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Nagee

06
Nagee
插畫家
插畫家
美術、動畫工作者、藝術大學講師。因美麗的誤會,被網友戲稱是假肥宅。喜歡各種形式的創作。過去對台灣政經時事議常用漫畫倡議,用輕鬆易懂的方式讓更多人接觸、了解台灣的過去,進而思考未來該如何走。今年會更著在面對自己想要的創作路線。
Q1
Nagee覺得台灣怎麼了?為什麼網路上口無遮攔、無法理智討論議題的人那麼多?
Nagee:
這並非「台灣」特有的問題。網路上的現象是全球化的。因匿名性、虛擬世界特性解放現實生活中的壓抑禁忌,口無遮攔、漫罵的族群都很多;能在專業領域提出讓知識見解的也不少。這在世界皆然。 要說到「理智討論議題」,這牽涉到「公民素質」。個人認為國內的平均水準確實比民主文明大國來的低。但這不是台灣人的原罪。其脈絡是長期的政治環境和教育造成。中華民國教育在「邏輯哲學思辨」這塊是貧乏的。填鴨式教育、僅求唯一答案,與多問多錯的官僚文化下,擅於思考的人,不論在生命哪個階段,都是被打壓排擠的對象。經歷了世界第二長(38年)的戒嚴時期,老一輩的社會風氣對於政治社會議題習慣視為禁忌,就像中國和北韓一樣,討論政治社會議題就是自找麻煩,不管政治才是明哲保身。也因此一開口討論,常講出缺乏結構、檢討受害者、反人權反民主、崇拜威權的反智言論,再來就是不加思考的被主流媒體的報導帶著走,小至民生議題的衛生紙,大至更複雜的社會政策皆然。台灣到1987年才解嚴。當代社會主力的年輕人是在戒嚴時期出生的,也許小時候沒有感覺,但是無形中的家庭教育必然會缺乏這塊。我們常覺得歐美小朋友比我國同齡孩子成熟、講到社會議題常能侃侃而談,清晰表達自己的見解。這是他們民主自由開放,尊重個體的文化環境下養成的。台灣在討論公共議題的歷史還非常年輕,表現比其他民主國家生澀自然正常,不需自卑。我相信公民素質會越來越好,能理性討論議題的人會越來越多。
Q2
你的作品多是使用嘲諷的手法來表現,一路走來有沒有什麼心得想要分享?
Nagee:
創作對我來說不存在標準答案,就是自己做得開心,做完也喜歡自己的作品,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相對於非時事議題的隨興創作,做議題、倡議則要考慮很多面向,不能只是自爽就好。在倡議的作品,我不認為一定要用嘲諷或某一種手法來表現,因為平台、社會風氣、觀眾的喜好會一直轉變。一種方法如果效果顯著,但是沒什麼門檻,那很快的也會變成一片紅海。宣傳效益就會被稀釋,變成更多人用同一種方法在洗同溫層,倡議的部份如果不能傳達到受眾,跨出同溫層,那就沒什麼意義。以前會常用嘲諷的方式來表現,是早年(2014年318以前)社會風氣對於政治評論還很保守,多數人不願直接討論議題。所以我故意丟直球挑戰議題本身。其實今年開始比較不喜歡用嘲諷、對嗆的風格去和不同意見的人對話,近年辛辣嘲諷的時事類型作品在網路也越來越多,很熱鬧之餘,對倡議是否有幫助?我也在思考,想把腳步放慢,試著在其他方向切入自己關心的議題,或更回歸創作的本質。
Q3
以你一慣的嘲諷口吻來說,請你送給那些愛在網路上亂講話霸凌的人一句話、一張圖或是一小段文字,anyway請用你想要的方式跟他們喊(ㄐㄧㄠˋ)話(ㄒㄩㄣˋ)好嗎?
Nagee:
哈哈怎麼說呢…其實最近反而是在反省自己還有「待學習,需反省」的地方,也許不是霸凌,但可能曾經無意間傷害到人,大放厥詞,或做的不好的地方。總之,聞道有先後,每個人的成長背景環境和生活經驗都不同,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資格去做道德訓話或嗆聲,有些價值,還是要自身經歷過後,才會體悟成長。不管是面對面,或是網路上的交流,都是一樣的,都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逃避不面對處理,只會一再重演。有些人很年輕就能做一個對得起自己,能做自己,又溫柔不傷害他人的人、有些人則是到老了都還是個滿嘴幹話,讓人避而遠之的討厭鬼。與其對別人喊話、教訓,很多事情還是要自己經歷過醒悟才會從深處改變吧。做一個喜歡在網路上講幹話甚至霸凌人的人,最終還是要自己承受後果的。那不是因果報應之類的玄學,而是人生必然要面對的課題。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投票選邊站

合作夥伴

Partner
數據分析
dailyview
議題關注
womanyoneshirtudn

投票請先登入

確定要投這項嗎?

一人一票,投票後不能更換選項
確定
我再想想

投票中...

投票成功

投票失敗,請稍後再重新留言

那你怎麼想

你投了同意,請發表你的觀點
說說你的觀點,留言限一次
送出

留言中...

留言成功

留言失敗,請稍後再重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