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全篇小說 我是大法師 作者:網絡騎士(完) 打印 [ 查看:63014 | 回覆:13 | 感謝:19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我是大法師 作者:網絡騎士(完)

 關閉 [複製鏈接]
avatar
頭好痛哦.我摸著頭頂上的大包,齜牙咧嘴苦不堪言. 還有比我更慘的人嗎?走在路上
也會被雷給劈中,明明是大晴天嘛.好慘.

我又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還好,打工一個月買來得名牌衣服沒有什麼損壞,否則損失
可就大了.

檢查完自己,我將目光望向周圍,我的老天,這是哪里?我明明是在家門口被雷給劈中的
,可現在怎麼會在一眼望不到邊的荒地中?

我在做夢,一定是,否則被雷劈中怎 麼會一點傷也沒有?這就是夢.

我正在自言自語,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嚇了我一大跳.(可惡,誰敢來打攪老子的好夢
,不知道老子可是通天高中第一惡男嗎?)

突然,兩個人影猛然出現在我面前,嚇了我一大跳.

我冒出了一大串國罵,舒服了之後才看向那兩個擾人清夢的家伙.

咦?是兩個老家伙嘛,衣著打扮怪怪的, 子一大把,臉上都是古怪的神情,顯然是領教
了本人的罵人本事.哈哈哈 ,活該,誰叫你們不去若別人,偏偏來惹我這高中第一惡男.

一個 子較長的老家伙開口了(混小子,你是怎麼跑到我們兩個人的結界的?快說.)

結界?啥米東西?我含著憐憫的目光看著這兩個老家伙,顯然他們的腦子有點不清楚了
,可能是老年痴呆癥患者,本人可是很敬老愛幼的,算了,饒了你們吧.

另一個紅 子的老家伙突然叫道(臭小子,你在胡想什麼/誰是老年痴呆癥.)

耶?他怎麼知道的?

頭上突然一疼,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隱約听到一個老家伙說(這個小子很奇怪,帶回去研
究一下)

今天果然很衰,連作夢都要受欺負.在意識完全消失前,我恨恨的想著.

當時我並不知道,我的命運就此改變了.

當光明再一次進入我眼中之時,我咒罵著搖了搖昏沉沉的頭坐了起來。

我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布置的古古怪怪,充滿了異族風情的屋子里。

「難道夢還沒醒,我還在夢中?」我自言自語的向窗外望去,只見屋外巨樹環繞,芳
草如茵,竟好似是在一座大森林中。

我下了床,邁步走出了屋子,回頭再看,發現這是一棟純由原木建造的木屋,周圍尚
有三棟樣式相同的屋子。

一陣流水聲傳入了我的耳中,我心中一喜,打算嘗嘗在夢中洗澡是什麼滋味,便循聲
直跑而去。

很快,一個清幽美麗的小湖出現在我的面前,這對生長在大都市的我來說是不可想像
的,但這還並不是使我最吃驚的,而是---美眉?

只見一個完美至極的雪白嬌軀在湖中浮沉暢游著,好像整個湖的靈氣都集中到了她的
身上。

本人果然不是凡人,連作夢都能夢到這麼漂亮的美眉在裸泳,我擦了擦嘴邊的口水,
努力的仔細欣賞湖中的美眉,反正她是我創造的,怎麼看都不過份。

唉,距歷遠了點,看不清美眉的長相,於是我悄悄的向前移動著,突然,「喀嚓」一
聲輕響從我腳下傳來,卻是我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枯樹枝。

湖中美眉顯然听力極好,馬上轉身望來,頓時發現了口水直流一臉色相的我。

而此時的我呢?

廢話,當然是欣賞美眉的完美嬌軀嘍。

湖中美眉的這一轉身終於使我看清了她,真的是美呆了,濕濕的金色長發披在身後,
那高聳的乳房,那不盈一握的縴腰,那......

就在我最興奮的時候,一團紅光突然從美眉手中冒出直向我射來,竟好像是一個大火
球。

啥米東西?

我代代的看著火球飛來,打在我的身上,然後......

媽咪呀,燙死我了,不是說在夢中不會痛嗎?為什麼我會這麼痛那?好痛啊。

被火球擊中的我頓時全身著火,忍不住躺下亂滾著,在無比的疼痛中我不禁想道:要
是有水就好了。

這個念頭剛一升起,幾米遠的湖中突然升起了一個大水柱直落在了我的身上,立將火
焰撲滅。

這又是啥米回事?

湖中美眉此時已飛快的穿好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見到水柱撲滅了火焰她不由露出了吃
驚的神情,再見到正在掙扎爬起的我她不由柳眉一豎,嬌軀一閃便從十幾米遠的地方直射
了過來,揮拳狠狠地k在了我的頭上。

媽咪呀,怎麼又被k到頭了?我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中,隱約覺得這一切好像並不是夢
,不是夢......

終於,我在這一天中第三次清醒了過來,我又回到了那間屋子里,一睜眼便見到了紅
 子和長 子兩個老家伙。

「兩位,早啊。」我有禮貌的向他們打招呼。

「早個屁。混小子,竟敢偷看我女兒洗澡。」

紅 子顯然是火氣十足,一記暴烈拳又狠狠地k到了我的頭上。

大概是最近腦袋經常被k,習慣了,這次我並沒有暈倒,我摸著頭上又新起的一個大
包,委屈地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你們不過是我夢中的人物,怎麼能打我這個主人
呢?」

紅 子的眼楮里突然亮起了足有五百瓦燈泡那樣的亮光,直盯在我身上,看的我是小
生怕怕。

過了片刻,紅 子眼中的光芒淡去,自言自語道:「難怪難怪,怎麼會是這樣?」

長 子問道:「尤利斯,你的『心靈之眼』看到了什麼?這小子是什麼人,竟能進入
我們和莉薇雅的結界。」

紅 子苦笑道:「林卡,你還記得我使出的『異世之雷』魔法嗎?」

長 子道:「當然記得,想不到你會用這麼高級的雷系魔法向我進攻,於是我召喚來
了『鏡龜』,將你的『異世之雷』反射了回去,可奇怪的是那『異世之雷』在反射之後就
突然消失了。」

紅 子道:「『異世之雷』是一個十分特殊的魔法,擊中之後不會產生任何的傷害但
會將人送到另一個次元世界去。這小子並不屬於聖魔大陸,他來自另一個世界,被反彈的
『異世之雷』發生了逆轉作用,將他從他的世界帶到了聖魔大陸。」


听到這里,我終於明白了自己並不是在作夢,而是被這兩個白痴老家伙用什麼[異世之
雷]k到了這里,惹得我被火燒,被人k,真是氣死我了.

我忍不住從床上一躍而起,揮拳便打向紅子那白發蒼蒼的腦袋,至少要討回一點來嘛
.

紅子不慌不忙的伸手向我一指,嘴里念了一句[風之縛],我頓時好似被一道無形的繩
索捆住了一般不能動了.

長子樂呵呵的道[小子,不要激動嘛,既然是我們把你弄來得,我們會想辦法把你弄回
去的.]

我叫道[再用一次那什麼(異世之雷)不就行了嗎?]

紅子道[(異世之雷)的空間轉換並沒有確定性,這世上不知有多少個次元空間,將你
送回原本的世界是微乎其微的,說不定你會被送到魔界,冥界呢.]

我不由呆住了.

長子道[小子你先在這里住下,無聊的話也可以跟我們學點魔法,等我們一想到辦法
就送你回去.]

我一想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更何況可以學到魔法回去炫耀,於是我便答應了.

紅子放開了對我的禁制,兩人開始向我介紹起了我所身處的聖魔大陸.

這聖魔大陸是一個魔法與劍的次元世界,擁有許多的種族,如人族,魔族,矮人族,妖精
族,獸人族,龍族等等.

人族在這大陸上建立了四個國家,分別是巴布尼卡王國,萊因哈特王國,蕾因王國和冰
雪王國,分疆而制,各有各的騎士團和魔法軍團.

在各種職業中,魔法師與騎士是最受歡迎的,都有十分嚴格的等級劃分,其中最高級的
聖騎士共有九人,大魔法師則僅有七人.

很不幸的,被我稱洛u~痴呆癥患者的紅子與長子正是七名大魔法師之二,紅子
尤利斯擅長使用元素魔法與心靈魔法,長子林卡則擅長召喚魔法和聖光系魔法,同時還是
巴布尼卡王國的護國法師.

聖魔大陸上的魔法大致分為操縱地,水,風,火,雷五大元素的元素魔法,召喚魔獸的召
喚魔法,神官專用的聖光系魔法及恐怖的黑暗系魔法,另外還有妖精族所特有的精靈魔法與
龍族的龍語魔法.

要學習魔法除了要有優秀的資質外,還要有堅定的毅力,因為魔法力的鍛煉是十分困難
的,听到這里,一向懶散的我不由有點想打退堂鼓.

紅子尤利斯看出了我的退縮,道[小子,我先教你火系魔法中最簡單的(火焰球),你可
以一個人練習.]

他拉著我到了屋外,道[這方圓數里都被我所創造的結界包圍著,在這結界里魔法只有
平時十分之一的威力,所以你只需練到能發出一絲火焰,這(火焰球)也就成功了.]

他口中念道[偉大的火神啊,傾听我的祈禱.火焰球.]

隨著他的一伸手,一團火球直射而出,將地面燒出了一個黑洞,我不由想起了那個漂亮
的湖中美眉對我射出的火球,她大概就是尤利斯所說的女兒吧,真是歹竹出好筍,想不到他
竟會有那麼漂亮的女兒.

我正在胡思亂想,頭上噸又被尤利斯k了一下,道[小子,胡想什麼,還不快練習.]

我實在怕了這個會讀心術的老家伙,只好老老實實地邁出一步,有氣無力的念道[偉大
的火神啊,傾听我的祈禱.火焰球.]

我一伸手,奇跡發生了,一團足有尤利斯的火球十倍大的火球脫手而出,擊中地面後頓
時一陣轟鳴,出現了一個數米寬的大深坑.

意外,意外,絕對的意外,我吃驚的望著自己所造成的深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而尤利斯和林卡則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一副呆滯的樣子.

縴影一閃,一個金發美女從一間木屋中掠出,嬌聲道[出了什麼事?]

我一見她正是那位湖中的漂亮美眉,頓時再也移不開目光.美眉美眉,男人的克星.

美眉一見到我那色咪咪的樣子,漂亮的臉上立即像結了一層冰,念了幾句咒文後揮手便
是一發[火焰球}向我射來.

嘿嘿黑,現在我可不怕你了哦,我馬上喊道[火焰球],然後伸出了手,但我馬上意識到忘
記了念咒文,看著飛射而來的火球,我不由洛u災v哀悼著.

伸出的手突然一熱,一個比方才的火球還要大的超巨型[火焰球]猛然從我手中射出,嘶
嘯者吞噬了美眉的火球直向她射去.


尤利斯驚叫道[莉薇雅,快閃開.]

被超巨型[火焰球]驚呆了的美眉聞聲驚醒,忙伏身於地,[火焰球]從她身上掠過擊中了
她身後的木屋,木屋頓時烈炎焚天,片刻便成了灰燼.

我忙向兩個老家伙解釋道[不關我的事,你們都看到了,我並沒有念咒語,是火球自己射
出去的.]

尤利斯神情古怪的望著我,道[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才不用念咒文便使用魔法的嗎?六
十歲.在這結界里任何魔法都僅有十分之一的威力,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在結界之外,你的
(火焰球)足以擊毀一座城堡.]

這怎麼可能?我自己問自己,自然是毫無答案.

林卡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水晶球,道[這是測試魔力的水晶,光度越亮就表示魔力越強
.]

他略一集中精神,水晶球頓時發出刺眼的白芒,可見這老家伙名不虛傳,極為高竿.

他將水晶球遞給了我,又簡單的告訴我集中精神的方法,然後便要我依法施行.

我雙手捧住水晶球,讓自己腦中一片空白,然後按照林卡所說的方法將精神全部集中到
了水晶球上.

尤利斯,林卡,莉薇雅(漂亮美眉)都緊張的注視著水晶球,猜測著它會閃現出什麼樣的
光芒.

剎那間,水晶球暴射出比太陽還要強上許多倍的熾芒,我只覺眼前一白,便什麼也看不
到了.

接著我手中傳來清脆的碎裂聲,水晶球竟碎成了無數的碎片.

熾芒頓時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望著滿地的水晶碎片,不敢相信這是自己造成.

林卡喃喃地道[這怎麼可能,這個測驗水晶足以容納我三倍的魔力,可你竟把它給漲碎
了,這需要多大的魔力啊.你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大的魔力......]

莉薇雅像剛才認識我一般緊盯著我,碧色的美麗打眼楮中閃爍著古怪的神采,看的我心
中怪怪的.

尤利斯問我道[以你目前體內所蘊涵的魔力來看,縱然是神亦不過如此.小子,你是不是
吃過(靈幻異果)?]

見我一副有听沒有懂的樣子,尤利斯解釋道[想要獲得魔力,除了刻苦修行之外還有一
種方法,那就是食用(靈幻異果).(靈幻異果)是聖魔大陸上最珍稀的至寶,只要吃上一點便
可擁有極大的魔力.我這里存了一小塊(靈幻異果),拿來給你看一下是否吃過這種東西.]

言罷他飛身奔入木屋,林卡氣呼呼的道[這個吝嗇的老東西,有這種珍寶也不告訴我,還
是幾十年的老朋友呢.哼.]

尤利斯很快便返回,手中鄭重地捧著一個瓖嵌著珠寶,看起來十分名貴的小盒子.

我心中好奇,忙湊了上去,身旁突然傳來一陣醉人的幽香,卻是莉薇雅也靠了過來,見我
又是色咪咪的樣子,她冷哼一聲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尤利斯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又輕輕解開了盒中物品外的絲綢包裹,露出一小塊半個
手掌大小的灰色(東西),他驕傲的道[這就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的一塊(靈幻異果).小
子,見過沒有?]

我一臉呆滯的望著盒中的[東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因為尤利斯手中那珍貴無
比的[靈幻異果],怎麼看都是我經常吃的東西---地瓜.

我伸出手想確定一下,卻被尤利斯一巴掌給拍開了[小子,這(靈幻異果)可是非常珍貴
的,不要亂動.說,吃過沒有?]

我再三仔細觀察,但怎麼看都是地瓜,於是我道[吃過,吃過太多了.這東西在我那個世
界叫做(地瓜),哪里都有,想吃多少都可以.]

尤利斯,林卡二人異口同聲道[你確定?]

我道[樣子是一模一樣,若是能嘗一嘗就可以確定了.]

尤利斯猶豫了一陣,小心翼翼地掰下了指甲大小的一點點,一臉肉疼地道[好吧,你嘗嘗
,確定一下.]

我將那一點點[靈幻異果]放入口中一嚼,一股霉味差點讓我吐出來,但我知道若真的吐
了出來,定會被尤利斯的暴烈拳給k死,只好硬咽了下去.

我道[雖然已存放太久變了質,但我敢確定,這(靈幻異果)就是我們世界的地瓜.]

林卡道[難怪難怪.(靈幻異果)只要吃一點便可產生巨大的魔力,你不知吃了多少,體內
的魔力足以同神相匹敵.但在你的世界中不存在魔法元素,無論多大的魔力也無法使用,在
聖魔大陸就不同了.]

尤利斯的眼中突然閃出異彩,一把抓住我得手道[小子,做我的學生吧,我會讓你成為聖
魔大陸上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大魔法師的.]

林卡也上前抓住我的另一只手道[小子,別听他的,他的元素魔法練起來累死人,不如做
我的學生吧,學會召喚魔法後可任意差遣魔獸侍奉你,多舒服啊.]

尤利斯叫道[胡說,小子魔力無限,他很容易就能學成最高級的元素魔法.再說他已學了
我的(火焰球),已經是我的學生了.]

林卡反駁道[(火焰球)這種低級魔法哪里都能學到,小子這個學生我要定了.]

兩人越爭越凶,最後,這兩位聖魔大陸上人人景仰的大魔法師互相飽以老拳,打成了一
團.

我不再理這兩個老頑童,走到美若天仙的莉薇雅面前施了一禮,道[小姐你好,以前都是
誤會.我先自我介紹,本人吳來.]

[無賴?]莉薇雅忍不住[撲哧]一笑,頓時冰河解凍,美的令人屏息.

莉薇雅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馬上止住了笑容,又恢復成了冰山美人,但她方才那嫵媚
輕笑的傾城麗姿卻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心中.

多年以後,當我向她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她揮動粉拳在我頭上猛k著,嬌嗔道[你這個無
賴,人家當時真想殺了你哩.]


兩位大魔法師的爭斗終於停止了,兩人帶著黑眼圈,臉腫的像豬頭一樣走了過來。

尤利斯道[小子,我們已經決定了,我們同時收你做學生,傳授你魔法。便宜你了,
還不快來拜見老師。]

我看了莉薇雅一眼,故意拿喬道[要我做林卡老師的學生沒問題,做你的學生嘛,除
非你先讓莉薇雅教我初級魔法。]

嘿嘿嘿,我算準了他舍不得我這個超級優秀學生,一定會屈服的。

果然,尤利斯猶豫了一陣,道[好吧,我答應你。]

我心中正在得意,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殺氣與莉薇雅森冷的聲音[無賴,你去死吧。]

我一回頭,只見一只越變越大的粉拳狠狠的k到了我的頭上。

於是,我在到達聖魔大陸之後第四次暈倒了。

迫於父親的壓力,莉薇雅開始教我魔法,她是一名魔法劍士,天資絕佳魔法修為已有
了中級法師的程度,但我有了無限的魔力為後盾,就像有了深厚的內力學習武功一樣,再
深奧的魔法在我面前也是小菜一碟。

很快的,莉薇雅已沒有什麼東西可再教我了,於是由尤利斯和林卡接手我不由有點恨
自己身上的魔力太強。

元素魔法是以體內的魔力操控世上存在的地,水,風,火,雷五大魔法元素,使其以
各種不同的形態出現,召喚魔法則是與各種魔獸訂立契約,使其成洛u災v忠心的部下。

這一天,我正在練習[漂浮術],自由自在的在天上飛翔,地面上的木屋已變的像甲蟲
一樣(被我焚毀的木屋已經重建好了),突然看到一大團火焰在遠處的山頂高空中回翔著


我心中一奇,想看看那是什麼東西,便將[漂浮術]轉換為[飛翔術](我施展魔法時不
需要念咒文,只要意念一動即可),急速向那里飛去。

無意中,我已穿過了尤利斯所布下的結界(因為魔力過剩的緣故,任何結界對我來說
都可隨意穿行),飛行速度剎那間暴增十倍,我一時不適應差點撞上山峰,不由暗暗咒罵
這該死的鬼結界。

我很快便適應了結界外的情形,超速飛到了那團火焰不遠處。

那並不是一團純粹的火焰,而是一只全身燃燒著熊熊烈火,美麗至極的紅色大鳥。

[火鳳凰],我馬上認出了這正是林卡所說的火系魔獸中最強的火鳳凰,心中頓時大喜
過望。

雖然我已練成了高級的召喚魔法,但至今我仍沒有一只召喚獸,平時看著林卡指使召
喚獸做這做那(盡管是些蜘蛛,青蛙之類,很惡心),我自然是□慕的很,如今竟見到了
傳說中的[火鳳凰],我自然不能放過了。

想要使一只魔獸變成召喚獸,首先便是要打敗它,然後以自己的血在魔獸身上畫下契
約的符號,方始成功。

望著在空中飛舞著的美麗無比的火鳳凰,我開始集中魔力,準備先下手為強了。

不過我的如意算盤並沒有打成,大概是我所散發出的魔法氣息實在是太強了,火鳳凰
感受到了我的存在,發出一聲清越的長鳴,帶著滾滾烈炎向我直沖而來。

處經戰陣的我忙令自己冷靜下來,意念一動,揮手便是一枚[火焰球]直射而出。

因為沒有了結界的制約,這一枚[火焰球]的直徑足有十幾米長,威勢駭人之極,準確
的射在了火鳳凰的身上。

我心中剛一高興,卻見火鳳凰竟毫發無傷的破炎而出,身上的火焰反而更旺了。

我頓時暗罵自己,火鳳凰本身便是火系歡獸,火系魔法的攻擊只會令它的力量更強。


這也怪不得我,誰叫我的魔力太強,兩名頑童導師恨不得我馬上學會最高級的魔法,
反而忘了教導我最基本的魔法常識。

我僅有的一點點常識還是從莉薇雅那里學來的。

眼見火鳳凰已沖到身前,躲閃已是來不及了,我心中靈光一閃,輕吟道[(冰雪封羅
獄)]。

頓時,我的身軀被厚厚的冰塊封凍了起來,剎那之後火鳳凰便射至,熊熊烈火[忽]的
包住了大冰塊。

[冰雪封羅獄]本是水系魔法中用於封凍對手的法術,如今我反用在了自己身,在身軀
之外形成了厚厚的冰甲,恰好抵住了火鳳凰的攻擊。

哈,我實在是太聰明了。

冰甲在火鳳凰的烈火包圍中漸漸溶解了,在完全溶解的剎那間,我使出了風系高級魔
法[瞬間移動],光芒一閃便出現在百米以外,火焰頓時圍了個空。

我雖然沒有受傷,但在大冰塊中呆著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現在我還不停的打著寒戰
(盡管是自作自受)。

我怒吼道[臭鳥,竟敢如此對待本打爺,死來。]

我揮手發出了幾十支[冰箭],如暴雨一般直射向火鳳凰。

火鳳凰雙翅一扇,立即生出一股烈炎迎向[冰箭]。

我趁那只笨鳥應付冰箭之時,雙手結好手印集中魔力,朗聲道[(極零烈凍波)]。

這可是水系高級魔法,是尤利斯老頭目前所教的水系魔法中最強的,缺點是要吟唱那
長的讓人記不住的咒文(越強的魔法咒文越長),還好我不需如此,否則根本就沒有時間
使用。

我的身軀被淡蘭色的光芒包圍了起來,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大。

破去了[冰箭]的火鳳凰本能的感受到了危機,轉身便欲逃走,但已是來不及了。

一條數十米寬闊的潔白的大冰河以我為源頭鋪天蓋地的涌出,瞬間便吞噬掉了火鳳凰
,方圓里許一片冰天雪地。

我得意的一笑,解除[飛翔術]落在了地上,然後邁著四方步走到了被凍在大冰河中的
火鳳凰面前。

火鳳凰身上自然已沒有了火焰,現出了赤紅的漂亮羽毛,我不禁想像著拿這羽毛給莉
薇雅做一件鳥羽長袍,她穿上後會不會。。。。。。

嘿嘿嘿,男人嘛,有點妄想在所難免。

我正在胡思亂想,後腦勺頓又被人狠狠地k了一下,接著傳來林卡的呱噪聲[吳來小子
,還不快去訂契約,發什麼呆?]

我一回頭,只見尤利斯和林卡兩個老家伙,不,是兩位老師正手持魔杖,打扮整齊的站在
我身後.

難怪一大早就沒有見到他們,原來跑到這里來了.

我摸著頭上又新生的大包,將手伸到被冰凍的火鳳凰的頭的部位,念了一句[灼熱],我
的手上頓時發出超高溫熱量,鳳凰頭前的冰漸漸融化了.

接著,我咬破左手食指,在右手掌心畫了一個召喚符號,然後將右手放在鳳凰額頭上,詠
唱道[契約之神啊,發揮你的神力,令契約生效吧.]

這也就是我,若是由林卡出手,他還是要先念上那一拖拉庫的咒文才行.

我移開手掌,印在鳳凰額頭上的符號光芒流轉,片刻之後便由紅色變成了金色.

成了.

我心中一喜,一個[爆炎波動]法術打出,鳳凰身上的冰塊頓時破碎.

鳳凰長鳴一聲,十幾米大的身軀縮成了鸚鵡大小,乖巧的落在了我的肩頭上.

我高興地道[好,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召喚獸了,我叫你......叫你喳喳鳥好了.]

[撲通]一聲,尤利斯和林卡摔倒在地.

[混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火鳳凰的珍貴,(喳喳鳥),這麼土氣的名字你也想的出來.]

我得意的道[誰叫我是它的主人,我想怎麼叫都行,喳喳鳥,喳喳鳥......]

林卡又一拳向我揮來,這回我可有了準備,一個[瞬間移動]直閃出百米開外.

想不到的是我肩頭上的火鳳凰喳喳鳥直射到了林卡面前,雙翅一展又變成了十幾米的
紅色巨鳥,身上火焰爆燃.

接著,一個清脆好听的聲音從鳳凰的口中傳出[老法師,你若想傷害我的主人,我就對你
不客氣了.]

我想不到喳喳鳥竟會說話,不由目瞪口呆.

尤利斯看出了我在想什麼,罵道[鳳凰可是不死鳥,最珍貴的聖獸之一,當然會說話了.
只有你這種一點常識都不懂的人不比知道它的價值.]

林卡道[小子,你先把它收回你的次元,我有話對你說.]

每一個召喚法師都會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次元空間,召喚獸平時就在里面休眠,需要時
可進行召喚.

我令喳喳鳥進入我的次元空間,然後靜听林卡的[訓誡].

林卡道[你已知道我是巴布尼卡王國的大賢者,那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到這里嗎?]

我大惑不解地搖了搖頭.

林卡道[就是為了這只火鳳凰.巴布尼卡王國的奧麗娜公主受到了一名高階死靈法師以
生命為代價的(亡魂血咒)的詛咒,只有百日的壽命,而任何治療魔法對(亡魂血咒)都是無效
的,只有龍血或鳳凰之血才能解除此咒.]

尤利斯道[林卡得知此地有鳳凰出沒之後就找到我塤u要知道鳳凰可是火系最強的聖
獸,我們也沒有把握能取到鳳血,想不到出了你這個怪胎.]

他又盯了我一眼,道[最使我生氣的是,我們辛苦了一個多月是一無所獲,卻便宜了你這
個對著鳳凰用(火焰球)的笨蛋.]

我陰笑道[小的明白了,原來兩位老師是埋怨弟子奪走了與火鳳凰戰斗的樂趣,這簡單
.]

我飛快的在空中畫了個六芒星,叫道[喳喳鳥,出來陪老師們玩玩吧.]

赤芒一上閃熱浪襲人,火鳳凰喳喳鳥那美麗的身影從[六芒召喚陣]中射出,長鳴一聲直
撲向兩位老師.

兩位老師頓時手忙腳亂的應付喳喳鳥的攻擊,怒吼道[臭小子,這筆帳有的算了,有你好
受的.]

我嘿嘿一笑,揮手一連十幾個超巨型[火焰球]擊打在喳喳鳥身上,喳喳鳥精神大振,
熊熊烈炎立將兩位偉大的老師給包圍了起來。

我叫道[老師啊,努力享受戰斗的樂趣吧。]

然後,我使出[飛翔術]騰空而起,駕御著疾風飛回木屋,在我身後熱浪滾滾,爆炸之
聲響個不停。

這兩個運動不足的老家伙,該讓他們動動筋骨了。

我飛回木屋,剛一落地便見到莉薇雅正在草地上練劍,金發在陽光下閃閃生輝,每一
劍揮出都充滿了力量的美感,好像是一位沐浴在陽光下的女神。

我頓時生出一種目眩的感覺,心念一動,伸手射出一道七彩的霞光照在了莉薇雅身上


這是聖光系魔法中的[神聖之光],加持在戰士身上能在一定的時間內令其攻擊力,速
度,防御立倍增。

莉薇雅嬌軀上散發出七彩的霞光,她瞟了我一眼,手中的長劍突然冒起了火焰,回身
一劍疾若閃電般直向我射來。

我想不到討好的舉動會引來這樣的報答,忙使出[守護之風],在身體周圍形成了一道
旋風護壁。

以莉薇雅的力量本是對{守護之風}無可奈何的,但我自作自受的對她加持了[神聖之
光],令她的攻擊立倍增,因而[守護之風]僅令她的身行一頓,但並未擋住她的攻擊。

望見莉薇雅的櫻唇邊蕩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我心知她是對我偷窺她沐浴的事進行報
復。

哼,真是小心眼的女人。

帶著火系魔法的長劍刺破[守護之風]眼看就要傷到我,我忙一抬左手使出聖光系魔法
中的[守護光盾],左手頓時光芒閃爍,擋住了帶著火焰的長劍。

接著,我右手成拳虛空搗出,口中詠唱道[去吧,(空雷炮擊破)。]

隨著一聲雷鳴巨響,一團雷電之球從我拳上射出直劈向莉薇雅。

這可是雷系的的中級魔法威力極強,但只適於遠距離攻擊(因為咒文很長,還沒等你
詠唱完敵人就已經殺來了),也只有我能在這剎那間使出。

雷電球正打在莉薇雅的長劍上,莉薇雅驚叫一聲被震飛,長劍也脫手飛出,在空中炸
成碎片。

莉薇雅的嬌軀在空中美妙的一旋,平安落地,隨即氣呼呼的走了過來,伸手捏住我的
耳朵道[死無賴,竟敢把我的劍毀掉,還不快賠我。]

莉薇雅實際上是一個十分孤獨的女孩子,父親的名望使她交不到什麼朋友(該死的憂
利斯老頭),只能將精力都集中到了學習魔法和劍術上,養成了她冷冰冰的性格,成了一
名冰山美人。

當我吳來出現後以死纏爛打,百折不撓的蟑螂精神,終於慢慢溶化了這塊寒冰,她終
究還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女孩子。

我正在向莉薇雅求饒,空中突然傳來一聲清越的長鳴,抬頭只見喳喳鳥正在上空展翅
飛翔。

莉薇雅又驚又喜地叫道[啊,是火鳳凰。吳來,快點準備抓住它,我們找它好久了。]


我微微一笑,向空中招招手,喳喳鳥立即縮小身軀落在了我的肩頭上,看得莉薇雅目
瞪口呆。

我得意的道[它已經是我的召喚獸了,名字叫做喳喳鳥。]

我見喳喳鳥身上火紅的羽毛以折損不少,神情也頗為委頓,不由暗嘆那兩個老家伙果
然不凡,畢竟是最高級的七位大魔法師之二。

我忙發出一團烈火圍住了喳喳鳥,鳳凰可是不死鳥,能夠浴火重生,在火焰的沐浴下
喳喳鳥很快便恢復了過來。

憂利斯老頭的怒吼從空中傳來[吳來小子,你去死吧。]

接著便見到火球,風刀,冰箭等等攻擊魔法鋪天蓋地的向我直壓過來。

不及多想,我一把將莉薇雅抱入懷中,詠唱道[(聖光靈陣)]

頓時,一個晶瑩的光球將我和莉薇雅包圍了起來,漫天的火球等物擊中光球炸響不停
,但卻傷不了我們分毫。

這[聖光靈陣]可是聖光系的究極防御魔法,理論上可以抵擋任何魔法的攻擊,缺點是
魔力消耗過大,但我已吃了不知多少(靈歡異果)---地瓜,這點魔力損耗對我算不了什
麼。

恢復了精神的喳喳鳥見狀忙要展翅攻擊,被我止住了,令它回到了我的次元空間。

一輪攻擊結束,尤利斯和林卡從空中落地,他們的頭發, 子都一片焦黃,顯然是喳
喳鳥的杰作。

我解除了[聖光靈陣],笑嘻嘻地道[兩位老師,打得過癮嗎?]

尤利斯本就氣的火冒三丈,如今見我竟抱著他的寶貝女兒說風涼話,頓時更是氣不打
一處來,怒喝道[莉薇雅,你在做什麼?還不快起來。]

莉薇雅被我緊緊抱在懷中,一股男子漢的氣息自然而然的包圍著她,她失去了平時的
冰冷,嬌柔的任我擁抱著。

尤利斯的怒吼聲傳來,莉薇雅神智一清,忙從我懷中掙扎站起,美目凝視了我一眼,
嬌軀一轉跑開了。

在這一眼中,有羞澀,有喜悅,有嗔怒,有輕怨,百味雜陳,使的我不由魂飛天外。


[哎吆],臉上的巨痛將我的心神從九天外喚回,卻是尤利斯與林卡趁我不注意,上前
各賞了我一個黑眼圈。

痛叫聲中我亂射{火焰球},兩個老家伙也不示弱,各自使出魔法攻擊,整個森林中頓
時爆炸聲不絕於耳,各種元素的閃光與模獸的吼叫交替出現。

聖魔大陸史書記載:大陸歷三七七年,大陸最茂密的[濤之森林]南部地區遭到大破壞
,三個魔法師間的斗爭令其在三十年之後仍無法復原。

在巴布尼卡王國都城[愛爾仙克]的街道上,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人二十歲上下,穿著一身魔法袍,但還算英俊的臉上一片流里流氣,毫無魔法師應有
的沉穩與肅穆.

女人卻是一位罕見的絕色美女,金發如陽光一般披散在身後,婀娜的嬌軀上穿著精致的
銀色鎧甲,身後背著一柄長劍,英姿颯爽,一副劍士的打扮.

沒錯,這正是本人和莉薇雅.

在森林中的一場亂七八糟的大混戰之後,兩個老家伙便讓莉薇雅陪我到[愛爾仙克]以
鳳凰血救奧麗娜公主,他們則全心研究把我送回原本世界的方法.

我也不管他們是真是假,反正有莉薇雅這麼一個大美女相伴同行,就是叫我下地獄,我
也去了.

經過了那天的擁抱之後,莉薇雅對我的態度完全變了,雖然還是不太願意說話,但經常
以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我,我的目光一迎上去她便紅著粉臉低下頭,別具誘人的風情.

不過,每當我想有進一步的行動時,總是受到她粉拳不輕不重的教訓.

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莉薇雅曾同父親來過[愛爾仙克],對道路較為熟悉,進城後邊帶著我徑直前往王宮.

我抓住她的縴手,道[小雅,咱們先找一個餐館吃一頓再進皇宮好不好?進了王宮還不知
到會發生什麼事呢.]

自我來到聖魔大陸後,最感興趣的便是這里的實物,雖然吃不到地瓜,但卻有許多我見
所未見的種類與菜肴,大部分都十分美味,想起來就流口水.

莉薇雅並未計較我叫她[小雅],白了我一眼,七分無奈三分嬌嗔得道[你這個無賴,真拿
你沒辦法.]

不知為什麼,她總是叫我[無賴],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雙親大人給我取了這麼一
個名字.唉,無賴就無賴吧,只要美眉高興就好.

我們進入了一家餐館,莉薇雅的傾城麗色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柳眉一鄒,嬌軀
頓時散發出一股寒氣,有點眼光的食客馬上移開了目光.

坐在最里邊的一個人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一個比我大不了幾歲的青年男子,身材高大
魁梧,穿著銀白色的騎士鎧甲,身旁放著一柄大劍和一面盾牌,此時正一臉笑意的打量著莉
薇雅.

我心中頓時不爽,正打算教訓一下這個家伙,卻听到莉薇雅驚[咦]了一聲,拋下我徑直
向那男子走去.

一股殺氣不由自主的從我身上散發出來,我緊盯著那個家伙,恨不得先將他烤成燒雞,
再一片片切碎,然後......

以下的描寫太殘忍,省略.

莉薇雅走到男子面前,道[帕克,你怎麼會在這里?]

那個家伙---帕克,饒有興趣的看了眼楮直冒火的我一眼,道[我來這里自然是有事,奇
怪,一向冷若冰霜的(幻之劍士)莉薇雅怎麼會同一個男人一起出現呢?]

莉薇雅回頭看了我一眼,精致的粉臉上頓時現出一片淡淡的嫣紅,美麗極了.

帕克大驚小怪的道[哎呀,你也會臉紅?不,你一定不是莉薇雅,說,你為什麼要冒充她?]


我見莉薇雅和他有說有笑,頓時妒火狂燒再也忍不住了,我雖對她時常油嘴滑舌,但其
實我早已真的被她所吸引,真的喜歡上她了.

澎湃如潮的魔力猛然散於體外,餐館中的餐具酒杯等紛紛爆裂,用餐的食客們立時亂成
一片.

雖然我並沒有故意針對著帕克,但隨著我的目光,大部分的氣流自行向他卷去,連莉薇
雅也受到了波及,她不由驚叫道[無賴,不要......]

哼,她可真護著那小子呀.

我妒意大起,氣流立時全集中到了帕克身上.

帕克神情一緊,向莉薇雅道[他是老師的新學生?]

莉薇雅點了點頭,帕克長笑一聲閃電般拔出了桌旁的大劍向我虛空一斬,魔力氣流竟被
他劍上所發出的超高速氣流一分為二,從他身邊擦過.

我戰意大起,除了上次與喳喳鳥的戰斗外,這尚是我首次如此渴望一戰.

我向餐館中的人們喊道[你們快出去,否則後果自負.]然後我便結手印準備進攻了.

莉薇雅大驚失色,剛要說什麼卻被帕克止住了[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只想看看他從老
師那里學到了多少.]

他哪里知道,莉薇雅並不是在為我擔心,而是怕尚未能完全控制好自身魔力的我做出什
麼不可挽回的事.

伸手一指,十餘道{風箭]帶著青色的光暈從我手中直射向帕克,破空的銳嘯刺耳欲聾
.

帕克叫了聲好,身軀一晃敏捷至極的從[風箭]空隙中閃過,揮劍直向我刺來,用的正是
對付魔法師最有效的貼身格斗.

魔法師因為全心研究魔法的緣故,缺乏鍛煉,體質都比較弱,再加上泳唱咒文需要時間
,所以最怕的便是貼身攻擊,一般都有戰士協同保護.

不過,我可是個例外,看著貼身沖來的帕克,我冷冷一笑,伸手如刀向他橫斬而出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