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奇幻異界]

《藥醫的悠然生活》 作者: 鬼鬼夢遊(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藥醫的悠然生活  作者: 鬼鬼夢遊

文案:

  上輩子直到死都身不由己,臨死前她發誓,如果有下輩子,她不會允許任何人來掌控她的人生。
    玩了她半輩子的老天爺終於仁慈了一回,讓她魂穿異世,這是什麼身份?
    一醒來就是被追殺中,小蘿莉的模樣還挺招人。
    那麼,好吧,怎麼能浪費老天爺難得的好心呢?
    她要活得有滋有味的,她要做農夫,呃,藥農也是一個意思吧。
    山泉,呃,瀑布也差不多吧,有點田,呃,藥田不也是田嗎?
    這樣的愜意生活,給她什麼也絕不換。

  作者自定義標籤:異界,種田,甜文 

================================================================



  序一

  

  半夜兩點,“砰”的一聲巨響,不管是睡著了的還是在看電視玩電腦的,都不約而同的從地盤上離開,開門望向聲音的來源方向。

  有腦子的都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煙花之類的,再說在城市裡不是特殊場合已經不允許放鞭炮煙花了,那麼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哪裡發生了大爆炸,這麼大的動靜,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不過,與己無關啊,回房睡覺。

  原本清冷的夜裡沒多久便是一片的警鳴聲,看著滿地的殘墻斷瓦,警察心裡不由得感嘆,幸好這一片屬於特別部門直屬的研究所,不知道是不是當時就預見了這樣的情況,把這一大片地都圈下來空著,這旁邊要是建成商業街或者是生活區,這人命……得有多少條。

  “設置警戒線,配合消防員的工作,暫時一切都還是未知,等上頭命令。”某局面無表情的發布命令,這麼大的爆炸,就算他睡死了也會被炸醒過來,何況,這裡是特殊地區。

  每個國家總有些隱藏的未知的事物,這個研究所便是隸屬於國家特殊部門的,專門用來研究那些沒法用科學解釋的現象,或者人,或者事,或者物。

  從外表看起來,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研究院,幾棟大樓,和那些辦公大樓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只有熟知內情的人才知道這裡面的警戒有多恐怖,地下挖得有多深,國家在某些方面最先進的東西在這裡面大概都能見著。研究所建成這麼多年,也不是沒人來闖過,但是向來都是豎著進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這次的爆炸怎麼想都不平常,國家對這裡投入的經費是別的部門想都沒法想的,在裡面工作的人也全是對國家無比忠誠的人,就算不忠誠也不行吧,只要進了這裡工作,家人和帳戶全部被監控,一有異動,馬上會被收審。等待他的可不是軟禁這麼簡單。

  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某局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琢磨開了,說真的,警局炸了他都不會這麼驚訝,實在是,這個地方太不尋常。

  電話響起,拿起一看是頂頭上司的號碼,趕緊按了接通鍵,“我是江新宇。”

  “小江,把你的人全撤回來,這事不是我們能處理的,有別的部門接手了。”乾脆利落的吩咐後,電話也掛得比以往還要快。

  江新宇挑了挑眉,頭兒這是趕著去幹嘛呢,大半夜的,不會是臨時開會吧,看樣子真是大件事了。

  “收隊。”

  消防員那頭大概也是收到了指示,和警察同時撤離,還飛揚著灰塵的空間頓時靜謚了下來,除了偶有地方垮塌的聲音外,感覺不到任何的生命力。

  席情兒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感覺,她不是應該死了嗎?那麼大威力的爆炸,她怎麼可能還有知覺?看了下周圍,霧濛濛一片的空間,好像大霧的天氣,除了身邊兩米,再遠一點就什麼都看不清了。

  坐起來看了下自己,對著自己透明的身體無言,她這是進了次元空間了嗎?靈魂存在而身體死在那場爆炸裡了?不會那麼狗血的還穿越了吧?這也不對啊,哪個空間會是這樣的場景?除了霧什麼都沒有,這算是……朦朧美?

  自娛自樂了好一會,席情兒才站……不,是飄了起來,打算探索一下這個古怪的地方,可是一圈,一大圈飄下來,居然一點變化都沒有,依然是隻能看清周圍兩米的空間,且一點變化都沒有。

  雖然肚子不會餓了,依然感覺到了累,大概是才成鬼的原因,要怎麼樣才能離開這個地方呢?雖然她是不喜歡和人打交道沒錯,但要是整個世界只有她一個人,她還是會崩潰的,人,天生就是群居動物,她也只是享受孤獨而已,卻也願意聽人傾訴,聽人嘮叨。

  要是能離開就好了,她還有未完成的心願啊!

  就像是一個眨眼間,她便離開了那個地方,出現在一堆亂石中,席情兒四處看了看,這裡……這裡,不就是她出任務的地方嗎?雖然那幾棟房子沒有了,但是她絕對不會認錯的,那她剛才呆的那個地方是在哪裡?

  心裡一想那片霧濛濛的地兒,她便又出現在那裡,心裡一動,馬上又想剛才出去的那個地方,果然又出來了,連著試了好多次,席情兒才確定,這不是做夢。

  坐在那堆亂石上,琢磨這究意是怎麼回事,眼光一瞟看到一個角落裡靜悄悄躺著的一個玉圈,瞬間瞪大眼,怎麼可能,那不是她這次任務的目標嗎?連她自個兒都炸成灰了,那塊玉居然完好無損,太詭異了吧。

  下意識的伸手去拿,手卻直接穿過了玉圈,就是拿不起來,是了,她已經是鬼了,是不可能拿起任何東西的,好不甘心啊,為這東西而死,現在明明就在眼前了,卻拿不起來。

  反正石頭也磕不著自己了,席情兒乾脆趴下來,湊到玉圈面前仔細觀察,組織為了這東西死了好幾批好手了,最後還把被稱為是組織裡最頂尖的她搭上,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如果只是單純一個玉圈,不可能會受到組織這般重視,也不會被這個研究所保護得這麼嚴密,什麼東西都是用的最新型,最先進的。

  玉圈造型很簡單,就是一個小小的圈,上面也沒什麼圖案,簡單到讓人一眼就會忘記,奶白色的,中間空出一片,席情兒直覺這中間應該有個什麼東西的,不死心的又去拿,結果還是一樣。

  剛才去的那個地方到底是哪兒呢,這周圍除了這玉難道還有其他東西?可是她記得那個保險櫃裡只有這個玉圈啊!其他房間她還沒來得及去。

  等等……難道那個地方和這個玉圈有關?心裡想著這個玉圈的樣子,果然,她人出現在那個霧濛濛的地方,又進出了幾次,席情兒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真的是個好東西啊,難怪組織拼了命要拿到,就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這玉圈裡面有這麼個地方,還是它有別的作用?不過現在她想這些也沒用,她根本就帶不走。

  隨遇而安的性子讓她很快適應了自己的鬼身份,也沒什麼不好,走路用飄的,去哪裡都快,省了路費,還不用吃東西,說起來,這鬼真的不會餓嗎?如果餓了,吃什麼?真想去度受那擺一下,雖然那答案很可能不真實,也好過現在這樣兩眼一摸黑不是?

  猛的坐起來,她都死了,那她是不是可以回家去看看了?去看看她父母,看看她妹妹,組織應該還沒有厲害到可以抓到鬼的地步吧。

  對,她要回去看看他們,八年沒見過了,應該早就放棄她了吧,說不定早就認定她已經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楚,該有多難過,還有那個從小就喜歡跟在她屁股後面追著跑的妹妹,現在該長大了吧。

  飄起來,看著那個感覺很不簡單的玉圈,東西再好,拿不走也沒用啊,看了看天色,快天亮了,“這裡肯定會有人來收拾的,研究所的人一定會把你再找回去,希望他們有一天能發現你的神奇之處,雖然我也很想要你,可是我帶不走,只能這樣了。”

  轉過身就要走,那個玉圈卻輕飄飄的飛了起來,飛到她面前和她平視的高度,席情兒再沒神經也有點寒毛倒立了,這太玄幻了,心裡一動,“你是要跟我走嗎?”

  旋即暗罵自己神經,玉哪裡會有思維,更不用說說話了,雖然這東西確實很古怪,哪有玉會飛的?難不成是被炸成鬼玉了?所以和她一樣能飄?

  嗤笑一聲,席情兒繞開玉圈繼續往前飄,這玩意兒太玄乎了,她鎮不住,還是不要理會比較好,出挑帶來的苦頭她還沒吃夠嗎?這東西讓不讓她吃苦她不敢說,但是有麻煩是肯定的,懷壁其罪的道理她還是懂的,誰知道國家都藏著些什麼異能人士呢?她只是一小鬼而已,經不起人家的蹂躪。

  心裡的主意打得很真,也很定,但是……眼光卻不自覺的往後看了過去,那個玉圈在她身後一步遠的地方跟著,前面一鬼飄,後面一玉飄……

  她是鬼,一般人看不到她,但是那玉人家肯定看得到啊,看到一玉飄,這得暈多少人啊!再引來些牛鬼蛇神,她這鬼大概也當不成了……等等,她死了為什麼那些鬼差不來拿她?不是該把她帶到地府去嗎?真是,亂糟糟的一團。

  停下來面對著玉圈,席情兒只能試著把它當成有思維的人來交談,“不是我不帶你離開,是我帶不了,拿不了你是一個原因,還有一點就是,我是鬼,別人是看不到我的,可是你是玉,別人可以看到,我不想引起恐慌,看到一塊玉在天上飄的效果是很驚悚的,我這麼說,你能理解嗎?”

  玉圈好像真的聽懂了似的,在她面前慢慢的變成透明的,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席情兒頭皮發麻,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她活著的時候老天爺玩兒她,現在她都成一小鬼了,怎麼還不放過她呢?其實當一無憂無慮的小鬼,她也挺樂意的。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0-10 02:30 編輯

  • 1

    評分
  • + 2

    卡幣
avatar loveyap +2 好看~可惜中間有缺章~還有貼錯章節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http://goo.gl/kzZaLY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