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遊戲競技]

【無限冒險】無盡武裝 作者:緣分0 ( 已完成 )

     關閉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1286058202578.jpg
無盡武裝.jpg
無盡武裝2.jpg

  這裏是天堂,因為這裏擁有地球上擁有的一切。所有你渴望的而又得不到的,在這裏都可以得到;這裏是地獄,因為每個人都要在這裏艱苦掙扎,然後在分不清真假的世界中醉生夢死。這裏,就是無限殺戮的世界……



序(上)

天都苑花園別墅小區。

沈奕站在距離小區門口不遠處的一個無人注意的角落裡。

他的嘴上叼著一根中華煙,眼睛半瞇著看小區,似在想些什麼一動不動。

一根煙抽完,沈奕把煙頭往地上一扔,狠狠踩了幾下。

摸了摸口袋,掏出抽剩的半包中華,還有幾張百元大鈔,他隨手拉住身邊路過的一個行人,把煙和錢往他手裡一塞:「送給你了,哥們。」

那行人目瞪口呆地看著沈奕,沈奕背著包向小區走去。

來到小區門口,幾名小區保安攔住沈奕。

「送快遞的。」沈奕指指身上的快遞工作服,還有背在身上的包。

「送快遞怎麼沒車啊?」保安到是挺敬業。

沈奕指指另一頭:「停那邊了,出了點毛病,在修呢。」

「那來登個記吧,帶身份證了嗎?」

沈奕把身份證交給那保安:「你們這最近管得很緊啊,現在進出還要登記身份證了?」

「沒聽說最近出了個殺人狂魔嗎?殺了好幾個了。」

「聽說了,就這幾天,下手特黑,還弄殘了幾個。還沒抓到?」

「沒,也不知道警察幹什麼吃的。」保安匆匆辦好登記,把身份證還給沈奕。

吹了聲口哨,沈奕哼著小曲向小區深處走。

來到16號別墅大門前,沈奕按響門鈴。門內傳出聲音:「誰啊?」

「送快遞的。請問是周澤家嗎?」

門後沉默了片刻。

門開。

大鐵門後露出半張中年婦女的臉,用警惕的眼神看著沈奕:「哪來的快遞?」

「北京的,給周澤先生。」

婦女看了看沈奕手裡的郵包,猶豫著打開大鐵門,接過那郵包,嘴裡嘟囔著:「我們在北京沒什麼親戚啊,送的什麼東西?」

「死亡通知書。」沈奕冷冷道。

手中的槍頂在了婦女的腦門上。

———————————————————

室公安局刑事偵察科。

大會議廳正在召開一個特別會議。

負責主持會議的是刑偵大隊長黎強,也是局裡有名的破案能手。不過今天,他的眉頭緊鎖,看上去心情極為不好。他叼著香煙瞇著眼睛,在那吞雲吐霧了好半天,然後把煙頭往煙灰缸裡一塞說:「下面會議開始。王副隊長,你先把案子的情況介紹一下。」

旁邊的副隊長王漢生點點頭,拿起卷宗說:「有關於312特大系列殺人案,大部分同志都已經很清楚了,有幾位同志剛調來可能還不太明白,我就簡短重複一下。今年3月12日,本市著名精神科醫生楊炳泉,被人殺死在家中,頭部中彈,兇手用的是54式7.62毫米手槍,經檢測,槍支是去年我市丟失的三把警用手槍之一,同時丟失的還有兩個彈匣,一共十八發子彈。手槍原持有者韓世,是我市警察,在去年的816襲警案中被殺,案件至今未破。時隔七個月,兇手終於出手殺人,而且一出手就是大開殺戒。」

說到這,王漢生喝了口茶水,翻到下一頁繼續:「3月12日,楊炳泉死於家中。3月13日,我市前任典獄長廖鎮聲先生被殺。3月14日,鄭民法官被人槍殺。經檢查,殺死這三個人的都是同一把槍,因此基本可以確定是同一人所為,所以對上述案件進行並案偵察。」

刑偵大隊長黎強立刻道:「我補充一下,所有的死者,在死前都過有被捆綁的跡象,這就意味著兇手在殺人前,和被殺者有過交流。從現場的佈置情況看,現場留有煙灰,但是沒有留下煙頭,這說明兇手殺人時非常悠閒,並不緊張,心理素質極佳。此外現場找不到任何多餘的指紋和腳印,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說明兇手是個非常有經驗的老手。此外所有被害者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全部是在家中被殺,而且死時家裡沒有一個人。這說明兇手早有準備,他是衝著特定目標而來。」

「問題就在這。」王副隊長說:「我們調查過這三個人的資料,沒有發現被害者平時有任何的交集往來。」

「另外……」黎強再度接話:「除了死去的這幾位被害者外,還有十名被害者。不過他們沒有死,而是受到了兇手的殘忍折磨,有人成了殘廢,有人成了植物人。這些人受到攻擊的方式,幾乎和那幾個死者一模一樣,都是一個人在家裡的時候,唯一不同的就是,兇手沒有殺他們。所有活著的受害人沒有一個看到兇手的臉,因為兇手在對他們下手時蒙了面,只知道是年輕男性,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從說話方式看,受過高等教育。而在所有受害人給我們提供的多達三十多個目標嫌疑人中,經過排查,沒有一個符合目標特徵。」

「所有這些受害者之間也同樣互無往來,有一些人到是彼此認識,但也都是泛泛之交,更沒有什麼共同的仇人。」王副隊長說:「所以找到所有被害者之間的共同聯繫,現在已經成了我們的首要問題。」

這很明顯是一起蓄謀已久的系列殺人案件。所有的被害者竟然都是各個行業的不同人物,有政府官員,也有普通市民。此外兇手竟然還特別留下了多達十名活口,可奇怪的就在這,這些活著的受害者竟然沒有一個能提供有用的線索。

這就讓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二十多名干警一個個在會議上埋頭苦思,誰也想不出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一名警察自言自語:「說起來這很沒道理啊。兇手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連續找上十多個目標,而且都一找一個准,那說明他事先早就有準備。既然是蓄意殺人,那就一定有動機,那麼這十多個人就不可能互相之間沒有聯繫。」

「那為什麼這麼多活著的受害者,沒有一個能說出和其他受害者的聯繫呢?」又有警察說。

「也許有聯繫,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

「那怎麼可能?」

「那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知道,但他們不願意說。」

「那就更不可能了,事情都這樣了,還不說?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也許是見不得人的事?也許說了只會更加倒霉?因為他們自己不確定,所以就不敢說出來?」

「純屬扯淡。」這個想法被不少警察恥笑。

反到是黎強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人撞開。

「找到了!」隨著這興奮的吶喊,一名年輕俏麗的女警衝了進來,險些撞在黎強身上。

黎強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幹什麼呢?冒冒失失,像什麼樣子?你是哪個部門的?不打招呼就衝進來,沒看見正在開會嗎?」

小女警一吐舌頭,嚇得不敢說話。

旁邊的副隊長拉拉黎強的警服,低聲說:「她是新來的,叫李小月,是趙副局長的外侄女。」

黎強一楞,狠狠地瞪了小女警一眼,不過口氣多少婉轉了一些:「下次注意些,別這麼毛毛躁躁的。說,什麼事?」

小女警啪地敬了個禮:「報告隊長,我找到了312系列殺人案的重要線索。我知道你們正在召開有關這個案件的會議,我相信我的發現對案件破獲有重大突破。」

「哦?說說。」黎強樂了:「正好給大伙聽聽。」

「是!」小女警一攤手上的卷宗:「今年3月12日,我市發生特大殺人案件……」

黎強擺了擺手:「說重點,說重點,你發現什麼了。」

「是!」小女警臉漲得通紅:「我發現所有受害人之間的聯繫了!」

「你說什麼?」所有人呼啦啦全站了起來。

黎強也激動了:「你發現所有受害人的共同聯繫?」

「是的。」小女警把卷宗往案上一攤:「我發現所有的受害者全部和七年前的一起案子有關。這是七年前的案件報告。」

黎強拿起檔案翻閱,那上面一張少女的照片令黎強微微一楞。

迅速翻開檔案,黎強的面色陰沉了下去。

這上面的信息讓他大吃一驚。

他看看小女警:「你是怎麼查到這個線索的?為什麼之前我沒有看到有這份檔案?」

小女警大聲回答:「報告隊長,三年前檔案室發生離奇火災,有許多檔案就此消失。這份檔案也是在那個時候沒有的,但是在今天早上我打掃檔案室的時候卻突然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

「今天早上?突然發現?三年前火災?」黎強聽得一楞一楞。他指著小女警:「你是說三年前突然發生的火災沒有燒掉這份檔案,卻在今天早上自己突然出現,然後讓你發現了,而且正好就是和312系列殺人案有關?」

小女警縮縮脖子,吐舌頭:「您愛信不信,反正就是這麼回事。」

黎強冷冷看了小女警一眼,他把檔案翻到最後一頁,那上面有三個少年男子的照片令他微微皺了皺眉頭。

然後他把檔案往檯子上一扔:「大家看一下吧,這是七年前發生的一宗強姦殺人案。在312系列殺人案中,所有死者都和這個案件有著直接的關係,包括去年八月死去的警察韓世,這案子就是他經手的。此外還有部分沒死的受害者,也和這個案子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這個案子的受害者叫柳青,你們現在立刻查一下曾經和這個柳青關係密切的人。「

小女警李小月叫道:「報告,我已經查過了,有一個叫沈奕的人,是死者的鄰居,也是同班同學,和死者曾經保持非常好的關係,畢業於北京大學,目前在德資精益公司任職高級工程師,主要負責精密儀器的設計製造,3月12日特大殺人案發生之前的一個月,他去了德國。但是他公司的人發現,他只在德國逗留了一天,就從德國回來,並且沒有告訴任何公司裡的人,從此神秘失蹤。312特大殺人案發生後,有人見過沈奕在死者家附近出現。」

黎強楞楞地看了一眼小女警:「小樣,你行啊!」

小女警得意地一揚脖子。

黎強立刻叫道:「立刻查這個沈奕。還有,七年前的這件案子還有三個直接責任人目前沒有任何消息。他們分別叫孫雙,何浩和周澤。去查一下他們現在的住址,然後派出干警守在那附近。沈奕一定會出現!」

就在這時,外面有有警察衝了進來,大喊大叫:「黎隊,又出現兩起謀殺案!」

「什麼?」黎強猛地轉身,大眼一瞪:「什麼人?」

那警察大聲回答:「報告,死者有兩人,一個叫孫雙,一個叫何浩。另外還有四個重傷,是他們的父母。」

「該死!」黎強一拍桌子:「立刻查找周澤家,通知他家所在小區。沈奕下一個目標就是那裡。必須趕快,那是他最後的目標!」

所有警察同時忙碌起來。

他們很快就查到了周澤現在的住址。

一名警察在給天都苑小區發過傳真後,對黎強叫道:「隊長,小區保安說,剛才有個叫沈奕的人進了小區,說是送快遞的。有個傭人衝出來報案,說……」

「所有人跟我來!」黎強大叫起來。

警察局大門打開,一輛輛警車長鳴警燈呼嘯而出。

小女警李小月有些失神地看著窗外,她是多想自己也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啊,不過這次自己立了這麼大的功,上面應該可以考慮以後不再讓她專門做那些無聊的後勤工作了吧?想到這,小女警嘿嘿得意的笑。

她隨手掏出手機,發了一條短信:「喂,謝謝你的幫忙,這次我立了大功了。」

短信很快回復:「不用客氣,那麼他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當然,已經去抓那個傢伙了。」

「謝謝。」

「該我謝你才對,對了,你說等兇手被抓到後,會告訴我你是誰。現在差不多可以告訴我了吧?」

「當然,我叫沈奕。」

啪嗒,李小月的手機落到地上,摔了個支離破碎。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12 23:24 編輯

  • 77

    評分
  • + 124

    卡幣
  • + 517

    參與值
avatar jerrylinis1 +1 +2 居然都是正面評價,不愧是無盡啊
avatar ZAS007 +4 無限流經典之一,值得一讀
avatar AAGG0204 +5 我好興奮呀 我好興奮呀
avatar 12340004321 +5 +10 妖受讚
avatar asker1482 +2 經典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