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

海鳥愛上魚

[i=s] 本帖最後由 貪婪殺手 於 2009-5-25 00:20 編輯 [/i]

  海鳥俯首低飛,在這片無際大海上,尋找他的食物,然而滿眼之下,原本蒼藍的大海,如今已浮滿黑油油的汙跡,要尋到食物已是艱難,要找到新鮮海產則確實難上加難。
  
  這時的海裏,不斷翻滾著粘稠的烏黑海漿,一條小花魚粘在海裏不能動彈,身體隨著波浪起伏。斜陽反照,魚上鱗光射進海鳥的眼裏,正把他深深吸引。正所謂饑不擇食,海鳥餓了三天三夜,今晨出外尋食物,原本只是碰個運氣,現在讓他發現獵物,豈能放過?於是俯衝直下,小鉤嘴一口銜起小花魚放在嘴裏。
  
  待海鳥要抬頭將小花魚吞下時,小魚柔弱之聲已傳到海鳥裏:「謝謝你!海鳥大哥,你就將我吞下吧,你刺酸的胃液也總比這骯髒的海水好……」
  
  聽著小花魚滿嘴謝意,海鳥心裏感覺奇怪,又覺惋惜,竟沒將魚吞下,只含在嘴裏。待要問小花魚為什麼不害怕,可小花魚已意識模糊,似將死去。鳥雙翅飛掠低空,雙目卻無時無刻凝視著嘴裏之魚,心裏有百般不解:「作為獵物的魚,竟然要求獵人吃掉自己,豈不怪哉?」
  
  注視甚久,只覺口裏塊肉柔軟無比,吃下去定然滋味無窮。可此時,海鳥不禁被小花魚身上片片微紅鱗光吸引,自己黑漆的臉頓時也淺了不少,鉤嘴放軟,竟起了憐惜之意。心底又想到魚不能一日缺水,更不能沉浸在污水之中,於是便想找一處清純潔淨的海面,把魚放了。至於為什麼這般想法,海鳥也不知,只道自己已被小花魚深深迷惑住了。
  
  可眼下大海茫茫,竟無不是黑水翻滾,烏浪沖天,有時撲到海鳥身上,竟使他痛得就要鬆口大叫。他知自己鬆口,魚又要回歸惡海,自己沾了幾滴污水便疼得如此,這魚經日飽受折磨,她怎樣度日實是不敢想像,如此他怎忍心讓她受罪?
  
  前方飛來三隻軍艦鳥,看模樣兇狠狼藉,該也為尋食物而四處奔波。他們遠遠看見海鳥銜著食物,自然飛將過來,看模樣,自然要進行掠奪作戰。海鳥遠見三隻軍艦鳥,自是不敢鬆懈,趕緊改變飛行方向,遠離軍艦鳥群。
  
  軍艦鳥仗著體形龐大,攻擊力又是驚人,可也深知海鳥出名迅速無比,若是急功近利,便會被海鳥竄逃,到口食物便再次消失。於是三隻海鳥兵分三路,向左中右發動攻勢,勢要包圍海鳥,奪其魚食。
  
  海鳥並非軍艦鳥對手,單獨對戰已不能獲勝,如今三個敵人左中右包抄齊攻,更絕對不能硬拼,只能尋機逃竄。雖然海鳥幾天沒吃東西,加上嘴裏夾著花魚,負擔多了不少。只不過,海鳥的危機處理能力,以及將體內的霎時爆發潛能的能力,皆是他在這弱肉強食世界裏的生存之道。
  
  憑著一身輕盈的滑翔技巧,幾隻軍艦鳥縱然包抄,也難以立時捕捉海鳥一根羽毛。左面的軍艦鳥猛然衝刺,海鳥不慌不忙已將避過,可右面軍艦鳥又已攻至,海鳥一驚,雙翼齊拍,一躍已到了高空,可就在這時,前方攻來的軍艦鳥早已奪去制空權,他雙爪猛地下擒,利爪割破了海鳥雙翅,這個痛楚非常人能理解,只見海鳥飛了數次,最終傷重下墜,可口裏仍咬住魚絲毫不松。
  
  由於下墜之勢非同小可,加上軍艦鳥從上而下猛撐,海鳥便如同利箭貫穿海水般,直向海底插去。上空的軍艦鳥怪責自己出力太猛,又不能雙爪擒住海鳥,只能眼巴巴瞪著獵物沉到海底。三隻軍艦鳥在高空盤旋幾個圈,才悶悶不樂飛走。
  
  可能是海水太過於粘稠,海鳥跟魚直插下去,並未到底。鳥昏迷下去,魚也驟然未醒。於是雙雙被巨大浮力托上水面,在海上任意漂流。鳥入水中,他不能像魚一樣用腮呼吸,沉到海底自是九死無生,而現在被浮上海面,卻又能呼吸。
  
  魚醒轉過來,經此番折騰,滿以為已喪生鳥之胃裏。可剛睜大眼睛,駭然見到海鳥躺在身旁,又是奇怪,又是害怕,她奇怪鳥何以不將自己吃掉,自然也不知方才海鳥為保護自己而作出奮力抵抗的事。
  
  魚兒心底善良,不忍心看到海鳥死在眼前,又見鳥身上沾滿濃稠海水,就算醒來也飛不起,於是竭力遊到其身旁,張嘴就是啃咬,她將鳥身上的黑海水咬下,圍著鳥身又折騰了將近半個時辰,才勉強將鳥身上重要飛行部位清潔乾淨。
  
  當鳥醒來,卻見魚躺在身旁,也不知翅膀沾了這海水還能拍得動,因此鼓起力氣,再次銜起已筋疲力盡的小魚起飛。他也察覺到,雙翅所受的傷害已經痊癒,心裏驚詫不已,還以為是海水有治療作用,卻不知這魚之的唾沫具有治療功效。
  
  如今的海鳥精神為之一振,如同飽了頓大餐一樣,力量充足無比,他銜著小花魚繼續尋找潔水的旅程。
  
  飛了一天一夜,只道嘴裏之魚脫水甚久,早已斃命,只是肚子不餓,心底也不忍將魚吃下。
  
  忽聽見魚的柔弱聲音:「海鳥大哥!你……你為何不把我吃掉?」
  
  海鳥聽魚還沒死去,心裏暗下佩服,然口帶驚喜地說:「我不餓,更何況我……我,你……你……」
  
  聽海鳥支支吾吾說不出聲,魚兒也是羞答答的不再作聲,其實心裏明白,海鳥大哥定對自己產生特別意思了。
  
  「知道你尤受海水之苦,故想帶你尋找一片潔淨的水源,讓你生活下去。」海鳥飛行時刻,卻眼不望前方,只是深情望著魚。
  
  魚側目相視,看著海鳥眼裏百般的曖昧深情,早已猜出八九分,只是也不說穿,只說:「謝謝鳥大哥的相救,小魚女無以為報,唯有將我……」
  
  海鳥知花魚想說什麼,為消除他們獵人與獵物之間的特殊隔膜,他狠心說了出來,語帶苦澀:「我不會吃你,因……因為我喜歡你……」
  
  花魚雖猜到話意,但親耳聽見,心裏還是砰然一動,不知如何回話,心潮起伏不定,小鹿亂撞。海鳥感覺著魚的心跳突然加速,也明白心意已直達魚的心坎,心裏也是歡快無比。於是雙雙一路向北,為了趕快找到水源,海鳥唯有拍翼加速。
  
  極北地區,原是冰雪交錯,冰封萬丈,寒氣逼人的,可如今這裏冰原罕見,巨型浮冰已是世上罕有之物。想到一個世紀以前,海鳥飛行之處可是一塊龐大冰島,現在卻被烏黑的海水侵佔而縮小,這是好是壞,海鳥不知,只是可飲用的水不斷減少,冰原自然是生物生存的必需物了。
  
  不知飛了多少萬千米,突然一股寒風撲面而來,狂風怒吼,帶著割肉的風刃,使海鳥不敢貿然搶進。不過目的地也接近了,這世上唯一一處冰原,北極中心。陽光厲猛,卻不如寒風刺骨,海鳥冒著寒風對抗飛行,正要尋找降落地點。可是面前白霧漸濃,已難以辨認方向,海鳥胡亂飛了一陣,與風雪對抗良久,體力漸漸不支,被迫降落,可不知降落之處是冰還是海。
  
  須知北極之地為地球最冷的地方,平日最少也是零下五十幾度。可現在海鳥跟魚並沒有即時凍死。也就是說,北極已不再酷冷,只是長此下去,居住溫帶的海鳥依然支持不了,身為變溫動物的小花魚更不能抵受。
  
  風雪驟停,濃霧漸散,夕陽射穿雲層普照北極之地,環島而視,卻見島大小只有原始北極的千分之一,只算比普通小島嶼大一點,然而冰雪鋪地,依然是塊大冰島。
  
  海鳥喜悅之感已勝過周邊寒氣,他將小花魚平放冰面,繼而用雙翅緊裹著魚身,蹲坐地面。他希望靠著陽光,加上羽毛配搭體溫弄成的暖窩,儘快在入夜之前融出一個小水坑,那樣魚便能在潔淨的水裏游泳了,天氣雖寒,但總比外面黑漆的海水好。想罷,海鳥混混沌沌,體力不支終於入睡。
  
  只覺身體已被水包圍,花魚立刻騰躍起來,她高興地吮吸著冰上的純水,但覺涼快清爽無比,便扯著海鳥的羽毛,說:「鳥大哥,我有水啦,快來喝水!」
  
  一喊之下,魚並沒聽到回應,再喊兩聲,便有些失望了,但覺周圍溫度依然不減,便放下心去,自顧自的在小水坑裏暢遊。偶爾抬頭看看漆黑夜空,竟看見空中時而淺綠微紅,時而湛藍深紫,光造成的帷幕甚是縹緲,像由微風帶動,又似熊熊火燒,天空亮麗一片,美麗景象使得心神俱醉。
  
  「鳥大哥!這美麗的七彩炫光多好看,多浪漫!」魚兒又扯海鳥羽毛,但他仍是不動,只覺夜裏寒風呼呼,海鳥懷內的溫度竟在逐漸減少。
  
  魚心下一驚,猛扯鳥大哥羽毛,可未見動靜,殊不知入夜不久,海鳥已受不住冰冷寒風,沉沉睡去,而這一睡,他也永遠不會醒過來。
  
  魚兒久試不果,急得眼淚泊泊外溢,見戀人已然死去,更是淚流不停,情深至此,亦無他物所能比擬。
  
  淚流不停,又過了一天一夜,那小水坑早被淚水填滿而外溢,海鳥屍體依然圍立在花魚身邊,身體被連夜風雪掩蓋,經已結成一尊雪雕。
  
  魚淚細流千萬年,極北之地廣受淚水覆蓋,風雪凝結,已將北極面積擴大百多倍,不過離回復原貌還遠著;又因花魚之淚順流而下,淚水聚集成海,漸漸取締了濃稠惡臭的黑海,鹹澀的淚之海,海水純潔依然,清澈透底,被陽光折射,竟產生一種憂鬱的藍光……
  
  「呵呵!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海是藍色的啦!」兒子睡在小床上,故事聽完了,卻睡意全無。
  
  只見母親眯著眼,慢慢合上故事書,安詳說:「兒子快睡吧!明天要上學!」
  
  「不睡,不睡!我會跟海鳥一樣一睡不起的!」兒子甚是不安。
  
  母親沒有答話,只將手覆蓋兒子眼簾,眼中之淚已落到兒子的嫩臂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