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飄邈之旅】 作者:蕭潛 《全文完》 打印 [ 查看:670294 | 回覆:296 | 感謝:60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武俠仙俠]

【飄邈之旅】 作者:蕭潛 《全文完》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15 15:00 編輯

飄邈之旅 第一集 誤入天庭  第一章
    「李總,您的電話,是全通公司曾總。」

    秘書小玉一直不明白自己公司的李強總經理誒誏誦語,窩窪窫窬如此精明的人為什麼喜歡和這個曾總混在一起,這個全通公司是一家標準的空殼公司慥戧戫截,蜬蜼蜪蜙而公司老總曾偉光絕對是混世魔王,心裡嘆息一聲又想︰「老總的事蒧蒱蒲蒪,睿睡碬碠不是我們小職員可以問的。」搖搖頭又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總經理的為人公司上下都很佩服,他憑著闖勁菞菈蒛蒡,膏膋膃腿一個人以極少的資金創辦這家貿易公司,從一無所有到擁有這家上千萬資產的公司,只用了短短的六年時間,在商界雖然有很多人嫉妒,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他有魄力,眼光獨到,敢想敢干。

    李強今年二十九歲,個頭矮小,皮膚黝黑。他自小家境貧寒,憑著過人的聰明和朋友的資助,磕磕絆絆的上完四年大學。由於天生喜交友,人又仗義豪爽,因此結交許多朋友。

    「喂,偉光啊,有什麼事,一會兒我還要開會……什麼?有事要見面談……算了吧,哪天不能說?明天我請你吃飯再說,今天……不行啊,什麼……擔保的事,靠……好吧,我馬上來!」李強臉色鐵青地放下電話,愣了愣神說道︰「小玉,下午的會議取消,你通知彭子東和劍仔到希爾頓酒店四零三房間去,要快!」

    李強心急如火的開車來到希爾頓酒店,下車後急急忙忙地沖上樓去,曾偉光已經等在門口了。看見李強來了,他說︰「強哥,你別急,這事要從長計議……」

    「安升公司是怎麼回事?」

    「唉,他們公司的老總涉嫌詐騙,卷了大筆財產逃了,幾家給他擔保的公司都急得團團轉,被騙的公司已經告上法院,我先告訴一聲,免得你措手不及。」又道︰「當初,我也看走眼了,唉!強哥,都是我不好,不該勸你去擔保他們公司。」

    「現在不是道歉的時候,事情還沒搞清楚。」李強已經冷靜下來,小眼楮透出精明的光,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曾偉光對李強的冷靜很吃驚,道︰「大概有三天了吧,我剛知道就打電話給你了。」

    「強哥」,「強哥」,兩個小夥子遠遠的就打著招呼。

    「好,偉光,我先走,有什麼事情電話聯系。」李強帶著倆人,匆匆下樓。到了大廳,李強立即布置劍仔找人,他急於了解整個事情的情況,又讓彭子東回公司去招集部門經理,等他回來開會。

    李強坐上汽車,讓司機開車。他明白這次踫上大麻煩了,想了又想不得要領,便掏出手機給女友打電話,提示音對方關機。

    李強心裡沒來由的一陣煩亂。

    司機說道︰「李總,到公司了。」剛拉開車門,手機卻突然響了。聽完電話李強面色慘白,說道︰「回去,立即回希爾頓酒店。」

    李強再次回到希爾頓酒店四零三房間,站在門外,李強清楚地聽見房間裡熟悉的聲音,正是自己女友的笑聲。

    「小光哥,這次得了這麼一大筆錢,你帶我遠走高飛吧,要是被阿強發現了,就麻煩了……嘻嘻,你好壞哦。」

    「哎,小心點別亂說,來,我的小寶貝……」

    木然地站在門外,李強覺得四周的一切都變得很陌生,一股一股的熱血湧上頭來。

    他搖搖晃晃地找到樓層服務員,讓她打開房門,因為這個房間是他常包的,專門招待朋友住宿用的,樓層的服務員對他都很熟悉。

    走進房間,李強冷冷地看著床上赤裸的一對男女,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倆慌亂地穿著衣服。曾偉光結結巴巴地說道︰「強……強哥,你聽我……解釋……」

    李強看他的眼光就像看一只狗,非常平靜地說道︰「在很久以前我還很窮很小的時候,曾經有個家伙總是羞辱我、欺負我,你猜怎麼樣?」曾偉光希望李強大喊大叫,他倒是不怕了,看他如此冷冰地說話,心裡不由得抖了起來。

    「強哥……我……我……」

    「告訴你,我都忍了。你想不到吧,可是有一天,他欺負我們班上一個很關心我的好朋友,你猜我怎麼樣?」李強的臉突然扭曲了,背在身後的手突然猛刺了出去,一把水果刀狠地扎在曾偉光的肚子上。

    「你和他一樣,都被我捅了一刀!」李強湊在曾偉光的耳邊說道。

    李強的女友大聲尖叫起來。

    曾偉光不敢相信地看著肚子上的刀。他利用李強喜歡交友、性格豪爽的弱點,在一年前就設局,注冊了一家安升公司,用李強公司作擔保,瘋狂詐騙,又仗著長得瀟灑英俊、能說會道,把李強的女友也騙上了手,兩人聯手欺騙李強。他沒有想到,李強會這麼快就發現,並且會對他動刀子。

    李強松開手慘然的說道︰「我李強朋友無數,認識你算我瞎了眼。」

    連一眼都沒看自己的女友,李強轉身走出了房間,心裡猶如被千把萬把的尖刃穿過,那種痛到靈魂裡的感覺,讓他有生不如死念頭。

    李強遣走司機,自己開著車茫然地飛馳在路上。

    停下車,李強發現已經到了郊區的瑟湖邊,不由的長嘆一聲,這是他以前經常和女友來的地方。手機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拿起手機一聽︰「你好,還記得我嗎?我是傅山。」

    李強立即想到他是五年前認識的朋友,那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人,見面後竟然要李強跟他走,李強那時正是躊躇滿志的時候,當即拒絕。他走時曾經對李強說過,過五年後,我會來找你的,那時你會需要我的幫助。不知道為什麼,他給李強留下極其強烈的印象,經過幾年了,記憶還是那麼鮮明。

    一陣驚顫掠過心頭,李強說道︰「記得。」

    「要我幫你嗎?」

    「怎麼幫?你在哪裡?」

    「在你身後。」

    李強驚得一轉身,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

    定了定神,細看傅山,只見他一套合體的黑色西裝,青色暗花領帶,襯托出強悍的身材,一頭黑黑的長發,瀟灑地飄在腦後,大大的雙眼深嵌在濃眉下,射出的目光深沉有力穿人肺腑。他似乎只有三十來歲,但他的眼神裡那種久經滄桑的感覺,讓人無法確定他到底有多大。

    李強一直不知道他是干什麼職業的,只是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人。五年沒有見到過他,依舊是初次見面時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變老。

    「傅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啊?」

    遠處傳來陣陣警笛的鳴叫,傅山回頭看了看,笑道︰「好像有警察在找你。」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李強打開接聽,好像聽到非常可樂的事情,突然放聲大笑,揚手將手機遠遠的扔進湖裡,轉身問傅山道︰「你怎麼幫我?你走吧,我不想連累你,這裡已經被包圍了。」

    傅山笑嘻嘻的看著李強,說道︰「我還是那句老話,你願意跟我走嗎?」

    李強覺得傅山有點胡攪蠻纏,大聲吼道︰「我願意!他媽的,那有什麼用!」

    四周傳來陣陣的腳步聲,有高音喇叭喊道︰「裡面的人,站住不要動,將手放在車頂,不要作無謂的抵抗。」

    傅山大笑,道︰「好,你終於同意了,哈哈哈,哈哈哈……」

    許多警察持槍靠攏過來。

    李強看著大笑的傅山,有點悲哀地想,但願不要連累到他。傅山似乎很欣賞地沖著他咧嘴一笑,李強只看到他雪白的牙齒,一道白光閃動,靠過來的警察被白光刺的閉上了眼楮。等他們睜開眼時,眼前的兩人已經無影無蹤,只有李強那輛汽車孤零零的停在湖邊。

    李強這一走,由此踏上了他的飄渺之旅,他做夢也沒想到,以後的日子竟然會如此的豐富多采,如此的驚心動魄,如此的不可思議。

    「呵呵,到了。」

    傅山看著空曠無人的古戰場笑嘻嘻地說。

    李強驚訝的不敢相信,看著傅山就像在看怪物。這是簡直是不可能的,他感覺不到一秒鐘,四周的景物就完全變了,剛才的一切,包括沖過來的警察,一霎那間全部消失了。而這裡的景色就像戈壁灘。

    「兄弟,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不過等我先改造完你的身體以後,再向你解釋,這樣你也容易接受些。」傅山溫和地說。李強吃驚地看著傅山,只見他身體慢慢地冒出金光,雙手捧著一團紫光,人也慢慢地飄離地面,樣子非常神聖。李強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不知道他是上帝還是大仙,可以肯定他不是人,我交友無數其中居然還有這樣的朋友,真是奇怪。」

    漸漸的那團紫光發出耀眼的光芒,脫出傅山的手心懸在李強的頭頂。一股不知什麼樣的力量把李強從地上拉入紫光中,李強舒服地嘆息一聲,閉上雙眼,清晰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暖流,順著頭頂流向雙腳。緩緩的暖流越來越急,越來越熱,終於李強忍受不住而想大叫時,駭然發現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不但叫不出聲,連眼也睜不開,身體的感覺卻越來越明晰了。痛啊,就像有人在心裡放了一把火,灸烤著五髒六腑。

    每當李強忍受不住而要崩潰時,總是有股清涼的力量及時呵護他。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疼痛慢慢的減輕了,起初的舒適感又回來了。

    「好了,終於完成了。呵呵,真是完美啊。」傅山開心地說道,「哦,對了,忘記告訴你,‘紫炎心‘的力量把你的外形修改過了,等一會兒你自己照照鏡子。」

    「紫炎心?那是什麼東西啊?」

    一種無法形容的舒適感,從骨頭裡向外延展開來,站在地上李強舒舒服服地伸了一個懶腰,劈叭的爆裂聲猶如炒豆般從骨子裡響起。這一個懶腰讓李強從頭到腳都變得強大起來。

    嚇了一跳的李強首先感覺不一樣的是視力,極遠的山脈清晰可見,看天空中翱翔的雄鷹更是翎羽畢現。風兒掠過大地的輕嘯聲,遠處的鳥鳴聲、馬嘶聲竟然是如此的清晰。有點茫然的李強低下頭一看又吃一驚,原本合身的衣褲可笑地縮在身上,褲腳縮到膝蓋下。恍然間李強明白了,自己一定是變高了。

    「呵呵,紫炎心是我修煉的一件修真用的法寶,專門用來築基,你的體質和人品正好合適它。」傅山微笑著解釋。

    李強張了張嘴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一切對他來說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你修真之路的開始,我只給你打好了基礎,要完全吸收運用‘紫炎心‘的力量,修煉出自己的力量,達到修真高手的境界,嘿嘿,小子,路還長著呢。」傅山驚訝李強竟然如此快的溶合了「紫炎心」,雖然只吸收了不到百分之一的「紫炎心」的力量,但這種親和力也讓傅山吃驚不小,不愧是五年前就看好的人。

    好不容易讓自已平靜下來,李強有太多的不明白:「傅大哥,你是神仙嗎?」以李強的知識和閱歷完全無法理解傅山所作的一切。

    「什麼是神仙,神仙是什麼?」傅山笑著反問。「這個……那個……我想神仙是無所不能的,神仙是長生不老的,神仙……反正神仙誰也沒看見過,應該……哎……有神仙就該有閻王,那菩薩也有啊,上帝,嗯?!上帝是干什麼的?」李強越說越亂,說著說著自己也糊塗了。

    看著胡說八道的李強,傅山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弟,我不是你想像中的神仙,我是修真者,不過要說本事嘛可也接近你說的神仙了。」傅山看看茫然的李強繼續說道︰「我也是地球人,還是中國的漢人,不過我是在西漢年間由我的‘領路人‘帶出地球的,以我現在的能力已經可以成為你的‘領路人‘了。這次從封緣星來地球就為了尋找一位可以融合‘紫炎心‘能量的人,在地球我整整找了九年啊,在第四年就找到你。呵呵,可惜你不肯跟我走,工夫不負有心人,終於等到你老弟同意了。」

    李強覺得自己很白癡,好歹也是大學畢業,獲得學士學位的人,怎麼會聽不明白傅山的話。但是李強還是聽懂了幾點,這個傅山是地球人,他是西漢年間離開地球的,是個什麼修真者,換句話說不管自己相信不相信,他都有上千年的歲數,還有自己就是能融合什麼「紫炎心」的人。

    轉念間李強又激動起來,這個傅山是從外星來的,他肯定要帶我出地球。李強現在實在是灰心喪氣了,只想有多遠走多遠,離開這個讓他傷心憤怒的地方。心裡突然悲喜交集,居然狂笑出聲︰「哇……哈哈……哈哈……吱……」笑聲中淚水長流。

    傅山被他這帶倒勾聲的狂笑嚇了一跳︰「哎,老弟……我說的話很好笑嗎?」

    「沒,沒有,傅大哥,我們下一步干什麼啊?」李強悄悄擦去眼淚,急忙轉移話題。心裡一旦下了走的決心,李強整個人都輕松下來。

    「嗯,我們在地球大約還有二十天才離開,時間緊了一點,不過也來得及。老弟,我們先去一個大城市。」傅山手中憑空出現一套新衣褲,連襪子和皮鞋都有︰「老弟,先換上衣褲,你現在的樣子可見不得人哦。」

    李強接過衣褲迅速穿好,這才發現竟然全身都是名牌,就連襪子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牌子。

    「呵呵,當真是人要衣妝佛要金妝,想不到老弟竟是如此風流瀟灑。」傅山一通狂贊。李強覺得臉都紅了,長這麼大沒聽過有人說自己風流瀟灑,苦著臉說道︰「老哥啊,小弟自小就有個外號,人稱‘地老鼠‘,風流瀟灑?!邊都沾不上啊,你老人家就別臊我了吧。」

    傅山笑著搖搖頭,心想︰沒人相信「紫炎心」強大的力量,它能帶來難以置信的變化,這可是我們重玄派最難煉制的法寶了,它已經把其貌不揚的李強變得如此驚人,不知道以後會如何,真是讓人期待。

    看著一身名牌,李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老哥,我沒看到你帶什麼行李,一直是空著雙手的,這衣服、鞋子你放在哪兒的?」傅山伸出左手撩開袖子,手腕上慢慢現出一只三指寬的鐲子,手鐲的顏色很怪,發黑的深褐色,淡淡的花紋閃著神秘的銀色光暈,在鐲子裡緩緩轉動。

    「天啊,太漂亮了,這是什麼手鐲?」李強驚奇萬分。「這叫‘納芥手鐲‘,是高手修真者的專用品,專門用來儲物的,這個‘納芥手鐲‘是最好的一種,這麼多年只找到這一個。哦,我還有一個,是我得到納芥後換下來的,送你吧。」傅山手中有如變戲法般冒出一只手鐲。

    李強把玩著新到手的鐲子,手鐲的顏色是鈷籃色,非金非木非石,不知道是用什麼制造的,比納芥手鐲要寬一倍,鐲子的邊緣是很怪異的不規則紋路,細看鐲面竟是一絲一絲鈷籃色擠出來的,在絲絲的藍下好像有銀星閃動。

    「這種鐲子叫‘潭博手鐲‘,是同類儲物鐲子中最好的,你戴起來試試。」傅山笑著說道︰「鐲子裡有許多我用不上的東西,就算是給你的見面禮了。」

    李強戴上了手鐲,立即明白其中奧秘,雖然不明白是依據什麼原理制造的,但是怎麼用卻毫無困難,手中現出一沓鈔票,消失,又現出一顆足有雞蛋大小的鑽石。李強奇怪地大叫︰「鐲子裡好多東西,啊,這是鑽石,這個,這個是……我靠……是長刀耶!」只見李強手中的東西一會出現一會消失。

    傅山看著李強笑道︰「要上路啦!鐲子裡的東西都是你的,以後慢慢看吧。」

    只聽他輕喝道︰「走啦!」

    白光閃過,地上已是空無一人。
  • 1

    評分
  • + 1

    參與值
avatar 水野琴 +1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