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架空歷史]贅婿 作者:憤怒的香蕉 (連載中) ... 打印 [ 查看:5124249 | 回覆:544 | 感謝:560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贅婿 作者:憤怒的香蕉 (連載中)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1979049.jpg
  一個受夠了勾心鬥角、生死打拼的金融界巨頭回到了古代,進入一商賈之家最沒地位的贅婿身體後的休閒故事。家國天下事,本已不欲去碰的他,卻又如何能避得過了。
  有人曾站在金字塔高點
  最廉價數不清妒忌與羨艷
  走過了這段萬人簇擁路
  逃不過墓碑下那孤獨的長眠”——finale《命懸一線》
  PS:贅(zhui第四聲)婿,入贅累贅,非(ao第二聲)婿。
  PS2:本文屬TVB休閒劇,而非央視正劇,一切看起來與歷史有涉之處,都請不要當真。


第一集 江寧晨風 ...

楔子 繁華過眼開一季

    卡嚓……砰——

    火焰燃燒著,電路啪啦啦的響,從傾倒的汽車裡爬出來的時候,他的視野有些模糊。

    夜色下的、河邊的公園,城市密集的燈光在對面如火光般的搖曳著,彷彿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城池。那片繁榮的景象與這邊公園的偏僻和孤寂形成了對照,記得公園的開發案是他在十多年前主持的。

    「是個失敗的開發啊……」

    風吹過來,他歎了口氣,踉踉蹌蹌地朝那片迷離的水光走過去,後方的汽車陡然傳來巨大的爆炸聲,火焰升騰,熱浪從背後席捲而來,彷彿要將他淹沒下去一般,天空中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音,隨後是一道明亮的光柱晃亮了視野,有人在高空中喊話,公園兩側追趕的車輛也已經到了,大部分是警車,各種各樣的燈光,混亂不堪。

    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血液從額頭上流下來,他伸手擦了一下,緊了緊風衣,河道兩側,氣墊船與快艇蜂擁而來,為了防止他跳水逃走。

    「真是的……我又不是什麼殺手……」

    四周,海陸空密密麻麻的包圍令他覺得有些煩悶,視線之中並不清晰了,心中明白這次或許沒有多少僥倖的可能,冷風吹過來,腦子裡想起的,反倒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這是他從小長大的城市,那時候城市還沒有這麼好,站在河岸這邊,看不到整個城市輝煌如宮殿一般的繁華情景,但感覺溫暖,河岸這邊也全是土坡,一條黃土小路,由家裡去學校的時候,常常騎著自行車從這裡過去,跟幾個朋友。

    「我將來要把這邊建個公園,變得更漂亮,讓城市裡到處都有高樓大廈,我們都住進去……」

    那時還小,去過繁榮的省會之後,立下的這個宏願。多麼意氣風發的年紀啊,此後二三十年的時間裡,他如同剛剛發明石刀石斧的原始人一般,以驚人的魄力開拓進取,越過了旁人難以想像的無數驚險難關,建立起了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巨大金融帝國,有時候想想,連他自己都覺得有如夢幻。

    在別人眼中,他已經是完全不會被打倒的金融巨人,他自己也這樣認為了,然而當此時此刻重回故地,他才漸漸地明白過來,這個公園,終究是失敗了啊。

    它的初衷本來是想讓所有人都快樂的……

    失敗的開發案,後來也不是不能補救,只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點資金也不算什麼了——然而為什麼一直沒有做呢?還想要做的時候是因為並不寬裕,到了現在,也是因為沒有效益而刻意繞過了。現在想起來,很多東西以為是記得的,其實忘記了,很多東西以為忘記了,其實卻又記了起來……

    當初的那些朋友、夥伴、想要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期待、許過的願望走過的路。他在河堤的石凳上坐了下來,燈光晃眼,心緒複雜,伸手在身上的口袋裡摸了幾下,這個時候,真的需要一根煙,雖然也戒了很久了……

    有人將煙遞了過來。

    那人穿著西裝,戴著金絲眼鏡站在旁邊,其實不用抬頭也知道是他。他將煙接過去,戴金絲眼鏡的男人便掏出了打火機,用手擋著風,替他點上。

    「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我們一起騎著自行車從這邊上學,你,我,清逸,阿康,若萍……清逸前兩年死了吧,他的葬禮我沒能去參加……」他吸了一口煙,吐出來時,冷風便立即將它吹散了,「若萍怎麼樣了?」

    「有兩個孩子了,過得還不錯。」戴眼鏡的男人坐了下來。

    「啊……你跟我說過的,我差點忘記了……」他想了想,隨後笑了起來,「她是女生中間最漂亮的,我記得我一直暗戀她,沒敢表白。」

    旁邊的男人沉默一會兒,也掏出打火機,點了一根煙:「我知道你喜歡她,趕在你之前跟她表白過,被拒絕了……她說她喜歡的是你。」

    「這事情沒聽你說過啊……」

    「還能怎麼樣,後來都在為未來打拼,你都忘記她了,她也不可能老是等你,你沒有表白,她就嫁人了。」

    「是啊,錯過很多東西……」

    「你一向力求完美。」

    「你知道吧?到了頂點的時候……」他想了想,舉手比劃了一個高度,「到了頂點的時候,你會發現,除了一刻的成就感,其實什麼都沒有,你總是會覺得……遺憾……現在走的這條路,也許並不是當初心心唸唸想要得到的……」

    「是啊。」戴眼鏡的男人說道。

    沉默了一會兒,他看了看手上的煙,已經很短了:「虧空那一百多個億,處理起來會很麻煩,我幾個月前就清楚了,已經做了一份預案,在我的電腦裡……只是沒想過你反應會這麼激烈,公司改朝換代,的確可以把虧空轉移到一些人的頭上,輕鬆了很多,你把方案做些修改,盡量別波及太多的人了,畢竟大家也一起打拼了這麼久。」

    「……我。」旁邊的男人遲疑了一會兒,像是想要解釋些什麼,但終究只是說道,「抱歉。」

    「沒什麼啊,一起走到現在,總是我在前面站著,兄弟一場,也該你來試試了……這個局設得很好,公司給你,倒不了,只不過……以後拿點錢,把公園這邊真正開發好吧,我一直想做,一直以為自己記得,但是想起來的時候,又覺得不著急,總是耽擱了……」

    「我跟那邊說過,這件事情之後,你仍然可以過得很好……」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放虎歸山……」他轉過了頭,平靜的目光中帶著一種嚴厲,「你以為自己是什麼?」

    「我只要活著,就能威脅到你!」他頓了頓,將煙頭扔到地上踩滅了,「高處不勝寒,這一輩子走到這一步,已經夠了,就算要重來,我也希望無牽無掛,清清白白地重來一次,那些亂七八糟的骯髒事情,勾心鬥角……如果能再來一次……」

    他笑了笑,站了起來:「如果能再來一次,我想我會跟她表白的……」

    直升機盤旋在天空中,水面上船隻疾馳,公園四周是包圍的車輛,在燈光聚焦的河堤上,站起來的男人陡然拔出了槍,對準了旁邊戴眼鏡的男子,而目睹他的動作,戴眼鏡的男人也在同時站了起來,舉起手來,朝著周圍的人揮舞著:「不要開槍——」

    槍聲密集地響了起來,血花在他的背後綻放,好半晌,他才轉過了身,望著那具倒在血泊裡的屍體,怔怔地取下了眼鏡,擦拭幾下,方才再度戴上,撿起握在屍體手上的槍。

    「說了不要開槍……沒有子彈的啊……」

    夜風中,他喃喃地說著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4-10-25 03:06 編輯

  • 22

    評分
  • + 7

    卡幣
  • + 106

    參與值
avatar gn00654348 +5 坑深、甚入。
avatar chanacc +1 我好興奮呀 我好興奮呀
avatar Cains1009 +2 仔細一看 唷 這不是香蕉嗎
avatar kmitickey +1 有空去起點的贅婿版,投推薦票吧,註冊不用錢的
avatar z0929119176 +1 慘淡更新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魏德聖的第一次《七月天》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