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

阿Ben的愛情故事 -- 前篇

(一)


愛情的開端

總是美麗的讓人無法置信



................




獅子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
在我不認識她之前 我叫她小蘋果
因為她的臉頰無時無刻都是紅咚咚的

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 我習慣叫她獅子
並不是她變的像獅子
更不是因為她是日本人 ( 習慣以子結尾= = )
而是因為她是獅子座的

依稀記得第一次見到她
是在擁擠非常的校車上
其實她並不是最漂亮的 也不是最亮眼的女生
但是 她就是有一種獨特的性質吸引著我

我並沒有就此展開熱烈的追求
一方面我那時有一個叫做天秤的女朋友
另一方面我沒有劈腿的習慣
所以只是默默覺得她是個迷人的女孩

之後 便很常的在校車上看到她
她總是跟著一個胖胖的男生還有一個矮矮的女生一起玩耍
而我
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坐著校車到學校
我不是孤癖的人 只是剛好沒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坐校車罷了

我快18歲專三上的時候買了一台摩托車
我還記得是綠色的巡弋
當時號稱陶瓷汽缸 永不縮缸
靠 還不是被我操到縮了兩三次 後來整個報廢= =

重點是
從校車變成摩托車代步的我
便失去了充分的理由在校車上看著她晃到山上
不知不覺的就淡忘了這個女孩

附帶一提
我當初是唸機械工程科 她是唸化學工程科
呃....
我想說的是
我們不僅科館離的遠 就連在教學區的教室都遠到大罵靠北對方也聽不到
所以在學校也很難遇到她

加上以當初的風氣而言
買了摩托車一定要載馬子去上課才叫酷
所以我就開始載天秤去上學

誰知道
載了不到兩個月
我跟天秤小姐就切了


我似乎可以聽見我的巡弋在靠北說都沒有馬子可以載
但是 我也沒辦法阿
誰叫我念的是機械工程系
整個班就是四個女生而已
一個胖子 一個暴牙 一個腿粗 另一個是天秤= =

就這樣單身晃到了專三上的期末考
考試之前學校都會通知你考試當天會換到別的班級跟不一樣的科系一起考
一方面是怕學生作弊
另一方面可能是要慰藉理工科的男生沒有女同學作伴吧
所以我們總是跟女生較多的班級交換

說實在的
我也因為這樣不小心的看見了不少女生的內褲
呃.....這是題外話@@
但是還蠻爽的講真的= =+

收到換班通知
機三信 <==> 化二X
( 我們學校是用忠信篤進智仁勇來分班 很鳥對吧,我之所以用化二X 是因為我真的忘記她的班級了,不是怕曝光 )
一開始的我並沒有想太多
只是想說搞不好又有免費的內褲可以看了
呃 不是 
是因為常常換班所以習慣了就沒有想太多

一到化二X
找到了我的位置便坐了下來
那個位置是在第四排第三個座位
也就是說那個位置可以算是教室的中心點

我心裡想
這個女生不是很愛講話所以挑中間坐
要不然就是考小考很愛作弊所以挑這個位置可以參考四面八方的答案
當然也有可能她們班是用身高排的
如果她們導師剛從幼稚園或是國小轉來五專任職的話= =

一邊發呆想到一半
突然聽見一句[不好意思!]
那個聲音並不是很甜美 也不是很尖銳 更不是男生的聲音
如果別人聽到或許會覺得很普通
但是
我卻硬生生的嚇了一跳

因為
那就是我坐校車最常注意到的(那個女生)的聲音
我頭還沒抬起來
心裡就想
靠 不會那樣巧吧

在這樣一個非常艱苦的環境下
第一點 一個年級有四個班的化工科
第二點 一個班有50個學生 所以有將近200個學生的化工科
第三點 學校隨機挑選座位

* 為何我會說艱苦?
因為兩年半內我不知道有幾次坐到恐龍 同花順要不就是鐵枝的位置
( 打大老二時 我們都通稱同花順跟鐵枝為怪物= = )

我居然會坐到她的位置!?
我居然會他馬的這樣幸運到坐到她的位置!?

抬起頭
一個身高大約158CM 體重43公斤的女孩正對著我微笑
是的

就是她
小蘋果!!


........


======================================

(二)


當緣份就這樣發生


它就是發生了

沒有預兆 沒有警告



......




[ 不好意思 我想拿個東西可以嗎? ]她問
[ 當...當然沒問題阿!! ]我強押興奮的說著


我居然有機會可以跟她講到話
我應該做夢也會笑吧我

她拿完了東西跟我說了聲謝謝便轉身走了
留下我一整個驚慌失措還要故作鎮定的臉
還有淡淡的洗髮精香味

噹噹噹噹.....
鐘聲響了 要開始該死的無聊一小時半了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第一節考的是機構學
考試的內容我當然一點也記不起來
只記得我整個心就是不在我的心房裡 左邊 右邊都沒有
( 幸好老師大發慈悲 要不然我應該會被當的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吧= = )

考完了第一節
我整個人就是很興奮的拉著我們班的棒球王
然後告訴他這件撲朔迷離的事件的經過
連下節課該準備的小抄跟鋼板也沒有搞定
又迷迷糊糊的考了一節不知道三小的機械王八必修

*棒球王 顧名思義就是很會打棒球的同學
     他是我國中的同班同學 我們一起決定唸這間五專
     現在他叫KID 跟我一樣在英國打拼

第二節的下課我整個人清醒很多
可能是因為考試的題目還有答案都不在我的知識範圍內
當然也不在我在小抄跟鋼板內 
因為我連作弊都忘記了@@

所以
在第三節考試開始之前 
我覺得好像這輩子沒有這麼用功過似的翻著筆記
然後努力的把上面劃有星星的題目刻在書桌上

果然
第三節我就好像如虎添翼一般
一等老師在前面靠北說寫完了可以交券的時候我就整個人很灑脫的交了出去
連名字忘記寫了還是監考老師跟我說才知道= =

坐在走廊等同學 心裡想著老子這科穩過的啦
每刻必中 刻無虛發 
正當我在得意的時候

突然想到
靠北!! 我不是坐在小頻果的位置嗎!?
那如果等一下她回座位
看到整張桌子刻的亂七八糟 連桌腳都用到了
她一定會覺得我是一個下賤的學生
考試不看書就算了還破壞公物

天阿!!!!! 我一定要在她回來之前湮滅所有證據
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在教室跟同學討論作弊的經過跟監考老師有多傻炮
呃...是考試題目的難易與答案分析才對= =

正當我心裡這樣想
好死不死
看到小蘋果跟她同學從走廊的盡頭走過來
靠北咧!!! 她怎麼也寫這麼快 
難道她是天才學生嗎? 還是她們這節課考注音符號阿?

這下好了
我不只要被掛上下賤的罪名
可能她還會叫同學一起來看我有多賤
最慘的是 
還破壞了我玉潔冰清的形象
幹!! 這次真的糗大了><

想著想著 咦......!?
她怎麼沒有在教室門口等 卻經過了教室往福利社走去
!!!!! 呼 上天果然還是眷戀我的
給了我最後的機會要還我清白

看了看錶 是時間敲鐘了
果然20秒內鐘聲就響起了
等到監考老師收完考卷離場 我當場變成季政飛奔進教室
拿出衛生紙倒了點礦泉水便開始猛擦

過了一分鐘左右 我已經滿頭大汗了
心裡想 嘿嘿! 這下沒問題了吧
湊近桌子一看
靠北!! 怎麼擦不掉阿!?
看了看原子筆 天阿! 我怎麼會拿到雄獅牌油性原子筆阿= =
這下連擦也不用擦了
就乖乖等死好了

突然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她又不認識我! 也不知道我偷偷的看著她!
我不如趁她回來之前趕快閃人
期待下次完美形象的見面不是更好

嗯! 就這麼辦!
所以我開始把所有亂七八糟的東西收進我的書包
然後把座位旁邊的衛生紙丟掉
還不時觀望著對面的福利社門口
想說她一出福利社 就是我該閃人的時候

等我東西收的差不多了還沒看見她從福利社出來
心裡整個就是放鬆了許多
想著終於可以避免破壞自己的形象時
右後方五點半方向突然傳來一句話 [ 同學 作弊不好喔! ]

幹 不會吧 好糗!
心裡抱著二十萬分的希望這句話是從她們班另外49個人隨便一個口中說出來的
但是....

我卻百分之二十萬確定那是我在校車上聽了一年的聲音


[ 呵..呵呵.....是阿是阿! 作弊真的不好 ]我抓著頭尷尬的說



.......


======================================

(三)


進展太快的愛情 總是讓人遲疑



進展不快的愛情 能帶來多少憧憬?



.......



正在我邊抓頭邊尷尬的時候
我悄悄的看了她一眼
她在笑耶!! 原本以為她會透出那種不屑的表情調侃我
但是 她居然是笑開懷的對著我

你知道笑開懷的意思嗎!?
就是那種笑的很天真又很燦爛的意思

這表示什麼?
一 笑我白爛 作弊還無法湮滅證據
二 不覺得我下賤 只覺得我沒救了 所以無奈的笑
三 覺得我下賤 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表態太過明顯
四 她剛剛也在另一間教室的桌上幹了跟我一樣的蠢事
五 .......
六 ....

其實說真的
她搞不好只是覺得這個沒什麼
都是我自己想的太複雜罷了
但是 我臉上寫滿了尷尬兩個字總錯不了了

心想
完了完了 不管她在不在乎別人做弊
畢竟那不是啥光明正大的事情
如果她是作弊的慣犯那到還好
如果她不是 她肯定不會想跟我這樣子的人做朋友

糗很大這次
真的糗很大

快速的揹上書包 匆忙的說了聲再見
我便快速的離開了那個有可能變成我傷心地的教室
我甚至連頭都不敢回一下
所以也無法揣測她臉上的表情
只隱約聽到那句 [ 同學 作弊不好喔! ]......  迴盪在我耳邊

如果我因為這一次的白爛而失去了認識她的機會
我想 我應該會懊惱很久很久吧

叭!!! 我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哇靠 
我居然連自己怎樣逃到停車場
怎樣騎車到街上來的都沒有印象了

停了車
確認了一下 發現沒有騎錯方向往淡水
才又慢慢的往家的方向騎去

怎麼辦呢?
後天的考試肯定還會再遇見她
我該裝作若無其事嗎?
還是我應該直接向她道歉
並且解釋我作弊的原因

不過....作弊哪來的原因阿
還不就是 怕被當 考試沒準備 懶的念書
除此之外 還能蹦出啥正當的字眼阿我

決定了! 
我還是乖乖的道歉
然後買一瓶香蕉水去幫她把桌子清乾淨好了
至少表現出敢作敢當的氣概

接著的溫書假可想而知我有多用功了吧
因為我可不想又作弊被自己喜歡的女生看到
所以我跟所有名列前矛的同學借筆記 問問題
雖然偶而會想到那天的窘樣
不過 自己念書真的踏實很多

隔天 一大早我就到了學校
不過這次不是為了刻鋼板
是為了到學校幫她把桌子清乾淨
還有複習昨天苦讀的東西
沒錯 沒看錯 是複習!
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真的會看書看了一整天然後連小抄也沒準備就來考場送燈

看著隔壁的同袍開心的刻著鋼板
然後心情愉悅的吃著早餐敲著虎爛
靠! 我幹麻要這麼苦阿我
但是 我也只能抱怨在自己的心裡
然後假裝高傲的對那些我羨慕的要死的王八蛋說
[ 老是作弊! 該想想未來的出路了吧 看點書吧老兄! ]

想也知道他們的反應會是怎樣
就連[ 考試不作弊 明年當學弟 ]這種天下第一老梗都說出來了

我就算當學弟也要搞死你們這些王八蛋學長

沒多久
我看見小蘋果跟她的兩個跟班的從對面的樓梯上來了
呃....那兩個其實也不是跟班
只是她們常在一起混 我總不能叫人家小胖跟矮冬瓜吧
總而言之小蘋果來了是重點

[ 今天不用作弊嗎? 學長~ ]
呃...平常如果我聽到她這樣子叫我學長的話
我可能會連自己傻笑都不知道搞不好還流口水下來
但是
有了之前的糗樣
我知道 
那是一種噹 而且很噹

[ 學妹! 妳誤會了,從今天開始我不作弊了 而且我已經幫你把桌子擦乾淨了 ]我用餘光看著她說
她只笑了笑
然後從抽屜裡拿了點東西就跟跟班的去我們教室應考了

又笑!!
這次該不會笑我把桌子擦乾淨是為了要刻今天的鋼板吧

不能被人家看扁
我一定要好好考今天的考試
不過 一想到連後天也不能做弊 
我的心真的涼了一半 也只能自己歎息了

從那天到最後一天考試的前一節課
我都沒有遇到她 更別提跟她說話了
她好像都不用回教室拿東西似的
就這樣失聯了嗎?

其實也稱不上失聯
因為我們根本就不認識阿
哪來的連絡
一切都是我自己在幻想

等一下考完最後一節課
接著就是一個半月的寒假
也就是說 沒意外的話我應該一個半月都沒機會遇到她了吧
我是不是該找機會跟她說說話呢?
如果是
我該用啥理由當開頭?

[ 同學妳好 我是作弊學長請多指教! ]....
[ HI 還記得我嗎? 刻鋼板被妳抓到那個阿! ]....
[ 我其實注意妳很久了 請相信我不是變態 做個朋友好嗎? ]....

唉....
我看我還是打消念頭好了
要不然再想下去我可能最後一節又要考砸了

噹噹噹噹
最後一節考完的鐘聲響起
教室裡此起彼落的歡呼聲訴說著放假有多爽
我的內心卻還在掙扎著該怎樣認識她
等大家都閃的差不多了
她還沒有回來

我想 她應該早就從山上歡呼到山下去了吧
剛好這時死黨打電話來約我去錢櫃狂歡
當然去阿
難得考完試 一定要輕鬆一下的
但是
我又不想就這樣離開
好像 
如果不把握這次的機會我就會失去她一樣
( 根本就沒有得到過 哪來的失去阿你這自以為的王八羔子! )
心裡的實話用力了敲了一下我的頭
唉 還是走吧

剛踏出教室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也不擔心會被人家當作變態或是無聊男子
便跑回她的書桌
打開書包拿起筆記本撕了一頁
寫上 
[ 學妹 很對不起把妳的桌子當成作弊的工具! 
     0930XXXXXX 這是我的電話 希望有空可以一起喝茶
                              作弊學長留 ]
然後便隨便打開他抽屜裡的一本書夾了進去
還故意露出一截來希望她可以發現

其實 她發現的機會應該不大
就她這兩天考試來看 她搞不好不會再回到教室了
就算她真的發現了
也不會打吧
現在想想 誰會真的看到留下來的莫名奇妙的紙條就打電話給對方阿

除非 半夜無聊想叫人起床尿尿
或是 把電話拿給詐騙集團的人看看對方會不會受騙
要不然就是 根本一看到紙條的當天就把紙條拿去餵狗了


至少
我盡力了吧
這也是我最後能做的事情

一開始的我
一聽到電話尤其是來電不認識或是沒來電顯示的都會特別興奮
當然我只有失望的份
一直失望下去會有啥後果?
就是從失望變成無奈 從無奈變成無所謂 再從無所謂變成遺忘
一個月後的我 就是這個樣子

直到有一天午后
我在睡午覺時接到一通隱藏號碼來電

......




[ 喂...喂喂...呃....請問是作弊學長嗎? ]

又是這個聲音
這個我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
這個讓我幾乎從床上摔下床的聲音



我邊發著抖邊問[ 是..是化工科的不知名學妹嗎? ]


.......



=================================

(四)


無法判斷的

不只是妳家跟我家的距離

還有

我的心在妳心裡的距離


…….


[ 呃….啥不知名學妹阿!? 我叫葉X萱啦! 
        可想而知你作弊作的很認真喔 連我在椅背上用立可白塗鴉的名字你都沒看見阿!? ]
她的口氣帶著一點小生氣 讓人感覺她是很有自信的女孩
我甚至可以想像她那生氣的可愛模樣
當然….中間那句話有多噹大家是有目共睹了= =

[ 喔喔!! 我還真的沒注意耶! 妳….呃….那個妳….怎會想要打電話給我阿? ]
我強押著受寵若驚的語氣 故作鎮定悠然自得的問著

等了好一陣子

其實後來想想頂多25秒
但是
我卻覺得這25秒就像25年一樣漫長
就好像唸書的時候 同學約著放學後要跟某某學校的辣妹聯誼
先去吃飯然後茶街喝茶接著唱歌喝酒
然後等女聲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嘿嘿嘿!
呃…..我的意思是護送女孩子上計程車並且貼心的記下車牌 然後自己回家= =

[ 沒有啦! 那天考完試我就把我的一包東西忘在你的抽屜裡了 
      可以麻煩你開學後幫我保管然後我再跟你拿嗎? ]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接著又補了一句[ 不可以打開喔! 絕對不可以打開! ]

受到這樣天大的委屈
我差點就忍不住叫了出來
難道我看起來像是那種不要臉的小人嗎?
難道我看起來想是那種沒有得到許可就亂翻別人東西的人嗎?
( 說實話! 她還挺了解無聊男子的行徑的….@@)

當然 我沒有直接靠北出來
畢竟她是我朝思暮想的那個女生
而且 我從她的聲音中
感覺到她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同
很像是難過 但是卻又說不上來

[of coz! 放心吧學妹 這種小事情就交給我吧! 我會搞定的 ]
我整個就是用著偽君子的口氣回答著

[那好 就這樣了! 先謝啦! 掰 ]說完她便掛了電話

嘟…嘟…….嘟……..
如此節奏鮮明的嘟嘟聲把我丟進了一個黑洞裡面
在那個黑洞裡面
只有我跟說不出話來的錯愕
還有 我嘴巴張大大的還來不及說話的蠢樣

那A安內
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 怎麼我會笨的跟豬一樣阿
最少也應該問啥時喝茶!
接著澄清作弊的事情!
然後要他家的電話號碼!
最後跟她變成男女朋友然後在公園裡擁吻!
這樣才對阿!
呃….我的意思是在公園聊天啦

死了死了 我看接下來的半個月到開學為止
她應該都不會再打來了
那就表示
我接下來的半個月假 還是只有我心愛的小弋弋陪著我這樣而已
幹! 人家不依啦!
而且隱隱約約好像聽到連我的歐兜邁都在竊笑

正當我抱著頭幻想著自己孤單的影子向著夕陽拉出孤獨的形狀時

[ 鈴鈴鈴! 鈴鈴鈴! ]
電話又響了!!!!!! 隱藏來電!!!!
難不成上天真的這樣眷戀我

[喂…..喂……..]我又再次發抖著接起了電話
短短的兩分鐘內
我居然就這樣狠狠的抖了兩次

就是這通電話
開始了我的美麗與哀愁



......

[ 本帖最後由 adams1048 於 2007-3-30 02:00 編輯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7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