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恐慌沸騰 作者:相思洗紅豆 (已完成) 打印 [ 查看:3856812 | 回覆:1513 | 感謝:266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科幻靈異]

恐慌沸騰 作者:相思洗紅豆 (已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2078504.jpg
【內容簡介】

  一個女人錯把自拍照片發到了唐崢的手機上,在要求和他見面的時候,倒霉唐崢坐的公交車出事故了,結果在死亡的瞬間他被傳送進一個神秘禁閉的房間,在這裏,有着許多本該死去的人,空姐,女教師,政客,富二代,死刑犯,老闆和員工
  玩具們,用你們低賤的生命和甜美的鮮血取悅吧,請多多廝殺!
  永遠追在身後的納粹喪屍,身穿水手服帶武士刀的日本女高中生,
  遊戲規則,
  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並且得到二百分以上才能活命。
  在某些任務中,救人要是扣分的。
  只要積分足夠,可以購買現實、歷史、虛擬世界中出現過的任何物品和人物。
  你兌換個楊貴妃做什麼,這是奢侈品呀,除了暖床又不能用來戰鬥,還有你這個明星收集狂,居然連死掉的奧黛麗赫本都要復活一個,喂,你的手在幹什麼,太不尊重人家了。
  唐崢帶着一群空姐,開始他的求生之旅……

(本站鄭重提醒: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切勿模仿。)



第一卷 血肉不會撒謊

  帶着一群空姐,被納粹喪屍和猛將喪屍追殺!

第一章 銀色木馬


  步履蹁躚的黃昏猶若一位風韻猶存的少婦,帶着一抹夜風,走進了仲夏夜的美夢!

  謝絕了安總經理請吃飯的提議,唐崢口袋裏揣着一個月的二千塊薪水,背起那個駱駝牌的橙色旅行包,逃也似的離開了財務部,沒辦法,面對着安秀茹那仿佛一頭暴熊盯上了美味蜂巢的貪婪眼神,這個才剛剛結束了大一生涯的處男不免有些如坐針氈,只從室友電腦上看過一次島國愛情片甚至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的他還不太明白這種眼神的含義。

  不像那些進了大學就像發情的野獸一樣迫不及待的尋找交配對象的男生,唐崢心中有着他的理想國,在大學畢業之後的十年內,攢下一份足夠揮霍百年的不菲身價。

  “我是不是太冷漠了。”念叨了一句後,唐崢甩了甩頭,拋掉了這份杞人憂天心思,開始考慮如何度過僅剩一周的大學暑假,回家是來不及了,可以嘗試下去最近的泰山看一眼日出,當然,相機是必須帶的,如果運氣好拍到幾張不錯的照片,說不定還能角逐下國家地理的全球攝影大賽,賺一筆獎金。

  出了西橋街左拐不到五十米,就是去火車站的九路站牌,看到只有七八個人的公交車,唐崢略一猶豫後,咬着牙走了上去,如果可能,他真不想去赴約,可是等着被警察找上門,還不如痛快的提前交代了好些。

  穆念琪是一一屆名頭最響的新生,因為強勢的性格和各種榮譽光環,被戲稱為女王陛下,開學典禮上代表新生做學生致辭,以大一的身份進校學生會,擔任副會長,還是什麼省十佳青年,在高中就申請的某個機械方面的專利更是為她帶來了千萬財富,至於在父母眼中代表着好孩子的各種獎章和榮譽證書簡直數不勝數不堪一提,可就是這麼一個擁有很多追求者的漂亮女孩,她的照片卻在三天前發到了唐崢的手機上,為什麼唐崢會忐忑不安?因為那是一套自拍的大尺度COSPLAY照片,流傳到網上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其中幾張穆念琪身穿德國二戰軍裝,腳踏長筒靴頭戴M35鋼盔手持MG42機槍的照片更是讓他幾乎瞪爆眼球,沒想到這女王還是個軍迷。

  這簡直是一個玩笑,唐崢沒有被豔遇砸到的慶倖,而是懊惱的無以復加,因為三分鐘後一個陌生電話撥了過來,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接通並且自爆了姓名,雖然對方沒有說一個字,但是急促的喘息足以說明人家的心情很憤怒。

  摸索着口袋裏的手機,唐崢猜測對方一會兒是不是準備把他綁在鐵軌上進行人道毀滅,他知道對方有那個能力,一個五十分鐘後就再次打來電話並且直接指名道姓的喊出了唐崢的名字,這足以說明穆念琪家裏的能量之大,不是他這種小人物可以想像的。

  “我知道你和我同校,也是一一屆的,叫唐崢,身高一米八三,體重70公斤,性格堅韌,冷靜,有點大男子主義,正在北國超市打工……三天后傍晚七點在火車站廣場雕像前見面,如果失約後果自負!”聽着對方那一串如數家珍簡直比自家老媽還要知道的多的敍述,唐崢額頭上冷汗滴瀝。

  “怎麼辦?”掏出了一枚硬幣,唐崢數着上面的花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不想坐以待斃,就像一個快被送上絞刑架的含冤囚犯,只有還沒行刑,就有越獄的可能,“首先是尋找共同話題,取得信任,然後儘量淡化照片被看到意義,不過她為什麼留給我三天的時間,不會是交代後事吧,還有她那些發錯的照片原本是要給誰看的......”

  正思考着如何應對那個強勢副會長的責難,一句歇斯底里的‘小心’就狠狠地撞在了唐崢的耳膜上,接着身體轟的一下甩出了椅子,滾翻了出去,他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眼,是看到粘稠的血液流進眼角、鋪天蓋地的玻璃碎片像瓢潑大雨般射了過來,然後,塞在窗戶裏染滿了夕陽橘紅色的天空跟着公交車一起打轉,長街上急刹車的聲音和各種叫嚷喧囂此起彼伏,慌亂的人群猶如被沸騰的油鍋澆過。

  ……

  再次醒過來,唐崢頭疼欲裂,身體左邊似乎站了幾個人,耳邊更是充斥着各種小聲的議論,接着一雙手托住後背,扶着他坐了起來。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一個穿着寶石藍色空姐制服的女人蹲在面前,手搭唐崢的肩膀,面色不安地詢問。

  唐崢皺起了眉頭,眩暈感消退後,幾雙穿着肉.色絲襪的美腿就印入了視野,兩瓣被一條整潔的膝上十公分裙裝包裹的桃形臀部正好對着正坐着的唐崢臉頰,幾乎觸手可及,一股雨後初筍的香水味縈繞在鼻端,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噴嚏。

  “謝謝,咦,空姐?我不應該是在醫院嗎?”發出了疑惑的唐崢檢查身體,確定沒受傷流血後,開始打量周遭的環境,至於扶着他的空姐已經起身,退後了幾步,矜持而有禮貌。

  這是一間足有一百平米的房間,木質地板透着一股冰冷,牆壁白的有點滲人,沒有任何通風的窗口,只有一扇門,不過貌似上鎖了,一個身着校服的高中生模樣的男孩正在那咬牙切齒地使勁轉着青銅色的門把手,可惜沒有任何收穫。

  “哈?是不是再給你準備一間特護病房,再找幾個漂亮的護士伺候着?”諷刺唐崢的是一個挺着肚腩,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這傢伙大概四十歲,臉上面無表情,坐在一旁,視線頻頻地落在幾個空姐身上,不斷的遊弋比較。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兒子還等着我去幼兒園接他回家呢。”一個滿臉灰塵的男人忍不住咆哮了一句,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地板上,他穿着一件髒兮兮、印有空調維修字樣的衣服,這是個普通的維修工。

  剩下的是十位空姐,她們身上不知道擦了什麼品牌的香水,混雜上房間內的汗味,充滿了些許誘惑的味道,那個高中生間或瞟一眼,目光在空姐們的臀部和繃緊的小腿上流連忘返。

  確定從唐崢那裏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後,空姐們齊刷刷地歎了口氣,也不再搭理他,除了三四個嘰嘰喳喳的小聲說着什麼,其他的人的臉上都爬滿了擔憂的神色。

  “你們屬於南方航空還是國航?”中年胖子看着這些穿着相同款式制服的空姐,饒有興趣地搭訕,“你們出現在這裏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說不定我可以找到原因。”

  “噁心的色肥豬。”一個脾氣暴躁的空姐被中年胖子的視線盯的渾身不自在,抱住了足有D罩杯的胸部,正準備咒駡幾句,同事高興地喊叫聲就打斷了她。

  “是趙敬業機長,他也來了?”

  唐崢終於看到人是怎麼出現在房間中的,先從四肢開始,然後一點點地實體化,勾勒出人體的輪廓,整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五秒鐘的時間。

  “這是什麼鬼地方?哎吆,康局,您好您好,怎麼在這碰見您了?我是小趙呀。”趙機長揮了揮手,算是和幾個上前問好的空姐打過招呼,而後看到中年胖子,立刻一臉驚喜的走了過去,還隔着五六步,就已經伸出了右手,態度殷切的要命。

  康局長先是狠狠地瞥了那個罵了他一句色肥豬的空姐一眼,接着笑道,“我本來是要去參加黃市長的飯局,不知道怎麼就跑這來了,對了,小趙,這些女孩是你們航空公司的嗎?”

  “哈哈,我給你們介紹下,來,這是市交通局的康局長。”有這麼一個巴結康松德的機會,趙敬業果然很賣力,眼珠子一轉,就堆滿了笑容,向那些空姐招了招手,她們也不好拒絕,帶着笑臉和康局長問好。

  閒聊了幾句,眾人的話題又回到了這是什麼地方的問題上,自然,那個高中生,唐崢,甚至是那個維修工都是沒資格回答的,而且康局長也沒指望着他們說出個所以然來,在大包大攬的說公安局的老朋友會處理這些事後,就已經拉起某位空姐的手,開始研究起掌紋命相了。

  “嘿,又有人來了。”房間中再次出現了手臂的輪廓,高中生喊了一句,在偷偷地瞄了一眼空姐,確定自己吸引了她們的注意力後,就抬腳往新人那走,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但是他想被關注。

  “我還沒死,哈哈,沒死,老林,我說聽我的沒錯吧,趁着暴雨沖塌牆壁的機會越獄,一準能逃掉。”說話的是一個大概三十來歲的光頭男人,滿臉戾氣,身體魁梧,咄咄逼人的目光帶着狠辣和暴力,尤其是身上那件濕嗒嗒的灰藍色囚衣異常的眨眼,幾乎刺痛了每一個人的神經。

  這個男人一出聲,整個房間內都沒了聲音,空姐們下意識地擠在了一起,往趙敬業身邊湊,不過後者抬頭,正裝作觀察天花板,至於康局長更是閉上了眼,作沉思狀。

  “臥槽,怎麼什麼人都有?”高中生也停了下來,尷尬不已,抬着腳不知如何是好,這會兒他的心裏已經罵開了,既然對方穿着監獄囚服,這兩個人的身份不言而喻,畢竟沒有人願意找晦氣。

  被叫做老林的男人沒有應聲,打量了房間一圈後,起身,走到了房間的一個角落,雙手抱着腿蹲了下去,和那個雙眼溢滿了佔有欲目光的同伴不同,他似乎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哈哈,沒想到一出來就碰上這麼多的好貨色,咱都憋了十二年了,實在是忍不住呀,幾千萬的小兄弟也在叫囂着要撒歡呢。”光頭男人發出了志得意滿的大笑,看到空姐們因為恐懼往後退,很滿足的深吸了一口氣後,雙臂撐開,道,“我喜歡自由的空氣。”

  “要遭。”看着那個囚犯走向了空姐,唐崢下意識地把手伸進了旅行包中,那裏面有一把極端武力的復仇女神戰術折刀,正宗的意大利貨,是考上大學的時候舅舅送的禮物,絕對的削鐵如泥。

  不過事情並沒有往壞的方面發展,囚犯走了幾步後,突然沖着空姐們笑了笑,彎腰說了句抱歉,我沒惡意,只是開個玩笑,要知道咱可是模範囚犯,就回到了角落,背靠牆坐在了老林身旁,閉上了眼睛養神。

  幾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氣,幾個空姐更是拍着胸口,慶倖不已,但是唐崢卻是頭皮發麻,身體下意識地繃緊,握着折刀的手背上因為用力過度青筋突起,對方似乎看到了唐崢的反應,不過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臉上劃過了一絲慎重。

  一個冷靜的囚犯遠比一個衝動的囚犯要難纏,唐崢才不相信一個憋了十幾年連越獄都敢做的傢伙會忌憚幾個女人,更何況一個人突然從險境進入安全地帶後,說出的前幾句話絕對是沒有多少水分的宣洩心聲,那麼現在只有一個答案,他在等最佳的狩獵時機。

  “我知道了,該不會是生存遊戲吧?”高中生跳了起來,大叫道,“我經常看小說,有過這樣的內容,主神把普通人召集進來,然後傳送進某個世界進行生存挑戰,難怪手機沒信號呢。”

  “你們都對生活失去了憧憬了嗎?主神總是會找這類人。”終於找到了光明正大的搭訕機會,高中生面向空姐,激動地問了一句,可惜沒人回答他,空姐們甚至連眼尾都沒有掃他一眼。

  唐崢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暗道自討沒趣,在陌生的環境中,人們下意識的就會因為身份地位和年齡服裝聚成幾個小團體,高中生在她們眼中,顯然不可靠,而且他問的問題實在沒有價值。

  畢竟誰也不可能無條件的相信一個陌生人,他們一般都把保護自己當做第一任務,除非你能證明你的清白和值得交往的價值,所以這時候各人的工作和身份就是一種最基本的保障和信用,否則大家肯定會保持沉默和遠離。

  瞧瞧兩個囚犯,很明顯是被孤立的,而社會經驗豐富的維修工也明白這個道理,沒有湊上去找不自在,至於唐崢,如果不把學生證拿出來,大概是最沒地位和不受重視的,誰知道他是不是無業遊民?不過他高大的身材和棱角分明的容貌挽回了不少映像分,至少看起來還有點安全感,當然,也僅此而已。

  對那些漠視的目光唐崢無所謂,抿着線條剛毅的嘴唇,不着痕跡地打量着房間內的眾人,因為他想要幾個靠得住的幫手,單打獨鬥活下去的可能性真的不太多,而且團隊首領的位子明顯也拿不到,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個趙敬業,誰讓人家頂着一個機長的頭銜又和人數最多的空姐很熟呢。

  就在唐崢為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狀況制定應對策略的時候,房間中心的黑色立方體唰的一下亮了起來,變成了半透明狀,這突發的事件把大家嚇了一跳,尤其是搖滾版的國際歌響起的時候,大家面面相覷,都有些不知所錯。

  “瞧瞧,來了,主神來了。”高中生一臉的激動,撲了過去,道,“我果然是對的,這次是什麼挑戰,武器呢,裝備呢,哈哈,我也可以成為主角了。”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12 21:10 編輯

  • 29

    評分
  • + 12

    卡幣
  • + 130

    參與值
avatar ejo3fm06 +1 後面作者就把種馬程度降低不少 難得結局非常完整的無線流
avatar x49201084 +2 沒想到主角這麼快就壞掉了...還有一千多章啊...
avatar singstree +1 受得了主角偽善、腹黑、種馬的人可看看
avatar jerrylinis1 +1 好看
avatar godmanfred +1 精華好文,值得一讀啊!!!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