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張婉昀

05
婉昀
女人迷性別主編
女人迷性別主編
台灣大學法律系、倫敦政經學院性別與媒體碩士,統籌 2018「女人的幸福仕事」千人問券調查,以台日女性職場痛點挑戰職場性別框架,主筆「性別觀察」專欄,敏銳觀察國際性別議題,並落地成多元的性別討論空間,深信媒體能促成改變。
Q1
您覺得為什麼網友會想辱罵女性成母豬?有可能是什麼心理因素或其他原因?
張婉昀:
這題想邀請大家一起從更廣的社會結構來思考。因為敵人不是(罵女人為母豬的)男性,而是不斷生產出這種心態的社會結構。 這個結構,我們稱之為父權,而厭女(misogyny)就是父權社會普遍運行的文化與心理機制。在這樣的社會,女性的身體乃至陰柔氣質的價值普遍被貶抑。「母豬」說法的出現,則是根源自厭女社會的產物。 除了厭女社會是「母豬」說法誕生的基底,促發的還有兩個可被辨識的原因——1. 大環境經濟蕭條;2. 性別平等意識提升。 這幾年,年輕一代更廣泛地參與社會議題,也包括性別平等的追求與實踐。部分男性在其他性別權益逐漸提升的過程,感受自己的困境並沒有獲得緩解。例如,父權社會認為一個男性要成功,他必須是有能力養家者(breadwinner)。然而,台灣青年貧窮問題愈來愈嚴重,世代之間的財富嚴重分配不均,年輕人在經濟上感受到很強烈的壓力。經濟壓力對父權社會裡的男性而言,容易轉化成對自我成就認同的焦慮,他們需要一個出口,想要抵抗「好男人=有能力養家」的父權價值,可是不知道怎麼做,於是直接把矛頭指向身邊可能造成這樣壓力的人,例如他的家人、朋友、伴侶、心儀對象、或是其他可能暗示了「好男人=有能力養家」的人。 對這些男性進行暗示的人,不只是女性,也包括他們的男性同儕、父母。可是當這群人迫切需要為自己的困境找尋原因,沒有從社會與經濟結構透視的能力,只需要一個直接、直覺、成本小的情緒出口,哪一個族群會是發洩起來,成本小的呢?跨地域、跨國、跨文化的,那個族群,往往就是女性。
Q2
您覺得仇女族群是如何演化而來?有消弭的可能性嗎?如果有(或沒有)原因為何?
張婉昀:
仇女或厭女(misogyny),並不是一個「族群」,它是父權社會普遍運行的「文化與心理機制」。 身在父權社會,每個人都內建厭女的心理機轉。有沒有可能逐漸擺脫自身的厭女症?當然有可能,女性主義會給予你豐富的觀點與視角,帶你看見父權社會的運行機轉,你如何受其影響,又如何可能自由。女人迷也希望替所有走在這條路上的人,提供支持與陪伴。母豬教與女性之間,是否有歧見消弭的可能?女人迷專訪「時代力量」發言人林穎孟曾以工具人的說法舉例,「母豬說法的出現,來自部分男性指責這些女人把男人當作工具人看待。」林穎孟提出,其實女人的歷史,就可以看作是工具人的歷史。 女性長期被視作工具人,生養子女、照顧家庭以支持男性自身職涯發展。現代台灣女人更辛苦,社會要她生孩子,政府與企業不給足夠的產假,產子後還要迅速恢復職場工作,家庭照顧責任仍落在女性身上,上完白天公司班,晚上回家輪第二班,照顧丈夫、照顧子女。 整個國家、社會、到公司制度對女性賦予過量的勞動任務,女性主義者的努力,是希望從法律、制度等層面,讓依性別框架產生的性別分工鬆綁。 現在某些男生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很挫折也憤怒,於是把矛頭指向女性、指向女性主義,其實完全搞錯,因為女性主義談的就是:沒人該被當工具人對待。女性主義想要破除的,就是把人當做工具人的「支配關係」。
Q3
您覺得仇女族群,在現實生活中,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看待女性,並建立良好健康的關係嗎?
張婉昀:
我不會使用「理性」這個詞,理性一詞長期被誤解為「抽離情感」的思考方法,但是事實上,真正的理性應該是「擁有同理能力」的思考判斷。 更健康和良好的關係,並不是靠著抽離情感的理性,而是彼此「互相理解對方的性別處境」,從「同理」開始,去看見對方正在面臨的人生困境。 如果是伴侶,從同理開始,一起思考解決與行動方案。如果不是伴侶,而是更一般性的看待女性的方式,我會說,同理會讓你對這個世界有更多的理解,也會讓你成為更有同情共感能力、更可愛的人。不要否認了,沒有人想成為可厭的對象,或成為不被慾望、不被需要的人,而繼續罵女性母豬,其實沒有人會阻止你,但也並不會解決你人生的任何困境或問題。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投票選邊站

合作夥伴

Partner
數據分析
dailyview
議題關注
womanyoneshirtudn

投票請先登入

確定要投這項嗎?

一人一票,投票後不能更換選項
確定
我再想想

投票中...

投票成功

投票失敗,請稍後再重新留言

那你怎麼想

你投了同意,請發表你的觀點
說說你的觀點,留言限一次
送出

留言中...

留言成功

留言失敗,請稍後再重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