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超級融合 作者:曾經擁有的方向感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12-31 00:14 編輯

第001章 掃地出門

    “滾!給我滾出去!我許崇,沒你這種兒子!”

    伴隨著一記響亮的耳光,一聲仿若野獸般的咆哮,直直從寧城,一棟裝飾樸素的樓房內傳出,自這怒吼聲響起,樓房內,左右鄰里,原本還是燈火旺盛的房舍內,竟瞬間就滅掉了半數的燈光。

    “老許,他是你兒子!”二樓,木質門前,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子,一張仍帶著婉約風韻的臉上,此時卻帶著強烈的驚恐,伸開雙臂,把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攬在身後,雖然女子此時一個身子都在顫抖,但卻像是護犢的母獅一般,死死盯著門內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

    “老子沒這種兒子!你給我滾!再不滾!老子活剝了你!!”隨著中年女子的怒斥,房內的男子,驀地就瞪圓了眼,那一對渾圓的眼珠內,卻是布滿了血絲,更是惡狠狠的盯著房外的青年,一個跨步,來到女子身側,抬手就向外推去。

    “小瑜,快走!”隨著中年男子的動作,女子頓時大駭,頭也不回就發出了一聲驚叫,更鼓足了力氣,死死抓著門側,不管里側男子的力度有多大,一步也不曾退讓。

    門外的青年,剛才卻似乎被嚇呆了,直到女子驚叫響起,才驀地清醒過來,隨後見到屋內男子凶光四溢的眼神,這才又是一個激靈,愣在了那里,似乎根本無法相信,那男子會用這種眼神對他。

    “快走!你爸真的會打死你的!”也就在青年愣神中,那女子卻再次發出一聲淒厲的驚呼,再次驚醒了他,隨後,又看了看屋內,猛力推著女子想要出來的男子,青年這才徹底醒了。

    他,他竟然真的這樣對自己?

    也不知何時,雙眼竟早已被淚水布滿,青年驀地就沖著屋內的男子大喝道,“連你都不信我?!連你都不信!我許瑜,從沒做過那件事!!”

    怒吼之後,許瑜的身子,似乎一下子就虛弱起來,仿佛那一聲,已經喊出了他體內所有的力氣,隨後,帶著極度憤怒的目光,深深的看了屋內兩人一眼,許瑜這才一轉身,跨開步伐,就朝著樓下奔去。

    連他都不信?

    許瑜在這一刻,是真的心碎了,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此刻,滾燙的熱淚,卻在奔跑中,直直從許瑜眼角滑落。

    風一樣的奔跑下樓,然後瘋了似的認準前方就亡命奔跑,直到跑出上百米,許瑜才驀地覺得,一陣龐大的虛弱感傳來,強忍著暈厥的沖動,許瑜急忙停下步伐,雙手搭在路旁一棵大樹上,大口大口就喘息起來。

    漸漸的,隨著清新的空氣被急速吸進體內,周遭的世界,才又開始在許瑜眼簾,耳畔復甦。

    這,是一個環境清幽的大院,院落內,昏黃的燈光傾灑而下,照著盛秋里本就燥熱的空氣,越發燥人。

    “這不是許書記家的?放出來了?”

    “閉嘴,快走!”

    ……

    就在許瑜滿腦子都是憤怒和委屈,勉力撐著樹干恢復力氣時,一側,數米之外,卻突然響起一道輕微的低語,隨後,又一道帶著驚懼的低斥,再次泛起,跟著就是一陣腳步聲,急急遠離。

    兩道輕語,再次讓許瑜驚醒,隨後轉頭看去,卻只看到兩道熟悉的背影,正快速消失在夜色下。

    以前,那背影的主人,若是在大院里和他相遇,又有哪一次不是熱絡的可怕,但現在,卻像是避瘟神一樣,這一幕,直接就讓狼狽無比的許瑜,心中再次升起一股悲嗆。

    在這一刻,他真的很想仰天怒吼一聲,那件事,真不是他做的。

    但心中僅存的一絲理智,卻清晰的告訴許瑜,即便他真的吼了,怕不是也沒人相信,的確,就連他親生老子,許崇都不相信,還有誰會信?

    再一次深深吸了一口氣,許瑜心下,突然閃過一絲狠色,既然全世界都沒人相信自己,那留在這里,還有什麼意思?

    撐著勉強恢復一絲力氣的軀體,許瑜踏步就朝著大院門口走去,哪怕在行走中,那一雙腳步,一直帶著虛浮,可卻再沒了一絲猶豫。

    只是片刻,許瑜就抵達了大院門處,左右兩側,兩名衣容肅整的警衛,一眼看到許瑜,眼中同時閃過一絲異樣,但在隨後,就徹底沒了聲息,仿佛根本沒有看到這個人似的。

    許瑜亦一樣當兩人是空氣般,踏步就走出了大院。

    隨後,站在院外的路口,深深回頭看了院內一眼,許瑜才又轉身而去,這一次,他的目光中,再沒了一絲以往的猶豫,彷徨,盡只剩下堅定。

    等跨過一個路口後,許瑜才驀地從牛仔褲口袋內掏出手機,撥起了號碼。

    “瑜哥?你出來了?”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對面更響起了一道柔和中帶著驚喜的男聲。

    “李鐸,你為什麼害我?”听著熟悉的話語,許瑜心下,卻直接涌起了滔天怒火,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弟弟,會如此對他,哪怕對面的張鐸,並不是他親生弟弟,而是被許崇從過世的至交那里收養的孤兒,但從頭到尾,許瑜都沒拿他當做外人過。

    卻沒想到,有一天,這個弟弟,會一手把他推向深淵。

    哪怕到了現在,他已經安全脫身,可他卻失去了周邊親人對他的信任,包括他的父親。或許,在如今這個世上,唯一會相信他的,只剩下母親一人了。

    “啊,瑜哥,你怎麼會這麼說?”听著許瑜怒火萬丈的話語,對面的李鐸,卻是分外的驚訝,更帶著一絲惶恐的反問。

    “哈,到了現在,你還在裝?林曉晴是你帶來的,而且那晚,我只是喝了一杯酒,竟然直接就醉了,醒來以後,已經到了公安局?你真當我是白痴不成?!!”許瑜再次大怒,對著話筒就低聲的咆哮起來。

    這一刻,他真的很痛苦,如果有可能,他更是恨不得直接活剝了對面那個家伙。

    卻沒想到,在他低聲的咆哮之後,對面的李鐸,直接就帶著無限的感慨道,“瑜哥,你現在還在氣頭上,如果你硬要以為是我做的,我也沒辦法,算了,就這樣吧。”

    感慨聲落,對面的電話,直接就轉成了盲音。

    听著突然響起的嘟嘟聲,許瑜先是一愣,隨後就是大怒,啪的一聲,就狠狠把手機摔向了地面,而後,頭也不回就向前走去。

    但在行走中,他卻是差點把滿腔牙齒咬碎。

    這一次,他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家庭,事業,親人,一切的一切!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他竟然太過相信自己的弟弟,或者說,他根本從沒提防過的弟弟,一想起這些,許瑜就很想放聲大哭一場。

    也就在許瑜滿腔痛苦的走向黑暗中時,下南省,一棟奢華的酒店頂樓,一名面目英俊,但臉上卻帶著一絲陰沉的男子,亦啪的一聲,把手中的手機,放在了桌頭。

    “怎麼?不開心?不是已經踢開那個廢物了麼?”就在男子放下手機時,自他身後,一雙雪白的玉臂,直直就從後側纏了上來,隨後,一張如花似玉的俏臉,亦從後面貼上了男子的臉頰。

    “不,我是太開心了!嘿嘿,以老頭子的脾氣,就算許瑜被放了出來,可從此以後,他再想踏進許家大門半步,恐怕就是難比登天了,這樣一來,老頭子在淮江省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嘿,寶貝兒,這次還多虧了你……”隨著女子的疑問,男子直接就爆發出一陣大笑。

    “嘻嘻,是啊,那可是市委書記的兒子,標準的太子、黨呢,我這次,也真是冒了天大的風險,萬一事發,可真就慘了呢。”隨著男子的笑聲,女子亦嬌笑起來,不過在隨後,她卻一臉疑惑的道,“李鐸,既然他已經被抓了,你為什麼不讓我堅持告他?如果堅持下去,他肯定是要坐牢的,**未遂,可是能關幾年的,那樣子他就真完了,不可能再翻身。”

    “你不懂。”面對女子的疑問,李鐸卻再次一笑,輕聲道,“堂堂市委書記的大公子,在弟弟帶著女朋友,祝賀他事業上取得的成績時,卻趁著醉酒,趁著弟弟中途有急事暫離,意圖**準弟妹,嘖嘖……老家伙根本丟不起這個人,只要他沒事,在寧市,就沒人敢查。但如果他真的坐牢,老頭子就算脾氣再臭,也不會真的看著他進去,絕對會一查到底!到時候,萬一出了紕漏,完蛋的就是我們了。”

    “嘻嘻,不懂就不懂,不過,你也真狠了,連哥哥都害!”听了李鐸的話,女子這才又是一笑,帶著嬌嫩的嗓音道。

    “沒辦法,不除掉他,老家伙的一切,終歸都是他的,在別人眼里,我始終是姓李的。要知道,老家伙才四十多歲,已經是地級市的市委書記了,以後,絕對會更強……”再次搖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冷芒,李鐸這才大笑起來,“現在,該是我答謝你的時候了。”

    笑過之後,李鐸直接一臉邪異的站起身子,一把扯掉了腰間浴巾。

    “啊~”一見李鐸的模樣,那女子卻是立刻變得一臉惶恐,直直盤著身子,向後疾退,更把雙手掩在胸前,那一副柔弱的樣子,卻是更容易讓人野性大發。

    “嘿,你這個小妖精,還挑逗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隨著對方的動作,李鐸眼中,果然欲火大盛,邪笑著就朝床上撲去。

    ………………

    “啪!”

    寧城,一處陰暗的街邊角落,左右堆放的,盡是廢舊棄物,在暗淡的星光下,散發著難聞的腥臭味道。

    許瑜的身子,卻像是一條受傷的野獸一般,死死蜷縮在一角,握著右手,狠狠把手中的易拉罐,砸在地面上。

    “我沒做!!”

    近乎嘶啞著嗓子,低喝出聲,許瑜再次抓起右側,一瓶包裝完好的啤酒,啪的一下拉開拉環,一仰頭,就向著吼間倒去。

    他真的沒做!

    或許,在別人看來,有一個市委書記的老子,他許瑜,應該是幸福的,因為那是太子、黨,而且是寧市第一太子,自然是風光無限,但實際上,那個古板,耿直的老子,從小開始,就沒給過他多少幸福。

    他得到最多的,只是訓斥。

    成績不好,罵。成績好了,一樣是斥責,似乎只要不拿到滿分,就休想從那人口中得到一句贊揚,而比較起來,李鐸,從那人那里,得到卻盡是贊揚和鼓勵。

    他只是個孩子,一樣需要鼓勵,需要贊揚,但卻根本沒拿到過,所以許瑜的成績,在學校期間,幾乎是一路下滑,而在那人身上,他已不知多少年,再沒見到過一個是對他而發的笑容。

    “啪!”

    狠狠灌下一罐啤酒,許瑜只覺得滿嘴苦澀,但他的心,卻更苦,再次狠狠把易拉罐砸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上,許瑜又驀地抓起一罐,拉開了拉環。

    往昔的記憶,亦像是潮水一般,涌進了他的腦海。

    “沒用的東西,以後出門,少提是我許崇的種!”

    這,就是那人,每次拿到成績單時,對他的話語,許瑜是真的哭了,他根本不知道,從小到大,在那樣的話語下,他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多少次創傷。

    以至于他真的從不敢在別人面前提起,他有這樣一個父親。

    甚至于,當高中畢業,李鐸以驕人的成績,考上國內最知名的學府時,他卻只能進入省內一所二流本科,他得到的,一樣是那樣的話語。

    從小到大,他真的很自卑,很自憐,每每都只能在深夜,像是受傷的野獸一樣,獨自舔舐自己的傷口。

    父親,這就是他的父親,一個從未給過他溫暖,卻只會在他傷口上撒鹽的男子。

    可即便如此,許瑜最終,還是站了起來,雖然這期間,為了重拾丟棄多年的信心,他都不知花費了多少時間,更錯過了多少珍貴的東西,但他今年,他還是漸漸站了起來。

    可是,就在他取得一點成績時,面對附近其他人的贊揚,激賞,那人,給與他的,依舊是冷臉相待,似乎,他能做到那些,本就是應該的,根本不值得贊揚。

    對此,許瑜也習慣了,反正他早已對他死心,並不打算再從他那里得到什麼,卻沒想到,在他剛剛重新站起來時,卻又遭逢最親的弟弟,一記致命的打擊。

    “啪!”

    再次砸下一只空空的易拉罐,許瑜張口就突出了一團難聞的液體,可下一刻,他卻依舊紅著眼,再次抓起了一瓶完整的啤酒。

    “你們都想我倒下?不!我許瑜,一定要證明給自己看!我能站得起來!!哈哈哈……”

    狀若瘋狂的怒笑一聲,許瑜再次朝著吼間,狠狠灌起了苦澀。
  • 2

    評分
  • + 1

    卡幣
  • -1

    參與值
avatar sjbg -1 可惜中間章節順序很奇怪,看得很不舒服
avatar cashelin +1 蠻好看可惜太多錯詞看的很混亂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