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其他小說] 仙王 作者:果核裡 (連載中)

line
avatar
28707 194 5
     少年寧軒,無意中走上一條高貴的血統之路,生死之間,爾虞我詐,人道仙道,爭端不休,且看寧軒一路高歌猛進︰讓我們忠于理想,讓我們面對現實!
    以最強之名,轟出一條血路!
第一章 鬼冥峰
清晨,陽光明媚,天地之間一片清明,在麟洲境內,某一處遼闊的深山之中,隱蔽建立著三座森嚴無比的奇峰。

    這三座奇峰,尋常人是絕不可能發現其存在,即使近在眼前,也不可能看得見,明顯是施展了某種厲害的禁制,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玉溜峰,鬼冥峰,神陽峰。

    這三座奇峰各自不同,玉溜峰高不過百丈,透露出一股脂粉氣息,誘惑逼人。鬼冥峰邪氣凜然,乃兵家重地。神陽峰霸氣十足,龍盤虎踞。

    鬼冥峰之中,修建著一座巨大的堡壘,名為神兵堡壘,一股股火熱的波動從其中傳出,無數的人影游離在里面。

    鬼冥峰之所以稱為兵家重地,是因為這座奇峰完全是為了鍛造神兵而存在的,每年都有諸多奴隸運送在這里,在神兵堡壘中,那些奴隸每天都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無時無刻都提心吊膽,一個不慎,就會成為神兵的養料。

    寧軒很不幸,三個月前,被運送到鬼冥峰的神兵堡壘中,飽受煎熬,在這三個月的時間里,他親眼見識到這里的殘酷和血腥,和他同一批送到這里的一千奴隸,到了如今,只剩下不到三百之數。

    這一天清晨,寧軒望著如魔鬼一般的森嚴堡壘,心中思緒萬千,他從小便是孤兒,被一戶地主家收養,但好景不長,一直到他十六歲之際,那戶地主家突遭劇變,全家被販賣成奴隸,包括寧軒,被送到了這深山之中,不得見天日。

    寧軒從小到大,一路坎坷,不管是在收養他的地主家,還是鬼冥峰,都飽受折磨,受人白眼,沒有一天能夠過上舒心的日子,每天提心吊膽,在這些年里,他學會了隱忍,卑躬屈膝,只要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比什麼都要重要。

    雖然寧軒只有十六歲,但他的心思圓滑透徹,深諳在這個殘酷的世上想要生存,必須放下尊嚴,如果想要有尊嚴的活著,便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

    寧軒習慣性咬著蒼白的嘴唇,眼簾始終垂著,捏緊拳頭,他從小便刻苦鍛煉,雖有一副結實的體魄,但如今也不過是下三品準武宗而已,而且還是一品準武宗。

    在鬼冥峰中的奴隸,也是有區別之分,像寧軒這樣稱為兵奴,意為專門鍛造神兵的奴隸,卻是比那些連成為準武宗資格都沒有的奴隸要強上一籌。

    官有九品,武道也是如此,稱為九品武宗境。九品武宗中,分為下三品準武宗,中三品小武宗,上三品大武宗!

    初入武道的一品準武宗,體內便會凝聚出後天武胎,武胎中可以孕育出屬于自己的本命黃級神兵,不管是何種級別的神兵,都分為上、中、下、絕品神兵。

    本命神兵的形態都是因人而異,有的是刀,劍,劍,鐘,筆,符。有的是龍,虎,骷髏等等等等,有的神兵是有意識的存在,威力強大無匹,是武宗的第二生命。

    九品武宗境這個層次,是專們修煉本源力量,如切割力,破壞力,封印力,操控力等等本源之力,所謂一切存在的核心,都是以力在推動,使其運轉。本源之力也是分為九品,對應著武宗九品,九品大武宗如果把防御力修煉到九品的層次,肉身比之金屬都要堅硬得多,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寧軒從小刻苦鍛煉,雖有一副結實的身體,但在匆匆十六年的歲月中,一直摸索不到修煉的途徑,無人指點,一直到被運送到鬼冥峰中當奴隸的三個月中,才被里面的一位兵頭賜下一門簡陋的修煉之法,三個月的拼命打磨,才堪堪到達了一品準武宗。

    運送到這里的奴隸,在這里的兵頭也會挑選一些資質比較不錯,體質強壯的努力提拔一番,不為別的,只是要他們更加賣命的干活,以免早早的就沒有利用價值,那樣卻是得不償失。

    寧軒深知這一點的殘酷程度,等到他沒有利用價值,就會成為神兵的養料,用人來祭煉神兵,或者把他送到玉溜峰,給那些紅粉骷髏的女子采補,而一些稍有姿色的女奴隸,也會被送到神陽峰,采補女子的元陰,來修煉他們的本命神兵。

    收養寧軒的地主家,一家上下三十六口人,在這個三個月中,女人被送到神陽峰,男人成為神兵的養料,總之,沒有一個人獲得好下場。

    單單是鬼冥峰中的一塊小勢力,就足足有三名上三品大武宗和十名中三品小武宗鎮守于此,想要從這里逃出去的奴隸,簡直比登天還難,曾經也有一些實力不錯的兵奴逃跑,但無一例外,全部都被給殘忍的殺死,被神兵堡壘中的恐怖神兵當著所有奴隸的面前,生生吞吃!

    寧軒低著頭,默默感受著體內的武胎,卻是依舊難以孕育出本命神兵,本命神兵極為珍貴,許多成為武宗的強者,終其一生都難以孕育出屬于自己的本命神兵,可以說一萬個武宗,能有一個武宗修煉出本命神兵就很不錯了。

    所以,才有這座神兵堡壘,以人力鍛造出來的神兵,也是可以拿來戰斗,雖說不是本命神兵,不能進行兵解,在其他威力方面,卻是沒有任何差別。

    一品準武宗的寧軒,雖然沒有孕育出本命神兵,但他卻修煉出兩種本源之力,分別是防御力和破壞力,這兩種源力屬于最實用的力量,攻守兼備。一品防御力能夠使得寧軒的體質比成年壯漢要強上五倍左右,一品破壞力可以瞬間破壞掉一顆缸口粗的大樹,使其內部徹底壞死衰竭,如果攻擊在一名普通人身上,能夠破壞人體內的心髒和各種器官,導致死亡!

    一大早,一行一百奴隸包括寧軒被一名中三品的小武宗領進了巨大的神兵堡壘中,這名小武宗一臉冷漠,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刀疤,平添了些許凶煞,此人號稱斬首武七,武七是管理寧軒這一百奴隸的兵頭,實力到達了五品小武宗的境界,憑他手中的一把斬首大刀,能夠不花費一盞茶的時間,輕易的把這一百奴隸的腦袋給斬下來。

    武七手中的斬首大刀,便是一把神兵,而且是一把黃級中品神兵,不過不是本命神兵,而是鍛造而成,威力巨大,隨意一斬,能夠使得一塊巨大石墩碎成粉末,就這一把黃級中品神兵,能讓武七的戰力提升三倍以上!

    神兵有許多形態,有獸形神兵,器形神兵,星辰神兵等等無數種類的神兵,甚至是人形神兵,直接把人鍛造成神兵,當作人形兵器,殺戮機器。更有的強大存在,能夠把天上的日月星辰祭煉成神兵,威力無雙,移山填海。像武七手中的斬首大刀,便是屬于器形神兵。

    武七手持比他身體還要巨大的斬首大刀,刀刃寒光凜凜,刺得人的皮膚隱隱刺痛,寧軒抬起頭,卻始終垂著眼簾,露出帶著些許俊秀的臉龐,他的眉毛有些獨特,閃爍出絲絲紅芒,在別人那里雖不顯眼,但每次寧軒正常的睜開眼楮,眼楮中好像被針刺一樣,錐心一般的痛,所以他便時常垂著眼簾,眼觀鼻,鼻觀心,在別人眼里,顯得一副奴才樣。

    他第一天來到鬼冥峰,因面貌俊秀,本是要被送到玉溜峰,給那些紅粉觀音當作鼎爐來采補陽氣,湊巧被那一天玉溜峰的峰主給拒絕了下來,宮玲瓏點著寧軒的名字,道︰“待哪一天你能抬起頭,正眼瞧人,便是入了我的法眼,說不得能讓你俯瞰天下。”

    那一句話經常回蕩在寧軒的耳中,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宮玲瓏的曼妙身姿和絕世容顏也成了他灰白人生的一絲色彩遐想,他不知掌控萬千人生死的宮玲瓏為何會指名對他說這番話,不過他心思到底還是十分活絡,既然逃不出這人間煉獄般的鬼冥峰,或許在宮玲瓏的那一句話中,能夠尋摸到一絲活路,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聊勝于無,總比坐著等死要強。

    或許是因為宮玲瓏的一句話,才讓在一千奴隸中幸存下來的寧軒苟活下來,他心中如是感慨的想到。

    約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寧軒眼前一暗,即使垂著眼簾,他也能感受到周圍的陰暗,他知道這是進入了神兵堡壘中,兵家重地。

    在這里生存了三個月的寧軒,已經對于神兵堡壘內了然于胸,不過他還是忍著刺眼的紅芒,睜開眼楮,既然這里是兵家重地,當然要小心使得萬年船,在堡壘內,隨便犯下一個小錯誤,都會受到極為慘重的懲罰,受不住懲罰的話,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寬廣的神兵堡壘之中,森嚴可怖,地面上一片深紅之色,雕刻著一幅幅妖魔鬼怪圖,諸多中三品小武宗的兵頭,同時帶領所管理的兵奴小隊,朝著各自鍛造的神兵鼎爐中走去。

    武七帶領寧軒這一兵奴小隊,走到一尊遍體由血骨所鑄成的神兵鼎爐面前,磅礡的火熱氣息從其中沉壓壓的逼迫過來,另得一百兵奴的心中不約而同蒙上了一層死亡陰影
第二章 殘忍開鋒
  神兵堡壘總共有五層,第一層座落著三百尊巨大的神兵鼎爐,形態大小都各自不同,每尊鼎爐每天都有一百兵奴拼命來鍛造其中的恐怖神兵。泡-

    這里的每一尊鼎爐,都價值連城,不可估量,專門鍛造神兵而制成的神兵鼎爐。

    被送往這里的奴隸,每個兵頭都會用一個月的時間來訓練這些奴隸,如果在一個月的時間里,沒有成為下三品準武宗的兵奴,就會被殘忍的活生生祭煉給鼎爐中的神兵,神兵會把他們的精血肉身全部汲取干淨,以此來壯大神兵自身。

    然後再花一個月的時間來教剩下的兵奴如何鍛造神兵,不合格的兵奴也會被當作神兵的養料,在武七的手下,本來有一千奴隸,到了如今只剩下三百不到的兵奴,另外一百左右的兵奴不是被送到神陽峰就是被送到玉溜峰,還有一百兵奴在煉制神兵的過程,慘遭死亡,總之沒有一個好下場,可謂是死亡率極高。

    能夠進入神兵堡壘的奴隸,都是成為準武宗的兵奴,寧軒所屬的這一小隊中,最為厲害的兵奴已經到達了三品準武宗。

    但即使成為兵奴,危險性也是極高,往往在鍛造神兵的過程中,出了一絲差池,就會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

    武七手持巨大的斬首大刀,敲打著地步,掃視了面前的一百健壯的兵奴,狠狠一笑,開口說道︰“听好了,廢物們,花費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這把黃級上品神兵的烈陽狂斧終于快要煉制成功,不過還差最後一道工序,那就是需要大量的精血來為它開鋒。”

    一听此言,眾人都臉色劇變,包括寧軒,但他們都沒有發出聲音。武七的話中,明顯要拿他們的精血來為烈陽狂斧開鋒,而且需要的精血還非常巨大,對于任何一名出入武道的人來說,精血是尤為重要,精血流失過多,輕則成為廢人,重則徹底死亡!

    不管是煉制而成的神兵,還是本命本命神兵,都需要人的精血來為它開鋒,因為武宗的精血,蘊含了強大的本源之力。

    烈陽狂斧是黃級上品神兵,它一旦擁有破壞力,要比寧軒強大得多,每種源力是武宗的基礎力量,以器形神兵發出破壞力,要增幅許多倍,如果武宗手持烈陽狂斧,施展出高深的斧法,破壞力就更加的恐怖!

    要讓一百名準武宗的精血替烈陽狂斧開鋒,這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

    不過這其中也巨大的風險,如果烈陽狂斧承受不住如此多精血的灌注,就會崩潰掉,淪為一件失敗品!

    武七也不管下面兵奴的反應,直接說道︰“不過這也是給你們一次天大的機遇,在替神兵開鋒的過程中,如果你們能夠撐在精血沒有吸干之前,在神兵氣息的沖擊之下,進而孕育出自己的本命神兵的話,不僅可以逃過一命,更能擁有本命神兵這種珍貴的存在,只要你們其中任何一人在烈陽狂斧的氣息沖擊下,孕育出本命神兵,峰主必定會獎賞你們,並且大力培養你們都說不定。”

    眾人臉上並沒有一絲的欣喜之色,反而露出深深的恐懼,他們在神兵堡壘中待了一個月,也是見過其他兵奴小隊替神兵開鋒的場景,簡直慘不忍睹,死亡率高達九成九!

    一個完整的兵奴小隊,在神兵的開鋒下,全滅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除非是那種天才人物,才能在死亡的危機下,孕育出本命神兵。

    寧軒努力睜開眼楮,此時他也顧不得眼中鑽心的痛楚,目光緊緊盯著神兵鼎爐之中的恐怖氣息,他心中緊張非凡,連武七這種兵頭,都沒有孕育出自己的本命神兵,可想而知,要想在後天武胎孕育出本命神兵是何等的困難!

    雖說替神兵開鋒的過程中,有一絲機會可以受到神兵氣息的沖擊,但這一絲的機會實在渺茫到極點,幾乎沒有願意如此作為,這是赤裸裸的賭命。

    傳聞中,在神兵堡壘里面,數十年來,在不下于十萬名兵奴之中,只有寥寥四人在神兵氣息的沖擊下,成功孕育出本命神兵,其他的全部死亡,尸體被無情的丟入神兵鼎爐,死無全尸。或者煉制成人形神兵,成為沒有思想的傀儡!

    如此駭人的比例令人絕望不已,武七手下的一百兵奴,臉上全部露出死灰之色,就連那實力最強的三品準武宗的厲鎖水,身體都隱隱顫抖起來,他咬緊牙關,眼中露出凶狠之色,突然端坐下來,雙手互扣虎門,一股股頗為強悍的氣息在他體內奔騰涌動著。

    厲鎖水的舉動另得其余的兵奴都驚了一驚,臉上都露出羨慕的神色,寧軒贊賞的看了一眼厲鎖水,兵奴中有這麼一條規定,如果運送進來的奴隸,能夠在三個月內,修煉到中三品小武宗的地步,就能再給予此人三個月的時間,可以免去被神兵汲取精血的死亡危險,不過在這三個月內,必須要挑戰一名兵頭,取代那名兵頭的地位,挑戰失敗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寧軒心中非常透徹,鬼冥峰之所以布置下這麼一條規定,可謂是一石二鳥,不僅可以讓兵奴時刻處在生死危機下,又能給予一條活路,留下一絲動力。同時也能督促像武七這樣的兵頭,一旦兵奴挑戰成功,兵頭也會死,可以說,在鬼冥峰中,遵循著優勝劣汰,弱肉強食的生死法則!

    不過這種規定也是極為苛刻,必須要在三個月的時間內,修煉到中三品小武宗的水準,在一千名奴隸中,只活下了一百名兵奴,一百名兵奴中,只有厲鎖水離小武宗最為接近,如今他打算在其余九十九名兵奴完成被神兵汲取精血的過程中,全力突破到中三品小武宗的水準。

    厲鎖水是這一兵奴小隊中實力最強的人物,他要想排在最後,也是無可厚非,而且其他兵奴最高也是二品準武宗,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便突破到小武宗。

    厲鎖水這種做法也是極為明智,借住死亡的壓力,搶拼時間,在這種無形的死亡危機下,卻是能夠大為激發人的潛力。

    斬首武七只是掃了一眼正奮力沖擊的厲鎖水,臉上露出輕蔑之色,照理說厲鎖水是唯一威脅他的存在,但他卻沒有阻止厲鎖水的行為。

    “烈陽狂斧快要出來了,你們一個個給我作好準備,誰敢抗命,我不介意斬下他那愚蠢的腦袋。”武七把手上的斬首大刀一橫,霸氣凜然,巨大的操控力散發出來,他到達五品的操控力散發出去,一股無形的力量,把一名一品準武宗的兵奴給抓攝過來,那人只覺全身被纏縛著一條條絲線,甚至那些絲線滲透進自己的血肉中,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五品操控力,自是可以徹底操控那名兵奴,可以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完全任人宰割,操控力也是一種強悍的本源之力,如果是一般的武器,武七能夠同時操控一千把普通的鋒利刀劍,進行攻擊,操控神兵的話,最多只能操控五把神兵就是極限了!

    正當武七運用五品操控力,把那名兵奴操控起來之際,不遠處由血骨鑄成的鼎爐中,發出一聲劇烈的咆哮,宛如一頭嗜血的凶獸,就要脫困牢籠而出,恐怖的氣息從鼎爐中震蕩而出,居然壓迫得寧軒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其他人也是如此。

    寧軒心中大驚,沒想到只是黃級上品神兵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如此之凶悍,恐怕這一把烈陽狂斧,就能橫掃這一百兵奴!

    “哈哈哈哈哈,這麼多新鮮的精血,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突然一下,一把足足五丈之巨的血紅大斧奔躍而去,居然還發出聲音,明顯是有了自己的靈魂思維!

    這把神兵,居然被注入了強大的兵靈,這就更加的恐怖,比沒有兵靈的神兵,要強大得多,武七手中的斬首大刀,都沒有被灌注兵靈,可想這把烈陽狂斧是如何的珍貴,至少對于寧軒他們來,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烈陽狂斧周身環繞著一層層火焰,這些火焰凝聚成一顆顆高濃度的火球,然若烈日驕陽,盤旋在斧頭之上,在極高的火焰刺激得寧軒渾身冒汗,一股股火焰力從烈陽狂斧中迸發而出,火焰力可不比破壞力,粉碎力那種本源力量,而是一種火屬性的源力,強大非凡,不是一般的源力所能媲美的。

    烈陽狂斧一顯現出來,霸氣絕倫,二話不說,從斧刃邊緣吐出一道道火焰,包裹住那名操控的兵奴,火焰一沾染在兵奴的身上,那名兵奴就感受到一股神兵氣息猛烈沖擊著體內的武胎,但更多的是全身大量的精血被抽取出去,灌注進了烈陽狂斧的里面。

    “不……不要……快停下!快停下啊!我不想死,求求你們,放過我一馬吧。”被完全操控的兵奴,感受到全身精血快速流失,生機衰敗,臉上不禁露出絕望之色,口中發出恐懼的求饒聲。

    但沒有任何人理會他的叫喊,反而那烈陽狂斧一邊享受的汲取精血,一邊長嘯道︰“垃圾啊,根本就滿不足不了我,去死吧!”

    烈陽狂斧遍體一震,火焰更是洶涌澎湃,轉眼間那兵奴的身體就干癟下來,精血被完全吸光,鮮血流盡而死,死狀淒慘!

    眾人看見烈陽狂斧如此狂暴凶殘,心中均是一沉,太可怕!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怎麼可能來得及孕育出本命神兵,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寧軒咬著發裂的嘴唇,嘴角滲出血絲,雙眼更是被錐心的痛楚刺激得近乎麻木,看到第一個兵奴淒慘的下場,他仿佛看見自己也會如他一樣,死不瞑目。

    “可惡!該怎麼辦!?逃是不可能逃得掉,我根本沒有一點信心能夠撐過那恐怖神兵,難道今天我要死在這里!不!一定要想辦法活下去。”

    無形的死亡之手仿佛掐著寧軒的脖子,從來沒有這一刻,他感覺死亡如此之近,雖然他在來到神兵堡壘三個月的時間里,見到許多人死亡,有被神兵活活吞食的,有被武七斬下腦袋的,有被犯了一點小錯,就被當成神兵養料的……但當輪到自己與死亡抗爭,就絕不是冷眼旁觀那麼簡單,而是一種對死亡的敬畏和恐懼,這是一種天然的抗拒感,誰都不想死!

    寧軒只是十六歲的少年,會恐懼,會害怕,會卑躬屈膝,會放下一切尊嚴,所以,他在神兵堡壘掙扎了三個月,唯一的目的,只是想要生存下去,不管前面的路是如何的坎坷。

    斬首武七見兵奴在這麼短的時間里,精血便被汲取完,皺了皺眉,詫異的看了一眼烈陽狂斧,顯然是低估了烈陽狂斧的厲害程度。

    “下一個。”武七隨手把已經死亡的兵奴丟入神兵鼎爐焚燒掉,當作滋補鼎爐的養料。

    眾人听見武七的命令,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武七獰笑一聲,再次施展武力,操控住一名兵奴,給烈陽狂斧汲取精血,不出五個呼吸的時間,一聲慘叫之下,那名兵奴毫無例外的吸光精血而死。

    一道道絕望的慘叫響徹在巨大的堡壘中,許多兵奴小隊也把目光投視到烈陽狂斧這一邊,他們的目光中,幾乎全部都是兔死狐悲的神色。

    一直到七十個兵奴被烈陽狂斧吸取精血而死之際,一名年過二十的女子突然站了出來,這名女子頗有姿色,一雙丹鳳眼帶著幾分野性,她的身材異常火爆,胸挺臀翹,實力到達了二品準武宗,熟知這名女子的人,都知道她被許多兵頭,甚至兵衛都睡過覺,想要在這里生存下去的女子,必須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特別是有姿色,又有實力的女性兵奴。

    女子二話不說,走到烈陽狂斧的面前,任由熊熊的火焰包裹住身體,她的臉微微仰起,體內精血快速流失,約過了五個呼吸的時間,她陡然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體內的武胎瘋狂顫動,一條條耀眼的紅光陡然從她身上射出,那一條條的紅光交織起來,瞬間凝聚出一只火鳳凰的模樣,搖曳生輝,鮮艷奪人。

    火鳳凰出現得極為突兀,散發出一股神秘氣息,而後發出一聲嘹亮的鳴叫,纏繞在女子的身上,轟然一下,火鳳凰一張口,把烈陽狂斧的火焰全部吞進腹中,打斷了它吸取女子的精血。

    “怎麼可能!居然孕育出了獸形神兵!”斬首武七緊緊握著手中的斬首大刀,雙眼中滿是不可信,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了所有人,包括寧軒。
  第三章 本命神兵
在第一層的神兵堡壘中,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夾雜著羨慕,還有驚恐!

    沒錯,就是驚恐,那些臉上露出驚恐之色的幾乎都是兵頭或者兵衛,深知女子性格的他們,仿佛遇見了自己的末日一般。

    女子名叫華勾玉,一等一的毒婦,錙銖必較,心狠手辣,那些強迫跟她上床的一些兵衛和兵頭,顯然都是她想要殺死的對象。

    本來在那些兵頭眼中,這種女人實在構不成威脅,活命的時間也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倒不如利用現成的資源,好好的快活一番。

    但是現在的情況就大不相同,華勾玉居然在烈陽狂斧的氣息沖擊下,成功孕育出本命神兵,這一下扭轉局面,可把兵頭們沖擊得心神大亂。

    在數十年中,十萬兵奴雖然只有四名兵奴孕育出本命神兵,但無一例外,那四名幸運兒,或者說絕世天才都在三座奇峰中權勢顯赫,其地位要比武七這種兵頭要高得太多了。

    曾經也有過一名女性兵奴在替神兵開鋒的過程中,成功孕育出本命神兵,一年之後,凡事強迫和她上床的人全部死亡,沒有一人幸免。

    此女號稱千蛛紅萱,本命神兵也是獸形神兵,一只邪惡的萬化泣血蛛,在鬼冥峰中凶威滔天,她從一個不起眼的弱小奴隸,上升到如今掌控神兵堡壘第三層的一代女王,身俱三把玄級中品神兵,實力恐怖無雙,是所有兵奴向往的存在,可以說,千蛛紅萱是所有兵奴的欲望對象,比之玉溜峰風華絕代的峰主宮玲瓏還要具有強大的誘惑力,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曾經同為奴隸的紅萱能夠對他們產生共鳴。

    現在,華勾玉居然孕育出本命神兵,不由得讓所有的兵頭兵衛產生了深深的恐懼,宛如看見了又一個千蛛紅萱。

    能夠孕育出本命神兵的人,絕對是萬中無一,百萬人之中,能有一人擁有本命神兵就不錯了,之所以鬼冥峰用這種慘無人道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來說,就是為了得到擁有本命神兵的人才,死亡率雖然高得離譜,但對于視人命如草芥的鬼冥峰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本命神兵有很大的上升空間,擁有諸多神奇的能力,更能在危機之際,進行兵解,轉世投胎。

    “好厲害!居然領悟出本命神兵!一步登天啊!從今往後,她的地位只能是我們仰望的存在,”一名兵衛羨煞的看著華勾玉,不住的感嘆。

    “那也未必,這種人才雖然珍稀,但想要使本命神兵持續成長下去,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海量的丹藥,材料的積累,都是一筆巨大的消耗,她要想成為第二個紅萱,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或許沒等她成長起來,就被斬首武七給暗中殺死,嘿嘿……”一名五和武七地位對等的兵頭戲謔的低聲道。

    “武七敢這樣做嗎?上面可是會大力栽培這樣的人才。嗯!她居然突破境界了。”一名兵頭雙眼一閃,震驚道。

    成為全場焦點的華勾玉在孕育出本命神兵之際,大量的精血被火鳳凰抽取,開其鋒芒,有付出就有回報,在火鳳凰的幫助下,華勾玉全身閃爍出七彩光華,周身的力量氣息瘋狂攀升,一道道源力凝聚在一起,產生質變,突破到三品源力的水準,同時她的修為也到達了三品準武宗。

    華勾玉睜開眼楮,站立在血紅色的地面上,艷麗無雙的火鳳凰圍繞在她身邊,增添了些許高貴之意,氣質大變,變得更加的誘惑,面帶撫媚之色,火紅色的長發更添野性,令人產生十足的征服欲望,她一雙丹鳳眼的眼角出現了一道紅色的線條,隨意一瞥,風情萬種,另以前跟她有過一夜歡愉的兵頭暗暗吞咽口水,華勾玉目光隨意掃視了一圈,也不多說,走到一處安靜的位置,端坐下來,細細品味著實力突破的快感,沉浸在火鳳凰這等強大神兵的喜悅之中。

    還沒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異變又生,一直閉眼不聞外事的厲鎖水陡然大喝一聲,全身肌肉虯結,十指如鉤,臉上顯現出一絲痛苦之色,他體內的源力波動比方才突破的華勾玉更加強烈十倍之上,足足五種源力從他體內大力涌動,凝聚出五道漩渦,漩渦之中,光芒乍現。

    五道源力漩渦不斷壓縮,再膨脹,在五個呼吸的時間里,如此反復了一千次,把厲鎖水的身體撐得宛如氣球一般,最後源力漩渦凝聚成實質, 嚓一聲,在他的體內響起,一股比之剛才還要強大十倍的力量迸發出來,居然生生突破了境界,到達了四品小武宗的水準。

    厲鎖水的實力,起碼暴增了十倍,小武宗可不比準武宗,小武宗不管是對力量的控制,還是體質強度,都遠遠不是下品準武宗所能相比的,而且,厲鎖水在突破到小武宗之時,修煉出兩種源力,也就是說,他現在擁有七道本源之力。

    厲鎖水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端坐在一邊的華勾玉,臉上卻是閃爍羨慕,但更多卻是強大的自信。

    斬首武七深深看了一眼厲鎖水,現在的他,可謂是兩面受敵,一邊是孕育出本命神兵的華勾玉,一邊是已經到達小武宗的厲鎖水,在某種程度來說,武七認為厲鎖水的威脅要比華勾玉要大,至少在短期上來說是如此。

    只是在三個月的時間里,就從一個沒有踏入武道的奴隸,晉升到中三品小武宗的地步,免去了被神兵汲取精血是死亡危險,而且還修煉出七種本源之力,不得不說是名副其實的武道天才,愈挫愈勇。

    “好!很好!沒想到我管理的兵奴小隊接連出現了兩個人才,不過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上面不會那麼縱容你們,而且現在只是開始,懂麼?”斬首武七舔了一下斬首大刀,意味深長的說道,語氣中蘊含著濃濃的危險。

    厲鎖水自是沒有得意忘形,低下頭,點頭稱是。華勾玉沒有睜開眼楮,自顧自的修煉起來。

    “好了,該你們。”武七指著余下的二十多名兵奴,狠聲道。

    沒有人敢反抗,只能期盼自己的運氣像華勾玉那般好,不僅可以一步登天,更能擁有強大的實力。

    寧軒心中非常羨慕厲鎖水和華勾玉,他勉強睜開眼楮,但無論如何卻是完全睜開,只覺得眼楮之中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一樣,異常難受。

    好戲好像到此為止,余下的二十八名兵奴無一例外的慘遭死亡,那把烈陽狂斧周身的氣勢越來越強,但是現在這把烈陽狂斧的狀態,就能把達到五品小武宗的武七給斬殺掉,可見神兵的強大之處,特別是這種有兵靈的神兵,就更加的令人生畏。

    最後一人是寧軒,武七這時並沒有施展操控力控制他,寧軒死死咬著泛白的嘴唇,身體隱隱顫抖起來,他緩緩移動起腳步,每邁出一步,就感覺與死亡越近,此時此刻,他連自己心髒跳動的聲音都听得清楚。

    不知過了多久,寧軒終于走到了烈陽狂斧的面前,他竭力拉開眼簾,卻無法使其完全睜開,在他的眼中,烈陽狂斧就是一座仰望的大山,那種沉重氣息壓迫得他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最後一個了,哈哈,我就不客氣了!”

    烈陽狂斧不等寧軒有所反應,噴射出一道濃郁的火線,貫穿在他的身上,大力汲取體內的精血。

    “啊!”

    寧軒不由自主的大叫一聲,體內的精血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汲取出去,在這一刻,他浮現出絕望,淒涼,不甘等情緒。

    “我不能死在這里,要活下去!我想要俯瞰整個天下,蒼天自古無眼,茫茫天道,何處是一線生機!”

    寧軒在心中咆哮起來,突然之間,他的一雙眉毛隱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管,血管之中,流淌著一顆顆晶瑩的血珠,那些血珠被烈陽狂斧汲取進去,而每一顆血珠被汲取出去,寧軒的眼簾就撐開一絲……

    “啊!這是什麼精血!?居然在煉化我!”烈陽狂斧劇烈一陣,發出一道難以置信的大吼。

    然而此時的寧軒卻沉浸在一種奇異的情緒中,大量的血珠,沿著血管,驀然沖擊到他體內的武胎之中,武胎中豁然衍生出九顆顏色不一,氣息不同的晶體珠子。

    “本命神兵!”

    懵懵懂懂的寧軒,突然生出這麼一個明悟,此時的他,居然沒有絲毫的震驚之色,仿佛還沒有回過神來了,也不知這到底是發生了情況,愣住了。

    九顆晶珠在武胎中閃爍出絢麗的光芒,那些血珠紛紛融入進去,開其鋒芒!

    “這些血珠到底是什麼東西!?其中蘊含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唔,不好!”

    烈陽狂斧在汲取到寧軒的血珠之際,突然不斷縮小,化作一道紅芒,被吸取進寧軒的武胎中。

    這一幕發生得極快,電光火石,摩擦即過,以致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但在下一瞬間,寧軒把手一招,手中出現了一把威猛巨斧,正是烈陽狂斧!

    “哈哈,成為你的本命神兵倒是不冤,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主人。”

    烈陽狂斧莫名發出猖狂的大笑聲,寧軒手持巨大火斧,睜開明亮的雙眼,再無一絲刺痛的感覺,目光俯瞰所有人。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willie2099 -1 文字上有英文怪字,看不懂...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