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原創) by戀空

本帖最後由 天下唯我獨尊 於 2009-9-3 12:07 編輯

湘北高校

三年甲班

學生們一個個姍姍來遲,不久上課鐘聲響了。

“喂~聽說今天來了一個插班生。”建東俯身前去和坐在前面的炎淩說。“都已經第3學期了,現在才來。奇怪。。”

這時,班導老師走進課室。

同學們給班導老師行禮後,班導老師笑著回禮。“各位同學早。”

“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班導老師別過頭望向課室門外,招招手。

然後頂著一頭長發的女生走進來。長長的劉海,遮住了她的臉,誰也看不清楚她的長相。

“和大家自我介紹吧。”班導老師輕輕說。

“大家。。好。我姓夏,夏天的夏。單名一個雪,冬天下雪的雪。”她停了一會兒,“請大家多多指教。。”

“嗯~妳下去坐吧。”班導老師做了邀請的手勢。

夏雪看著下面的同學,然後看見最後面靠窗的空位子。“是。”


好不容易來到了午休,同學們都各自和同伴一起去用餐。沒有同學走近夏雪說話,只有指指點點的交頭接耳。夏雪本來想留在課室用餐,可是感到渾身不自在。所以就拿著便當,走到課室外的小草地,坐在樹下一個人吃便當午餐。

建東用手村頂了炎淩一下,“喂,我們的新同學在那邊。”

炎淩看了一眼,“走吧。”

“我連她的臉孔也還沒看清楚哩,不如過去。。”

“要你自己去。”炎淩打斷了他的話。

建東就真的走過去了。。

“嗨~”

夏雪抬起頭,看了看建東,然後馬上收拾便當,就跑開了。

建東都摸不著頭腦,唯有回頭。

“就說了不要過去。“炎淩淡淡地說。

“我只是說了一個字而已啊。”

炎淩沒回答只是向前走開。

“喂!炎淩!”建東嘆了一口氣,“老是這樣酷。”



早上,炎淩人剛踏進校門。就突然有個女生出現,攔住了他的去路。

“炎陵學長,可以和我交往嗎?”

“不可以。”炎淩冷冷地說,然後就從她身邊走過。

這時,夏雪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炎淩的前方,看著他們。

炎淩看了她一眼,夏雪馬上就低下頭急急走開。

今天,第一課就是體育。大家都換好衣服到室內體育館各自活動,只有夏雪沒有換上運動服,坐在角落看著同學們。。

“喂~你看那個夏雪,好像是被批準不必上體育課似的。”建東細聲和正要投籃的炎淩說。

炎陵投下了一球,“你可知道現在你正在參與3人籃球比賽?”

“哎喲!沒關系啦。反正是玩玩而已。”建東突然緊張地拍拍他的肩,“她望著你咧!!”

炎淩徐徐的睨了夏雪的方向,他看見夏雪的表情是渴望的羨慕,還有無奈。

夏雪拿起隨身帶的小筆記本,開始認真的寫著。


因為建東的關系,所以炎淩也不知覺地注意起夏雪。雖然夏雪有點像是被孤立,但安靜的日子,上課、寫小筆記、一個人用餐地平靜一天天度過,她並沒有不開心。


為了一年一度的校慶,三年甲班選擇了表演舞臺劇,而音樂方面就自然由炎淩負責。雖然他不是很願意,可是今年是最後一年,所以他才接受了這個任務。

經由班導老師和同學的討論後,決定了『羅密歐和朱麗葉』。

這樣的團體合作表演,讓夏雪有點不安。她向來和同學沒有什麼互動,也怕自己做不好而連累同學。。

所以,在班上開會時,她第一次開腔了。當她舉起手時,大家都安靜了。

“什麼事啊?夏雪。”班導老師問。

“我。。我可以不參與嗎?”

“為什麼?”

“呃,我。。”夏雪吱吱唔唔的,頭漸漸的低下了。

“因為我要求她幫我做音樂。”炎淩突然站起來說。

頓時一陣小騷動,班上同學的視線全集中在夏雪身上,害她臉紅了。

“原來是這樣。”班導老師笑了,“好吧,妳就只幫忙炎淩做音樂好了。”

“謝謝老師。”炎淩說,“聽見了嗎?夏雪,沒有我批準,妳不能幫其他人。”

夏雪不知道為什麼炎淩會這麼說,但她還是接受了點點頭。。

在一旁的建東傻了眼。。

炎淩一坐下,建東就湊前去。“你怎麼了?”

“什麼?”

“你竟然會站起來幫她耶!”建東很驚訝,再竊笑。

炎淩皺起眉頭不語。

班會結束後,一些女同學見炎淩離開了課室,就走到夏雪座位。

“夏雪,妳還真厲害。”

“對啊~竟然可以讓我們班的冰美男融化了。”

夏雪猛搖頭,“沒有。。我沒有。。”

“別再裝啦!快點說嘛~妳是怎麼辦到的。”

“對啊~就說來聽聽。”

夏雪還是搖頭,“我真的沒有。。。”

“夏雪。”突然響起炎淩的聲音。

大家都安靜了。夏雪回頭看見炎淩站在她身後,先愣了一下。

“我現在要去找資料,有時間跟我一起去嗎?”炎淩淡淡地說。

大家一臉驚訝又羨慕的表情。

夏雪呆呆地點點頭,然後就馬上 收拾好跟著炎淩離開。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一路上夏雪都是低著頭跟在炎淩身後。

來到校園中央廣場時,炎淩突然停下腳步並轉身,夏雪就沒注意撞到他身上去了。

“哎!對不起。”夏雪馬上往後退。

炎淩不語。

夏雪因他沒說話,就一邊往後退並徐徐抬起頭看,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炎淩。

“妳可以回家了。”

“呷?我們不是要。。。”

炎淩沒說什麼,然後轉身就走。夏雪站在原地,看著他的漸漸遠去的背影。

她追上去攔住了炎淩。

“我和你一起去。”

炎淩看著她,不語。

夏雪從炎淩的眼神,感覺到拒絕之意。她低下頭,“嗯。。”

看著夏雪一臉難過地轉身離開,炎淩又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過分。

“我沒說批準妳,‘現在’可以回家。”炎淩說。

夏雪停下腳步回頭,笑了。

炎淩第一次看見夏雪的笑容,還有淺淺的酒窩,很可愛。。

從兩人一起踏出校園,然後一起用餐到上唱片行找CD。夏雪雖然都是不多話,可是就是一直微笑著,而且洋溢著一絲絲的幸福感。。

今天是炎淩看見夏雪最多笑容的一天。

將近傍晚,走向捷運月臺的兩人,一路都是沉默的。但夏雪的臉上是喜悅掛著微笑,炎淩突然牽起嘴角笑了。

夏雪發現他笑,就很驚喜地靠近他看。

夏雪的舉動,令炎淩收起了微笑。

“妳住哪兒,我先送妳回去。”

“不需要了,謝謝你。我自己可以的。”

這時,XXX號到站。夏雪向炎淩招招手,然後就上了捷運。


之後的接著的連續幾天,夏雪都沒有來上課。沒有人知道原因,班導老師只是說她請病假。看著夏雪的座位,炎淩感到很奇怪。

『為什麼會突然請病假?那天不是好好的嗎?難道是回家途中發生了什麼。。』

因為心裏的不安,所以在放課後,炎淩就到教務處找班導老師要了夏雪的住址。

花了一些時間找到了夏雪家,炎淩站在大鐵門外看了看四周。這時,眼前出現一個中年女人。

“請問,你找誰啊?”

“不好意思,請問夏雪同學在嗎?我是她的同班同學炎淩。”

“啊~你就是炎淩。”

炎淩感到奇怪地點點頭。

“我是夏雪的媽媽。” 夏媽媽瞇起眼笑,開了鐵門。“小雪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伯母,妳好。”

“請進。”

“不了。”炎淩只是站在門外。“因為夏雪幾天都沒來上課,所以特地前來拜訪想知道她的情況。”

“喔。。她沒什麼事了,明天就可以去上課。”

“哦,那就好了。”炎淩松了一口氣,“不打擾了。我。。”

“炎淩!”夏雪突然從屋裏跑出來。

“小雪,妳不要跑這樣急。”夏媽媽大叫。

炎淩很奇怪夏媽媽的反應。

夏雪笑了,“媽,我沒事。”她轉向炎淩。

“沒什麼事了,先告辭。”炎淩轉身就離開。

夏雪見炎淩就這樣回去,心裏很失望,嘟起嘴。“媽,我出去就回來!”

說罷就頭也不回地跑出去了。

夏媽媽怎麼叫也沒用,“這孩子。。”眼眶有點紅紅了。

“炎淩!”

“唔?”炎淩停下腳步,然後轉身。

同時夏雪就一時情急誤腳拐了一下,撲向前時正好被炎淩接住。

倒在炎淩懷裏的夏雪,霧煞煞地笑了。“對不起。”並用力地喘著氣。

炎淩見她安穩地站好,才放開她。“怎麼了?”

“我想去你家玩。”

“嚇?”

夏雪牽起炎淩的手,“先和我回家拿一些東西。”

“夏雪。。”

夏雪沒有再多說,就牽著他回家。

對于夏雪要去炎淩家的事,夏媽媽竟然沒有多意見,只是吩咐夏雪一切小心。夏雪就真的收拾了好幾件衣服,然後就拉著炎淩去和夏媽媽道別。

“媽媽,不要擔心。有炎淩在,我會沒有事的。”

“伯母,我會好好看著她了。”炎淩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遲一些我會送她回來。”

“這孩子有時候會很任性,麻煩你了。”

夏雪一聲再見,然後就離開了。

從來都沒遇上這種狀況的炎淩,面對著這樣的夏雪有點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夏雪在想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變得主動又活潑。

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夏雪雀躍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炎淩之前所有的疑問,又覺得無所謂了。。

“爺爺,我回來了。”

“小炎?今天那麼遲啊?”炎爺爺從屋裏走出來。

“爺爺好。”夏雪禮貌地打招呼。

炎爺爺眨眨眼,“妳是。。?”

“我是炎淩的同學,我叫夏雪。你可以叫我小雪。”

炎爺爺看了看炎淩,又看看夏雪。“呵呵~小雪 ,妳好。”

“爺爺,我會在這裏住幾天。”

“嚇?!”炎爺爺傻了眼。

“夏雪,妳。。”炎淩還以為是明天就送她回家。

“不可以嗎?”夏雪嘟起嘴,“人家連行李都帶來了。”

“可是。。”炎淩有點失措。

“沒關系~”炎爺爺笑了,“歡迎哦。”

“謝謝爺爺~”

炎淩沒想到爺爺會這樣說,他也沒辦法了。。


家裏多了一個女生,確實有點不習慣。尤其是炎淩,本來安靜的生活,就被夏雪搗亂了。他根本沒辦法想像,家裏就這樣突然來了一個女生。雖然說是住幾天。。。

兩人一起上學,途中會因為夏雪對一些事物好奇而停下。

“炎淩,那裏是什麼地方啊?”夏雪被一家裝潢特別的商店吸引住。

“剛新店開張的寵物店。”

“裝潢很漂亮嘢~我們過去看看。”

“現在是要上。。”

炎淩話還沒講完,就被夏雪拉著走向寵物店。


放學回家,也會因夏雪而在途中停下而遲了回家。

“炎淩,我想吃甜甜圈。要不要一起?”

“不要。”

“哎呦~一起嘛。。”夏雪拉著他的手臂,“你打算就這樣看著 我吃嗎?”

“我先回家,妳慢慢吃。”說罷就提步走。

“喂~你就等等我買了在路上吃嘛。。”

炎淩停下腳步嘆氣了。


在學校盡管他們都沒有什麼互動,但建東還是看出他們有什麼。炎淩被建東問了好幾次,但他都沒說。

後來也轉出炎淩和夏雪交往的傳言。炎淩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但介意的反而是夏雪。就是忙解釋他們什麼都不是。

“沒有~真的沒有!”夏雪急著解釋。

“哎喲,當炎淩站起來幫妳說話時候,我們就知道你們不簡單了。”

“對啊!我們和炎淩當同學那麼久了,都沒見他有這樣的舉動。”

同學的我一言你一句的,夏雪也沒辦法了。在一旁的建東很奇怪她為什麼要急著解釋,炎淩那一臉的事不關己,就知道沒有這回事了。。

“夏雪,算了。”建東走近她低語,“妳會越描越黑的。”


平時在家做飯的炎淩,也因為夏雪也要幫忙下廚而亂了次序。蒸水蛋就忘了看火,結果變成水煮蛋,煲飯就因為水量放太多變成粥、切蔬果就切傷自己的手指、炒菜就鹽糖常分不清。。

閑來會練琴的他,時間也被夏雪突然來的怪想法給拉出外了。

“炎淩,你家外的樹好大哦。。不如我們給它裝一個秋千吧!”

“不是吧。。”

“來!我們現在就去弄!”

“等。。”

炎淩話還沒說完,就被硬拉出去了。


不過,炎爺爺倒是很喜歡夏雪,常和她聊天。


晚飯後,炎爺爺就一如往常找老朋友到聯誼會所去哈啦。炎淩在溫習功課,而夏雪就坐到鋼琴前,隨意的玩弄琴鍵。

“炎淩。”

“嗯?”

“我想聽你彈琴。”

炎淩想了想,“這時間彈鋼琴會打擾到別人。”

“我明天就回家了,你不能為我彈一次嗎?”

“你每天在看我弄舞臺劇的音樂,不就在聽我彈鋼琴了嗎?”

“那不算啊~人家是要你為我特別彈奏啦。”

炎淩發現夏雪真的不一樣了。自從病假後返校,她話多了也比較主動。他不明白也沒想開口問,因為他認為,如果她要說的話,自然就會對他說。

突然,夏雪胸口感到很幸苦,臉色也變蒼白了。炎淩馬上走過去,“妳怎麼了?”

“我。。”夏雪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房。。”

炎淩還來不及扶著,她就昏下去 了。。

“夏雪!”

炎淩不多作思慮,馬上就背起她往附近的診所跑去。

途中,夏雪朦朧中醒了過來。“炎淩。。”

炎淩停下了腳步,“夏雪?妳沒事吧?”

“沒。。沒事了。”

炎淩小心翼翼地放下她,“妳臉色不是很好,真的不要緊嗎?”

夏雪坐在地上,讓呼吸順暢後,笑了。“沒事。”

炎淩看著這樣的夏雪,其實很擔心。但,他卻沒繼續問下去。

“我們回去吧。”夏雪站起來。

炎淩就扶著夏雪慢慢的走回家。


次日,夏雪收拾好就像向炎爺爺道別。

“爺爺,謝謝這幾天的招待。”

“呵呵~歡迎再來哦。”炎爺爺瞇起眼睛小說。

“唔!”夏雪點點頭,“如果還有機會,我會再來打擾。”

“好好~路上小心。”

“知道了,再見啦!”

炎淩在送夏雪回家的路上,一直都沒說話。而夏雪就一直靜靜的看著他。。

下了捷運,夏雪停在月臺。

“其實可以轉到湘北,我已經很開心了。”夏雪突然說,

走在前面的炎淩停下了腳步。

“炎淩,謝謝你。這幾天,我很開心。”

炎淩轉身看著她。

“你不必再送了,我們在這裏分手吧。”

“可是我答應了伯母一定要送妳到家。”

突然,夏雪一陣眩暈,胸口一緊就開始喘不過氣,接著就昏倒了。。

炎淩馬上把她接住,“夏雪!”


私立中央醫院

夏媽媽在緊急室外,來回不安地走動著。

“伯母,對不起。”

“不關你的事,夏雪本來就有病在身。”

“本來就有病在身?”

“這孩子,有先天性心臟衰竭。”夏媽媽深深地嘆氣,“一直以來都靠藥物維持。。”

炎淩似乎很難接受這個消息,他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時,緊急室的燈熄了,醫生從裏頭出來。

“醫生,我的女兒的情況如何?”

夏雪隨後從緊急室被推出來。

“到我房間再聊。”醫生說。

說罷,夏媽媽就跟著醫生離開。炎淩就跟著護士送夏雪到病房。

看著睡在病床上的夏雪,炎淩才明白為什麼她不必上體育課,為什麼突然連續幾天請病假,為什麼夏媽媽那麼緊張。可是。。

夏雪徐徐地睜開了眼睛,朦朦朧朧地看見了夏媽媽。

她牽起嘴角,“媽~”

夏媽媽走到床邊,握起她的手並摸摸她的頭。“還好吧?”

夏雪點點頭,然後看了看四周。

“這裏是醫院,是炎淩送妳過來的。”

“他人呢?”

“剛回去。。”

夏雪有點失望,“他都知道了嗎?”

夏媽媽點點頭,“對了,爸爸在國外也擔心著妳呢。”

“為什麼告訴爸爸?”

“我是擔心。。”

“媽媽。”夏雪打斷夏媽媽的話,“醫生不是說了已經為我安排好了嗎?只要有適合的心臟就馬上動手術。”她笑說。

“我知道,可是。。”夏媽媽一臉憂愁。

“媽。”夏雪再打斷夏媽媽的話。“是不是醫生對妳說了什麼?”

夏媽媽低下頭,“醫生說,妳的情況已經快到藥物不能控制的狀況了。如果再找不到適合的心臟。。”夏媽媽說到哽咽了。

“媽媽。。”


炎淩回到家,呆呆的好像剩下沒有靈魂的軀殼。

炎爺爺看見他怪怪的,“什麼事了?”

“沒有,沒事。”炎淩淡淡地說,“我有點累,先回房休息。”

“對了,夏雪有東西忘記帶走。我放在她房裏。”

炎淩點點頭。

炎爺爺從沒見過炎淩這樣,他不肯說,炎爺爺也沒辦法。

炎淩來到夏雪睡的房間,他深深的作了深呼吸,然後走進去。原來夏雪留下了一件紫色的外衣和一本筆記本,他拿起了筆記本。

炎淩認出是夏雪平時在用的筆記本,他本來想收好還給她。可是他。。。


【11月10日  晴
明天,我就要回家了。還以為不會有事,豈知還是病發。。
雖然他看起來很冷靜,但剛才真的好像有被我嚇壞了。對不起啊。
這幾天真的很開心,可以和他在一起擁有了屬於我們的記憶,真的夠我回憶了。
炎淩,謝謝你。。        】


炎淩有點不明白,所以他又往前翻閱。

【11月8日 雨
    爺爺說,原來你爸爸媽媽為了生活,從小就把你交給爺爺,他們就到了國外做二等公民。除了定時匯錢回來,就從來沒有回來看過你了。。
    每次看見別的小朋友有爸媽在身邊,你都會很羨慕。後來還漸漸變得有些自閉,漸漸疏遠朋友,性格越來越內向。
    原來,你的笑容是因為這樣而消失的。不要緊,你還有爺爺和建東啊~ 加油哦!】


【11月6日 晴
    炎淩其實很遷就我了,很多時候都是我來硬的要他做,他雖然看起來不怎麼願意,可是還是陪著我。是因為他答應過媽媽會看顧我的關系,還是。。。?
    我只是想要多一些和他在一起的回憶,不會很過分吧?
    炎淩,如果這的讓你難受了。。對不起,希望你不要因此討厭我。。】


【10月30日 晴
很意外他會來我家找我也~真的很開心!
對於我的舉動,他似乎被嚇到了。哈哈~本來沒打算這樣,可是我怕。。。
還好的是他沒有拒絕,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好。到底還是女生嘛,一點矜持也沒有。
    炎爺爺很可愛~還要感謝他讓我留下,不然,還是會被送回去。謝謝你啦!炎爺爺。】


【10月18日 晴
    今天真的好開心好開心,他居然站起來幫我耶!!而且還和他約會了~哈哈!也算吧。。
我們一起吃午餐一起上唱片行找CD,我還看見他笑呢!好久沒見過他的笑容了。。
本來想讓他送我回家,可是不爭氣的我,居然開始感到不舒服。幸好,捷運來得及時,不然就被他知道了。。
這是個好的開始嗎?炎淩。。。】


炎淩越看越不明白,『很久沒見過我的笑容?!我們。。認識的嗎?』他再隨手翻看,結果還是和自己有關的內容。。

【9月12日 雨
    今天看見他籃球耶~好帥氣噢!雖然只有看的份,我還是很開心。
    還有看著其他同學在開心的玩樂,我好想參與。。可是,我不能。哎喲~沒關系啦!靠想像就好啦!對不?所以,夏雪啊。不要難過嚕。】


【9月5日 雨
    終於來到了湘北,好開心!更開心的是竟然可以和他同班,本來還以為要想辦法找他的班級。沒想到居然就被編進了在他班上!
    原來他的名字叫炎淩。。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緣故,我竟然變得內向了,還有點害羞。真糟糕!不過,不要緊。我會慢慢習慣的!加油!夏雪!
    還有謝謝老天對我的‘同情’,哈哈!】


炎淩放下了筆記本,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接著又再往前翻閱。。

【7月26日 陰
    最近,似乎越來越頻密了。。媽媽總是要為我擔心,我也很難過。
    我考慮了很久,我決定要轉去湘北。我要見他,我不想帶著後悔離開。
    希望湘北會接受我。。】


【6月6日 晴
    今天是我生日耶!夏雪,生日快樂喲!
    我放課後,特地到捷運去等他。可是,等了整個小時都沒見到人。。今天他沒上課嗎?生病了?
唔。。真的有點失望哩。沒關系,反正明天還是可以見到他。
     爸爸送了我一件外套,好漂亮紫色的,好浪漫~
     媽媽就做了一個我最愛吃的水果蛋糕。謝謝你們。我很喜歡!】


【5月21日 陰
    突然昏倒的瞬間,我以為就這樣離開了。。當我張開眼睛看見媽媽時,我當下真的很開心。因為我還活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找到適合我的心臟可以更換。
    除了媽媽和爸爸,我最捨不得的是他。。像我這樣的人,真的不適合有朋友。只會讓人擔心和傷心。可是,卻偏偏讓我遇上他。
其實,能活到今天真的已經賺到了。還讓我遇上他,給了我戀愛的感覺。真的很滿足了。。不敢奢求了。。】


【4月29日 雨
    哇!今天看見他第一次笑哩!好漂亮的笑臉。。
    為什麼他不喜歡笑呢?老是酷著一張臉。。有機會,我一定會告訴他。“你笑起來很好看。”
    哈哈~這樣一定會嚇到他吧?突然有個不認識的女生對他這麼說。。不過,有這樣的機會時再說吧。。】
   

看著這些幾乎和自己有關的筆記,炎淩才知道原來夏雪一直都注意著他。他不敢再翻閱下去。。

他呆呆地坐上床上,看著夏雪那紫色的外衣好久好久。。。。


三年甲班

建東見炎淩從上課到午休再到放學,都是心不在焉的。

“炎淩,你沒事吧?”

炎淩搖搖頭。

“對了,夏雪呢?怎麼又不見她來上課了?”

炎淩不語。

建東很久沒見過這樣的炎淩了,他知道炎淩一定有心事。他給炎淩的肩膀重重地握了一下,以示支持和給他打氣。然後拿起書包就離開。。

炎淩的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把已經完成的背景音樂CD交給有關的同學。

“弄好了?好快。。”有同學說。

“有什麼問題再給我知道。”炎淩丟下一句就離開課室。

經過夏雪的座位時,他睨了一眼,然後繼續他的腳步離開。


回到家,炎淩每經過一個地方都會想起夏雪。她曾經在這裏做過什麼,她的一舉一動一牽一笑,都很深刻的出現在腦海。炎淩看著筆記本和掛在墻壁上的紫外衣,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小炎啊!你的電話。”突然響起炎爺爺的聲音。

“好。”

走到客廳,炎淩發現爺爺的表情有點怪,他接起來電話。。

“喂。”

電話的另一端是安靜的。

炎淩也沒有繼續說話。

在一旁的炎爺爺見他不說話,就顯得有點急躁了,“怎麼不說啊?說話啊。”

看見爺爺的反應,炎淩猜想爺爺應該知道對方是誰。他一手捂著話筒,“爺爺,是夏雪嗎?”

爺爺不語,點點頭。

電話的另一端依然是安靜的,他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放開手。“明天,我到醫院看妳。”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哭泣的聲音。

“等我。”說罷炎淩就放下了電話。他看著爺爺,“你都知道了?”

炎爺爺深深的嘆氣。。


炎淩放學後給就直接到醫院去了。

來到了病房前,炎淩突然猶豫地站在門前。本來要敲門的手,緊握地回收了。

這時有護士小姐走過來要進去,他就讓開站一旁。護士小姐沒有敲門就直接開門進去了,他感到有點奇怪。推開了門,病房裏頭還有護士小姐在整理房間。

他突然緊張了,“請問,這病房的病人呢?”

“剛剛去世了。”護士小姐說。

“什麼?!”炎淩不能置信地後退,“怎麼可能。。”

這時,“炎淩。”身後響起一把聲音。

他轉身一看,是夏雪。。。


坐在醫院外小花園的公共椅,炎淩的腦袋一片空白,被剛才的事搞到思緒亂七八糟。

“對不起,昨天我沒告訴你,我換了病房。”夏雪低著頭。

炎淩從書包裏拿出筆記本和外衣給她。

夏雪很驚訝地接過,“這。。”

“是爺爺發現妳留在房裏的。”炎淩說。

夏雪緊緊地把筆記本抱在懷裏,“你,沒看過我的筆記本?”

炎淩搖搖頭。

夏雪皺起眉頭,抿了嘴。“炎淩,你喜歡我嗎?”

炎淩頓時愣了,視線馬上從她身上 移開。

“我知道,像我這樣的人沒資格談戀愛。”夏雪低著頭,“可是,我不想後悔。”她做了深呼吸,然後移動身體背對著炎淩。“炎淩,我喜歡你!第一次在捷運站遇見你時,就喜歡上你了。現在轉進湘北也因為你。。我,對你說這些,並不是想要什麼。只是,不想帶著後悔離開。”她自嘲地笑了,“嗯,謝謝你來看我。”她因為強忍不住不聽使喚的眼淚,所以就捂著嘴巴馬上跑開了。

“夏雪!”炎淩被她的舉動嚇壞了,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在前方的夏雪突然跌倒在地。

炎淩馬上跑過去把她抱起,送她回醫院。


醫生從病房出來。

“醫生,她沒事吧?”

“我不是說過不能再讓她有太強烈的運動或情緒嗎?”醫生語氣有點重。

“對不起。”

“她的情況已經快到了不能靠藥物維持,如果再這樣下去真的恐怕等不到換心臟的時候,她就這樣永遠醒不來了。”

炎淩很驚訝聽到這樣的消息,他呆呆的看著醫生,無言。。


看著躺在床上的夏雪,炎淩的耳邊一直響起醫生的話,還有她的告白。

炎淩看著夏雪的筆記本,不知道在想什麼。接著就翻開筆記本寫了一些東西。

寫完後,他把筆記本放在夏雪枕邊,然後就轉身離開。

【夏雪,對不起。
我其實看了妳的筆記本。因為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妳,所以才騙妳說沒看過。
妳的心意,我知道了。
    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


炎淩私下聯絡了夏媽媽和醫生,經他要求和保證下,兩方面都同意了,讓夏雪出院一天。

今天,炎淩帶著從夏媽媽為夏雪準備的衣服來到醫院。

他敲敲門,接著就進去。

“炎淩?!”夏雪很驚訝,“你今天沒課嗎?”

“妳忘了今天是校慶嗎?”

夏雪想了想,“對哦,今天是校慶。可是,我都不能去。。”

“我就是來接妳一起去。”炎淩牽起嘴角。

夏雪驚訝地看著他。

炎淩把準備好的衣服交給她,“我在外面等妳。”

夏雪有點猶豫地看著他。

炎淩輕輕摸了她的頭,“我可是懇求了很久,才給妳爭取了這一天哦。”

夏雪笑了,她點點頭。

夏媽媽為夏雪準備了粉色系的套裙,讓她看起來氣色也變好了。

炎淩牽起她的手,然後離開醫院去搭捷運到學校。看著被炎淩牽著的手,感覺一陣陣的暖意,讓夏雪的臉泛起一陣紅暈。。

來到學校,三年甲班的『羅密歐和朱麗葉』舞臺劇已經開始了。兩人在中場才進入禮堂觀看,有同學看見他們,結果就引起小騷動,因為炎淩一直牽著夏雪沒有放開過。

“炎淩,你不要再牽著我了。他們。。”

“沒關系。我答應了妳家人和醫生一定要保護妳,所以,我不會隨便就放開妳。”

不管是什麼原因,炎淩一句不隨便放開她的手,已經讓夏雪甜到心裏去了。她點點頭笑著回應。

舞臺劇即將來到最後時,炎淩就帶著夏雪離開,因為拍背圍人墻。炎淩和夏雪到處去看各式攤子和小遊戲組。香腸、串燒、奶茶到糕點,他們都買了好多來吃。

最後炎淩把夏雪帶到音樂室坐到鋼琴前。

“想聽什麼?我彈給妳聽。”

夏雪很認真地想了一下,“KISS GOODBYE,而且還要唱哦。”

“我唱歌很難聽,不唱可以嗎?”

夏雪搖搖頭。

琴聲和歌聲就這樣幽幽地響起了。。

Baby不要再哭泣
這一幕多麼熟悉
緊握著你的手彼此都捨不得分離
每一次想開口但不如保持安靜
給我一分鐘專心
好好欣賞你的美

幸福搭配悲傷
痛是在我心交叉
挫折的眼淚不能測試愛的重量
付出的愛收不回
還欠你的我不能給
別把我心也帶走
去跟隨

每一次和你分開
深深的被你打敗
每一次放棄你的溫柔
痛苦難以釋懷
每一次和你分開
每一次kiss you Goodbye
愛情的滋味此刻我終於最明白

。。。。


夏雪坐在炎淩身邊一直注視著他,深怕這一刻轉眼間就消失。。

音樂結束了,空間回復到寧靜。

“怎樣?還可以吧?”炎淩問。

夏雪笑了,“嗯!很好聽。”她站起來背向他離開琴座。“今天我很開心,這樣和你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好像做夢一樣。”她回頭看著炎淩,“我會把這回憶帶在身邊,即使真的離開人間也不放手。”

炎淩無語。

“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夏雪看了看手錶。

炎淩點點頭。


兩人下了捷運,炎淩依然牽著夏雪的手,一步步地走向醫院的路上。夏雪真的很希望這一條路,永遠都沒有盡頭。

終於回到醫院了。炎淩把夏雪送到病房門前,才放開她的手。

“出去了一整天,妳也該累了,早點休息吧。”炎淩摸摸她的頭。

夏雪無語。

“晚安。”說罷,炎淩就轉身離開。

“炎淩。”夏雪拉住了他的手。

炎淩回過頭,“唔?”

“你。。”話剛到口中,夏雪又收回去了。“沒。。沒事,回家路上小心。”說罷,放開了炎淩的手。

炎淩憐愛地看著她,嘆氣了。他把夏雪帶進病房,然後關上門。

“今天的一切都出自我真心,而不是對妳同情或可憐。”炎淩帶她坐在床上。

夏雪突然哭了。

“怎麼了?”炎淩看見她哭,有點失措。

“對不起,我還是讓你傷心了。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為了自己,就不會。。”

炎淩一手把夏雪抱進懷裏。

夏雪有點受寵若驚,呆了。

炎淩細細地在她耳邊說。“我不會傷心,因為妳一定會好起來。”

夏雪看著他點點頭,炎淩替她抹去眼淚。她笑了。


夏雪不能再去上課,所以夏媽媽就到學校去幫她辦退學了。

離開行政大樓後,在校門巧遇炎淩。

“伯母?”

夏媽媽向他點點頭,“來給小雪辦退學了。”

“哦。。”炎淩見夏媽媽的臉色不太好,“伯母,妳沒事吧?”

夏媽媽搖搖頭地嘆氣了。

“夏雪不是發生了什麼吧?”炎淩有點緊張。

夏媽媽看著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炎淩,你可以幫我勸勸小雪嗎?”

“。。。”


私立中央醫院

炎淩買甜甜圈來到醫院。他敲敲房門,然後就進去。

“炎淩?”夏雪看見他就很開心地停下手上的動作。

炎淩把甜甜圈放在床邊的小桌子,“在忙什麼?編織圍巾哦?”

“嗯。”夏雪點點頭。

“現在剛進入初秋。”

“我是初學嘛,動作比較慢。”夏雪笑說,“完成時,說不定時間就剛剛好啦。”

炎淩走近病床,“為什麼不做手術?”

夏雪收起了笑容看著他,“你都知道了?”

“今天在學校遇見伯母。”

夏雪不語。

“難得找到有適合的心臟,為什麼不接受手術?妳不是一直都希望。。”

“我怕。”夏雪打斷了他的話。“我怕一旦進入了手術室後,就再也醒不來了。”

“怎麼會呢?”

“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夏雪自嘲地笑,“雖然像個計時炸彈,但至少我可以做我想做的,見我想見的啊。。就盡量完成我未能完成的事。”

炎淩看著她,不語。

“可是,如果我接受了手術。幸運的不出現排斥當然好。”夏雪低下頭,“可是,相反的。。”

“妳可知道,這是伯母和伯父好不容易才等到的機會。”炎淩嘆氣了,“伯母為了這個,一直都很擔心。”

“我知道!可是。。”夏雪哽咽了。“我怕。。”

炎淩看見夏雪哭泣,心裏也很難過。

他把夏雪擁進懷裏,“不要哭了,之前不是說好,一定會好起來的嗎?”

夏雪又搖頭又點點頭。

“小雪一定會好起來的。”炎淩放開她,“要有信心哦。”

“小雪?”夏雪眨眨眼看著他。“你一直都叫我夏雪。。”

炎淩笑著摸摸她的頭,“不可以嗎?”

夏雪點點頭,笑了。

“小炎會在這裏等小雪回來。”炎淩輕輕握起她的手,“然後再想辦法讓小炎愛上小雪。”

夏雪看著他,“那我們打勾勾!等小雪回來後,就要讓小炎愛上她。”

炎淩笑著和她打了勾勾。“嗯!”


很快的,夏雪就被安排出國。

出國當天正是炎淩高中畢業。夏雪和炎淩說好不要他去機場送行,可是炎淩還是在畢業典禮進行到一半,就趕去了機場。

炎淩喘著氣找到了夏雪,夏雪一臉驚訝。

夏媽媽很識趣,“我上上洗手間就回來,你們慢慢聊。”

炎淩看著夏雪笑了,“我還是來了。”

夏雪又哭又笑的捂著嘴,就前去抱著他。

“筆記本和紫外衣你替我保管。”夏雪突然說,“一年後的今天,我一定會回來向你要回。”

“嗯!”炎淩接過,“我等妳。還有我們的約定。”



一年後。。

炎淩從夢鄉裏醒來,伸了個懶腰,便下床走到窗前拉開窗簾。一縷陽光就照進房裏,他深深做了深呼吸。

他看了掛在墻上的紫色外衣,『小雪,今天。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哦。』

過去的那一年裏,夏雪連一張明信片也沒有寄給炎淩。所以,他完全沒有夏雪的消息。

炎淩曾經到她家去看過,可是早已人去樓空。雖然如此,可是炎淩堅信夏雪一定會回來。所以,他一直都在等著一年後的今天。。

今天炎淩沒有去上課,就待在家等待著夏雪。

“小炎,我去找老陳下棋,午飯不回來吃了。”

“嗯,你路上小心哦。”

看著炎爺爺出門後,炎淩從房裏拿出夏雪的筆記本和摺疊好的紫外衣,放在客廳的沙發上。他看了墻上的時鐘,12點15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炎淩都沒離開過家裏。灰灰的天空,還下起綿綿細雨。

將近黃昏時,門鈴響了。炎淩很快就跑出去開門。

“伯母?!”是夏媽媽。

炎淩很驚訝。

夏媽媽微微笑地向他點點頭。

“伯母請進。”

“不了。”

這一句話,讓炎淩的心頓時冷了下來。

“我是為小雪給你送信來的。”夏媽媽從小手提包裏拿出一封信給他。“還有一本筆記本和圍巾。”

炎淩接過了,“夏雪呢?”

夏媽媽沉默了一會兒。“不打擾你了,我先生在車上等著。”

目送夏媽媽離開後,炎淩就拆開了夏雪給他的信。。

【炎淩,
    原諒我在一直期待著再見面的日子,失約了。
    對不起。
其實有好多話想對你說,所以寫了這封信給你。
上天對我真的很寬待。祂給了我一個快樂的家庭和疼愛我的父母。讓我遇見了你,讓我轉進湘北,也給了完全屬於你和我的回憶。
生命原本只有灰色的我,因為你的出現,而填上了美麗的色彩。還有被你牽著的手和被你擁抱在懷裏的溫暖,都深深填滿了我的心。當下的我真的很希望時間就這樣停下,讓我永遠擁有那一刻的幸福。
因為我們的約定,我真的很期待地等待著讓你愛上我的一天。所有所有的幻想和期望,我都寫在新的一本筆記本。而且還一邊幻想著和你手牽手一起上大學,一起為將來努力,一起分享我們的喜怒哀樂,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圍巾,是我堅持織完才接受手術的。當時還被爸爸媽媽唸了好久。。因為,我怕不能完成送給你。
    為了這一切,我努力了,真的用盡全力撐下去。可是,盡管我在怎麼努力,還是沒有用。。因為最後我還是逃不過被死神召喚的命運。。
雖然如此,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因為有和你在一起美麗又難忘的回憶陪著我離開。如果要說遺憾,那就應該是沒有讓你愛上我吧?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你不會因此感到傷心難過。
我沒有什麼能留給你,就只有筆記本、紫外衣和圍巾。希望你繼續保管,讓它們陪著你度過每一個春夏秋冬。還有圍巾,你一定要圍著用哦~
而我會在離你最近的距離祝福你、守護著你。所以,你要快樂幸福的活著哦~
還有,希望你會永遠記得曾經有一個叫夏雪的女孩,傻呼呼地偷偷喜歡著你。
最後,請讓我對你說一句謝謝。謝謝你給了我甜蜜的幸福。。                                                                               
小雪】



炎淩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緊緊地握緊了拳頭,眼淚不停使喚地落下。

『這就是用一年的等待換來的結果嗎?』炎淩跪跌在地,『小雪,我也有好多話要對妳說。妳現在在哪里。。』



在過後的春季尾,夏媽媽主動聯絡了炎淩。告訴他,夏雪的所在地。。

炎淩圍著夏雪送的圍巾和她喜歡的甜甜圈,來到環境幽靜的墳場。

看著夏雪的墳墓,本來心情還很平靜的炎淩,開始起伏不定。他壓抑著眼淚,放下手中的餅盒。

『小雪。。』他的手指在夏雪的遺照,輕輕的劃過。

“妳送圍巾,很美也很溫暖。謝謝。”炎淩牽起嘴角,“新舊筆記本,我都看了。原來,我們有很多一樣上網想法。”他笑了。“伯母說,是妳預先要求在我們的約定後,第一個春季才告訴我妳的所在。是因為妳不想看見難過的我來這裏見妳。”他皺起眉頭,“傻瓜,妳知道嗎?在我擁抱妳的那一刻,我就愛上妳了。妳,不止帶走了我們的回憶,還帶走了我的心。。。”



『小雪,妳那邊現在準時夏天了嗎?我這裏已經準時夏天了,可是我的世界亂了季節,心裏在下著雪
,還是處於冬眠。。』



end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