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休閒娛樂  >  興趣

[藝術文創]

景觀改造廢墟重生

line
avatar
3367 4 0
國外景觀建築師紛紛在已受汙染的工業空地或廢棄鐵道上建造大型公園,從舊場所裡尋找景觀的新天地,似乎更能詮釋景觀的復育與永續觀念


【朱邦賢譯】來自聯合新聞


景觀改造廢墟重生


景觀建築界最常提到景觀建築家歐姆斯泰德的名字,紐約市中央公園就是他建造的。

景觀改造廢墟重生
圖像來源 http://www.centralparkposters.com/

歐姆斯泰德是土木工程科班出身,他運來一噸噸石頭和泥土,在人造荒野上建造假山流水。歐姆斯泰德知道,在真正的森林砍掉多年後,都會居民一定會嚮往這種有山有水的環境。

現在,歐姆斯泰德的後繼者站在屋頂、停車場和老舊的垃圾堆上,回想的不是他建造的田園風光,而是他的願景:一個大公園會帶來發展和經濟繁榮,但無法一蹴可及。

景觀建築師詹姆士‧康諾上月站在前紐約市垃圾掩埋場一個高度工程化的垃圾山頂上,垃圾山位於史坦登島,綿延890餘公頃。他說:「鮮水路公園(fresh kills)將來會有中央公園的三倍大。」這座公園係由康諾的田野作業公司負責設計建造。

近來,景觀建築師紛紛在已受汙染的工業空地建造大型公園,德國魯爾區泰森鋼鐵廠所在地杜伊斯伯格諾德就是一例。在這裡,德國設計師彼得‧雷茲利用老舊的高爐作為緬懷過去的紀念碑,攀岩人攀爬礦坑,潛水者在老舊的冷卻池游泳,花卉和野草欣欣綻放。

鮮水路的垃圾成山共花了53年。然而,至少還要30年,才能讓覆蓋垃圾山的薄土層堆積起來,讓貧瘠的棲地肥沃,並建造小路、球場和飯店吸引遊客,至少要再花30年。

康諾說:「政治人物開始發現,談到城市競爭力,大型公共計畫雖然所費不貲,卻可能帶來實質利益。」

李查‧海格在1970年代設計的西雅圖瓦斯廠公園,是杜伊斯伯格諾德等公園的先驅。西雅圖聘請海格擬訂建造八公頃公園的主計畫,當時的想法是,夷平殘留的瓦斯廠和工廠的兩座塔。海格回憶道:「地面受到嚴重汙染,建築物被木板封死,整個地方被圍籬圈起來,那是個孤絕、荒涼的地方。」

但海格被它吸引住了。他在廢墟中紮營,遍讀舊檔案,探尋這地方的力量。

海格回憶道:「我一直在尋找現場最值得紀念的東西,但這裡沒有樹林與溪流。我想,無論如何,我一定要保留這兩座塔。」

接下來30年,海格設法說服市府官員和美國環境保護署,說假以時日,只要讓土壤接觸空氣中的碳酸,種植物,就能清除土壤中的廢棄物質。那還是大學和公共工程部門接受「植物復育」概念以前很久的事。

30餘年來,嚴密的鐵絲網阻止人們在兩座塔間閒逛。如今拜地方公園保護人士遊說,這座獲獎公園已被西雅圖市和華盛頓州指定為地標。去年西雅圖市議會表決通過修護兩座塔,並拆除圍籬。

另一方面,特殊的廣場空間正使城市中的小小廢棄空間得以轉型。譬如在鹿特丹,「西八都市設計和景觀建築公司」主管古茲就將一座停車場的屋頂變成活潑無障礙的空間,稱為「大廣場」。

古茲在他鹿特丹的辦公室說:「大戰期間鹿特丹挨炸,如今每棟建築都是新的,欠缺自我認同。」他寄望鹿特丹港為這個城市找回核心的自我意識。

他說:「我們認為,新廣場可作為港口的回憶,所以我們利用船隻的舊材料、浮筒和甲板鋪了馬賽克地板。」廣場上有舒適的大長椅供人閱讀,談情說愛,觀賞風景。

古茲表示:「我們創造了一個空的公共空間。」他知道自然會有人,包括演員、音樂家、小販、足球員,填滿這個空間。這裡也沒有樹。古茲說,這個世界已經有太多「淺薄的風景,裡面每平方公尺都是長椅和漂亮的植物」。

在鮮水路芳草如茵的垃圾山上,康諾俯視著出奇清澈的小河。他可以看到車流無聲無息地向南方蜿延,看到貝陽橋朝西拱向新澤西州,看到曼哈坦的天際線突出於北方的蒼穹。

康諾希望在燃氣站的雙塔四周加上紗幕,燃氣站的功能是蒐集垃圾山產生的沼氣。他說:「我們會在晚間點燃雙塔,在黑暗的空虛中,雙塔望去有如一對燈籠。」(朱邦賢譯)

[ Last edited by 健忘的鳥來伯 on 2005-4-2 at 03:42 PM ]

精選熱門商品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