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都市言情]

[都市言情]【校花的貼身高手】作者:魚人二代 (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4 15:42 編輯

【校花的貼身高手】作者:魚人二代 (連載中) [都市言情]
一個大山裡走出來的絕世高手,一塊能預知未來的神秘玉佩……
    林逸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學生,不過,他還有身負另外一個重任,那就是泡校花!而且還是奉校花老爸之命!
    雖然林逸很不想跟這位難伺候的大小姐打交道,但是長輩之命難違抗,他不得不千里迢迢的轉學到了松山市第一高中,給大小姐鞍前馬後的當跟班……於是,史上最牛逼的跟班出現了 大小姐的貼身高手!
    看這位跟班如何發家致富偷小姐,開始他奉旨泡妞牛X閃閃的人生……
    本書有點兒純……也有點兒小曖昧……

第一卷 神奇的任務
  第1章.神奇的任務

    “這是你去北非的酬勞。”林老頭從一塊包裹的很好的破布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兩張皺皺巴巴的百元大鈔遞給了一旁眼巴巴的看著他的林逸。

    林逸不明白,自己執行的任務是那麼的危險,自己的敵人是那麼的強大,委託人獲得的利益是那麼的豐厚到頭來自己的所得卻是那麼的少。

    老頭子是從哪兒給自己接的這些極品任務啊?每次都是九死一生,拿到手的酬勞卻是五十、一百,這還好,還有三塊兩塊的時候……每每想起這些,林逸都想哭。

    接過自己用生命換來的二百塊錢,林逸最想罵的就是,媽拉個X的!雖然他是個孤兒,從小就沒有媽。

    跟著把自己養大的林老頭學了十五年的功夫,讀了十五年的書,怎麼也算是個文武全才了吧?放古代那也是文武雙全的雙榜狀元了,卻被當做力工一樣的使喚……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

    聽說城裡面給人蓋房子一年還能拿好幾萬呢,自己每天死去活來的,一年也不過千八百塊……

    “老頭子,你不會是耍我吧?二百塊?我很懷疑你是不是在剋扣我的酬勞?”林逸不止一次的懷疑過這件事兒了,可是老頭子和他穿的一樣吃的一樣,又不像有錢人的樣子。

    “有錢拿就不錯了,你以為現在的錢是這麼好賺的?”林老頭翻了翻他的鼓泡眼兒,沒好氣兒的說道:“怎麼?不想要?不想要就還給我,我好久沒去村頭王寡婦家的小吃部打牙祭了。”

    “……”林逸很想狂揍眼前這個瘦乾癟老頭一頓,但是他知道,自己動手的結果就是被揍。

    林老頭的功夫到底有多厲害,林逸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每次陪自己練功時,都沒有使出全力。就在自己的功夫提升了一個檔次時,卻突然發現,老頭子也提升了一個檔次,自己依然是他的手下敗將。

    “好了,這些年你也歷練的差不多了,那一件大事,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林老頭眼皮都不抬一下,盤腿坐在炕上,吧唧吧唧的磕著面前的一碟茴香豆:“這個任務你做好了,一輩子就不愁吃喝了!”

    “真的假的?”林逸知道自己從三歲被老頭子撿破爛時撿回來開始,就跟著老頭子學功夫,學醫術,學外面的知識,就是為了去做一件大事,可是林逸卻很懷疑這個大事的酬勞究竟有沒有老頭子說的那麼多,一個任務可以吃一輩子。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林老頭又扔進口中一枚茴香豆:“你去不去?不去我換人了?”

    “去,我當然去!”林逸心道,這麼好的事兒,傻子才不去呢!一個任務可以吃一輩子,自己以後可就不用這麼死去活來了。就算是龍潭虎穴,拼了也值了!

    “恩,那你去吧,你去松山市,鵬展集團,找一個叫楚鵬展的人,他會告訴你接下來要做什麼。”林老頭的嘴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不過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接下了這個任務,就一定要做下去,中途可不能退出。”

    “為什麼?有危險還不讓人跑路啊?”林逸可不是那種一根筋的人,明知道會死亡的事情可是堅決不做。

    “小逸啊,老子養你了十五年,供你吃,供你喝,給你買筆記本電腦,給你買3G網卡……”老頭子眼睛一翻,喋喋不休的嘮叨了起來:“讓你做點兒事你就這麼多問題,你別逼我!”

    “靠!”林逸聽了老頭子的話就氣不打一處來:“前三年你養我,六歲開始就是我做飯,我劈柴,我編草鞋賺錢養你,你也別逼我!”

    “你半夜偷摸用電腦看黃片,別以為我不知道!”老頭子一瞪眼,說道:“這是你逼我說的!你還對著電腦……”

    “好吧……我去……我不跑路,行了吧?”林逸老臉一紅,沒想到自己做的這麼隱祕的事情都被這老家夥察覺了,真他娘的丟臉。再讓他說下去,指不定會說出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來。

    於是,在林老頭的威逼加利誘之下,林逸背上了行囊,踏上了北上的火車,不遠萬里的趕到了松山市,這座現代國際化的大都市。

    坐在火車上,林逸就在想,自己以後得把黃片加密一下,隱藏在電腦系統文件夾裡,做那事兒的時候,也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不過,對於這一次的任務林逸還是很期待的,這種一個任務就能退休的好事兒,林逸可是做夢都想要的,雖說從林老頭的話中可以感覺到,這個任務似乎不簡單。恩,不簡單才有挑戰性嘛!

    “啪”,坐在林逸對面的一個麻子臉男人拉開了一罐易拉罐裝的可樂,然後將拉環隨手扔在了桌上。

    男人身邊的一個小*平頭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將拉環給拿了起來,放在手中擺弄,擺弄了幾下之後,忽然大叫道:“哇!哇!哇塞!一等獎!”

    平頭的聲音雖然在喧鬧的火車車廂中顯得不是很大,但是坐在附近的旅客都聽到了,紛紛向他看去。

    麻子臉自然也不例外,看到平頭手中的拉環正是自己剛才丟下的,頓時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給我,這是我的……”

    “什麼你的?哪兒寫你名字了?”小*平頭一把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將拉環緊緊的攥在了手中,一瞪眼道:“你名叫一等獎啊?”

    “不是……我不是叫一等獎……那個一等獎的拉環是我丟的……”麻子臉見小*平頭長相兇惡,有些膽怯了起來,不過卻又不想失去自己應得的東西,於是戰戰兢兢的說道。

    “你也說了,是你丟的,你既然丟了,那誰撿到就是誰的了。”小*平頭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

    “哎,你這人怎麼能這樣呢?”麻子臉頓時急了,對著自己對面的一個旅客,也就是坐在林逸左邊的一個眼鏡男叫道:“這位先生,您看起來像一位學者,您給評評理,哪有他這樣的啊,這不是耍無賴麼?”

    “誰耍無賴了?”小*平頭也不樂意了,也側頭對眼鏡男道:“師傅,你說說,這拉環應該歸誰?”

    “唔……”眼鏡男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是一位大學老師,既然你們兩個都信任我,那我就給你們評評理吧。”

    “您說,您說!”麻子臉和小*平頭都紛紛點了點頭,一臉焦急的看著自稱是大學教師的眼鏡男。

    “按理說吧,這拉環是這位大兄弟從飲料罐上拉下來的,東西應該是他的……”眼鏡男說了一半,麻子臉就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來,而小*平頭頓時急了,剛想說什麼,眼鏡男卻擺了擺手,阻止了他,繼續道:“不過呢,既然這位大兄弟已經把拉環丟掉了,又被這位兄弟撿到了,那就應該屬於後來這位兄弟的了……”

    “可是您也說了,那拉環是我的……”麻子臉聽了眼鏡男如此說,立刻哭喪了臉。

    “依我看,不如這樣,你們兩個就平分了這獎吧,這樣誰也不吃虧!”眼鏡男建議道。

    “分啊……”小*平頭聽後,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說道:“行,那就分。”

    大概小*平頭也是覺得自己的理有些站不住,所以才答應了眼鏡男的這個建議。而那邊的麻子臉呢,也是看到拉環就攥在小*平頭的手裡,自己要是不答應,有可能毛都撈不到了,還不如分一半呢,於是也點頭表示同意。

    “好吧,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那就分了吧。”眼鏡男拿過了麻子臉手中的易拉罐看了看,道:“這上面寫了,一等獎是十萬元,扣掉百分之二十的個人所得稅後剩餘八萬元,但是鑒于領獎比較麻煩,你們兩個誰去領獎,就給另一個人三萬塊錢吧,然後自己去領獎,你們看這個主意怎麼樣?”

    “行!”麻子臉是能拿到點兒錢是點兒,於是直接同意了下來:“你給我三萬吧,然後你去領獎!”


第2章.騙局

    “這……”小*平頭頓時也有些為難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後道:“我也沒帶那麼多錢啊,要不你給我三萬吧,你去領獎也成!”

    “我也沒有啊!這可怎麼辦啊……”麻子臉愁眉苦臉的說道:“你看我這樣子,像是能掏出三萬塊錢的人麼?”

    “老師,您給我們想想辦法吧,我倆都沒帶那麼多錢啊!”麻子臉再次的向眼鏡男申請了援助。

    眼鏡男沉吟了一下,然後試探的說道:“要不,我給你們一家三萬塊錢,你把拉環給我,我去兌獎?”

    麻子臉和小*平頭對視了一下,覺得這樣他們兩人每人還是可以拿到三萬塊,於是就應了下來:“好,就這麼辦吧!”

    眼鏡男頓時露出了竊喜的神色來,然後拿過自己的公文包,開始找起了錢。剛開始,他的神色還是很欣喜的,不過,隨著手上翻包的速度加快,眼鏡男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了起來,額頭上的汗珠也開始滲出,終於,哀嘆了一聲,道:“壞了,今天出門的時候,沒帶多少錢,我這就三萬塊錢!你們肯定也不會賣的,眼看著這到手的錢財就這麼沒有了,真倒霉啊!”

    “啊?”麻子臉和小*平頭都傻了眼了,眼鏡男沒帶錢,他倆也沒有錢,這獎了怎麼分啊?於是,麻子臉坐不住了:“老師,您有學問,有文化,您再幫我們想想辦法……”

    “哎,要不這樣吧,問問別人……”眼鏡男說著,把臉轉向了坐在一旁的林逸:“小兄弟,這可是千載難逢的發財好機會啊,你有沒有錢,先給他們一人三萬,然後你拿著拉環去領獎,一下子就能賺兩萬!還有比這個更賺錢的路子了麼?要不是我沒帶錢,這好事兒我就自己得了……”

    之前,林逸一直冷眼的看著這三個人演戲,很明顯,這三個人都是一夥的,麻子臉是甲方,小*平頭是乙方,眼鏡男是托。

    林逸雖然在大山里長大,但是卻也不是傻子。別看他身上穿的土氣,不過要論學識,卻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別說這三個不入流的騙子了。

    “我?”林逸裝作很驚訝的樣子指了指自己,然後道:“我可以麼?”

    “可以,現在這個好事兒就降臨在了你的頭上!”聽林逸問可不可以而不是說他也沒有錢,眼鏡男頓時大喜,要知道,這麼說的,八成包里都有貨。

    林逸剛想再說什麼,只覺得自己的腿被人踢了一下,林逸用餘光向自己的右邊看了一眼,那是一個很美的女孩子,和林逸的年紀差不多大。

    秀髮如水,皮膚白皙,雖然不曾站起來身,但是根據林逸目測,女孩子起碼有一米六五左右,算是身材高挑了。

    從上了火車之後,就靜靜的聽著MP3,林逸本想和她搭個訕,聊聊天,路上解解悶,但是無奈小妞一直戴個耳塞,讓林逸無從下手。

    而此刻,女孩子正一臉焦急的看著林逸,想要說什麼,卻又有些顧忌。只能用眼神暗示著林逸。

    林逸自然知道女孩子的意思,是不要讓他上當受騙。林逸的心頭頓時就是一暖,不是說大城市的人都很冷漠麼?看到事不關己,就高高掛起,而女孩子能提醒自己,說明她的心地很好。

    於是,女孩子在林逸的心目中的形象頓時加了好幾分。女孩子長的漂亮固然重要,不過心腸歹毒的話,那再好看也沒有什麼用處。這是林逸對女孩子的評判標準。

    “咳咳!”女孩子對面的小*平頭似乎也察覺到了女孩子的行為,頓時大聲的咳嗽了起來,狠狠的瞪了女孩子一眼。女孩子嚇得臉色一白,低下頭去。

    當然,這些小細節自然逃不過林逸的眼睛。不過,林逸在旅途中本就無聊,在家和老頭子生了一肚子氣,正沒處發洩呢,正好有幾個傻帽送上了門來,林逸哪能錯過這個戲弄他們的機會?

    不過,女孩子雖然低下了頭,卻依然的用腳踢著林逸,給他預警。但是林逸卻似乎沒有感覺到一般,絲毫不為所動。

    “我這只有四萬九,沒有那麼多啊!”林逸裝作老實巴交的樣子,如實的說道。

    對面的麻子臉和小*平頭聽說林逸有四萬九,頓時眼中射出了燦爛的光芒來,不過,臉上卻仍然是一副苦瓜臉:“只有四萬九啊,是不是有點兒少了?咱們一人能分到多少啊?”

    “四萬九除以二,就是兩萬四千五……”小*平頭計算著說道。

    “兩萬四千五啊?不少了,我同意了,你呢?”麻子臉聽後,連忙點頭道。

    “行,既然你都同意了,那我也同意了。”小*平頭點了點頭說道:“給錢吧。”

    林逸將背包打開,從裡面取出了一個用報紙包裹的小包,一層層的打開,裡面露出了五疊捆好的鈔票來。

    “這是四萬九,就這些了……你們數一下吧。”林逸很樸實的說道:“你們把拉環給我吧!”

    這些錢是老頭子給林逸的今後N年的生活費,這幾年林逸給老頭子賺了不少錢,就說上次北非的暗殺任務吧,按照國際慣例最起碼也得給了幾十萬酬勞吧?

    可是,自己臨走之時,老頭子卻翻箱倒櫃的從一個破包裡找到了這四萬九千塊錢,聲稱這是家裡的全部家當了,讓他省著點兒用。

    這讓林逸很鬱悶,老頭子是真沒錢啊,還是在裝窮?不過也不像裝的,老頭子每天和自己吃的一樣,也沒見他享受什麼啊?莫非自己太高估那些任務的酬金了?

    “好的,好的!”麻子臉和小*平頭像是餓狼一樣,將面前的鈔票瓜分乾淨,然後將拉環遞給了林逸。

    林逸小心的將拉環收在了身上,生怕弄丟了一樣,像個珍寶似的小心翼翼。

    見三個騙子得逞了,坐在林逸一旁的女孩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林逸那興奮的中了獎一樣的樣子,女孩子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錢到手了,三個騙子也恢復了之前的平靜,像彼此都不認識一樣,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


第3章 你很有錢?
孩子也不再踢林逸的腿了,而是靠在車窗邊,靜靜的聽著她的MP3。

    “松山車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做好準備,本次停車,十五分鐘。”火車的廣播裡傳來了到站的預告,林逸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下車了。

    沒想到的是,身邊的女孩子也開始收拾起行李來,顯然也是要在松山站下車。

    當女孩子站起身時,林逸目測了一下,自己猜測的沒錯,女孩子的身高大概是一米六五左右。

    下了火車,林逸很是驚歎的看著火車站裡那些華麗的建築,雖然十年前曾經來過這裡一次,但是十年後的今天,松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等一下!”一個甜美的女聲在林逸的身後響起,林逸停下了腳步,下意識的回過頭去。

    是剛才火車上坐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女孩子,正揮著手,快步的向自己跑來。

    “有什麼事麼?”林逸自然不會相信女孩子會一見鍾情的看上自己,雖說自己長得挺帥的,但是這一身的行頭實在是太土了。土黃色的褲子白背心,和進城找工的農民工一個打扮。

    “你不會是想著要去兌獎吧?”女孩子有些恨恨的說道,她在生氣,之前在火車上林逸為什麼對她的提醒置若罔聞。

    “哦,你說這個呀?”林逸從口袋裡將拉環掏了出來,隨手扔在了路邊。

    “啊?!”這回輪到女孩子傻眼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林逸會做出這麼一個舉動出來!

    “你……你給扔了?”女孩子驚訝的指著林逸,張大了嘴巴。

    “恩,扔了。”林逸點了點頭:“本來就是假的,留著也沒用。”

    “你知道是假的?”女孩子聽了林逸的話,頓時有些轉不過彎來了,傻傻的看著林逸,這人到底怎麼回事兒呀?明知道是假的,還花錢買來?是不是神經病呀?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那種惡趣味的有錢人啊。

    “知道。就算我不知道,在火車上你還提醒我來著呢!”林逸說道。

    “那你還把錢給他們?”女孩子頓時急了,這什麼人呀?

    林逸笑了笑,將自己的背包從肩上拿了下來,拉開拉鍊,然後敞開在了女孩子的面前。

    女孩子詫異的看了林逸一眼,然後低下頭去,向林逸的背包裡看去,頓時嚇了一跳!裡面居然有七八捆鈔票!

    “你很有錢?有錢也不能亂花呀?”女孩子沒太明白林逸的意思,以為林逸這麼做是在顯示他自己有多麼的有錢。

    “這就是剛才的錢。”林逸說道。

    “剛才的錢?什麼意思?”女孩子沒聽明白:“你是說你把錢又拿回來了?不是只有四萬九麼,這都有七八萬了吧?”

    “那個眼鏡男手裡還有三萬,被我一塊兒拿過來了。”林逸聳了聳肩說道。這只是小意思,舉手之勞而已,對於林逸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嗄?”女孩子這回徹底的傻了!不是林逸有毛病,而是人家技高一籌,不但拿回了自己的錢,連眼鏡男的錢也給順了過來!

    “怎麼這個表情?不會是想去舉報我偷竊吧?你的正義感蠻強的。”林逸看著女孩子吃驚的表情,笑了笑調侃道。

    “當然不會。”女孩子臉色一紅,搖了搖頭。

    “不過之前真的謝謝你,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不多了。”林逸由衷的說道:“一會兒請你吃個飯?”

    “不了……”女孩子扭捏的搖了搖頭:“我家人在出站口等我呢。”

    林逸聽後點了點頭也沒強求,泡妞這東西,是個技術活,但是也要講求隨緣,太刻意就適得其反了:“那就不打擾了。”

    王心妍望著林逸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這真是個很奇特的人呢,要不是媽媽就在出站口等著自己,王心妍也不介意和林逸多接觸一下。

    倒不是說王心妍對林逸有什麼好感,只是覺得,林逸實在是有些與眾不同,在背包裡裝那麼多的錢,也不存銀行,穿著土的不能再土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氣質來。

    “先生,住不住店?很便宜的……”

    林逸一出了火車站,就被一群附近旅店拉客的人給圍住了。這種民工似的打扮,是這些小旅店做生意重點關注的對象。

    有錢人誰住這種小旅店啊,大賓館也用不著出來拉客。

    林逸擺了擺手,擠過了這幾個攬客的人的包圍圈,向廣場上的計程車停靠點兒走去,林逸手裡拿著一張紙條,是臨出門前,老頭子給他的地址。

    上了一輛計程車,出租司機熱情的問道:“小夥子,你去哪裡啊?”

    “去這個地址。”林逸將手中的紙條遞給了出租司機。

    這個司機屬於專門混在火車站一帶的,看客人看的很準,一看林逸就是外地來的,估計是來打工的,所以尋思黑他一下子,反正他也不熟悉路,樂滋滋的接過了林逸遞過來的紙條,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司機的臉立刻就綠了!

    只見紙條上寫著:松山市光明大道36號,鵬展大廈。距離火車站11.2公里,走新二環橋。

    連路線都給設計好了,而且公里數標的一清二楚,這還黑誰去呀?不過,這小夥子去鵬展大廈幹什麼?那可是松山市最大的集團公司,他這個民工打扮的傢伙,會認識裡面的人?

    司機嘆了口氣,將紙條扔在了一旁,老老實實的開起了車子。

    松山的交通很好,橋很多,林逸覺得一上一下之際,就到了目的地,付了二十四塊錢車錢,然後下了車來。

    看著面前如此高的一座大廈,林逸有些發暈,這好像比老家的大山還高呀?看來自己的這個雇主很有錢嘛,倒是真沒準兒如同老頭子說的那樣,一個任務就能吃一輩子。只是不知道從上面跳下來會不會摔死。

    不過,在老家的時候,自己被老頭子從山頂上一個飛踹直接踹到山溝裡也沒跌死,不過是鼻青臉腫的在床上躺了好幾天而已。

    林逸確定了一下門牌號和大廈的名字,核對沒有錯之後,才大搖大擺的向大廈裡走去。


第4章你找誰?

    “先生,您要找誰?”剛走了幾步,林逸就被大廈的保安給攔住了。

    “等下啊,我看看。”林逸心道,還是大城市正規啊,還有保安,不過這保安也只是個花架子,還不如二狗子厲害呢。

    二狗子是林逸的一個玩伴,雖然不會功夫,但是一拳卻可以打死一頭牛。在林逸看來,這保安比牛差遠了,還沒有牛強壯呢。

    林逸從褲兜裡又摸出一個紙條來,看了看上面的字,然後道:“我找楚鵬展。”

    “楚鵬展?是誰?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保安一愣,在嘴裡默念了一遍。

    “董事長啊!”站在一旁的另一個歲數比較大的保安反應比較快,一下子就想到了楚鵬展是何許人也,頓時一驚,連忙拉了拉之前那個保安的衣角,小聲道:“別亂說話,被隊長聽到了小心被炒魷魚!”

    “啊!”之前那個保安聽了那個老保安的話,頓時嚇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後悔自己剛才多嘴,沒什麼事兒瞎嘮叨個什麼勁兒啊?現在好了,連董事長都不認識,還做什麼保安啊?保護誰去呀?

    不過,這保安看了看林逸的穿著打扮,眼睛滴溜溜的一轉,就又不覺得害怕了,怎麼看林逸怎麼都不像是和董事長能扯上關係的人,一個是世界五百強的超大型集團董事長,一個是鄉下進城的民工,好像沒有任何的關聯吧?

    這小子不會是哪個工地的,來找董事長告狀的吧?想到這裡,保安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前兩天可是剛看過一部類似的電影,叫什麼欠我十萬零五千,裡面就有個民工去找董事長要錢的。

    想到這裡,這個保安和老保安對視了一眼,顯然,兩人都想到一塊去了。

    “你找楚董事長幹什麼?”老保安清了清嗓子,一臉嚴肅的盯著林逸,生怕他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出來。

    “不是我找他,是我家老頭子叫我找他。”林逸懶洋洋的說道。自己的雇主在現實中是什麼身份,林逸一點兒也不在乎,反正都是求自己辦事兒。

    “恩?你家老頭子?”聽了林逸的話,兩個保安更加不疑有它了,電影裡那個民工是替他哥要錢,眼前這小子肯定是替他老子要錢了。

    “得了,別說那些個沒用的,就說楚鵬展在幾樓吧,我去找他!”林逸可沒時間和這兩個小保安廢話,還是趕緊見到正主再說吧。

    “董事長沒在,你走吧……”老保安再次打量了林逸兩眼,確定他絕對應該和董事長沒有任何關係之後,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林逸懶得和這兩個人墨跡了,兩人的眼神林逸自然看在眼裡,他們在想什麼林逸也能猜到個十之**,不就是看自己傳得土氣麼?狗眼看人低!

    “既然沒在,那我就進去等他!”林逸說完,就大步的向公司裡面走去。

    “等等,你不能進去!”兩個保安沒想到林逸居然敢硬闖,連忙想要阻止。

    而正在這個時候,一樓的電梯門打開了,一個略顯富態的中年男人和一個有些黑瘦的中年男人一起走出了電梯。

    “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小逸這孩子怎麼還不和我聯繫呢?李福,要不你直接開車去車站接一下吧,照片你不是已經看過了麼。”有些富態的中年男人對另一個黑瘦的中年男人吩咐道。

    “好的,陳總,我這就過去。”李福連忙恭敬的說道。

    李福還沒等走呢,楚鵬展就聽到了公司門口處的爭吵聲,頓時皺了皺眉,對李福道:“你先去看看怎麼回事兒?”

    “怎麼回事兒?”李福快步的向公司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就看到公司的兩個保安正在阻攔一個年輕小夥子進入公司。

    “福伯,這個人說要找董事長,還強行的往公司裡面闖……”保安自然認得李福,李福在公司裡雖然沒有具體的行政職務,但是卻是董事長最親近的人,如果硬說他在公司裡是什麼職位,那就只能說他是楚董事長的司機了。

    不過公司裡的人都知道,李福不僅僅是司機那麼簡單。所以這些保安也根本沒拿李福當司機,而是當成領導一樣尊敬。

    很多情況下,李福的話就代表了董事長的意思。

    “你……”李福看著林逸,瞪大了眼睛,有些吃驚的道:“你就是林逸?”

    “是我。”林逸看了李福一眼,點了點頭。從李福出現,他就在注意這個人了,憑直覺,這個人應該不是楚鵬展,身為一個集團的董事長,身上自然而然的都有一種上位者威嚴的氣勢,但是這個人卻沒有,雖然嚴肅,也被人尊敬,不過一個人的氣勢是無法改變的。

    “你好!”李福知道楚鵬展對眼前這個年輕人的重視程度,所以當他確定了林逸的身份之後,不敢怠慢,連忙的伸出手來和林逸握手:“我是楚董事長的秘書,李福,董事長正要我去火車站接您,沒想到您已經到了!”

    “沒關係,就當熟悉熟悉路了。”林逸笑了笑,和李福握了握手。林逸的性格就是這樣,你敬著我,我也敬著你,見李福如此客氣,林逸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董事長就在那邊,請跟我這邊走,一起去見董事長吧。”李福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自己走在前面帶路。

    之前那兩個保安愣愣的看著林逸的背影,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他真是董事長的客人?”小保安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道。

    “福伯親自來接他,自然不會有錯了!”老保安嘆了口氣:“差點兒得罪了他,虧了福伯過來的及時,咱倆要是真把他轟出去了,就得吃不了兜著走!”

    在李福走過來的時候,林逸就開始注意不遠處的另一個身材略顯富態的中年男人了,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這個就是他要見的人,鵬展集團的董事楚鵬展。

    “林逸吧?”在林逸跟著李福走過去的同時,楚鵬展也向這邊大踏步的走了過來,十分親切的伸出了右手。
  • 3

    評分
  • + 1

    卡幣
  • + 8

    參與值
avatar surm1324 +1 有雷請三思,是說都市偏到玄幻修針織類的已經是常態?
avatar lionx0001 +1 +2 本以為雷踩多了已經免疫,結果還是內傷了
avatar qo951753op +5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本帖被以下淘專輯推薦: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