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

德珍2之北都風雲 真的只是番外篇-藏得太深4/30

本帖最後由 瓊心 於 2010-5-1 05:48 編輯

待得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時百花殺。
冲天香陣透長安,    滿城盡帶黄金甲o

北都風雲~引子

德珍望著這可怕的男子大步的走近床禢前,禁不住渾身的顫抖o
內伺躬身行禮,退的一乾二淨,她好想求他們留下來,又怕她們留下來,留下來做甚麼?觀賞他強暴她的戲碼嗎?
那驚人的氣魄威儀,冰冷嚴峻又出奇俊美的臉上充滿著某種說不出的憤怒,她畏縮,像隻淋了雨的小獸那樣o
她費盡力氣想躲想藏,卻沒動分毫,絕望成了心頭唯一的吶喊o
她清麗而素淨的臉龐,加上她幽靜的眼神 ,一向給人一種很乾淨,出塵的感覺o

此刻出現在她眼中的控訴 ,令殷昭君心頭極度不舒服, 好似他正在犯下甚麼可惡的罪行o
在他眼裡,她悲慘的表情是種嚴重的羞辱o   
當自己是魚肉?等他來宰割嗎?
那個面對猛虎,悍不畏死,勇敢搏鬥的小勇士呢,跑哪兒去?
空氣中殘存淡淡的異味,內伺對她下藥,怕她反抗,掃了他的興嗎?
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幹的?
他冷哼[啞了嗎?]
德珍抖著雙唇,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咽,她眼中的恐懼和委曲,令他心口的怒火,加倍悶燒o
還下了啞藥...明知道服下解藥就沒事了,也不能稍解他心頭的不悅o
他怒笑,微微低下頭,離她很近很近,一手拉扯著中衣,裸露出健壯的胸肌o
淚水急滾滾,滑落她慘白的臉蛋,她也只剩下這雙出奇的大眼還算能看,是想讓他壞了胃口嗎?
看得出她嚇壞了,要真嚇死了,倒也省了一番功夫,省的他....
氣得把她碎屍萬段o
簡直是可惡至極,甚麼時候?他殷昭,淪落到要用脅迫的手段來使女子屈服o
他是大殷朝偉大尊貴的君王,統治九州的天下共主,臨幸她,是她的榮幸o
不知好歹的女子,哪點委屈她?!
他該轉身就走, 但身體與理智產生了拉鋸, 他輕舔著她的唇o擁她入懷o
她張著無辜的大眼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個居然吻在了自己唇上的傢伙,感覺到唇上濕濕的,
潤潤的,像是有條小蛇在那裡蠢蠢欲動,竟像是要鑽進自己的嘴裡去。一時間,呆望著
幾乎貼在臉上的那張俊臉
愚蠢的女子,不懂得親吻的情趣嗎?
不懂得親吻要閉上眼嗎?!
還是個不知人事的小姑娘?那就由他來教她吧? 
他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喜悅o 
她閉上眼,這還差不多,這還差不多.....軟綿綿的身子,柔順的貼著他.....
身上還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體香o越貼近,越濃,不刻意吸引人,卻極好聞o
高漲的欲望 彷彿從血液裡燃燒...
真是混帳至極o
他一拳恨恨的擊在床板上,發出巨響o
[大王,出了甚麼事...]
焦急的內伺在外頭急聲問道:
[誰都不准進來....]他氣極的怒吼o
第一次,有女子在他臨幸時昏過去,有辱他的男子尊嚴,這麼丟人的事....
他應該趁這機會入她罪,下旨賞她幾個板子,不用多,三五下就足以將她杖斃o
省心省事 .....
他到底在幹嘛,在幹嘛....嫌惡地看著哭花的小臉蛋,大拇指輕拭她臉蛋上的淚痕o
哭得這麼醜,這麼醜,活像對她做了甚麼十惡不赦的罪行?!
宮裡隨便抓一個女子都比她美麗,比她甘願萬分 ....使盡千百種手段,佻逗魅惑,求他寵愛o
不聽話的手輕捧住她佈滿淚水,撫著哭得慘兮兮的小臉,俯下頭溫柔的吸吻著臉上的淚痕o
他的手在幹嘛?!在幹嘛....
殷昭君看著自己的手 ,好似手中突然冒出怪物o
幹嘛拍撫著她的背? 像哄個娃娃似的
他這輩子可還沒安慰過人,哪個女子對他不是曲意求歡,對他百依百順,用盡心機討他歡心o
哪用他費心?!
失去溫度的小嘴兒像充滿香甜的蜜液,好甜...
他親憐密愛的貪求著,雙手將她抱得更緊o
瘦巴巴的身板,哪裡吸引人?!
哪裡吸引人.....只怕是一壓就碎o
這個可惡的女子,她到底有沒有吃飯啊?! 想把自己餓死嗎!
依她病弱的身子,只要再一時半刻,天冷,她的身子哪裡熬的住,只要她死了...
.只要她死了....
他就能穩住他的王位 ,不受威脅....去她的降世天人
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
他用力的拉過棉被,覆住她冰冷的身子,迅速的窩進被窩裡,輕輕的摩擦她冰冷的小手,將她抱得更緊o
這個混帳東西!
到底要把他的心痛到甚麼樣的地步?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4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