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遠古神話] 死亡開端 作者:zhttty (已完成)

      關閉
line
avatar
1129526 332 60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2-7-14 16:40 編輯

《死亡開端》
作者:zhttty
類別:玄幻小說 > 遠古神話

【作者簡介】:

著名網絡作家,“無限流”開山鼻祖,真名張恆。筆名:乾脆再名張、沒有奇蹟的世界、空山撫琴、張狂、長弓手。傳說中的太監之神,挖坑之神,除​​無限恐怖與魔法世紀,基本上本本書都太監。但是,一旦完本的作品都非常的有水準,堪稱經典。


主要作品:《無限恐怖》三部曲(無限恐怖(完本)、無限未來(2009-11-11斷更中)、無限世界(未完且暫不更新))、《魔法世紀》三部曲(魔法世紀、狂歌俠客行、機神傳奇)、《死亡開端》(完本)(作為無限恐怖的外傳) 《大宇宙時代》(目前正在更新之中)等。但目前只有《無限恐怖》和《魔法世紀》、《死亡開端》三本完結,其他若干本太監中(如04年5月停更的《機神傳奇》、09年停更的《奇蹟閃光》 、10年1月停更的《無限未來》),再加上計劃、規劃、預產、難產中的《諸神戰爭》、《無限世界》、《大宇宙時代》、《大修真時代》、 《大自由時代》等,雖被網友評論為“起點創意第一人”,但期待越高、等待越難熬。 。 。 。


zhttty的由來
作者在《無限恐怖》之後的《無限未來》中大概透漏了自己網名的由來!原文是這樣的:“當然了,既然要在網絡上開始寫文,首先必須要有一個筆名,那時張恆是在龍之天空傳文,那也是他第一次在網絡上傳文,取的筆名是ZH,意為張恆地縮寫,不過網絡註冊那裡可能讓你註冊這麼兩個字母呢?所以自然是註冊失敗,所以他又隨意加了一個T字母,還不行,又加了一個T,還不行,於是又加了一個T,就變成了ZHTTT了,可是龍之天空地最少註冊字母是六個字,所以他又想按一個T字,卻不小心按到了T旁邊的Y字,而且他當時心急無比,一按完字母就下意識地去點確認鍵,於是他的筆名就變成了……ZHTTTY了。”   這大概就是zhttty的由來了吧!


內容簡介:

 死亡……僅僅只是開端!

作者其他作品:

大宇宙時代

死亡開端

無限未來

無限恐怖

魔法世紀

第一章:死亡開端

  裴驕很郁悶,任何人若是經歷了他所經歷的事情,那么這個人都會覺得郁悶……
  他死了,死在一場車禍中。

  是的,裴驕在一個夜雨天駕車駛回家,因為雨大打滑,外加又是昏暗的朦朧大雨天,即便街邊有霓虹燈招牌,在這樣朦朧的大雨里,視線依然只能看出十米開外,于是在一個轉角處,他與轉角駛來的另一輛車猛的撞在了一起,不單如此,沒戴安全帶的他更是被直接拋出了車窗外,硬生生鑲嵌入了街邊的高壓變電箱中,整個人哼都沒哼一聲就被燒成了焦碳,這一下真是神仙都救他不活。

  “媽的,這是什么車啊,安全氣囊呢?若是我還活著,去告這廠家,一定要告到對方破產為止!”

  裴驕懸浮在半空中約莫十米左右的地方,他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整個人依然是歇嘶底的不停大叫大鬧,從他被拋出車外,鑲嵌到高壓變電箱中時,在那一瞬間的拉扯感中,他整個人就已經站在了身體外,一絲痛覺都沒有的看著自己肉體被燒成焦碳,是的,他現在非常確定這個世界是有所謂靈魂的,而現在就是以靈魂的狀態看著這個世界。

  從車禍發生起,一直到警察與救護車來到時,期間只花了十多分鐘時間而已,依照這個城市的交通與現在的時間天氣等等來看,這些警察和醫生倒也算是敬職,但是無論他們多么敬職,裴驕卻已是死定了,他也只能非常郁悶的看著下方一切,從圍觀群眾不停打著電話,到警察們到來救出了另一輛車里的人,還有呼嘯的救護車將這一男一女送去了醫院,期間竟然沒有一人去關注他的肉體……雖然那已經變成一團還在冒著火花的焦碳,但是好歹他還是苦主啊,這個世道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

  “喂,同志,你們好歹也把我的身體從那高壓變電箱里給弄出來吧?再這樣燒下去,估計那些給尸體整容喪事一條龍也不用做了,直接搓一搓就可以當骨灰了……喂!”裴驕實在是看不下去,他從半空中飄了下來,直接飄到了一個看起來是隊長的警察身邊,同時也大聲的咆哮著道。

  但是非常可惜,無論他喊的聲音有多么大,這個警察根本就聽不到他的聲音,只是在那里皺著眉頭沉思著什么,直到另一個警察來到他身邊道:“王隊,剛才那一男一女的身份已經確定,他們的身份證都在各自的錢包中,男的名叫李明維,女的名叫玲嬌……那個女的是副市長的女兒,剛才通過她的手機已經確定了身份,副市長說馬上趕來,還說……”

  名為王隊的警察約莫三十來歲,他皺著眉道:“說了什么?你倒是說話啊。”

  警察看了看周圍,然后湊到王隊耳邊道:“副市長說,把交通攝像頭里的內容暫時封存,等他來了再說……”

  王隊的眉頭跳了一下,他也低下聲來對這名警察說道:“馬上和局長聯絡,讓他把交通攝像頭的內容封存,然后……”

  裴驕聽到這里時,心里已經是片冰涼,這里是十字路口的轉角處,交通局肯定在這里安置了交通攝像頭,專門拍攝那些違規車輛,剛才他駕駛的車與這輛車相撞時,交通攝像頭肯定是拍攝了全景,按照道理來說,這樣的雨夜天,能見度又那么低,雙方相撞后肯定是都有責任,但是現在他是當場死亡,而且還可以說是尸骨無存,那么另一方肯定是要擔下大部分責任,卻也沒什么大不了,最多賠償一筆錢財罷了,但是對方的身份居然是副市長的女兒,而且看這樣子對方肯定是要動用一些潛規則……換句話說,他的家人幾乎是得不到什么賠償了,甚至還可能倒打一杷,把責任全部推到他這個死者身上……

  裴驕的家境并不很好,只可以說是中下層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工薪階層,在國家進行經濟改革之后,他的父母都已經從國營企業中下崗,不過還好他的父母都有真憑實才,所以勉強還可以找到兩個工作來養家糊口,而他一家子除了他以外,還有一個小他五歲的妹妹,可以說,這個家庭不過是剛剛拉扯得走罷了。

  正因為家庭境況其實并不怎么好,所以裴驕從小就特別努力讀書,直到上一年從大學畢業,憑借其過硬的英文口語和知識,外加文憑好歹算是重點大學畢業,他順利進入到了一家外資企業當了一個下層白領,而在這一年的拼搏奮斗中,他也順利從下層白領被升職為下層主管,短短一年時間就被升職,除了他的拼搏勤奮以外,更有他頭腦靈活的原因,而他的前途也被這個外資企業里所看好,企業也打算重點培養他,將他的名字歸入到了下一年度培養名單里。

  正因為如此,裴驕也偶爾可以使用一下公司的車輛,比如今天這場大雨,由于他在公司加班到夜晚的緣故,所以他也可以駕駛這輛車回家,而這輛車其實是公司的……若是他的死無法得到對方的賠償,那么他的家庭將會負擔上這輛車的修理費用,甚至還可能有接下來的官司等等,這讓他的家庭根本就無法負擔,特別是少了他的薪水供奉,那么還在讀書的妹妹……

  想到這些,裴驕只覺得萬念俱灰,再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還有一個大學時就相戀,此刻在另一座城市里為白領的女朋友,他的心中真是痛到極點,正所謂惡從膽邊生,當他心里痛苦到極點時,看向眼前還在商量如何處理這場車禍的兩個警察,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殺掉他們才好。

  “去你媽的!”裴驕心里痛苦,憤怒,懊惱,種種情緒真是無法發泄,他終于忍不住一拳狠狠打向了那個王隊,但是讓人更加郁悶的是,身為幽靈的他只能從眼前人身體中穿了過去,根本是連一丁點觸碰都沒有,這種無力與痛苦讓裴驕更是絕望了,讓他狠狠的仰天狂叫起來。

  “噼啪!”

  一道電光啪的一聲跳閃在王隊與那名警察旁,把兩人嚇得幾乎都跳了起來,但是這道電光只是輕響了聲,接著就立刻消失不見,看起來倒有些像是電流短路時產生的短暫火花一般,兩人對望了一眼,同時離那高壓變電器更遠了幾步。

  “小李啊,趕快把那尸體給弄出來,若是弄得變電器爆炸了可不是好玩的……”王隊看了燒成焦碳的尸體幾眼,他轉頭就對身邊的警察說了幾句,然后搖搖頭就向警車走去。

  之前那道電光爆發時,裴驕卻因為情緒激動而并沒有發現,直到王隊已經走開時,他這才慢慢從那種絕望悲痛中稍稍緩過神來,事到如今,他卻已經成了靈魂,肉體也被燒成了焦碳,陰陽相隔,諸事都再也無法改變,任憑他心里有多么悲憤絕望都已成定局,裴驕也只能黯然無奈的接受了這一切,只是心里卻更是沉甸甸起來,只覺得無比的對不起生自己養自己的父母,卻是害得他們白發人送黑發人。

  “再回去看他們一眼吧,趁黑白無常還沒有出現,再去看一看父母和妹妹一眼吧……只可惜雪娜在南京,可能卻是沒機會再見到她了……”裴驕黯然一嘆,再也不去看那些警察們什么,只是起身飄浮著向自己熟悉的街道飛去,在那邊有著他的家,他的父母,他的妹妹……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他們了。

  一路飛來,裴驕也漸漸冷靜了下來,他現在的情況聽起來確實有些匪夷所思,沒想到人死之后居然還真的有靈魂,也有意識和思想,并不是茫茫然那種僵尸形態,除了沒有肉體以外,和正常人根本沒什么不同,換句話說,可能傳說中很多神話故事也都是真的了?比如地府什么的,也可能有所謂的黑白無常,甚至連那些神仙之類可能也真的存在……

  想到這里,裴驕的心又慢慢火熱了起來,他可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從小到大因為家里窮,他發奮讀書,也沒有羨慕嫉妒過別人有錢,也沒有讓父母給他買什么昂貴的東西,可以這樣說,他從小就是一個堅韌堅強的人,心里更是有一股不服輸的霸蠻氣勢,只要有一線希望,那么他都愿意去做百般嘗試。

  既然靈魂是真的,那么地府估計也應該有,先不管是否真有神仙一類,但是靈魂既然有,從古至今那么多人死掉,那他們的靈魂又在那里呢?估計靈魂也是有壽命的,一旦靈魂的壽命耗盡,那么就可能真的是連神識和意思也都消逝,可是在靈魂還存活時,這無數人死后的靈魂總不可能白白消失了吧?他們估計也會定居在一起,也會組成類似于陽世的世界,如果他能夠先一步進入這個靈魂世界去打拼,好好拼一份家業出來,當他父母死后,他就可以讓他們一死掉就享清福,這樣卻也不算不孝了。

  想到這里,裴驕心中更加火熱起來,他打定主意立刻回家去看一趟父母妹妹,然后就去靈魂的世界好好打拼奮斗,即便靈魂的世界可能學識和世界觀都有不同,即便他所學的知識可能用不上了,但是以他的努力勤奮而言,總有出人頭地的一天,這些他卻是絲毫不去擔心,如此一來……

  直到裴驕心中安定,有了主意后,他這才仔細看起了周圍世界,眼前的世界和以往沒有什么大不同,唯一的不同是,在城市上空似乎飄浮著一條條黑色氣流,這些黑色氣流看起來很像是環境污染造成的化學氣流,但若真是環境污染到出現了這樣的黑色氣流,那么政府方面和新聞媒體肯定不可能無動于衷,換句話說,這些黑色氣流很可能是凡人肉眼看不到的,只有靈魂才能看到的了?

  裴驕也有好奇心,但他卻是個克制的人,雖然大概猜出這黑色氣流是只有靈魂才能看到的,他卻沒有去觸碰的打算,至少暫時沒有這個打算,若是一觸碰這黑色氣流,他立時就被傳送到陰間去又怎么辦?若是這個氣流是專門針對吞噬靈魂的氣流怎么辦?而且看那顏色漆黑無比,光是一看就讓人覺得心里發寒,他是絕對沒打算觸碰這氣流的。

  “立刻回去見見父母和妹妹!”裴驕心里打定了主意,他從小就是個大孝子,除此以外,才死去的他覺得對自己的家人更加眷戀了,或許是因為失去才更加珍惜吧,一想到以后很可能再也見不到父母妹妹,這種感情就是更加的熾烈。

  裴驕的飛行速度越來越快,他為了趕近路,甚至又向天空飛起了百米高度,離那黑色氣流還有兩三百米的距離時,他就停了下來,繼續向自己的家居附近飛去,而從這高處向下俯視整個城市,他這才驚駭的發現了不同之處。

  這里是上海,對整個中國來說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當裴驕從半空中向下俯視時,居然看到在半空中的靈魂,許多靈魂都停留在各個民居房屋外,也有幾座大醫院里也向外飄出靈魂,從半空中向下看去,整個上海市中居然也有數百個靈魂之多。

  裴驕正自感嘆著時,他忽然發現這些靈魂和他有許多不同,這些靈魂體表都糾纏著一絲絲的黑色氣流,仿佛是顆不牢固的柬一般將這些人全都束縛在其中,而且隱約間,在這黑色絲柬中的靈魂似乎還在不停的掙扎。

  裴驕心里駭然,一種不祥的感覺出現在了心頭,他急急的向離他最近的一個靈魂飄去,這個靈魂在一座公寓大樓二十余層樓高的地方飄浮著,透過黑絲看向里面,約莫是個六十余歲的老頭子,似乎還在不停掙扎的樣子,在裴驕飛近他后,這個老頭子立刻就大聲叫了起來道:“小伙子,幫我從里面弄出來,這些因果一碰就燒得皮膚生疼……”

  果然,老頭子激動之下就想伸出手來,可是剛一碰到這些黑絲,他皮膚接觸黑絲的地方立刻升騰起淡淡的青煙,就仿佛烙鐵印在皮膚上一般,接觸的部位立刻就變得漆黑一片,而老頭子更是在痛哼聲中伸回了手去。

  “這些黑絲到底是些什么啊?”裴驕更是大驚失色,他這下卻是再也不敢靠近分毫了,就在離老頭約莫十米遠的地方大聲問道。

  老頭這時才驚訝的抬起頭來道:“小伙子,你身體外怎么沒有因果啊?不可能啊,莫非你從生下來就沒發生過任何事情?”

  裴驕立即問道:“老人家,什么是因果啊?就是包裹在你身體表面的那些黑絲嗎?對了,大叔,你也是死掉的靈魂吧?怎么不去地府呢?”

  老頭愣愣的看著裴驕,好半天后他才黯然的指著自己身邊的黑絲道:“這是小時候偷鄰居家地瓜,被鄰居家記恨的因果,這是參加斗牛鬼蛇神,毆打了那幾個老師所產生的因果,這是和人打架的因果,這是欠了朋友錢,很久沒還的因果,這是大兒子嫉妒我寵愛小兒子的因果,這是……”老頭子就這么念念叨叨了起來,他指著身邊一絲一絲的黑色氣流喃喃說道,在他說話間,那些黑色氣流卻是越發的粗壯了,仿佛就是從他回憶里得到了養分一般。

  當老頭說完后,他忽然深深的看向了裴驕道:“小伙子,你是用什么辦法從因果里解脫出來的呢?每個人應該都會有因果纏身,就是我們還在生時所經歷的事情,只要與人發生了交集,那么是善是惡終有報,就會產生這些因果,他們都是別人對自己產生的感激與怨恨,你不可能在生幾十年沒發生過一件事吧?”

  裴驕聽到這里時真是又驚又怕,他連忙極目向四周看去,果然,在他視線里的那些靈魂身上全都飄浮著黑色氣流,仿若一條條絲線一般環繞在各自身體表,但是他的身體表面卻是空無一物,那些靈魂身上都有的黑絲卻是一條都沒有,這實在是讓他又驚又奇。

  那老頭卻是繼續說道:“小伙子,你靠近些說話吧,放心,這些因果都只會纏繞著得到因果的人,我便是想傳染給你也不行,因為只要我一接觸這些因果,我就可以清晰感覺到里面保留的念想,全是在記憶里都模糊的事啊,全都是我的記憶啊……”

  裴驕看著附近的靈魂身體外全都包裹著黑色的氣流絲線,他心里真是又急又怕,仿佛連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一般,他立刻細細查探了一下身邊,果然是一絲一毫的黑絲都沒有,他這才放下心來,當下就飄浮到了老頭身邊三米處,卻也不敢太過靠近他,只是問道:“老人家,你怎么知道這些東西叫作因果的呢?而且你為什么不去地府呢?”

  老頭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是什么,但是里面全都是我過去曾經做過的事,還有那許多的回憶,所以我才把這東西叫作因果,佛家不是都說嗎?種什么因,得什么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現在我人都死了,這些以往曾經做過的錯事自然糾纏于我了,我認為這便是因果……至于那地府什么的我倒是沒見過,從我死后到現在也過去了十幾個小時了,怎么沒見那黑白無常來拘拿我呢?”

  裴驕愣住了,他本以為去到地府很簡單,應該是每個靈魂天生都知道的事,或者是死后三時半刻便會自動前往,誰知道眼前這人死了十幾個小時了,居然還一直被困在這里,他透過玻璃窗看進房間內,果然房間內有人正在布置靈堂,看來卻是今天內才死掉的人。

  “莫非是要等到半夜零時才會進入地府?否則一日一日的靈魂累積起來,上海應該有許多靈魂才對啊,這么些地方才百多個靈魂,看起來就像是今天內才死掉的人數一般”裴驕詫異的說著,同時他也看向了周圍。

  而就在這時,在天空上約莫數百米的地方,大約就是那些黑色氣流飄浮不定處,那里的空間模糊扭曲了起來,就像是水面出現了旋渦那樣,旋轉扭曲著,仿佛空間都撕裂了一般,終于,那空間被徹底撕開,露出了其后黑漆漆的未知世界。

  于此同時,所有被拘束在黑色絲柬中的靈魂全都痛苦的嘶吼了起來,那些本來只是包裹著他們的黑絲竟然開始侵入到他們體內,一絲絲不停融入,直到整個投入他們體內為止,接著這些靈魂都開始向天空飄浮,被那個漆黑大旋渦吸去。

  而在裴驕身邊的老人也痛苦的嘶吼著,在這些黑絲融入他身體的同時,老人體表上竟然出現了隱約模糊的鱗甲碎片,不單如此,老人的身體也開始了迅速膨脹,短短數秒間,身形竟然膨脹到了近兩米高度,而在他極度痛苦中時,下意識的已經抓住了裴驕的肩膀,長長的指甲更是刺入到了裴驕肩膀之中。

  裴驕只覺得一種靈魂撕裂的痛苦從肩膀上傳來,他立時就大聲吼了起來,同時回過頭來就向扯開老人的手臂,可是這一看不要緊,他竟然看到老人的身形膨脹和身體開始變化,不光是身體變高變大了,老人臉上的表情也漸漸開始了扭曲,乍一看竟然顯出了猙獰之色。

  “老人家,你放開我啊,我和你無怨無仇,你便是要變成厲鬼,也該去找害過你的人啊,何必來找我呢?”裴驕邊叫邊說著,同時用力去扯開老人的手掌,可是明明方才還是弱小的老人,此刻卻是力大無窮,任憑裴驕如何去撕扯也動彈不得分毫,就這樣,裴驕被老人扯著向天空那黑色旋渦飄了過去。

  裴驕也看見了天上的旋渦,他嚇得更是拼命掙扎了起來,不知道為什么,他對于這個旋渦內的世界充滿了恐懼,似乎一進入那里就永遠無法再回到現世一般,可能那里就是所謂的地府吧……

  “放開我啊!放開啊!”裴驕看著離他越來越近的黑色旋渦,他拼了命的向要掙扎開來,可是任憑他如何掙扎,老人的手依然是死死扯住他,讓他根本就是動彈不得,片刻間,二人離這旋渦已經越來越近……

  “不要啊!”

  裴驕一聲大叫,聲音落時,他已經徹底卷入到了旋渦里,再也發不出丁點聲響。
  • 2評分人數

  • +100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btbook +50 請大家多多支持zhttty
avatar   kelvin12354 +50 十分精彩的好書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