6 精華好文
avatar amy197312 +1 低調推
avatar e804595 +5 趕快推,不然別人以為我們看不懂.
avatar kelvin12354 +50 +100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