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

line
avatar
1337 0 0
結局
她常自嘲女心橫絕,多半是緣於三年前的那件事。
「吱!」一聲,她發現車前輪正壓在「越線受罰」的白線上。猛擡頭,乍見他站在路旁不懷好意地盯著她,含在嘴中的哨子正做勢欲動。她的頭順勢一擺,長髮飄散如涼夏碧翠的蓮葉,「我和你的隊長很熟!」說罷踩動油門飛奔而去,留下錯愕的他。
初見時的媚態,至今還讓自己臉紅心怯。日後因著工作的需要,和他逐漸熟稔,卻也未曾特意記憶他的容貌,在她人際迎往的棋盤上,他,不過是點綴搭配的小卒。妄想過河卒子當車來攻城掠地,未免費事。
偶經十字路口,逢見他當班時熟練地指揮往來的車群,筆挺的英姿,總教她錯想,幾經改朝換代的古戰場上,他可曾是統率萬馬千軍的將相?而他好奇的是,她東奔西逐的採訪工作,與多少達官顯要平起平坐?她始終不曾表明,自己初出道的辛酸││逢人便遞名片,卻總在負責採訪的單位中的垃圾桶裡發現自己的名片。
開始於好奇的相識,年齡和生活背景差距的壕溝隨之而至。面對自己預謀的獨力排演,其不難預料的結局,她自是心知肚明。
有一年,他們相約至中部的山間旅行。春寒料峭,冬意未褪,冷凝的薄霧攏聚化成微雨,途中見著兩座跨越山溪的吊橋,各名為「天長」「地久」。夜來,散置山谷間的溫泉旅店,亮著幽微的燈光,那時際,日間所見的吊橋驟浮心頭。天長地久,究竟有多長多久?從垂髫至白髮?一生一世夠不夠?朝顏的一生也僅只一日。
最後一回見面,適逢維拉颱風過境。滂沱的風雨中,他挺立在路口的木台上,未著雨衣全身濕透,猶奮力地控制車輛的行止。她刻意將車子停在他身邊,戲謔地猛按喇叭。他當場傻楞,交通立即大亂,他未及開口,她的車子已輕巧地滑入車群中。
事隔多年,她望著案上空白的相框,似等待某張相片的嵌入。而不曾留下他的任何形影,恰似預定結局的詮釋。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