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幻]

埃德加森林 足總和:之遙

第一章 前言故事 鳳的滅絕

  鳳,站在高高的,由梧桐和香料堆成的柴堆下,等待那一刻的到來。他已經五百歲了,需要經過烈火的焚化重新塑造一個年輕的機體。不知道經過了多少生與死的輪迴,他已經統治艾德加森林幾千年了。大森林裡的事情既繁雜又瑣碎,還好,他覺得自己處理的還不錯,該獎勵的獎勵了,該處罰的處罰了,百獸千禽對他沒有任何怨言。為此,他甘心情願的去接受命運的厄運,以使自己的統治延續下去。

  經歷了五百年的風風雨雨,鳳的羽毛顯得沒精打采,像是用久了的綢緞。然而,他高昂的胸膛,冷峻的眼神,超凡的本領,卻使他依然顯得威武神勇,令人望而生畏!

  日近西山,夕陽的紅焰點燃了大半個天空。鳳的羽毛和著西風,在夕陽的映照下灼灼欲燃。

  「大王,您該起程了。」

  鳳應了一聲。眼前這只白鳥是他的貼身謀士,名叫白鴉。白鴉聰明伶俐,森林中的雜事,許多疑案都是他辦理的,他讓鳳少操了不少心;白鴉又極會察言觀色,很能討他的歡心,有什麼不痛快,他也總講給他聽,鳳其實已經把他當作一位不可缺少的朋友了。雖然離別是短暫的,鳳還是有些眷戀。但眼中的這股柔情一閃即逝,他抬起頭,凜然說道:

  「我不在的時候,你和鷹相要處理好森林中的事情。日出之時我就回來,這段時間可不能出什麼岔子。」

  「是!」白鴉與鷹相俯首齊聲答道。

  殷紅的太陽就快觸到西邊山脈時,鳳對群鳥說道:「天亮時我會回來。記住,千萬別讓火熄滅。」說完,鳳從翅下拔下一根羽毛,飛身把它放到左近最高的樹巔上,緊接著一個漂亮的迴旋,身子直撲向小山一般的梧桐枝堆。鳳的羽毛完全鋪展開來,與紅霞相互輝映。夕照把鳳映的越來越紅,越來越熱。漸漸的,一股耀眼的紅光從鳳的胸膛溢了出來,並向四周擴散開,直到把鳳的尾羽也籠罩住,形成了一個與太陽及其相似的紅球,,而鳳就是其中的精靈!

  「咯----」一聲長鳴,鳳的整個身體都燃燒起來。鳳的叫聲在暗淡下來的天地間迴蕩,良久方息。

  眾鳥們為這淒厲壯觀的景象所懾,伏於地面,鋪佔了方圓數里地。

  梧桐枝啪啪的燃燒著,火焰中已經失去了鳳的蹤影,但是,眾鳥們誰都沒敢起身。

  「起來吧,他已經走了,還怕什麼?起身!」白鴉傲慢的叫道,第一個展翅飛到旁邊的一棵樹上。眾鳥們陸續的起身,羽翅所發的聲響宛如萬馬齊奔。火堆左近的樹上高高低低站滿了鳥兒。

  「鳳終於又回老家了,我們又等了五百年。在幾千年前,我們的祖先中就有人不滿鳳的統治。但是礙於鳳的超凡本領,他們只能等到鳳涅槃的時候才有機會動手,只可惜大家意見始終不一。終於,五百年前的今天,我們的祖先決定一起滅火。誰知,問題又出現了,」白鴉瞟了一眼獵獵作響的火堆繼續說道,「這堆火用水用土等等方法都滅不了,最後大家冒險把燃燒的樹枝一根根的移開,我們忙了一夜,火著了一夜,據說,還差點把林子給點著了。鳳還是回來了,又統治了我們五百年。

  我的祖先一直在探索這個秘密,這個任務也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了。今天,我有幸告訴大家,我終於從鳳的口中探出了其中的奧秘!」

  夜色漸深,星鬥在夜空中淒涼的閃爍著。

  眾鳥們藉著火光,驚訝的盯著白鴉,稍遠的鳥們都籠到他附近,小聲的問著:「是什麼?是什麼?」「快說,快說!」

  白鴉看到他們焦急的樣子,盡情的享受著內心的快意,停了一會他才說道:「秘密,其實….就是那根羽毛。」眾鳥隨著他的目光,都指向樹頂上鳳留下的那根羽毛。鳳羽隱隱透出一股紅光,像一顆紅色的星辰。

  「把他浸在水裡,火自然會滅。鳳就永遠回不來了!」

  「呵---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鷹相的怪笑著。

  「咯咯…」「咕咕--咕咕咕咕」「嘎嘎-嘎嘎」

  眾鳥嘩然大笑起來。

  不久,笑聲噶然而止,像是被一把鋒利的鍘刀攔腰切斷了,四周變的格外清淨,只有燃燒的火焰,,呼呼的發出幾聲吼叫。群鳥們似乎都變成了塑像,僵著不說話,連動也不敢動。

  白鴉忍不住了。「那麼,誰去毀掉它?」他瞅了一眼鷹相。鷹相正忘我的研究樹枝燃燒的原理。「哼,一群膽小鬼!那好,我送鳳送到西,諸位看我的!」說罷,白影一閃,白鴉直向樹巔上的鳳羽飛去。

  突然,從樹林暗處飛來兩隻鳥兒,他們一左一右封住白鴉的去路。白鴉大叫一聲,反身跌回樹上。阻擊的兩隻鳥也緩緩下落。火光中站著一隻雪雞一隻山雞。他們的族群漸漸的聚集在他們身旁。

  「呱…..呱…原來是你們?呱,你們----咯咯….」白鴉被方才的阻擊嚇壞了,一時緩不過來。

  「為什麼要殺了鳳?」雪雞凜然正視著鷹相。

  「我們沒有想殺他,」鷹相陰笑著說,「我們只是希望他不要在回來,只是不想再讓他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還自以為是為眾生好。難道你們還沒有受夠?那種神聖不可褻du,集世界所有榮譽尊嚴於一身的可恥的德行;那種你不得不想著他、懼怕他的可悲的心理!他根本沒有把我們當鳥看!我們只是他製造的一群跳蚤!——你們還想這樣的活著?」他回頭問眾鳥:「你們想嗎?!」

  「不想!我們不想!」「我早就受夠了!」「快把這兩個廢物趕走!」群鳥嘩然回答著。

  「你們,沒有這種感覺嗎?——沒有鳳在你不覺得連空氣都變得自在了嗎?你想唱就唱,想跳就跳,想飛多高就飛多高,再也沒有誰阻攔你,壓制你。這樣——不好嗎?」

  「你——你胡說!」山雞結結巴巴的說。

  「哦?呵呵,我以為是誰呢?沒想到連膽小怕事的山雞也敢在我面前說話了。」鷹相又轉身問眾鳥:「你們還記得他在鳳面前的樣子嗎?」

  群鳥們大聲笑起來,紛紛嚷道:「他是個膽小鬼!」「是個連頭都不敢抬的笨蛋!」「趕快回家躲起來吧!小心我們宰了你!」「咯咯咯咯!」

  山雞氣的直發抖,真想沖上去跟他們拼了。雪雞趕緊攔住了他。

  「山雞說的有理。」雪雞向前走了兩步,大聲說道:「天空的精靈們!你們要冷靜一下!冷靜的想一想。鳳在時----的確,他的權利是無限的,他的懲罰是嚴酷的,我們不得不臣服於他。但絕對不是和某些居心叵測的人說的一樣!你們有自己的頭腦,你們想一想:鳳在的時候,鳥類們不分種族一視同仁,我們食物充足,和獸類和平共處,沒有戰爭,沒有流血;設想,如果鳳不在了會發生什麼事情?是,你們是可以想怎麼飛就怎麼飛,想幹什麼就干什麼,但真的就沒有人來管束你嗎?事情有那麼簡單嗎?那些爪子像鉤子一樣鋒利,嘴巴像劍一樣犀利的家族,會按守本分嗎?」鷹相的翅膀微微的伸展了一下,雪雞沒有理會繼續說道,「那些像賊像強盜一樣的敗類,能壓制住內心的貪婪嗎?」

  「你!你在說誰?!」白鴉森然問道。白鴉好偷的事,眾鳥皆知,只是礙於鳳的寵信,誰都不敢張揚。

  「我說的是誰,大家都心知肚明。同胞們!好好想想吧,我們能把未來交給這樣的人嗎?」

  「胡、說、八、道!」鷹相一字一頓,展開了巨翅。

  「對,胡說八道!」「一派胡言!」「膽小鬼!鳥類自由的叛徒!」「封上他的嘴巴!」「乾脆殺了他們!殺了這些叛徒!」有些鳥憤怒的叫道,而大多數卻竊竊私語起來。

  白鴉感到事態不秒。如果眾心不一,滅鳳不成,一旦鳳回來了,他還有好嗎?

  「呱!他們在拖延時間,鳳回來了他們一定會告密,到時候除了他們,誰都沒有好結果!殺了他們!」

  話音未落,鷹相已撲了上去。

  山雞和雪雞早已商定,一旦勸服不了眾鳥,拚死也要讓鳳回來。見鷹相撲來,兩族的勇士們紛紛飛出去阻攔,兩位首領則向鳳羽奮力飛去。

  其他鳥已無暇思考,他們無法想像鳳回來後,他們會受到怎樣的處罰。「殺死山雞族!殺死雪雞族!」眾鳥們混戰起來,各色的羽毛在半空中不斷的飄蕩飛落,痛叫聲、尖叫聲、怒號聲、呻吟聲夾雜其中。

  眼看鳳羽就在眼前了,可是鷹相已將至。這時,雪雞猛地一個後空翻,像一顆隕石直擊鷹相。好一個鷹相,只見他雙翅一震,身子陡的直升起來,如鉤的雙爪正迎向雪雞,雪雞無路可逃,一聲慘叫後,雪雞已被鷹相拋向迎上來的鳥群,雪雞的羽毛凌亂的飛著。

  經這一阻,山雞終於飛到了鳳羽下,他剛要張嘴銜,一隻燕子如箭一般從眼前射過。「糟了!」山雞心裡一陣慌亂和難過,「難道鳳真的真的回不來了?世界上最後一隻鳳就這樣滅絕了?」

  誰知,就在眾鳥一片歡呼的時候,那隻燕子又折了回來,直像火堆射去!

  見勢不妙的白雅急忙上前幫忙。他抵住燕子的前胸,銜過鳳羽。哪知,鳳羽逕自外飛。他死命的咬住,結果被鳳羽帶著,一起飛進了火裡!

  「咯啊--」一聲痛叫,白雅帶著火飛了出來。幸好旁邊有個小水坑,才得以活命。原先白淨鮮亮的羽毛被燒的烏黑,又了落水,變得的狼狽難看之極。

  眾鳥們停止了廝殺,靜靜的觀察獵獵作響的火焰,等待什麼事情發生。漫天的羽毛隨著風無聲無息地飄動著。

  火,果然越著越大。呼呼的直往空中竄,一直沖射到半空中,像一座燃燒著的巨塔!整個森林被映的通紅,烤的直冒水氣。突然,火柱自頂部俯衝下來,「轟--」的一聲炸開,火焰四射。群鳥們驚叫著逃散開,周圍的樹木燃燒起來。炸開的火焰中心在與地面的碰撞下,又反竄回空中。「咯--」鳳的頭從火焰的頂部出現,不一會,整個身子也從火中掙脫出。

  「咯——」鳳盤旋於空中!

  地面上,大火瘋狂的吞噬著艾德加森林。

  山雞飛到鳳旁邊哀求道:「鳳,鳳——求求您,救——救大森林吧!救救眾鳥們吧!」

  「哼!」鳳冷冷的說,「背叛者,就應該得到這樣的懲罰!」

  「可是...那是你的臣民,燒燬的是我們的家呀!」

  「燒燬一個我可以再造一個,這樣的臣民死了有什麼可惜?!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他們能這樣狠心的對我!」山雞不知道鳳是在怒吼還是悲鳴,鳳恨恨的繼續說道:「他們是該死了!當然,你和雪雞兩族有功,沒有你們的赤誠之心我是回不來的,我會——」

  「我不要你的賞賜...那...那會讓我覺得噁心!」看著飛逃的鳥獸,燃燒的森林,山雞什麼也不怕了,他低著頭哀傷的說:「早知如此,我和雪雞就不該冒死把你救回來!我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的冷酷無情,我們是希望你能讓眾生生活的更好...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鳳呆呆的望著山雞。多少個世紀以來,他從來沒有聽到這樣刺骨的話。他感到胸膛裡有團火,七竅中不斷的噴射著火苗。

  「你殺了我吧,看到大家這麼痛苦,我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你動手吧!」

  鳳心中的火焰退去了。他震驚了,他從沒有想到,一向膽小怕事的山雞能有這樣的膽量和胸襟!他低頭看著燃燒的森林,臣民在火與煙的熏炙下不斷的哀號著。

  「你們是我的孩子,我總是放心不下你們,如今看來我的孩子們已經長大了。」他傷感的說。

  「咯--」鳳仰天長嘯一聲。

  「看來我的統治是該結束了,」鳳嘆了一口氣,又說:「雪雞你要知道,一旦我消失,森林必然會出現種族間的殘食和鳥獸間的撕殺,而這只是他們所以面臨的微不足道的困難,有更加強大危險的物種會出現。今天是你救了他們,你要為他們的未來承擔責任,我要委你重任:從今以後,你要生很大的蛋,蛋裡面有和平的希望,去宣傳它吧!去孵化它吧!直到有一天世界和平安定。至於白鴉....唉,就讓他像現在這樣,世世代代讓人們厭惡吧.....靈巧的燕子,我要讓他用口水和泥做巢,巢築在海崖上,時常被人搗毀偷走,子子孫孫永不得安寧!哦——我可憐的鳥類們,我不能只有懲罰對嗎?」他像是在問山雞,又似在自言自語。

  鳳低頭沉默著。山雞悲傷的看著他一向崇拜的王,想為自己說過的話道歉,話還沒有出口,鳳猛的抬起頭,挺起胸膛。「咯、咯、咯——」鳳長鳴著在艾德加森林上空盤旋了三匝,猛地拔空而起,風在嗚嗚的號叫,鳳的羽毛在不斷的零落。「咯啊——」鳳化做一團活球向東方飛去,正在此時,太陽亦毫無徵兆的升了起來,火球很快熔進了太陽。

  鳳,消失了。火,也熄滅了。

  綠色的大森林受損不大,濃濃的生機在樹尖上閃耀。山雞的心裡不知是該喜還是應該悲傷。他嘆了口氣,落回了地面,地面一片焦黑。他突然想起了雪雞,四處尋找,終沒找不到。山雞一陣難過,雪雞一定是死了。

  「天那!」「太美了!」「這是什麼鳥?」「真漂亮和鳳一樣的美」。遠處傳來一陣驚嘆聲。山雞趕緊飛了過去。他為眼前的景象驚住了:幾百隻美麗的鳥兒展開五彩尾屏在林間的草地上跳舞。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鳥,除了鳳這也是他見過的最美麗的鳥兒了。

  「山雞!」有只美麗的鳥兒叫出了他的名字,並向他走來。

  「你?...你是雪雞?!」憑直覺,山雞認出了雪雞。他們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當時我昏死過去了,族人告訴我,鳳的羽毛落在我們身上,我們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哎,可惜我們沒有留住鳳...」山雞也嘆了口氣,不知該不該告訴雪雞鳳的遺言。

  「我的羽毛!我的羽毛怎麼變黑了!怎麼辦?!怎麼會這樣!」白鴉變成了烏鴉,他呱呱的叫著,卻沒有誰願意靠近他。

  「這是鳳對他的懲罰。」山雞黯淡的說。

  「他也滿可憐的,」變成孔雀的雪雞說,「哎呀!那鷹相呢?沒有懲治他嗎?他一定會危害鳥類的!」

  「你不覺得這是鳳對背叛他的鳥類最大的懲罰嗎?」山雞慘然一笑。

  「快!...不!鷹相你幹什麼!快把他放下來!」雪雞大叫起來,「快!誰去救救他!我飛不起來了。快呀....!」有幾隻鳥兒飛了起來。

  鷹相併沒有殺死山雞。只是把他啄傷了,丟在一個人類居住的小屋前。不久,一個人類把他揀了回去。從此,山雞就在人類的小屋裡定居了。他給人類生蛋,人類給他食物。每次生完蛋,總會前前後後的邊跑邊叫「咯噠--咯噠--」

第二章 埃德加的故事

  埃德加是一個偏遠的小鎮。

  埃德加的名字源自埃德加森林。那是一片非常非常古老的森林,儘管埃德加的居民在這裡居住了十幾代人,但是,他們對這座神秘的森林知之甚少,更別說森林的深處了,他們只知道,森林的名字來自一條盤伏於其中的龍,這更為這片古老的森林布上了一層神秘的煙霧。

  可我們的故事還要講下去,那麼由誰來說呢?

  我得請一位白鬍子能拖到地的老人來講。老人就住在埃德加森林的中心地區,他的住在一顆幾百年的老杉樹下,一般人是很難進去的。房穴的入口很窄,並向地下延伸,蜿蜒迴旋的長廊有許多岔路口,沒有一位好的嚮導是找不到這位神奇的老人的。

  現在,我就把你帶到他的大廳,窺聽一下他講的故事…..

  這是一間很寬敞的大廳。大廳的四周均是一邊高的書架,書塞的太多,書架像是會隨時把它們嘔吐出來。大廳中央有張大寫字桌,桌上放著一盞油燈,旁邊是一隻正在寫作業的小耗子。書架下,一鬍子垂地的老耗子躺在安樂椅上,手裡的書攤放在肚子上,打著瞌睡。

  四周很靜,橘黃色的松油火焰安靜的燃著,接連著的油煙也不敢大意,由天窗筆直地抽出去。只有壁爐裡的火苗,忍不住的噼啪兩聲。

  「啊——終於寫完了!」小耗子伸了個大懶腰,又用力的搖了搖頭,正好看見身後涎水下垂的老爺爺。「呀,是到講故事的時間了,爺爺!」小耗子跳到桌子上,雙腿用力一蹬,整個身子突的飛了起來,正落在老耗子的肥肚子上。

  「達巴老爺爺,達巴老爺爺,該講故事了........」小耗子揪著老達巴的鬍子,撒著嬌。

  老達巴被這突來的一襲,嚇了一跳,當他看見小耗子那雙靈動晶亮的眼睛時,不禁又笑了起來。

  「哎呦呦,要老命了!你這個淘氣鬼!哈哈,別鬧了,啊?哎呦呦,別揪爺爺的鬍子了,好,好,咱們講故事。」一聽到要講故事,小耗子立馬規矩起來。「昨天,咱們講到哪兒了?」

  「鳳的滅絕。」

  「喔......鳳.....喔......不錯是的........其實,在鳳之前,我們獸類也有一位偉大的領袖。」

  「真的?!爺爺,快,講給我聽。」

  「別著急呀,讓我想想.......恩.....我們這位領袖的名字叫埃德加,他是一條能上天入海的龍,他最大的本領就是能源源不斷的,從嘴裡吐出清涼的水,依靠這個本領,他營造了這片廣袤的森林。他就把家安置在這裡。要知道,在這之前是沒有鳥類的,那時,爬行的動物橫行世界,它們和埃德加是同類,雖然那幫傢伙長的龐大又冷血,但大家過的也還相安無事。然而,不幸的是,鳳的誕生。鳳來到這個世界時,整個世界化成一片火海,森林燃燒成為灰燼,江河為之乾枯,爬行的獸類在這場浩劫中幾乎滅絕殆盡,埃德加也深受重傷,他潛入深海保全了性命。傷癒後,埃德加重返陸地,世界已經被燒的一片狼藉,沒有動物在活動,沒有綠色的植物點綴大地,一向溫和的埃德加悲極成怒,他瘋狂的尋找災難的始作俑者。終於,在一個峽谷中,他找到了鳳的棲息地。那時,鳳有上千隻,埃德加隻身一人根本敵不過,可是埃德加並不放棄,經過長期的偵查,他發現這些渾身赤色的鳥極怕水,於是,有一天——傑利,傑利?」

  「嗯?爺爺?怎麼了?」小耗子被問的不知所措。

  「能給爺爺倒杯水嗎?」老達巴既溫和又狡黠的笑著。

  「爺爺——!」無奈之下,小耗子以最快的速度端來了水。老達巴潤了潤喉嚨,繼續說道:「於是,埃德加從海上搬來了大量的水,白晝變成了黑夜,焦雷在空中叱詫,閃電在雲從中奔走,暴雨從天而降。」

  眾鳳知道情況不妙,它們想飛到雲層上面,躲避暴雨,埃德加怎能讓他們得逞?他不斷的從嘴裡吐出水柱,擊射想飛上天的鳳,雨水漲滿了河道,滔滔的洪水沖刷著峽谷,鳳的羽毛變得沉重起來,整個世界都浸在水中,他們找不到落腳的地方,有些體力不支的鳳,跌進水裡,被洪水捲走。眼看全族就要滅亡,鳳王英勇的撲進水裡,水淹過了他的胸膛,他仰起頭,號召他的族人站在他的身上。眾鳥們無法選擇,紛紛飛向鳳王,他們一個站在一個的肩上,壘成一座錐形的塔,站在最頂端的是最年輕的一隻。

  水已經淹到鳳王的頸下,他的羽毛無力的浮在水面上,就在這時,鳳王拼了最後一口氣,將自己點燃,火勢迅速上延,整個鳳族組成了一座熊熊燃燒的火塔。周圍的水被烤乾,火塔的上空,烏雲漸漸分散,白色的光慢慢透出,忽然,整個火柱猛地一個吞吐,一叢火焰直向天空射去,穿過烏雲,最年輕的那隻鳳活了下來,他悲鳴於烏雲頂,陽光下!

  埃德加被鳳王的大義凜然感動,他沒有阻止最後一隻鳳的逃脫——後來,這隻鳳統治了大森林許多年,這我們已經講過了。」

  「後來呢?鳳不會就這樣放過埃德加吧?」

  「那當然,埃德加殺了他全族的人,他怎麼會就這樣放過?可是,埃德加善心大發,他覺得他已經做了一件讓自己後悔終身的事情了,他不能讓這錯誤延續下去。他藏到海洋深處,一呆就是一百多年,時間在改變,積壓在鳳心中的仇恨卻沒有絲毫的衰老,他常常盤旋在大海的上空,挖空心思的想著怎樣復仇。

  終於有一天,他想出了一個辦法。

  那一天,埃德加正趴在海底的岩石上睡覺,海水傳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波動,他睜開眼睛,一種從未見過的大魚張口向他襲來。偉大的埃德加當然不會被它咬中,反而跟它嬉戲起來。他已經孤獨了一百多年了。他們從一個海域游到另一個海域,漸漸的,那隻大魚跟不上了,埃德加知道他是餓了,但海洋裡除了他們,再也沒有其他生物了。這怎麼辦呢?呵呵,這可難不倒埃德加,他抖了抖身子,千萬隻鱗片飛了出去,變成一隻隻鮮活的魚——這是埃德加創造的第一批生物。那大魚飽餐之後,毫無報恩之意,仍向埃德加攻去。埃德加蠻喜歡這種追逐遊戲,他們向深海游去。

  海洋的深處很幽靜也很危險。

  突然,自海底射出四條更大的魚,更可怕的是,他們都長著尖利的牙齒,他們從四面向埃德加進攻,他們的速度向俯衝的鷹,埃德加無法躲避,只得運用神力將五頭瘋狂的魚擊開。巨大的波濤之後,埃德加為眼前的景象嚇壞了,成千上萬的大魚向他湧來,他一時失了計策,只得躍出海面。

  陽光很刺眼,讓他一時無法睜開眼睛,不久,他的頭腦一片清明,光線被誰擋住了。埃德加知道是誰,果然,是鳳。鳳正值壯年,赤紅的羽毛在空中威武的舞動著,光從鳳的周圍散射,似乎鳳就是太陽!

  『一百多年了呀!你讓我等了一百多年!你終於出來了,被我逼出來了!』

  『呵——是呀,一百多年了,我為當年的所作所為向你懺悔?』

  『懺悔?能換回我死去的父母同胞嗎?能化解我這一百多年的孤獨和憤怒嗎?』

  『死則者死矣,何苦再為難我們這兩個可憐的偷生者?你有沒有想過,你們鳳族的誕生殺害了多少無辜者?他們又該向誰訴不平?』

  『你是說你當年也是為了復仇?』

  『當年的我也是被憤怒控制了,冤冤相報何時了?讓我們化解了這份仇恨吧?殺了我。殺了你,有什麼好處?』

  『狡辯!我等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和你和解?族人留下我就是為了討回血債!既然你是為了那些爬蟲復仇,那就來吧!我們看看被你幾乎滅絕的鳳族,是否會真的滅絕!』

  鳳仇恨的火焰瘋狂的噴射著,埃德加不能有絲毫的大意,他只能全力反擊,否則,死的一定是他。

  這是一場空前的決鬥,時火神與水公的水火廝殺。

  畢竟,埃德加不想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他且戰且退,很快他們飛離了海洋,追逐於藍天大地之間。這一戰就是三天三夜。埃德加深深領會了鳳的力量,如果當年有一隻鳳能提前突破雲層,他的圖謀絕不會實現,他又想到了鳳王最後的叫聲,那是英雄末路的悲鳴。『我是該死的』他想。他為自己選擇了一塊墓地——還記得嗎?埃德加曾經住過的地方就是我們這片森林,經過一百多年的繁衍生息,這裡又長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只是有一件事他沒有想到,在這一百年裡,鳳一直住在這裡。

  埃德加以為一旦他進入森林。鳳一定會噴火燒林,使他葬身火海,可是,鳳並沒有這麼做。任憑鳳怎樣叫罵,埃德加只是不出去。直到天黑,鳳也沒有燒燬林子,埃德加鬆了口氣,他知道鳳是不會追進森林的,他只善於空戰。埃德加困極了,他太累了。

  上天保佑,在這不該睡覺的時候,他做了個夢,他夢到自己被一群鯊魚圍住,他想反抗可是身體像是凝住了,他用力的掙扎,使盡了力氣,仍是絲毫動彈不得,鯊魚向他逼近,齒如刀鋒......他渾身一陣顫抖,猛地抬起頭,在他正前方,一隻悄悄靠近的豹子嚇了一跳,連退數步。埃德加又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動物,雖然很新奇,但不會再像上次那樣大意。他意識到,這些可怕的利齒動物是鳳的傑作,想到這兒,他有了對應的策略了。

  他馴服了來襲的豹子,又用身上的鱗片變出十幾隻鷹,他命令鷹去把鳳擒來,他很清楚鷹不是鳳的對手,他想讓鳳知道,一種新的競賽開始了。果然,鷹一去不返,夜裡卻有一百多匹狼來偷襲,它們全被俘獲成為埃德加的臣民。如此一來,雙方的生死對抗,慢慢地演變成一種物種創造競賽,你派來的鳥英勇漂亮,我送去的就一定更英勇更好看。如此,整個動物界產生了。

  「那我們鼠族是誰創造的?是鳳嗎?」傑利忍不住的插了一句。

  「哦,呵呵,那倒不是。我們鼠族是偉大的埃德加創造的。我們出現的很晚,那時,鳳和龍之間雖然沒有來往,但也不再互相爭鬥,如果沒前嫌,他們一定是做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們沒有鋒利的爪牙,也沒有龐大的軀體,我們最大的特點就是挖洞穴,當我們突然從地下鑽出來,鳳吃驚的樣子,哈哈,是我們鼠族世世代代的驕傲!」

  小傑利為自己時一隻老鼠驕傲極了。

  「哎,可惜好景不長。還記得我給你講過女媧造人的故事嗎?——人是一種非常貪婪好鬥的動物。他們為了權利不計後果的爭鬥,結果把天柱撞斷了,天河傾瀉而出,整個世界一片汪洋。女媧煉出七彩石修補了漏洞後,還需要一個支柱把天撐住,她選擇了龜,龜的殼又平又硬,四爪支柱四方,正是支天的良才。本以為這樣就可以天下太平了,誰知,沒幾年,那龜就撐不住了。那時龜的壽命只有幾十年,一旦他死了,真不知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這時,埃德加找到了女媧,他要求女媧把他和龜合為一體,以龍的長壽精力不衰,龜的硬甲繼續支撐天地。女媧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得答應了。

  出發的那天,百獸千禽,哀號悲鳴,恭送偉大的埃德加。可鳳沒有來,為了等鳳,埃德加選擇在一個高山上啟程。我的小淘氣,你覺得鳳會來嗎?」

  「會的,鳳一定會來的!」

  「答得不錯,鳳確實來了。一大片白雲從遠方飛來,近了,才發現那不是雲,而是一隻隻白色的鴿子。鴿子們左右分開,鳳從中飛了出來。埃德加高興極了。鳳卻黯然傷神,他說:『我製造了這種鳥,他能象徵我們化解了過去無聊恩怨。』埃德加熱淚盈眶,他說:『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雖說現在有點晚,呵呵,其實這又有什麼呢?如果沒有我們的爭鬥,又怎麼會有整個動物界呢?自從我被你從海裡逼出來之後,我就沒有再像以前那樣孤獨過。』

  『我也一樣。』

  『我們很久以前就該是朋友的。』

  『我們本來就是,只是都太頑固,不願意承認而已。』

  『哈哈,有你這句話,我心安了。只是還有一件事我放心不下。』

  『你說。我一定辦到。』

  『就是我們製造的這些子民們。我走後,你要保證獸與禽的和平,動物之間沒有廝殺。』

  『我答應,只要我在這世上活一天,我就遵守我的諾言。』

  埃德加安心的去了。

  這就是我們偉大的埃德加。」說完,祖孫倆都沉默了一會。

  「哦,埃德加死了。」小傑利嘆著氣說。

  「不,沒有一個種族裡的英雄是會死去的。他的精神還在,不是嗎?埃德加教導我們,要謙和,要謹慎,要勇敢,要懂得奉獻。只有這樣,這個世界才會安定祥和。」

  「安定祥和,我可沒有這樣的感覺。我們不是每天都生活在緊張恐懼和死亡裡嗎?老鼠,只能躲在地下,什麼時候我們了個部字樣呢?」

  「改變?傑利你記住,老鼠永遠不會變成貓,貓敵不過鷹,鷹沒有人類的子彈快,人也有死亡的那天,世界是一座塔,但沒有誰能站在最高處,即使他是神。關於我們這些弱小的種族,埃德加早就考慮到了,可是他沒有想到鳳會離開。在造物的初期,他們創造的鳥獸都是奸詐兇猛之徒。它們擁有尖利的爪牙和無止的慾望。正如鳳預言的一樣,整個世界充滿了血腥的戰爭。哎,尤其我們鼠族,能置我們於死地的物種實在是太多了,以後上學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謹慎,耳朵........」

  「老爺爺!」小傑利叫了起來,「每次講故事都這樣,總嘮叨這幾句,我每天都小心了,這幾個月不是什麼事都沒有?」

  「哎呀,怎麼又不耐煩了?讓你小心有什麼不對?」

  「不聽,不聽了,我回去睡覺了!明天還要上課呢。」小老鼠一溜煙的跑了。

  老達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一隻肥碩的母耗從廚房裡了走出來,她看著達巴的一臉無奈樣子,問道:「聖—達巴爺爺,傑利又淘氣了?」

  「唉,」老耗子搖了搖頭,低聲嘆道,「他的父母和兄弟們,都被青蛇殺害,只有他被救了出來,我總告訴他要小心,小心,可是他總是聽不進去,這真叫我沒辦法。」

  「聖—爺爺,您也別往心裡去,他已經長大了,馬上就畢業了,您放心吧,他會照顧好自己的。」

  「長大了?還這麼喜歡我講故事?我覺得他還很小呢。」

  「呵呵,傑利還是有些小孩子脾氣,這不正是他的可愛之處嗎?」

  「呵呵,是呀,是呀。正因為這樣,我似乎有點過於溺愛他了。一想麗莎和志傑,我就心痛,我一定要讓傑利平平安安的。我不知自己有多少個孫子,也記不起有多少死於非命。可憐的鼠族,這就是命運嗎?」老達巴閉上眼,陷入沉沉的回憶。

  母耗子不敢打攪他,退回廚房幹活去了。

  橘黃色的燈光輕輕一晃,整個地下王國,又恢復了平靜。                        

【全書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