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話題  >  閒聊話題

[職場甘苦]

醫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line
avatar
3514 15 0
本帖最後由 sogojokimo 於 2009-10-5 22:23 編輯

又一隻跑到大馬路上的醫生鼠,這次是跑到內湖高中進行疝氣健檢,被指控讓小女生的心靈受損,媒體、家長會、學校、社會學系主任無不拿起鍋碗瓢盆紛紛喊打!

「打啊!打倒醫療父系霸權主義!」

「丟啊!丟死這高姿態的醫療觀看思想!」

「太可惡了!怎麼可以脫我女兒褲子!」


好吧~我承認我有立場,是以站在白色巨塔裡的醫護人員的角度思考的,就是一樣會把病人衣服脫光光做身評的專業立場來看待這件事,而我覺得,可以從以下這幾點討論之:


1.文件同意與情境同意

有唸過醫學倫理的人對這幾個字眼應該不陌生,就是每次我們寫紀錄都要寫到「已給予同意書填寫完畢」、「經告知同意後執行」特別是在侵入性治療,那種要戳進病人皮膚裡,會讓病人疼痛、或是打下去會有容易致死的副作用,像是:打會過敏的顯影劑、毒性很強的化療藥之類的,同意書一定要寫,用途是當被告時,可以在法庭上拿出這張同意書,證明「我都有講喔!」

另外一種同意,不需要同意書,而是我穿著制服走過去,病人會願意配合的情境同意,像是量血壓、摸病人身體做身評、打點滴等等,這種處置,我們不需要填同意書,因為並不會造成大規模的損傷,當然,這個立足點在於「醫病關係」的和諧之下。

這次是程序的問題。校方依照教育部的規定做高中新生疝氣的體檢,並沒有明訂女同學不用做,學校漏掉了事前發同意書的步驟,但默認了設置這個檢查站。接著,同學並不是在脅迫下走進貼著「疝氣」的檢查區,醫生以嚴肅的口吻請受測者脫下內褲,學生並沒有轉身逃走或是尖聲大叫,仍是配合執行。

說真的,就算是我在那個場所,我也會覺得這是一種情境同意後的產物,我一樣會檢查。

媒體報導說,學校有說:女生不用做,但是被醫生以專業的理由拒絕,可是,疝氣有分男女嗎?如果當天他們是說:「我們沒有同意書喔!」那這個醫師還會不會做呢?又或著,在入口就問學生願不願意,不願意就避開這項檢查,自行寫上「拒絕檢查」,這件事也不會發生。另外,為什麼女生檢查腹部與陰唇有問題,但是男生就被允許被脫褲子看生殖器呢?這個,就帶出我下一個思考層面。

2.男與女的賺賠理論

這次的檢查中,媒體說男醫師有女護士陪同、態度嚴肅、有圍簾、沒有強行脫女生衣服,就這些字眼裡,我沒有看出有什麼不按規定的,為什麼大家都要罵這個醫師,要他道歉呢?

不管觀念再開放,只要扯到「性」,女生就會覺得吃虧。也就是說,女生脫衣服給男生看,女生覺得賠;男生脫衣服給女生看,女生也覺得賠,不信你看,入伍時男生的健檢,不是更加的刺激嗎?怎麼也沒見有男生狀告國防部?在這事件中,會讓家長整個很抓狂的,不難猜出是因為檢查女學生的是-男醫師。

好啦!這是原罪,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說,我想這樣的心情,男護士應該感觸比我深很多,特別是面對年輕女病人的時候,那種尷尬,不是女護士可以了解。

但是我想說的是,為了自己的健康,能不能先撇開性別的觀念呢?不管是幾歲的女生,請把健康的身體放在害羞的心靈之前!

過去多少婆婆媽媽因為害怕脫衣服,乳癌和子宮頸癌一直無法早期發現,好不容易慢慢的推廣,篩檢的普及率增加了,也因此挽救了許多可能破碎的家庭。只是現在,我們會不會又在媒體強化的「女學生被男醫師看」這種性別分化的暗示之下,回到用一絲紅線把脈的日子呢?

3.民眾的自主就醫權利

家長會會長說:為什麼是婦產科醫師來檢查?為什麼不是外科或是泌尿科?

很妙,這和誰檢查有什麼關係?那個外科醫師可以穿透衣服檢查疝氣?

接著,我又拜讀了某社會學系主任的投書,他在文中義正嚴辭的說:

醫療體系進一步危言聳聽地指出:「疝氣盛行率大約百分之五,腸子掉到腹股溝,可能造成腸壞死。」  筆者不解這個數據有何根據(這次受檢的八十多位女同學中,真有百分之五患有疝氣嗎?)

這個讓我覺得很有趣,真的很有趣,我不太懂的是,一般來說,生男生女的機率約是50%各半,那為什麼會有七仙女的家庭呢?

難道不能將疝氣檢查以衛教的途徑宣導,讓學童或家長發揮主體性自行檢查,讓有疑義者主動前往醫療體系求診?筆者相信,沒有人會在腸子掉到腹股溝並造成壞死時,還能若無其事

這句我也覺得很有趣,我們全國民眾的健康素質,都已經提升只要衛教,就都可以自行檢查的程度了?或是所有高中生的家長都會幫小孩檢查?都很了解小朋友的身體?那為什麼有高中生在廁所生小朋友?我不懂。

還有,真的有人腸子都掉到腹股溝又壞死都引起敗血症才被送到醫院,不只喔!整腳都爛掉長蛆有奶油飛在飛、還有乳癌潰瘍到流膿、口腔癌纖維化到嘴巴張不開,這樣連外觀都看得出來有問題的疾病都常延後就醫,更何況被包在肚子裡,可能只有一個小凸起的疝氣呢?

我們的資源分佈的很不均勻,民眾獲得的資訊也很不均勻,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大學教授那樣學識淵博的,你可以嚴正的拒絕醫療和健檢,但站在以病人為中心的立場,重點不在檢查多少健康的人,而是只要能篩檢出一個異常,我們就挽救一個殘缺的家庭。


好啦,上面是我想要說的,我想我沒有資格說教育部到底該不該刪掉這項檢查,但是相信未來填同意書的文件工作,又會大大的壓死我們這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我們將在無止盡的填同意書中沉淪,不用擔心!家屬和病人也會有簽不完的名,所有人都會在同意書地獄裡輪迴。

事件發生了,要檢討的應該是整個制度流程的問題,不管是曝露性的檢查的方式、疝氣檢查的該不該存在、學校給家長同意書的填寫、女學生與家長的心理輔導等等,避免下一次的問題產生,都比抓出最後一隻老鼠來頂這麼沉重的罪來得重要吧!

忍不住再多嘴的補一句-我們看過這麼多身體,器官對我們來說只是器官,大家都長得一樣,身體健康真的比臉紅重要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大家~容我再補充一下~

我說"器官只是器官",是寫在第一點文件同意還有情境同意之下的,我當然舉雙手贊成要告知同意還有同理心,而在加護病房裡,每個新入住的病人,往往我都會花半個小時以上解釋儀器和病況到家屬還有病人懂,因為我知道那很重要。

而我會這樣說,單純指的是面對裸露重要部位的病人時,醫護與病人都應該要平常心。

我是女生,我了解曝露時的感覺,所以我會說服自己-那只是一個檢查,男醫生的態度嚴肅專業就好,說真的,如果醫生在我躺在內診上,然後突然抬起頭對我微笑,那個微笑才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這和同理心、醫生帥不帥都沒有關係,就是傳統的價值觀作祟。曝露性檢查就是會讓女生不舒服,所以內診臺上有塊布,會隔開彼此的視線,因為那個時候什麼表情都尷尬,我就要說服自己,那只是個器官,不要想太多。

而我在當護士時,也看過不少年輕人的裸體,每當暴露重點部位時,無論男女都會十分害羞,那我在檢查的過程中,我的態度如果表顯得很溫和,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特別是反應很明顯的男病人),所以我必需要比平常更嚴肅,所以我必需把人體所有器官一視同仁,才不會讓整個氣氛很怪異,影響了治療。

很單純的指這樣的情況而已,我沒有寫得很清楚,我只是希望不會再看到因為太害羞而錯過治療黃金期的病人而已,那真的是一種很大的遺憾。
白色天空
  • 1評分人數

  • +20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iamdevil0224 +2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