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鄉土小說] 山村一畝三分地 作者:玉米菠蘿(已完成)

  [複製鏈接]
avatar
  鋤犁日晌頭,
  坐觀垂釣柳,
  品茶邀友來,
  熙語閑悠悠。
  楊柳依依,歸園田居。水塘邊,「金剛」和「暴徒」嬉鬧正歡,旁邊小潭上幾隻小鱉暖洋洋的曬着太陽,而我們的豬腳張牛則是在果樹下,左手玉米右手菠蘿:「哎,先吃哪個好呢?」


第一章 怪事
張家村,縣城邊的一個小村落。依山傍水的百來戶人家,世代居住在這,沒出過什麼大人物,代代物農。

    改革開放春風吹遍全國的時候。村裡陸續出去一些年輕人在外物工,村裡人都羨慕出去的小伙子。年前回家都抗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樂的家裡人一陣忙活。村裡一會就出現農村婦女最喜歡的八卦,誰家的娃,買了什麼東西回來孝敬爸媽。誰家在外掙了多少錢。

    依山的村落。還停留在靠山吃山,村裡人沒什麼意識。村裡的老一輩子的獵人還是經常拿著土統,牽著專門的土狗,進山打野味然後在集市,拿去賣錢。補貼家用。

    說起村裡最出名的誰,大家都會說,村西那張老漢家的娃子。張牛小名牛娃。村裡出生的娃怕小的時候難養活,所以都取寫小名,什麼的狗剩,伢子什麼的。張老漢沒什麼學問,娃出生那天,剛好看到牛棚的那頭剛出生沒幾天的小牛崽,所以乾脆取名張牛。一個地地道道純樸的名字。搞的長大的張牛老是提議要是派出所改名。每次都挨張老漢一頓「竹筍炒肉絲「之後就沒敢再提。

    張牛倒是有些對不起他的名字小的時候就不是個安分的主,是村裡的孩子王,老是給張老漢拉著去別人家陪罪。提起他家娃,大家都說是孫猴子的轉世。學校裡上課睡覺,成績終年穩做年級「第一」的寶座。好不容易上了城裡的技校,希望學點看家本領,以後好過活。

    3年後,學校分配進了個私營工廠。一個月12oo的工資,包吃住,在這村裡是件值的高興事,干幾年就可以取個老婆,可以生個娃了。剛過個把月。張牛拖著行李箱,回到家把正在吃飯的張老漢嚇了一跳。張牛只說了句。我不幹了,之後拉著箱子就到自己屋。倒頭就睡。

    沒幾天這件事就在村裡傳開了。大家沒事的時候都在聊張牛的事,那麼好的事都不幹了,真是個死腦筋。

    張牛沒事一樣。天天跑村外的田上晃悠,美名。實地考察。

    村上每逢集市。各家都會準備好東西去東方鎮趕集。到了這天,鎮上人山人海,人流中數農村人多,現在農民富裕了,誰來趕集也要花個幾十快錢。小孩子趕集就圖吃喝了,孩子都望著各種各樣的吃食什麼糖葫蘆、麻花、水果等一些小食品。緊緊跟在大人身後,對著父母說,要買這,要買著。

    張牛老早就騎著家裡那輛那破舊的自行車就去趕集市。

    騎了半個來小時,到了集市。剛把自行車放在牆角邊。鎖上。身後肩膀冷不防給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才現是隔壁村的王小二,技校時的哥們。

    「你怎麼在這啊。我剛才老遠就看見你的背影。我還以為看花了眼,原來真是你啊。」

    「嗯。在家呆了好幾天,無聊著呢。所以今天集市出來看看。」說完張牛招呼小二一起去吃早飯。

    進了店。選了個靠窗戶的位置。小二朝老闆叫了句,「老闆來兩碗豆漿,四個菜包,要豆角的那種。」

    過了會老闆就端了上來。今天集市早餐店生意很好,都快沒位置了。

    或許今天心情不錯。張牛吃著包子感覺特別香。鎮上的包子不比城裡,大個,一個抵的上城裡的兩個。最大優點管飽價錢便宜五毛錢一個。張牛喝著豆漿,望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們。臉上都一臉高興樣。

    小二對著出神的張牛輕輕的說。「牛頭,你知道嗎?昨天後半夜我在閣樓上看到了一件怪事,嚇的我一晚上沒睡好。

    張牛一聽就樂了。差點把剛喝的豆漿給噴了出來。急忙問道「啥怪事,搞的神經兮兮。不會是晚上做夢,夢糊塗了吧。「

    「瞧你說啥呢,我可是村裡最老實人的。比村頭老李家那條大黃狗還老實呢,」

    「你廢話還真多,有事就快說,、他還急著出去,逛逛呢或許還能英雄救美。」張牛隨口回了一句。

    小二一聽我要走急了。看了下周圍沒人注意,示意我靠近點,「你也知道我平時都睡在閣樓的,而正巧窗戶正對著大梁山。我那時尿急,正準備下樓呢,現對面的大梁山突然出現一股白色光柱,實隱實現。在黑夜裡特別顯眼,就這樣過了幾分鐘時間吧,光柱突然像城裡那種螢光棒,先是變紅,慢慢變成橙、黃、綠、青、藍、紫。七色之後慢慢消失掉。你說嚇人不,我還以為大梁山的神仙出來了呢。」

    「啊」不禁叫了一聲。「真有這事,」張牛對這件事有點半信半疑,並不是不相信他。村裡都在流傳大梁山的故事。

    大梁山也不知道誰起的名字,只清楚村裡上了年紀的老人都說,山裡以前住著神仙世世代代守護這裡,每年的收成都要比別的村落要高。於是附近的人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在大梁山裡建了個廟宇。逢年過節都要去上香祈福。

    他一向對這些事,並不怎麼在意畢竟這只不過是對事情的美好許願罷了。

    「牛頭。你說是不是真的出神仙了啊。」小二朝我問了下。

    「哎,都說你腦袋不行,你還真信啊。」

    小二見我沒怎麼相信他有點火了。「要不你晚上來我家。我感覺今天晚上還會出,到時你睡我家我們一起看。到時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張牛想了下反正回去也沒事。「嗯。那好。」吃飽了吧,咱們出去逛逛吧,付了錢出門。

    集市的地方很大,張牛和小二逛了會。沒碰到熟人。也沒看見美女,恐龍就看見不少。搞的我沒心情繼續逛下去。小二也覺的沒什麼意思了。要是集市在禮拜六日,很多村裡的女孩都會出來買東西什麼的。那時候男孩子也多。

    中午集市的人6續散去。,只剩下三三兩兩的人擺攤的人還在繼續奮鬥著。在集市上買了點大麻花和酥餅。準備給家裡八歲的小妹吃的。

    傍晚張牛和小二一起來到他家,剛進裡屋迎面就撲來一團黑影。沒反映過來就給撲倒在地。抬眼一看才知道原來是小黑啊,一條半米高的土狗,烏黑色的毛。正對著他鬧著歡呢。

    小二的家人出去幹活還沒回來。小二將我拉到閣樓上,對著窗戶。指著那個大梁山方向。「你看就是那山腳那水塘旁邊,光柱就從那地方出來的。」

    張牛順著他的方向看去,一畝多的小水塘,周圍都是長的幾米高的蒼蠅樹。枝頭上掛著一串串淡綠色果子。我們都喜歡這樣叫因為那樹開了花結的果子是一串串的。淡綠色。像蒼蠅那樣,摘下來放在手裡,用力一按,墨綠的汁液流出來。很粘手,小孩子比較喜歡把他貼在額頭上。所以叫蒼蠅樹,很多人都喜歡拿去當魚餌,釣魚,一個字好叼!

    以前那地方還許多人去釣魚,後來不知道給那位直接用「雷籐」一種專門毒魚的草。那草最適合水塘,一些水不怎麼流動的小湖。倒下去不需要很久就可以收穫。只要把魚放進新鮮的新水中。沒幾分種又活了過來。在農村,這東西比較受歡迎。

    自那之後就沒人去那釣魚了,水塘成為一個死塘。只是偶爾有些小孩跑去摘那蒼蠅樹的果子來玩。

    沒多久小二的爸媽回來了。小二他爸年紀不大。年輕時早早就把身體干垮了。現在背都有點弓了。他父母很高興,說張牛怎麼那麼久沒到他家。是不是嬸嬸招待不周。他只好推說前段時間去工作,最近才有空才來。

    晚上嬸嬸燒了,霉乾菜煮豆腐,酸醋大白菜。土豆絲、還煮了個紫菜湯。晚上整整吃了兩大碗,吃的滿嘴都是油。

    吃完飯和小二坐在院子裡。張牛拿著跟一根骨頭斗小黑。剛把骨頭拿在半空,小黑屋裡跑出來。現他手裡拿著骨頭,朝他跑來還剩下一米的時候一個跳躍,等張牛覺骨頭已經沒了。只看小黑趴在牆角,咬的歡呢。小二則在旁邊哈哈大笑。說我怎麼那麼苯,小黑可不是別的狗,我就從來不鬥它。不是它對手。

    張牛感覺頭上飛過一隻隻烏鴉,嗚…嗚…

    農村的晚上,沒什麼娛樂活動,勞累了一天小二爸媽很早就上床休息。張牛躺在小二床上,想著晚上就可以看到那神秘光柱,心裡就一陣高興。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鈴鈴鈴,鈴鈴鈴」的從床邊傳來。

    為了晚上不至於睡過頭。他叫小二把鬧鐘調起來.。張牛伸出手把正在響的鬧鐘關掉。回頭現小二還正睡香呢沒絲毫起來的樣子,拍了幾下沒反映,心裡那個鬱悶啊。叫他來看自己確沒起來。揉了揉了眼,下床來到窗前望向那邊被黑暗所籠罩的水塘。

    絲絲的涼風吹過,激起滿手雞毛疙瘩,等半了個小時沒見有什麼東西出現,黑夜還是黑夜。沒什麼變化。正準備回去再瞇會晚點再來看。

    剛轉身,一絲白色的白光在黑夜裡閃現,不用心看還現不了。嚇的他急忙轉身趴在窗前小心翼翼往前看,現那把白光慢慢擴大,一點點湊在一起形成一個半月的光柱,再然後形成整個圓,最後不留一點空隙。

    「啊,不會吧,還真有這事。難道真有神仙?」張牛心裡嘀咕著。

    形成光柱後,在黑夜就像一座指明燈,不過這燈確是忽隱忽現。約莫過了十來分鐘。白色的光柱慢慢變成紅。而紅柱不是整個變成紅色而是從低部一點點蔓延上來。等到頂部,又換成橙。往低下蔓延,就這樣,一直到紫色,然後再一絲絲的消散持續時間半個小時。

    張牛就這樣呆呆的望著光柱的變化,一直到消散。直道被黑夜所淹沒。

第二章 尋寶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張牛就起床了。他從小就不怎麼習慣在別人家過夜。

    嬸嬸正在忙著給豬圈裡的三頭小豬餵豬食。農村的婦女都很早就起床,生火做飯,一般都做稀飯。把大米放大鍋煮沸之後用竹簍把熟米撈出來。放在一個鐵盆裡。再在小鍋裡倒點水。將盆放水裡。這樣稀飯和米飯都有了。中午回來飯一般都熱著,就不怎麼要做飯。農村的一般大家都喜歡這樣做。

    張牛洗了把臉。小二才下樓來。拉著我到一旁問我昨晚咋沒叫他起來。

    早飯是稀飯桌上放著一疊酸菜,一疊醃蘿蔔,都是平常菜,張牛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後,張牛對還在奮鬥著吃食的小二說「他昨天晚上真的看到了。和你所說的一摸一樣。」

    「現在知道我說的了吧,不假吧,」邊說邊往碗裡夾菜。

    「小二,晚上要不要去大梁山腳下,守在那水塘附近看看到底是啥東西。要是寶貝我們就財,去不」張牛朝小二說道。

    「小二一聽把喝到嘴邊的稀飯給噴了出來。辛好坐的遠,要不張牛也要遭殃了。小二摸了嘴邊的飯粒。跑過來摸了我額頭。「你沒燒吧。你想找死別拉著我,每次跟你出去都沒好事,還記的中學不。都是你把我帶壞的。我才不去呢。要去你自己去,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張牛見他不去,沒辦法難道要他要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算了。他自己一個人去到時財了別給我找哭。

    小二搖了搖頭。「我才不會呢。」

    張牛看時間也不早了打了聲音招呼。拖出自行車,就往家裡方向騎去。小二到張牛家就是幾公里的路,平時天晴路上還好,下雨天一路的泥坑搞的車輪裡都是泥土只能拿來推著走。

    由於晚上要去探險吧,張牛心情格外高興。昨晚他想了一晚才決定去看看。或許看小說看多了吧,總以為是什麼寶貝出世。這或許就是看小說的通病吧。

    剛到家。才現他妹妹,老早在門前的棗樹下等我。張牛剛下車,妹妹就跑了過來。拉著他的衣角說「哥哥。你昨天去去那了啊。妞妞想你了。」做出一副想我的樣子。

    張牛摸了下小妹的頭。從車後架拿出麻花和酥餅遞給她。她拿著東西就往裡屋跑。「媽媽。媽媽。哥哥給我買吃的東西了。。」

    他小妹就是這樣,每次去集市都要吵著要他買吃的東西回來。如果哪次忘了。就跑到你懷裡哭的一塌糊塗,之後幾天不和你說話。

    家裡只有張媽,張爸出去了。張媽問張牛昨天那去了。他說昨天碰見隔壁村的小二在他家住了一晚。

    家裡沒事做,張牛跑到雜貨房。拿出以前自己做的土魚竿決定去村外的小溪邊釣魚。跑到後院的豬圈旁邊。拿起旁邊的竹竿。往土裡刨了幾下。就翻出一條條的蚯蚓。一般豬圈旁邊的蚯蚓多而且個頭大。

    來到溪邊已經有些老人在垂釣了。咋今天人那麼多。還是找個人少的地方吧。

    尋了個遮陰的地方,一屁股做在地上。上餌。甩竿。只看見浮標,浮在水裡。這地方水流不急沒把浮標沖走,省心。或許由於技術問題。釣了大半天除了沒了蚯蚓,啥也沒。心裡一陣鬱悶。看來自己不是釣魚的料。

    於是收竿走人。把剩下的蚯蚓直接扔進溪裡,看著就惱火。

    張牛看著不遠處幾個小孩。接二連三的釣幾條不大的鯽魚。再看看自己桶裡清溜溜的一桶水。趕緊往家走。都不好意思呆在這了。

    回到家,小妹沒在應該又是和一群野丫頭跑出去瘋了。

    喝了幾口水。才現還沒為晚上去探險準備東西呢。一溜跑到雜貨房一陣亂翻。終於在一個角落裡翻到一根8o厘米長的空心鋼管。放手上掂了下。還行晚上就拿你當武器了。還到老爸房間拿出電瓶燈。打開光亮還行不需要衝電。

    夜幕很快就降臨。為一天忙活的小鳥們,也都飛回鳥巢裡。

    吃過晚飯打了招呼就拿著電瓶電燈和鋼管,從後門出去。朝大梁山走去。張牛家這離大梁山比較近順著一條蜿蜒的小路一直通到山腳下。遠遠望去,就像一條通往地獄的指引路。

    一路上靜的可怕。不由把手裡的鋼管緊緊握住。

    走了個把小時終於到山腳下。延著旁邊的分叉路朝水塘邊走去。不時敲打路邊的野草。怕一不小心竄出某些動物,所以先來個打草驚物。

    來到水塘邊,用電瓶往水裡照了下。沒現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水比往經常更清了些。

    選了棵高大的蒼蠅樹。像猴子似的一溜就上樹,這樹就分叉多。不像有些樹那樣脆。用鋼管把附近的樹枝全打斷,你要是不打掉一不小心就會給葉子上的青蟲給蟄到,那滋味就像給蜜蜂遮了那樣,就是不會起包,但還是會搞的全身都是紅包包。青蟲就喜歡在掛在這葉子上。淡綠色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呢。

    坐在分叉樹桿上,關掉燈,一下子就被黑夜所淹沒。只剩下遠出不時傳來的一些叫聲。

    抬頭看了下才現今天的月亮特別亮。照在小小的水塘裡。形成一面光的小鏡子。隨著微風拂過水面。泛起一圈圈的小銀波。

    張牛看了下手錶,才十一點多。時間還早著。

    時間就在等待中飛逝而去。凌晨一點多的時候,山上的氣溫冷了下來。

    白色的光柱,又出現了。

    這次張牛在樹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這神秘的光柱是正是從水塘裡映射出來。照的整個水面不停的變換著顏色。躲在樹上的他。感覺對面撲面而來的氣息。感覺特別舒服。就像在母親懷抱裡睡覺那樣。差點一頭從樹上掉了下去。紫色過後,慢慢消散。

    今天仔細看才現不是消散而是光柱而重新歸於水中。好像什麼東西吸收回去一樣。水塘邊重新回到原來的模樣。絲毫看不出剛才這裡出現神秘的光柱。

    短短半個小時讓張牛見證了世上最神秘的事。

    等心情冷靜下來。才知道他現了大寶貝,或許就可以一夜達了。

    這時的張牛沒現水裡的水葫蘆正在不經意間開花。分裂出一個個小水葫蘆。

    時間還早。趕緊回去明天一早下水尋寶。

    回到家的張牛直接倒頭就睡。起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多。起床的時候現自己今天精神特別好。

    飯也沒吃就往山腳下跑去到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站在水塘邊。水比較清澈。但也沒見什麼明顯的東西。。水塘邊走了一圈,看見中間不遠處頭團水葫蘆。淡紫色的花真開的艷,而附近就只有那蔟開花鶴立雞群。不傻的人都可以現。

    張牛做了下熱身運動,脫下上衣和褲子。就穿著一件四角褲衩。「撲通」一聲跳進水裡。激起一大片的水花。水很涼不過很舒服。這塘不深兩米半左右。當張牛游到那簇水葫蘆前拿起那蔟水葫蘆看,根系粗大很多,還長出新的白生生的根須。這東西在太陽暴曬,幹幹的。一放進水裡又能重新芽最是長命,就是沒什麼用只能偶爾用來喂鴨。

    張牛把那蔟小葫蘆丟到一邊往下看,由於水比較清澈還是隱約可以看見在沙底埋著一個淡藍色的匣子。散著淡淡的白色光芒。

    這就是能放出神秘光柱的神秘物體?先拿上來再說,張牛深吸了口氣。一個潛水,往下潛去。

    當靠近匣子時。又出現和昨天一樣的氣息。當手摸到匣子時。頓時一股清涼的氣息自下往上而來。要是在岸上張牛一定會說兩字舒服。

    迅撈起匣子。張牛掂了下很輕,剛才還憋的難受,一接觸匣子,彷彿就像在地上一樣自在。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2-30 16:29 編輯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