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哈拉閒聊]

變性人如何過性生活?真人口述你不知道的秘辛

  [複製鏈接]
avatar


正所謂,「男兒身,女兒心」指的就是變性人心理,所以變性人在心理上是女人,除了要做乳房整容手術外還要做變性手術,變性手術後生理上也成為了女人,而所有女人都想和所愛的人擁有正常又健康的夫妻生活。


「變性人能過性生活嗎?」



首先,我們來瞭解什麼是變性手術:變性手術過程是由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摘除男性性器官,第二部分是再造女性性器官。


可變性完之後呢,她們能愛愛嗎?




第一案例:走進中國吉林省首例變性人的婚姻世界

歆兒和朋友莎莎、秀兒一起通過手術,變成了真正的女人,而歆兒也因此成為中國吉林省首例變性人。那天,她激動得一直在哭。隨後,歆兒戶口簿和身份證上的性別也由「男」變成了「女」。

不久,歆兒去了北京,在一家歌廳工作時認識了山東小夥黃崑崙。「我們都是歌手,生活在一個很複雜的圈子裏,剛接觸時總怕受到傷害,經常互相試探,所以我們的愛情開始得很緩慢,但是很踏實」,歆兒說,她和老公在一起就像牛奶和咖啡和在一起才有的那種特殊的味道。朋友們為此常常開玩笑說他倆形影不離。「我現在感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真的」,歆兒一臉的幸福。



黃崑崙不愛言語,但隱藏在近視鏡後的雙眸卻處處流露出對妻子的疼愛。「我剛認識她時就知道她的不同,但是第一眼見到的是她女人的樣貌,所以並沒有太多的感受」。隨著相處的深入,黃崑崙發現他愛上了這個不一樣的女子。後來,他們正式確立了戀愛關係。

當問到黃崑崙婚後生活有什麼感受時,他這樣回答:更能感受妻子的溫情。我們和正常的夫妻一樣的生活,我感覺很幸福,而且適應了旁人審視的眼光。歆兒會做一手好菜,沒事時我躺在床上看電視,她就收拾房間,簡單而真實。



變性人的陰道是用自己的「儲精囊外皮(或包皮)」做的,因為「儲精囊外皮(或包皮)」上面有「神經叢」,所以,「性交時,還是比較敏感的。」

如果要懷孕,必須人工移植子宮,但是目前還沒有成功的先例。

「除了性生活要用潤滑劑,別的,和普通夫妻差不多。」


第二案例:揭秘泰國「第三性」的真實世界

泰國曼穀,Cascade Bar的變性舞女們被分成兩撥,一撥在旋轉舞台上熱舞,另一撥則在台下陪客人喝酒玩樂甚至被客人帶出去開房,兩撥人每20分鐘輪換一次。Cascade Bar約有45名變性舞女,它是曼穀當地的四大變性「go—go bar」(「go-go bar」一詞原指以Go-Go舞為特色的一類夜店,酒吧類似機構,現通指夜店、迪斯可舞廳、或脫衣舞俱樂部等以舞者為最主要的展示焦點的娛樂場所)之一。

泰國以數量巨大的變性人聞名於世。在泰國當地,這個團體被喚作「katoeys」。不同於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泰國社會對變性群體持相對包容和開放的態度。

據統計,泰國是全球變性人比例最高的國家,也是施行變性手術最多的地方,泰國政府2009年曾立法規定,20歲以上男性可自主決定是否變性。在泰國,變性人可以自由出入公共場所,不必擔心受到言語或行為上的侮辱和騷擾。


儘管泰國民眾對變性人群體普遍持默認的包容態度,但這種接納並未延伸到職業領域。很多擁有大學文憑的變性人找不到工作。大眾普遍認為變性人隸屬於「娛樂行業」。泰國民眾會對從事性工作的女性皺起眉頭,對變性人卻不會。許多變性人抱持著這一「職業觀念」長大,甫一成人,便投入「命定角色」的演出,有些變性人甚至是迫不及待地一頭紮進去。圖為泰國曼穀,Cascade Bar後台,為表演做準備的變性舞女。Cascade Bar坐落在曼穀三大紅燈區之一的「娜娜娛樂城」內。這裡有大約40家「go—go bar」,其中有四家是變性「go—go bar」。每個變性「go—go bar」僱傭著30——50名變性人,最多的一家有近百名變性舞女。


變性人群體終其一生都在尋求認同感和社會尊重,從業門檻極低的性行業,無疑成為變性人群體收穫認同感的最便捷的選擇。在這裡,客人們熱辣的目光和大把撒下的金錢無一不證明著她們曼妙身材產生的致命吸引力——他們對認同感的強烈渴望加深了他們對性行業的歸屬感。


多年以來,泰國一直是亞洲主要的性旅遊目的地。為數眾多的旅客中不乏前來尋找豔遇的同性戀者。變性舞女一般不會與男同性戀者上床,因為這意味著顧客把他們(變性舞女)當成男性。Coco說,如果她答應男性顧客提出的「在性交時扮演『男性』角色的要求」,那她一定是在想著錢。


與真正女性不同的是,她沒有子宮,陰道自然也不會分泌液體,更不會來月經。


「娜娜娛樂城」是曼穀最大的紅燈區之一,這裏坐落着40家「go-go bar」,其中四家為變性人「go-go bar」。


公寓面積狹小,生活設施十分簡陋。


這些酒吧都建立了一整套嚴密的盈利機制,「胡蘿蔔加大棒」是被廣泛運用的激勵方式:一周內接客最多的女孩將領到雙倍薪水;一月接客未滿8名的女孩將被處以罰款;每名舞女每天都要打卡,遲到、穿錯比基尼、跳舞不夠賣力都可以成為被罰款的理由。圖為一家酒吧懸掛的白板上寫著舞女們的接客情況。


圖為變性舞女們從領班手中接過工卡。


曼穀,一名變性舞女在「go-go bar」門口設立的神龕前祈禱。


Ann的手機是7年前買的,為了攢錢,她幾乎砍掉了所有不必要的生活花銷。


25歲的Bee是變性人中的自由職業者,她沒有去「go-go bar」工作,而是每晚流連於各個酒吧,尋覓合適的「主顧」。


曼穀一家小診所內,接受變性手術後,Bee從麻醉中醒來。主刀醫生做這項手術已超過20年的時間,雖然他從未獲得合法的行醫執照,但「go-go bar」的變性舞者都對他的刀法讚譽有加。泰國變性人往往通過手術尋求性別認同和生活條件的改善,但因為經濟能力有限,她們往往去一些小診所裡做手術,導致身體留下無法修複的創傷。


雖然已經下班,但每當男遊客經過,舞女們還是會一窩蜂追過去,對著他吹口哨,或者露骨地撩起自己的上衣,希望自己能夠被遊客選中。


但「姑娘」們還是努力將梳妝台收拾得整齊清爽。


圖為一變性人的包內物品。


放工後,變性舞女們聚集在街邊的旅館門口。

本帖最後由 RainOoO 於 2013-7-24 18:11 編輯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