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或墮胎後之身心調適...

最近看到下列兩則報導,深感關懷墮胎議題的重要性:
一、        誆歡喜佛上身三姦大學女,男亂掰附嬰靈 得手還索3600元
自稱具「歡喜佛」法力男子,搭訕一名女大學生,指看到有三個嬰靈跟隨女大學生,…到女大學生住處,以淨身、歡喜佛上身要陰陽合體等理由,四小時內三度性侵女大學生,事後還要女大學生付錢彌補他因此受損的法力;女大學生因曾三度墮胎,一一應允。(頻果日報2008.4.20)
二、詐497萬消嬰靈 假法官姦女9次
五十六歲男子,認識女友的學姊,林自稱是法官兼檢察官,慫恿對方投資法拍屋,還告訴對方身後有嬰靈,必須處理後投資才會順利。女子信以為真,不僅拿出四百九十七萬元投資,還與林發生九次性關係,直到投資一直沒結果,才知上當。(頻果日報2008.5.20)
孩子是父母親共同孕育出來的愛,當父母親被迫面對「非預期流產」、「墮胎」、「抉擇引產」、「新生兒的死亡」時,伴隨著是否認、震驚、難以接受,甚至是抗拒與憤怒等多種複雜的情緒感受,畢竟孩子是父母親心中永遠的寶貝,失去這個寶貝就像是在心口劃下永恆不癒的傷口……個人於臨床實務中發現,男性、及家庭壓力在決定墮胎時的角色是如何?懷孕失落後,對於其「家庭」、「婚姻」、「親子關係」、「考慮再次懷孕」、「嬰靈的疑念」、「承受的失落與壓力」、「如何自我療癒」以及「尋找生命的意義與方向」這些問題常被忽略,醫護人員在提供照護過程中所遭遇父母親的孕育抉擇衝突問題,莫不與其臨床後續處置息息相關,在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專業人員如何幫助父母與孩子面對「生離死別」、對於周產期失落父母親喪慟關懷已行之多年,然而國內這方面充分細緻的探討卻十分稀少。
處理『不想要的懷孕』墮胎或不預期流產,除了影響女性本身最大外,對伴侶、家庭、醫療人員、甚至社會,均可能有不一定程度的影響。「三天墮胎思考期」是否恰當的問題,更開展出對選擇性墮胎的看法受到了挑戰,也提出一些問題,除了生物醫學上的考量外,還牽涉宗教道德、法律、遺傳問題及傳統民間的觀念,情緒較為複雜。而母體除承受流產手術(如子宮搔刮術、真空抽吸)或藥物引產的醫療副作用危險外,尚須承受種種心理的及社會的壓力。所以為了女性終生身心健康起見,一定要尋求可靠的專業婦產科醫師諮詢處理。
許多研究指出:墮胎後的身心適應,若是出現在身心較健康的女性身上,最初可能出現解脫與輕鬆的情緒反應,其次是經歷失落悲傷、失落感、自我責備、罪惡感等等,這些情緒都是屬於正常的,只要是短暫的負面情緒外,不影響生活功能,一般都可以順利度過,不至於引起長期的心理創傷;但若是個案在面臨墮胎難題時,原來即有身心疾病、支持系統不足、或同時存在多種壓力的女性,當家人態度(包括夫妻之間)常是不去談論,甚或責備,以致家庭關係衝突不斷,則屬高危險群,須密切注意流產失落後種種身心的變化。
除此,喪慟可能是增加心理和身體疾病甚至死亡率的危險因子,當醫療機構缺乏人性化未能給予適當的協助下,女性可能陷溺在胎兒失落「嬰靈」懸念的陰影恐懼中,而有莫大的罪惡感在心底翻滾著不得安寧,或是身體健康變差而焦慮起來,出現急性壓力的憂鬱或焦慮症狀,仍是早日求助精神科或身心內科專業人員為佳。
在一般的死亡情境中,經由社會儀式哀悼的過程,接納並支持喪慟者以共渡悲傷;相反的,卻並沒有任何習俗或儀式,在懷孕失落事件發生後進行哀悼,沒有了這種社會支持,複雜性的悲傷和抑鬱是在「無聲無息」中是極可能發生的。懷孕失落的個案最是辛苦,不過在旁人支持、會談之下,配合藥物治療、大部分可以重拾原來的自己,顯示醫療體系提供女性人工流產前、後的心理諮詢,實是刻不容緩的。

相關最新資訊書籍:黃菊珍、吳庶深(2008)『剝奪的悲傷-新生兒死亡父母親的悲傷與輔導』。台北:心理出版社。

[ 本帖最後由 咪糖 於 2008-6-26 22:59 編輯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