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首頁 小說 長篇小說 [奇幻] 赫氏門徒 作者:冷鑽 (連載中) 打印 [ 查看:640288 | 回覆:322 | 感謝:79 ]
返回列表
»
感謝作者

[玄幻奇幻]

[奇幻] 赫氏門徒 作者:冷鑽 (連載中)

  [複製鏈接]
avatar
[內容簡介]
   一個剛剛離開了師父的十六歲少年,卻被賣到了武鬥場,成為了最最低賤的奴隸。通過自己的努力和運氣,他終於獲得了自由,可惜,額上卻被烙上了永遠的奴隸印記……
  戴上了藍色的面具,他開始走進這個陌生的世界……一個魔法與科技交相輝映的神奇年代,一個人類文明高度發達的未來世界……在這個魔法與龍的世界裡,他走進了有著世界精神領袖地位的赫迪亞學校,開始了他動人的傳奇。
  美麗而又出身高貴的少女,具有無比神秘色彩的傳說中的龍騎將,還有那曾經帶給人類無盡憧憬和恐懼的龍……漸漸的開始圍繞在他的周圍……   




正文 第一章


  「如果你真的想要出人頭地的話,就去赫氏吧。」老闆是這樣告訴我的。

  老闆還算是個知恩圖報的好人吧……我之所以叫他老闆,是因為我曾經是他手底下的一個奴隸。

  「只是,那裡的學費很貴,我給你的這些薪水,大概只夠你交一個學期的學費,連生活費都不夠……」這也是老闆告訴我的。

  奴隸,顧名思義,就是完全的喪失自由,連擁有生命的權利都沒有的……畜生……

  奴隸不是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老闆的時候,他親口告訴我的……

  「你長得很好,肯定可以為我賺很多錢的,因為我的場子裡,將會為你而來很多有錢的女人……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一句話,在他們面前,你不是人,你只是一個玩具,一個屬於我的……畜生……」

  然後就是狠狠的一鞭,示威般的抽打在我的背上……

  至今為止,我都還沒搞懂師父的意思。

  他……大概也是個很好的人吧,只是他的價值觀念可能和我有很大的出入。

  「阿羽,你知道麼?這個世界,是由窮人組成的。師父以前也很窮,窮得連自己的內褲都當掉了,只換來了半個饅頭。你是我的傳人,我的一切,你都要經歷……所以,以後發生的一切事情,你都可以認為是我的意思……」這是師父臨走的時候,留給我的話……還有一大袋子不知道值多少錢的寶石……

  師父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比如武功,打獵,如何裝死,怎樣偷窺女人洗澡……還有偷竊……很多很多……

  師父說,他唯一的遺憾,是無法教會我如何去珍惜生命。我想,他恐怕不用教我,我也該會了吧,畢竟我自己的命還是會很珍惜的嘛……

  我是一個孤兒……如果不是因為師父的話,我恐怕早就已經凍死在荒野了……師父說我剛被撿回來的時候,他準備把我餵給他養的那頭母狼,因為我當時看起來根本就已經死掉了……很幸運的是,那頭母狼救了我,它用它溫暖的體溫,讓還是嬰兒的我,甦醒了過來,在一片毛茸茸中尋找到了它的乳頭……

  我的命很大……師父曾經說過:「你這個死小子,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你以為毒蛇的牙很好玩麼?要不是我發現的及時,你可能已經成了一堆爛肉……」

  我的命也很賤……師父留給我的一大袋寶石,第二天就落到了一直服侍師父的阿呆手中。

  「你真的很好命,我跟了那個死老頭四十年,他連一個像樣的東西都沒給過我,你才跟了他十幾年,他就把他所有的東西都給你了……不過現在是到我拿走該屬於我的一切了,哼哼……」當時阿呆的神情,是那樣的陌生……那樣的猙獰,又那樣的可惡……

  「你現在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氣了,所以不用再掙扎了,我看你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吧……我對你的一切都瞭如指掌,如果不給你下毒,怎麼可能讓我這麼輕易的就拿回我的東西?哈哈哈哈……」

  我只能努力的睜大眼睛,狠狠的看著他……我不在乎那一堆寶石,也不在乎那一把所謂的什麼削鐵如泥的寶劍……我只希望他不要讓我真的去恨他……我實在是捨不得……

  可惜,我的一切想法看起來都那麼的天真……阿呆不僅搶走了我的一切,還讓我真正的一無所有了……

  「我已經把你賣給武鬥場的老闆了,所以,我要在你的額頭寫上你的名字……一輩子都擦不掉的印記,讓你一輩子都是奴隸……哈哈哈……你知道麼,我本來打算讓你去死的,這樣也許我會更安全,可惜兩百銀魯克救了你的命,你這樣的人,正好就是他們需要的那種人……」阿呆一邊獰笑著,一邊拿出藍色的藥液,用一根細小的木棍小心翼翼的沾上少許,然後寫在了我的額上……

  那炙痛的觸碰,我想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了……一個藍色的「羽」字,將永遠的寫在我的額頭上,就算我用刀去刮掉它,刮到自己的臉血肉模糊,也會發現它已經深深的寫到了我的顱骨上……永遠也消磨不掉的,那代表奴隸的印記……

  現在的我,帶著一個面具……一個只露出下半張臉的面具。這個面具花掉了我一半的積蓄,從一個看起來都快要死掉的老太婆手中買來的。她就坐在武鬥場的外面,彷彿一直就坐在那裡,一直都在等我……

  「年輕人,這個面具可不一般哦,我想你會很需要它的吧……它不會阻礙你的任何感官,但是它能為你掩蓋你的真實面目……只有你,可以摘下它,除了你,任何心靈不純潔的人都不可能將它從你的臉上摘下來……」老太婆那只有兩顆牙的乾癟的嘴,說出來的話漏風的厲害,讓我費了好半天的勁,才斷斷續續的聽懂了一些讓我心動的話語……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就把它買了下來,就算它將花掉我一半的積蓄……

  這張面具,很適合我的臉。沒有任何的修飾,只是有著淡淡的藍色……比我額頭上的藍色,要淺多了……光滑的表面,柔和的線條,正好就完美的貼在了我的臉上。我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因為我每次都摸不到它,只有當我想摘下它的時候,我才會觸摸到它那柔滑的冰冷……

  我實在是太需要著這張面具了。如果沒有它,我可能還沒有離開武鬥場五十步,就已經又被人圍起來,扭送到奴隸集中營去等候出售了。

  所以說,雖然我的命不是很好,但是有時候,我的確是太幸運了……

  現在的我,就站在赫氏學院的大門外。此刻的心情,恐怕已經不能用激動來形容了。連我也搞不清楚我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興奮?緊張?擔心?還是對自己美好未來的無限憧憬呢……

  只是一個無比殘酷的現實,一直都在提醒著我:我身上總共只有三百塊銀魯克……這是我用迪魯的命換回來的……也可以說是用老闆的命換回來的所有總數的一半……

  直到今天,我還在感謝那個發瘋的迪魯。他和我一樣,都是奴隸,而且我們的命運基本上也差不多……他曾經是戰場上一位攻無不克的騎士,他的寶劍曾經飲過無數敵人的鮮血……可惜他的妻子背叛了他,給他喝了毒酒,將他賣到了武鬥場,用那筆賣他的錢,去供養小白臉了……

  在武鬥場,我們每天都要吃老闆給我們提供的食物,食物裡面有毒,讓我們無法反抗他……那毒藥的威力,並不霸道,只是很小心的啃噬著我們的軀體,讓我們感覺不到絲毫的痛苦,當然……也感覺不到絲毫的力量。

  只有在登上競技場的時候,老闆才會給我們解藥……時間只有五分鐘,而且解藥也只能發揮出我們真正實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五分鐘的時間很短暫,卻又那樣的漫長。我面對過發瘋的狂獅,面對過兇猛的蟒蛇……甚至還面對過殘暴的餓龍……我手裡的劍,曾不止一次的刺進過那一個個滾燙或冰冷的軀體,看著洶湧的鮮血,瞬間就將我的眼前變成了紅色的海洋……

  鮮血的味道,讓我感到噁心……濃濃的腥臭,讓我的胃劇烈的收縮,我的肺也在不停的咳嗽,想把那股難聞的氣味,統統的嘔吐出來……所以每次從競技台上走下來,我都會有一到兩個小時無法說出一句話來……

  而那天我的對手是迪魯……那個除了我以外,從來沒有輸過的奴隸。當時無數的歡呼聲充斥在我們的周圍,數不清的人都在狂叫著。磚頭和酒瓶子就好像雨點一般從看臺上朝我們砸過來,女人們也在瘋狂的嘶喊:「阿羽!殺了他!……」

  迪魯和我是睡在同一間牢房的人。我們共同在一起度過了三個月的時間。我們之間那類似的命運,讓我們產生了一種相嚅以沫的友誼。

  「如果有一天,我們成了對手,你會殺我麼?……」迪魯曾經這樣問過我。因為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對手。雖然他戰鬥的經驗比我豐富上百倍,他的年齡也大了我將近一倍有餘,但是他絕對不可能殺得了我。因為他每去一次競技台,回來都會帶上或大或小的傷口……而我就算是面對比我整整大了十倍的餓龍,也能毫髮無傷的回來……如果我能恢復十分之一的功力,相信我也能逃出去吧……可惜只要一下了競技台,我就連走路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我一定不會殺你……但是老闆不會放過我們的,你知道,我不殺你,他也會殺了你……」老闆從來不需要失敗者,何況是失敗的奴隸?一旦失敗,就失去了所有賺錢的價值,而沒有一個老闆,會去供養一個沒有了價值的畜生……

  所以當迪魯和我都站在競技台上的時候,他的眼中,充滿了絕望……那絕望是看著我的時候才發出來的,而他看著老闆的時候,眼中充滿的是徹底的痛恨和不甘……

  於是迪魯發瘋似的狂叫一聲,舉起利劍,朝台下的老闆撲了過去……

  很慶幸,當時老闆正只顧著收錢和抬高賠率,完全沒有顧及到身後競技台上的危險……不是人獸對決,也沒有了那高高的,鑲滿了高壓電晶石、十分妨礙觀眾視線的鐵絲網……所以他立刻就被迪魯從後面撲倒在地,瘋狂的迪魯揮動著手中的劍,在一片充滿了恐懼和刺激的尖叫聲中,惡狠狠的砍向老闆的脖子……

  我不會讓迪魯殺死老闆的,幾百個奴隸的性命,都掌握在老闆的手中。如果沒有解藥,我們全都會死……所以我沒有絲毫的猶豫,隔空一劍就刺穿了他護甲,他的心臟……師父說,真氣不是用來殺人的,是用來保護自己的……我只是在保護自己,真的,師父……

  迪魯的鮮血,並沒有洶湧出來,背心上面只有一個窄窄的口子,鮮血全都從前胸炸裂出去,噴到了老闆的後腦勺上……他死的時候,只是圓睜著雙眼,呆呆的問了我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不讓他殺了老闆?還是為什麼要殺了他?

  我不知道,也無法回答……我只能逃避開他的眼神,將他抱起來,抱回競技台上去。他的身體很沉重,漸漸的冰冷,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噢!……」

  勝利者的嚎叫,從我的嘴裡發了出來……而我的心,那時卻在流血,一滴一滴的鮮血,從我的心中流出來,然後被我吞下去,變成了眼淚,從我的眼裡,繼續的流了出來……

  迪魯的死,換回了我的自由。老闆說他的命是我賜給他的,那麼他也會賜給我自由。他給了我六百銀魯克,然後告訴了我今後路的方向。

  「如果你真的想要出人頭地的話,就去赫氏吧。」

  「只是,那裡的學費很貴,我給你的這些薪水,大概只夠你交一個學期的學費,連生活費都不夠……」

  「你體內的毒,只要服用了這劑解藥,就會慢慢的消失。阿羽,照顧好你自己吧……」
  • 7

    評分
  • + 4

    卡幣
  • + 11

    參與值
avatar alexivyel +3 +2 主角是個窩囊廢 男配角不論陣營 皆極為出色 女主花癡兼白癡
avatar ckgold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
avatar ccc70093 +1 這好像快10年的東西了.....
avatar 81562138 +1 這個根本就是年少的回憶啊啊啊QAQ
avatar summary2008 +1 妖受讚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