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超級骷髏兵 作者:情終流水 (已完結) 打印 [ 查看:288983 | 回覆:187 | 感謝:37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超級骷髏兵 作者:情終流水 (已完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16 07:29 編輯

序章:第七次聖戰

    我是一具骷髏。

    一具不知存活多少年的骷髏。

    從第一次聖戰被裡維同盟的死亡召喚師喚醒以後至今已是第七次了。

    裡維同盟是一個神權至上的聯盟制國家,有三十六個公國,信奉自然之神裡維裡斯特,同盟的名字便是以自然之神的名字命名。

    對不信奉自然之神者,裡維同盟稱之為異教徒,而聖戰便是為了討伐異教徒而展開的戰爭。

    而不巧的是,裡維同盟的東面,有一個名叫夏柏的帝國,他們便是不信奉自然之神的異教徒,第一次聖戰便是為了討伐夏柏帝國而展開的。

    戰鬥在兩國唯一的陸上通道科羅拉多大峽谷展開,在裡維同盟的死亡召喚師召喚下,我醒了過來。

    作為前鋒部隊,我和我的同類在死亡召喚師的指揮下,衝向夏柏帝國的步兵方陣。

    我們不會死不會痛,所以沒有恐懼、更不會退縮。

    但當我們衝到對方步兵方陣的時候,卻發現樹立在面前的是一片鋼鐵的叢林,無數長槍斜對著我們,組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屏障,揮舞的長槍把我和我的同類們攪成粉碎。

    我發現我們骷髏的身體竟是如此脆弱。

    我的第一次聖戰就這樣結束了。

    沉睡是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再次被喚醒。

    敵人依舊是夏柏帝國的軍隊,在死亡召喚師的指揮下,我再一次悍不畏死地衝鋒,然後再次粉碎在揮舞的長槍之下。

    有了上次的經驗,我知道不可能正面戰勝對方的鋼鐵叢林,所以在接觸的時候,我往地上滾了兩圈,然後把手上破爛的骨刀刺入眼前士兵的大腿上。

    這一刻,我清楚看見那位士兵面上無比驚駭的神情。

    我不知道這種表情代表什麼意思,下一刻便被斜刺過來的另一把長槍敲碎了。

    第三次,對方還是夏柏帝國,按照上兩次的程序,我們開始衝鋒,然後我甩出手上的骨刀,把一名士兵刺個透心涼,接著被攪碎。

    第四次我學精了,慢吞吞跟在隊伍後面,等前面的同伴把方陣差不多淹沒後,我再踩著同伴的骸骨躍進方陣中,揮舞著骨刀肆意收割周圍的生命。

    這個方法比較有效,我連續砍掉四名士兵的腦袋後,才被四面八方刺來的長槍敲散。

    第五次,重複上次的方法,再次收割了十二條生命。

    第六次,再次重複,三十七條生命死在我的刀下,但是我卻絕望的發現,四周還有無數的夏柏士兵,除非我有能力殺掉眼前所有人,否則還是免不了再次沉睡的命運。

    這次已經是第七次了,每一次都是一窩蜂衝上去,然後被敲碎後再次沉睡,這樣不斷重複的日子實在太無聊了。

    既然我沒有能力殺掉數以萬計的士兵,何必太拚命呢?

    這次我不再落到後面,而是混在大隊裡,等衝到對方的方陣前,迅速伏倒在地。

    這是我七次聖戰中學到的技能——裝死。

    本來我就是沒有生命的骷髏,往地上一躺,不用裝就死得很透了。

    我的同類們沒有發現我的異常,依舊悍不畏死地衝向對方,然後被擊碎敲散,堆積在方陣之前。

    不時有同類在我的身上踩過,但是以它們只有骨骼的重量還不足以把我踩散,現在只能祈禱之後的戰鬥不要有人從我身上碾過就好了。

    靈魂之火在搖晃著,這是死亡召喚師賦予我們骷髏行動能力的力量,不過它並不強大,只能支撐數個時辰而已,也就是說,即使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當太陽落入西山後,還是得再次沉睡。

    與其看人類無聊地自相殘殺,還不如先睡一會,留點力氣等他們散去後再好好自由活動。

    是啊,自由地活動,這也許是我們骷髏最大的奢望了。

    懷著這個念頭,我再次沉沉地睡去。



第一章靈魂之心

    戰鬥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無論是同盟還是夏柏帝國都投入了所有兵力,但每隔幾百年一次的聖戰,無論是同盟或者帝國都對彼此的實力一清二楚。

    戰鬥僵持不下,直至夜幕西垂。

    彷彿約好的一樣,最後一絲陽光落入地平線後,同盟與帝國同時鳴金收兵,扔下一大堆屍體,各自後退十幾公裡。

    原本喊殺震天、血肉紛飛的戰場,轉眼間變得無比寂靜,只餘下滿地的屍體與烽火的餘燼,無聲訴說著先前那場慘烈的戰鬥。

    月上中天,清冷的風吹襲過大地,發出淒厲的呼嘯聲。

    戰場中央,一大堆潔白的骨骸堆積在地面上,其中一具骨骸的頭顱裡忽然燃起暗紅色的光芒。

    我——黑龍,醒了過來,空洞的眼眶中,微弱的靈魂之火閃動著。

    靈魂之火是所有不死生物能量的來源,只要靈魂之火不熄滅,不死生物就可以自由地活動。

    黑龍的靈魂之火是死亡召喚師賜予的,非常微弱,只能支撐幾個小時,但此刻黑龍已經很高興了。

    沒有死亡法師的驅使,沒有堅不可摧的鋼鐵叢林,第一次,黑龍憑自己的意願抬起頭來。

    空洞的眼眶裡,靈魂的火焰閃動,四週一切盡收他心底。

    漆黑的夜晚,沒有討人厭的陽光,他的靈魂之火可以持續得更久一點。

    整個戰場此刻空無一人,只有遍地的屍體無聲印證著先前那場戰爭,沒有贏者,沒有輸家。

    只不過為這裡增添了無數的死亡。

    黑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身上關節傳來咯吱咯吱的磨擦聲,他俯下頭顱檢視著自己的身體,還好,只是肋骨斷了三根,左手臂斷掉而已,還不影響他的行動能力。黑龍心裡有種慶幸的感覺。

    站直了身體,黑龍漫步在屍橫遍野的戰場上,其實他是一個很安分的骷髏,每一次都聽從召喚師們的指揮,與同伴往敵方沖,悍不畏死從不退縮,然後被敲得支離破碎等待下次召喚,這就是骷髏們的本分。

    像黑龍現在這樣隨意在戰場上漫步,可能從來都沒有骷髏這樣做過,這也許是骷髏的一大創舉了罷?黑龍頗為自豪地想著。

    腳下是一具被砍成兩截的屍體,從屍體上傳來一股微弱的靈魂氣息。

    黑龍好奇地蹲下身子,讓自己的靈魂之火去感應那股力量。

    沒錯,的確是靈魂的力量,雖然這個人類已經死去了,但是他的靈魂還沒有完全消散。

    看著這具屍體,黑龍忽然心中一動。

    靈魂之火是支持不死生物活動的力量,只要火焰不滅,那不死生物就能永遠地活動下去,但是黑龍身上的靈魂之火太微弱了,只能夠支撐數個時辰的時間,時限一過,他便會再次陷入沉睡。

    如果能吸收屍體上的靈魂力量,那豈不是可以延長自己的活動時間?黑龍心裡頓時興奮起來,這可是個偉大的發現啊!

    把自己的頭顱湊近那具屍體,黑龍用力一吸,屍體上頓時冒出幾縷幽藍的光芒,並沒入了他的體內,頓時,黑龍眼眶中微弱的火焰為之一亮。

    人類的靈魂力量真是強大,即使是已經死去的人,那尚未消散的靈魂之火也比黑龍這骷髏強大了無數倍,足夠支持他一個月活動的能量。轉頭環視整個戰場上還有數萬具屍體,黑龍心裡變得無比興奮。

    一具屍體的靈魂之火能活動一個月,一萬具就是一萬個月,二萬具就是二萬個月,那應該是多久呢?

    黑龍簡單的智慧似乎無法勝任如此複雜的計算,算了半天也算不出應該是多長時間,只知道那會是很久很久。

    飛快地奔向下一具屍體,重複先前的模式,一次又一次,眼眶中的火焰變得越來越旺盛。

    黑龍很快發現,並不是每具屍體的靈魂之火都沒有消散,只有那些面部扭曲,臉上帶著恐懼、不甘、怨恨等表情的屍體,它們身上才會存在靈魂的能量。

    不過即使是這樣,靈魂之火的數量還是十分龐大的,黑龍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著,自己的靈魂之火也不斷地壯大,直到吸收了一千多個靈魂之火之後,黑龍停住了。

    他發現體內靈魂之火竟然產生了變化,在他的頭顱內形成一團不斷旋轉的火球,並且緩慢地跳動著。

    這個莫名的變化讓黑龍十分迷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不死生物通過沉睡,靈魂之火會不斷地壯大,最後凝聚出靈魂之心,靈魂之心是高等級不死生物才具有的靈魂形態。

    機緣巧合之下,黑龍吸收了上千個靈魂之火,聚結出靈魂之心,從此晉身高等不死生物的行列。

    但黑龍並不知道這些,因此迷惑了。

    不過很快他便釋然了,這種變化似乎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壞處,變化之後反而比之前更有力量,感覺也更敏銳,如此看來,這是一個好的變化。

    只是變化出靈魂之心後,黑龍再吸取靈魂的力量也無法讓它壯大了,難道不能再吸收了麼?

    望了望四周數以萬計的屍體,黑龍心裡十分惋惜,戰場上還有數以萬計靈魂尚未消散的屍體,如果現在不吸收它們,不久之後,這些靈魂的力量便會永遠消散。

    愣愣地看了半晌,黑龍忽然從地上捉起一顆頭骨,從靈魂之心裡分離出一丁點靈魂之火放進頭骨內,頭骨空洞的眼眶迅速閃動起一簇火焰。

    接收靈魂之火的頭骨眼眶燃起幽藍的火焰,身下散落的骸骨便像被無形的大手捉起來一般,一節節地飛到頭骨上,很快地拼湊出一具完整的骷髏。

    望著眼前這具骷髏,黑龍心裡十分迷惑不解。

    原本他只是想分離出一點靈魂之火在頭骨裡,然後去收集那些未消散的靈魂之力,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靈魂之火會自動拼湊起一具骷髏。

    事情雖然出乎他的意料,不過這顯然不是什麼壞事,因為這個傢伙竟然很聽黑龍的話,自己跑去收集靈魂能量了。

    既然不用他親自動手,黑龍乾脆弄多幾個出來,連續分離出九個骷髏,讓它們分頭行動,有了這些傢伙的幫助,天剛濛濛亮,所有靈魂的能量便全部被收集完畢。

    十具骷髏整齊地排列在黑龍面前,眼眶中熾熱的光芒顯示了這些骷髏也全都凝聚出靈魂之心。

    看到這麼多同類,黑龍心裡十分高興,這些可都是他親手創造出來的,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樣,看著它們空洞的眼眶中跳躍的熾熱火焰,黑龍心裡充滿了成就感。

    帶著所有骷髏,黑龍向著峽谷的深處走去。

    科羅拉多大峽谷很大,長七十多公裡,最寬處有四十多公裡,最窄處只有三公裡,那裡是兩軍交戰最激烈的地方,而其它地方卻佈滿各種灌木和毒草,基本上是人煙罕至的。

    走到峽谷深處,黑龍帶著大家向山上爬。他不想回到那沉悶而不斷重複的戰場。

    對人類來說,他們是異類,指揮骷髏送死還可以,但是絕對不會願意和他們共同生活,黑龍心裡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人類的領地他們不能去,只能到一個沒有人類的地方,建立一個骷髏自由生活的領地。

    大峽谷兩邊的山區會是很好的選擇。

    戰場上遺留許多破爛的武器和鎧甲,人類的身體並不比骷髏堅韌多少,但是憑借這些武器和鎧甲,人類卻搖身一變,變得比骷髏強悍許多,七次聖戰讓黑龍對這件事深有感觸。

    所以離開的時候,他和骷髏們收集了許多武器和鎧甲,然後歪歪斜斜地裝備到身上,搖身一變,頓時變成了威武的骷髏戰士。

    爬到一個人類很難到達的高度,黑龍用破爛的武器在山壁上開起洞來。

    不死生物最合適躲在陰暗的墓地或洞穴內,沒有墓地,洞穴便是唯一的選擇。

    骷髏不會累,不會苦,身體能承受多大的力量,他們便有多大的力量,所以開掘工作進展很快,六個小時後便在山壁開出一個可容二十多人的洞穴,此時,太陽已經移到峽谷正上方了。

    烈日下很不適合不死生物活動,在剛開好的洞穴內,黑龍和他的孩子們很快進入了沉睡之中。

    沉睡不但可以減少靈魂之火的消耗,同時也會慢慢壯大靈魂之心,特別是在科羅拉多大峽谷這個戰亂之地,充沛的死亡氣息源源不斷地從戰場方向傳來,不停壯大這些骷髏的靈魂。

    下一個黑夜,黑龍醒了過來,然後他驚喜地發現,靈魂之心竟然壯實了許多,原本分離十幾朵靈魂之火後,他的靈魂之心就已經暗淡了不少,可是沉睡一日,靈魂之心竟然再次回復剛形成時的狀態。

    這個發現讓他無比的興奮,以後他再也不用擔心靈魂消散了。

    他的孩子們還在安睡著,黑龍不打算把它們喚醒,反正起來也不知道讓它們做什麼好。

    死亡的世界是孤寂的,不像人類社會那樣多姿多采,人類可以娛樂,可以繁殖,會為三餐溫飽勞累奔波,有追求,有慾望,有誕生,有死亡,會爭鬥,會自相殘殺,雖然荒謬,但是卻多姿多采,而骷髏卻只有沉睡和甦醒。

    黑龍獨自回到那片戰場上,他的肋骨斷了三根,要找幾根好的骨頭補回去。孩子們倉促間形成的身體太脆弱,要幫它們找副好的身體。

    關節磨損太厲害,要找些方法減少關節的磨損,人類經常用潤滑油塗抹在大型攻城器械上,可以減少許多磨擦,而骷髏的骨頭抗打擊能力太差,找布把它包起來可能會結實一點。

    黑龍心裡默默地想,不管怎麼樣,找點事來做,免得太無聊。

    黑龍在戰場上找了幾具身材高大,比較完好的屍體,把它們身上的爛肉全都刮了下來,然後收集屍體上的衣服,還在一輛壞掉的投石車旁,找到一桶黃色像牛油一樣的東西,聖戰的時候,他曾好幾次看到人類把這東西塗在投石車的轉軸上,想來是潤滑油沒錯。

    黑龍試著抹了一點在關節上,果然動起來不再有咯吱咯吱的聲音了。

    捧著一大堆骨頭、衣服還有黃色的油,黑龍回到洞穴裡,把其中一個孩子叫醒,用靈魂的聲音對它說:「孩子,來,換一副骨頭。」

    這個骷髏形成的身體是所有孩子中最破爛的一個,許多骨架在瀕臨破碎的邊緣,因此為它更換骨架成了當務之急。

    它什麼也沒響應,只是依言走到黑龍身前。這些孩子雖然和他是同類,可是奇怪的是全都沒有自己的想法,黑龍叫它們做什麼就做什麼。

    黑龍心裡默默地想著:大家都是骷髏,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難道是因為我比較特別?

    又是一個無解的問題,黑龍晃了晃腦袋,把這些思緒扔到腦後。

    想不通的事情不要想,順其自然是最好的方法了。

    黑龍把十個孩子分別取名為黑大、黑二直到黑十,以免把大家搞混了,現在要換骨架的是黑大。

    抽出黑大的靈魂之心,重新安放到新的骨架裡,頭顱裡空洞的眼眶燃起熟悉的光芒,骨架動了起來。

    給黑大換好骨架後,黑龍獨自整理收集回來的衣服,他把衣服全都撕成一條條的布條,然後用潤滑油潤滑全身關節一遍,再用布條慢慢纏起來,從指骨開始一圈圈地繞,直到全身都纏滿。

    因為骷髏不必用嘴巴吃飯和講話,所以他連嘴巴也纏個結實,只露出兩隻空洞的眼睛,如果不看他的眼睛,也許沒人會認出他是一具骷髏,最多會以為是一個全身扎滿繃帶的重傷者。

    布條容易磨損,黑龍乾脆又找來昨天撿回的鎧甲套在身上,長筒靴、護腿、護手、護腕,再戴上頭盔,重傷者搖身一變成了個威武的戰士,不過破爛的鎧甲和滿身的繃帶讓他威武的形象大打折扣。

    黑龍倒不會在意這些表象,站起身來活動身體。緊纏的布條增加了骨頭的抗打擊能力,同時填滿骨頭與鎧甲間的空隙,讓鎧甲套在身上時不會四處晃蕩,十分貼身。而潤滑油更減少關節的磨擦,整頓完畢後,黑龍竟然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暢。

    會感到舒暢的骷髏。

    當然,起碼晃動手臂時不必害怕卡到肋骨。在戰場,黑龍有不少同類就是因為揮動的時候手肘不小心卡到肋骨上,一時間抽不出來才會被人敲碎的,此患一除,在戰鬥時就更能隨心所欲了。

    接下來的幾天晚上,黑龍繼續偷溜到戰場上,尋找合適的骨架和盡可能多的布條,把孩子們全都換上新裝。

    現在他們一行十一人,已經不是剛開始時那種破破爛爛的骷髏,而是換上了完整骨架,塗上潤滑油,纏滿佈條,還裝備著鎧甲和兵器的骷髏戰士了。

    對於這樣的新身體,黑龍和他的孩子們都非常滿意,一來是行動更加靈活了,二來身體也結實了許多,沒這麼容易損壞。

    日昇月落,不知過了多少年,黑龍和他的孩子們在山洞裡過著寧靜的生活。

    這段歲月讓黑龍肯定了一件事情,靈魂之心不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熄滅,反而越發壯大。

    每天日落後,戰場那方源源不斷傳來陰冷的氣息,不斷地強壯著他們的靈魂,現在他們上下山已不必一步步爬上來,只要幾個跳躍,就可以跳到半山腰的山洞上,下山更是方便,直接跳下去便可以了,這個人類難以企及的高度,完全無法影響他們日益強壯的靈魂與身體。

    不過沒什麼事,黑龍都盡量留在山洞裡,黑大黑二這些孩子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著,這樣可以更加快速地壯大它們的靈魂之心。

    但黑龍卻無法沉睡,他的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和好奇。

    大部分的時間,黑龍都會獨自坐在洞口,看著日昇月落,雲彩變幻,和風吹拂,然後思考著許許多多的問題。

    這讓他常常靜不下心來,常常心裡會興起一種探索未知世界的衝動。

    外面的世界對黑龍來說有著太多的未知,這常讓他感到恐懼,心裡的恐懼每每阻止了這種衝動。

    今天又是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黑龍一如往常地坐在洞口,看著月輝之下峽谷崎嶇的輪廓,心中一片茫然。

    從得獲自由到現在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他對時間沒什麼概念,只知道洞穴外的大雪,積了又融,反覆了好幾十次。

    無數個月升日落,黑龍心裡開始慢慢厭倦這種生活了,他心裡有著深深的渴望,渴望瞭解所有未知的一切。

    不知道什麼時候,洞內刮起了一陣古怪的旋風,旋風越來越大,驚動了沉思中的黑龍,而黑大緩緩地從沉睡中醒來。

    感應到黑大的甦醒,黑龍心中一愣,平常如果沒有他的命令,黑大這些孩子是絕對不會甦醒過來的,發生什麼事了呢?

    黑龍衝進洞裡,把其餘的孩子全都喚醒,然後緊張地打量著在洞中盤旋在的怪風。

    古怪!洞穴裡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強烈的旋風,黑大也從來不會自動甦醒,很顯然一切都是旋風在作怪。

    旋風越來越強烈,最後在黑大的身前撕開一個漆黑的大洞。這時,黑龍心裡接收到黑大的靈魂波動,它告訴黑龍,這個洞正在把它扯進去。

    因為經常沉睡的關係,黑大它們現在的靈魂力量都比黑龍要強大,而黑大更是其中最強的一個,但此刻的黑大正身不由己地被黑洞吸引著,一點一點往洞口靠去。

    黑龍心裡大急,撲上去拉住黑大的身子,其餘的孩子也撲了上來,緊緊地拉住黑大,奇怪的是,這個古怪的洞傳出的吸引力只作用在黑大的身上,黑龍和其餘的孩子們即使同樣地靠近黑洞,卻一點也感覺不到。

    這股吸引力非常的強大,縱使黑龍十個骷髏緊緊拉住黑大,但是它的身體還是一點一點地被扯向黑洞,吸力和黑龍他們的拉力相互作用,黑大的身體已經被拉得吱吱作響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骨頭的身體會被扯散。

    這奇怪的黑洞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黑龍盯著黑洞,心裡焦急不已,黑大是他的孩子,他絕對不願意讓它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扯進去。

    黑龍的靈魂之心一陣跳動,好半晌,他突然命令大家一起鬆手。

    黑洞繼續扯著黑大的身子,然後帶著黑龍他們一起投進了洞內。

    既然救不下你,那就一起面對罷!黑龍是這樣想的。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